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凤武:重评马克思主义反对拉萨尔主义和巴枯宁主义的斗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33 次 更新时间:2008-08-06 21:31:47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  

孙凤武 (进入专栏)  

  。其实,当年马克思并未把巴枯宁在沙皇监狱中的“忏悔”看得很严重。在1870年2月马克思就从《莫斯科新闻》上知道了巴枯宁在1851年向沙皇尼古拉表示效忠的“忏悔书”了[7]P433,但在1872年10月以马克思为“灵魂”的国际工人协会召开的海牙代表大会上,开除巴枯宁的理由也只是“他是同盟(引者按:指在国际内部进行分裂活动的“社会主义民主同盟”)的创建者,并且品行不良”[10]P173,而未说他是叛徒。

  然而,正是在对巴枯宁一片谴责声的氛围中,夹杂在巴枯宁无政府主义思想中的一项有价值的内容,不但被当年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忽略了,也被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忽略了:已经建立起无产阶级政权的国家,执掌政权者只能是少数人,这少数人是否能以真正反映、体现多数人的利益呢?未必!巴枯宁当时说:“那些代表工人利益的革命者,一旦他们变成了人民的代表或者人民的统治者,他们就不再是工人了”,马克思对此做了一个巧妙的反驳:“就象目前的工厂主并不因为当了市政委员会的委员就不再是资本家了一样。”[18]p638但马克思这里没有回答,那些“委员”或官员,是否能代表本阶级利益的问题,这个问题不但对于剥削阶级掌权的国家是如此,对于无产阶级或工人阶级掌权的国家也是如此。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由于资产阶级政权的代表人物总有些不同于资产阶级中多数人利益的特殊利益,其中许多人在不能代表众多资本家的利益,而只顾谋取私利时,往往被资产阶级抛弃,这种现象并非罕见。同样,在二十世纪的历史上和现实生活中,已经建立起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出现了掌权者不能代表广大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利益,从而被抛弃的情况,前苏联共产党及东欧原社会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政党之被广大人民群众抛弃的事实,就表明了这一点。事实上,掌权者与非掌权者,管理者与被管理者具有不同的社会地位,不同的权力和权利,因而毕竟有某些不同的利益。这就既会出现少数官吏背离人民利益的情况,又会出现整个官吏集团背离人民利益的情况。当年列宁看到了“由于文化水平这样低,苏维埃虽然在纲领上是通过劳动群众来实行管理的机关,而实际上却是通过无产阶级先进阶层来为劳动群众实行管理而不是通过劳动群众来实行管理的机关”[20],这就必然产生脱离群众的官僚主义。毛泽东在1964年曾提出过“官僚主义者阶级”的问题,在1965年又提出过“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问题,诚然是错估了当时党内和国内的政治形势,甚至是混淆乃至颠倒了是非,并在实践中证明是有害的,但却反映了掌权者未必能代表全体劳动群众利益这一重大的历史事实。由此可见,巴枯宁当年提出的问题,是有深远意义的。可以这样说,巴枯宁已经预见到病症之存在,但片面地诉诸“人性”,认为不需要政府,取消一切强制,靠人们的善良、自觉,就可以建立一个美好的世界,这就开错了药方。列宁已感受到了病症的严重性,他把病症归结为旧世界的余毒对苏维埃政权的影响和群众文化水平太低,而未能在短短的的有生之年,开出医治病症的药方。毛泽东深深体验到了病症的表现,却在晚年片面诉诸“阶级性”,把一切现象都往阶级斗争的框架上套,给所有他所不满意的现象,包括官僚主义现象和并非官僚主义的现象都贴上资产阶级或资本主义道路的标签,并在实践中,把民主政治弄成为在对领袖一人绝对信仰的前提下,实行不要组织领导和法律法规的“群众运动”,用“打倒阶级敌人”的方法加以“消灭”,从而既开错了药方,又下错了药。然而,不能因此而否认这样一个基本事实:即使在有阶级存在的社会中,掌握政权的人未必都是特定阶级或特定主义的代表,有些掌权者既非代表无产阶级或社会主义,又非代表资产阶级或资本主义,其所代表的只是自己或某个集团的利益!恩格斯当年说:"当我们把生产资料转交到整个社会的手里时,我们就会心满意足了"[13]p629,这话对他来说是可以理解的,但对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来说,特别是对已夺取了政权的马克思主义者来说,却是一个极为重大的问题.因为这里的社会的代表者只能是掌权的少数人,他们如何代表社会来占有生产资料呢?这是迄今为止尚未解决好的一个问题.从已经实现了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国家看,无一例行地出现了官僚主义和腐败现象.这里的官僚主义和腐败现象,是在经济文化教育水平尚未达到极大高度而使社会成员分化为少数职业管理者与广大被管理者这种历史条件下所必然产生的,并非某个阶级所特有,即使无产阶级掌握了政权,也不能注定会避免此类现象。人们如果只用阶级观点或只从意识形态出发看问题,以为无产阶级一经执掌政权,并有先进理论做指导,就会立即消除一切丑恶和不幸,或以为无产阶级政权中的官僚主义和腐败现象只能是偶然的,并且只是资产阶级或其它剥削阶级“传染”的,就不能全面、客观地认识包括此类现象在内的众多的社会现象的本质。历史发展到了今天,中国共产党人创立了包括邓小平理论在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制定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实行了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大方针,进而提出了“三个代表”和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的重要思想,对于解决这一重大的历史课题,做了较为成功的探索。值得特别指出的是,着力培养群众的民主精神、公民意识,认真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切实发动群众进行反对根深蒂固的官僚主义、腐败现象的斗争,是医治当年巴枯宁所指出、预示、担忧的病症的有效药方。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3、278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

  [8]《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3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2

  [1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4

  [1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125

  [1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

  [1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5

  [1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88

  [1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上)[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75

  [16]《列宁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599

  [17]《巴枯宁言论》[M]北京:生活、新知、读书三联书店,1978

  [1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1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1、329

  [20]《列宁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78  

            

  Reappraising the Struggle of Marxism Against Lasaersm and Bakunism

  sunfengwu

  Abstract: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st movement , for a long time , Lasaerism and Barkuninism has been denied completely,resulting in bad effect. Today, it’s necessary for us to reappraise the struggle of Marxism against Lasaerism and Barkuninsm more scientifically,considering the practice of the communist movement of the last cencury.

  Key words:Marxism Lasaersm Bakunism

进入 孙凤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05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