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的现状与前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47 次 更新时间:2001-05-14 09:35:00

进入专题: 张文府   国际关系  

张文府  

  

  一、我的外交经历

  今天我来北大作讲座感到很高兴,原因有几个。首先我也算半个北大校友,我51年清华文学院历史系毕业,52年院系调整后我的老师大部分都到北大来了,所以我说自己是半个北大人;第二,我被北大国际关系学院聘为名誉院长,我总觉得很惭愧,因为我没有做什么贡献,今天能来给大家作讲座,我觉得心里坦然了一些总算做一点具体的事情了;第三个原因是我喜欢和年轻朋友在一起,因为和你们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好象也变得年轻了。

  

  你们老师要求我先讲一讲自己的外交经历,那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吧。我前半辈子干的不是外交。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高等教育部,前后20年一直做行政工作,所以我常自嘲是“刀笔小吏”出身;文革期间我下放到地方两年后回省里工作了两年。尼克松访华后,中美关系解冻,外交人才缺乏,外语人才更是紧缺。我打着“懂外文”的旗号回到北京申请了几个单位,最后“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收留了我。“友协”当时内部挂靠在外交部,不像现在是独立的。我在“友协”的主要工作是对外文化交流。具体的说比如跟着杂技团、歌舞团或展团到各国巡回演出或展出。友协当时主要的目的是宣传我们的进步,争取外国人的理解和同情,和现在搞旅游、创外汇不同。我在“友协”的第二个工作是接待所谓的友好人士,比如传教士的孩子,这类人大多对中国比较友好。在“友协”工作的这段时间我的外文得到了恢复,口语大大加强;同时我对西方人的思维方式、情绪和观点有了了解,这对我后来从事官方外交有很大影响和作用。

  

  这里我想讲一件有趣的事。文革期间有一位意大利导演叫安东尼奥尼在中国拍记录片时拍了一些比如中国的小胡同,小脚老太婆之类的东西,江青大怒,斥之为“丑化中国形象。有一天派出所打电话给我说“你接待的外宾在我们这里。”我急忙赶到派出所,到了那儿才知道那个外宾因为给一个炸油条的和一个站岗的拍照被当作潜在的安东尼奥尼给扣留了。当时接待外宾一度提心吊胆的。

  

  文革后我到美大司,从处长做到司长,我赶上了中美第三个联合公报即“8·17公报”,我参与了谈判。这一段我这里不细讲,因为后面讲到中美关系时还会提到。86年我离开美大司去加拿大做了四年大使。在加拿大开始的两年半干得挺好,89年后中加关系出现波折,对我们实行了制裁。不过加拿大作为中等国家,态度没有美国那么强硬。

  

  91年回国后我进了外交学会直到98年退休。64年戴高乐想承认新中国就先派了一个人到中国进行考察,这个人就由我们外交学会接待。大家都知道64年的两件大事就是原子弹发射成功和法国承认中国。外交学会后来的工作主要是接待下台的政客、议会议员和学者。最乏味的人要数美国议员,他们对自己的州了如指掌但对外界知之甚少,和他们交谈不了多长时间就会中断,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跟这样的议员打交道有点儿枯燥,不过也有有头脑的。上一届的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莱特上台前就来过中国,我们当时请她吃了一顿饭。奥尔布莱特当选美国国务卿后我去拜会她,问她克林顿上台后美国的对华政策会怎样。她说“放心,我们会采取喊审慎的态度。你们的经济是有活力的,和东欧不一样。”后来美国的对华政策证明了这一点。这也说明来与不来是不一样的,来了之后会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外交部对于这些人的政策一贯是“来总比不来好”。

  

  我的外交经历就这么多,下面我要谈谈我对中美关系的看法。我现在拿外交部的工资,但我已经不参加事务,和外交部基本上是处于游离的状态,所以我今天谈的完全是我个人的看法,不代表任何外交部的观点。

  

  二、当前美国对外政策的调整

  共和党上台后,美国的外交政策做了较大的调整,表现在强调美国的领导地位,试图利用“战略间歇期”为21世纪美国的超强地位奠定基础。因此,共和党与民主党相比显得更加咄咄逼人,更具有进取性。具体表现有:

  

