陈拯:反美主义:美国软权力的悖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81 次 更新时间:2008-08-14 11:54:17

进入专题: 反美主义   软权力  

陈拯  

  第113—116页。

  [5]值得一提的是,卡赞斯坦和基欧汉引入心理学视角对这一问题做了较为系统的讨论,将反美主义视为广义上的一种对美国政府(主要针对其政策)以及整体上的美国社会(美国民族文化特征、价值观念和社会制度)持负面看法的心理倾向,是一种对美国的不满态度( unfavorable attitude) 。它有不同层次的具体体现。Peter J. Katzenstein and RobertO. Keohane, “Varieties ofAntiAmericanism: A Framework forAnalysis”, in Peter J. Katzenstein and Robert O. Keohane, eds. , AntiAm ericanism s in World Politics, pp.9—38.

  [6]相关讨论介绍见Peter J. Katzenstein and RobertO. Keohane, “Introduction: The Politics ofAnti2Americanisms”, in Peter J. Katzenstein and RobertO. Keohane, eds. , Anti2Am ericanism s inWorld Politics, pp.1—6。

  [7]他们还区分了几种类型的反美主义。Peter J. Katzenstein and Robert O. Keohane, “Varieties of AntiAmerican ism: A Framework forAnalysis”, pp.9—38.

  [8]国内学者的论述, 除了前面提到的几篇论文,另可参看龚泽宣:《论“反美主义”的客观现实根源》,《东南亚研究》2004年第6期,第70—73页。

  [9]举个例子,学者们指出,在韩国,反美主义从表面上主要针对的是驻韩美军的各种犯罪行径与美国对韩单边主义经济政策,其实背后折射出与韩国经济快速发展、民族主义不断加强相适应的某些政治诉求。见Seung2Hwan Kim, “Anti2Americanism in Korea”, 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 Vol. 26, No11, pp.109—122;Gi2Wook Shin, “South Korean Anti2Americanism: A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Asian Survey, Vol. 36, No. 8(Aug. , 1996) , pp.787—803。

  [10]王缉思教授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全球反美主义浪潮的根源在于世界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和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因而即使美国进行某些战略调整也改变不了大局。但他并没有就此深入展开分析。王缉思:《2006年美国的变化及其影响》,《外交评论》2006年第6期,第8页。

  [11]奈将soft power定义为:“软权力则是指通过吸引力而非强制手段,让他人自愿追求你所要的东西之能力”。See Joseph S. Nye, Soft Power: The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New York: Public Affairs, 2004,p.X; Joseph S. Nye, “Soft Power and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 Vol. 119, No. 2(2004) , pp.255—270。

  [12]对于soft power一词应译作“软权力”、“软力量”还是“软实力”,国内学术界尚无统一意见。笔者以为,这除了关涉对于概念本身的理解,也有两种语言互译过程中词汇对应上的困难。本文一般采用目前学界最为通用的“软权力”译法,在强调“资源/能力”的场合则使用“软实力”。事实上,学者们在论述这两个问题时所采用的例证往往就是一样的。参见肖欢:《冷战后美国软实力的下降及其启示》,《国际政治研究》2006年第3期,第148—156页。

  [13]奈本人近几年的研究兴趣也集中于此。针对美国的外交政策和软权力问题,他撰写了大量的著作、论文和评论性专栏文章。这里希望提出讨论的一个问题是,注意到奈的软权力思想有着很强烈的政策针对性,那么随着问题语境由“美国衰落论”到“新帝国”的变迁,奈对于软权力的论述,尤其是软硬权力的区分标准是否经历了由强调实力资源构成到权力行为方式的变化。

  [14]Ibid. , pp.18—20. 奈在《软力量》中用近一章的篇幅对公共外交( Public Dip lomacy)进行了讨论。

  [15]约瑟夫·奈:《软力量:世界政坛成功之道》,吴小辉等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05年版,第110—139页。

  [16]参见Peter J. Katzenstein and Robert O. Keohane, “The Political Consequences of Anti2Americanism”,in Peter J. Katzenstein and Robert O. Keohane, eds. , Anti2Am ericanism s in World Politics, pp.273—305。事实上,学者们在论述这两个问题时所采用的例证往往就是一样的。参见肖欢:《冷战后美国软实力的下降及其启示》,《国际政治研究》2006年第3期,第148—156页。

  [17]Peter J. Katzenstein and Robert O. Keohane, “Varieties of AntiAmericanism: A Framework for Analysis”, pp.9—38.

  [18]John. G. Ikenberry, L iberal O rder and Im perial Am bition: Essays on Am erican Power and World Politics,Cambridge, UK; Malden, MA: Polity, 2006. 但是对“霸权稳定”的讨论的一大缺失是没有把非霸权国的动机和能力考虑在内。

  [19]奈对于美国外交文化传统还是自信的。Joseph Nye, “AmericaMust Regain It ’s Soft Power”, Interna2tional Herald Tribune, May 18, 2004.

  [20]或许有关权力问题的种种困惑与争议产生的根源,就在于对权力本身混乱的认识与定义。权力的概念用吉尔平的话说,是“国际关系领域中最麻烦的之一”,它的恰当定义即便在沃尔兹看来也“依旧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难怪奈要将权力比作易于体验却难以捉摸的天气和爱情了。基欧汉与奈也多次指出复合相互依赖条件下权力尤其难于衡量,特别是对权力资源和权力结果的区分。参见Robert Keohane and JosephNye, J r. , 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New York: AddisonWesley, Longman, 2001, 3 rd Edition, pp.9—10。

  [21]沃尔兹在论及“权力的有用性和可用性”时对此问题曾有深入的论述与批评。见Kenneth N. Waltz,Theory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 Reading, MA: Addison2Wesly, 1979, pp.183—193。

  [22]Alexander Bohas, “The Paradox of Anti2Americanism: Reflection on the Shallow Concep t of Soft Power”,Global Society, Vol. 20, No14, 2006, pp.395—414. 本文在此思路上受到了很大启发。

  [23]Robert Keohane and Joseph Nye, J r. , 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pp.3—32.

  [24]Kenneth S. Rogerson, “Information Interdependence: Keohane and Nye ’s comp lex interdependence inthe information age”, Inform ation, Comm unication & Society, Vol13, No. 3, 2000, pp.415—436. 文章对复合相互依赖范式在信息时代的适用性作出了不错的说明。

  [25]罗伯特·吉尔平:《国际关系政治经济学》,杨宇光等译,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24页。

  [26]Robert O. Keohane and Joseph S. Nye, J r. , “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in the Information Age”,pp.81—94.

  [27]Thomas L. Friedman, TheWorld Is Flat: A B rief History of the Twenty2first Century, New York: Farrar,Straus and Giroux, 2006.

  [28]Robert Keohane and Joseph Nye, J r. , 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pp.9—17.

  [29]需要说明的是,考虑到分析论述的方便,本文对于敏感性和脆弱性这两个变量并不做明确区分。

  [30]正如不少学者指出的,中国人所说的“霸权”与西方的hegemony存在较大差异。本文在使用这一概念时采纳国内学界普遍接受的用法,并对“霸权地位”同“霸权主义”加以概念上的区分,前者指一种能力和客观局面,后者指使用强权胁迫及其他损害他国权益的手段追求霸权、维持霸权的指导思想、行为和政策。

  [31]对霸权地位和霸权主义的区分,参见王缉思:《美国霸权的逻辑》,《美国研究》2003年第3期,第7—8页。

  [32]西方学界对hegemony的基本认识,可参见Robert Keohane, After Hegem ony: Cooperation and D iscord in theWorld Political Econom y, Princeton, N. J. :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4, chap.3, pp.31—46。

  [33]Robert Keohane and Joseph Nye, J r. , 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p.25.

  [34]RobertO. Keohane and Peter J. Katzenstein, “Conclusion: Anti2Americanism and the Polyvalence ofAmerica”, in Peter J. Katzenstein and Robert O. Keohane, eds. , Anti2Americanisms in World Politics, pp.306—316.

  [35]刘德斌:《软权力:美国霸权的挑战与启示》,《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1年第3期,第61—68页。

  [36]赵可金:《世界反美主义及其命运》,《国际政治研究》2007年第1期,第163页。

  [37]值得一提的是约瑟夫·约菲( Josef Joffe)将美国的霸权比作“温顺的大象”而非“好斗的暴龙”,认为美国霸权的“后现代性”大大降低了它对其他国家的威胁。而这里我们想强调的恰恰是,即便“温顺的大象”也照样会对其他国家构成威胁而引起恐惧与不满。软权力霸权同样会受到抵制与反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反美主义   软权力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130.html
文章来源:《国际政治研究》2008年第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