  (一)、现实主义政策:按地缘观点决定国家利益。以克林顿为代表的民主党强调“价值观”,强调人权、人道主义干涉和援助,采取“扩大与接触政策”。以小布什为代表的共和党则强调现实的国家利益特别是安全利益,对非核心利益地区不关心。有官员说“非洲对美国并不太重要。”共和党说科索沃战争是奥尔布莱特的战争,他们不会再搞人道主义军事战争。

  

  (二)、在政治姿态上,共和党强调同盟国的关系,他们作出重日轻华的姿态。同时共和党更为强调美国自己的利益,奉行一种“单边主义”。共和党公开宣布不执行《京都协议》,把盟国得罪了。美国还中断了和北朝鲜在导弹方面的谈判,对北朝鲜的态度强硬。

  

  (三)、突出美国的实力,以军事实力为基础推动实现美国的利益。共和党批评克林顿浪费了10年,在苏联解体后的10年里美国没有能够扩大自己的利益。所以共和党上台后要成充分用够美国的实力和战略优势,并千方百计扩大这种优势。

  以上提到的美国的外交政策的调整在小布什上台前的总统竞选中就可以看到端倪,所以还算是不出所料。值得一提的是,在人们意料之外的一些特点:

  (一)、离间中俄。布什在讲话中捧俄说“俄国已经不是共产党国家,现在正在转型,俄有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民主国家,俄国不是也不应该是美国的战略对手。”美国试图软化俄反对导弹防御的立场。

  (二)、美国国防部长在谈美国搞NMD的必要性时几次提到中国的导弹能力。

  (三)、没有提到国家导弹防御和战区导弹防御的区别,即NMD和TMD的区别。

  (四)、本质上没有变,口气变温和,措辞为“要和俄、中进行磋商”,而不是要把单边决定强加给大家。

  美国搞导弹防御系统意在确保美国21世纪在军事上的绝对优势,并通过发展导弹防御推动高科技发展,抢占21世纪科技的制高点。美国的这一意图也遭到欧洲国家的反对,因为这势必将进一步拉大欧洲与美国在科技上的差距。

  

  以上谈的是美国的对外政策,下面我们再看美国的对华政策。

  

  美国的战略目标是通过接触和遏制,把中国溶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以此改变中国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共和党和民主党在这一点上都是一致的。

  

  但小布什上台的这100多天以来,共和党表现出更加重视军事遏制。

  (一)、它认为中国不是战略伙伴而是战略对手,认为中国的崛起必将威胁到美国的利益。同时它认为中国只是区域性的竞争对手,言下之意是中国还不够格做美国的全球性竞争对手。

  (二)、在亚太加强了军事防务,加强军事防范和戒备。其实民主党后期也就是在2000年5月美国就有了这一动向。在美国看来,欧洲三五年之内出不了大事,俄罗斯一时也很难强大起来,它认为能发生冲突的只有中东和亚太地区。而中东的冲突不会太大,所以未来的冲突就集中在亚太地区的台湾、朝鲜半岛和印巴。因此美国大举加强其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我们不应当认为所有的这一切部署都是针对中国的,但我们也不能否认有一部分是针对中国的,所以我们要保持警惕。

  (三)、美国支持日本修改宪法第九条,对台政策也有较大调整。克林顿98年访华时提出“不支持台湾独立、不支持台湾参加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加入的国际组织、不支持一中一台”的“三不”政策,现在共和党已经收回了这“三不”的说法,只提“一个中国”。撞机事件后美国掀起反华浪潮,布什在4月26日的讲话中说“美国有义务尽其所能携防台湾。”“help Taiwan defend herself”。布什的这一说法是把“战略模糊”改为“战略清晰”了,比《台湾关系法》时的提法更露骨。继92年老布什卖F16以后,现在又搞售台武器、卖潜水艇,这是一大升级。

  

  三、 对美国对华政策调整的分析:

  小布什以微弱优势上台,照理说他应该向中间靠,寻求与民主党的妥协,。但从这00天看,布什的政策明显向右,尽管在竞选时口口声声说要奉行“同情主义政策”、“两党一致政策”,现在看来并非如此。我认为布什当前的一系列做法都体现了一点,就是他努力吸取老布什的教训。老布什在上台前曾承诺“不增税”,结果上台后没有兑现,激怒了共和党的右翼,他的下台与得罪右翼不无关系。现在小布什就紧紧的依靠共和党右翼,右翼在共和党中虽占少数,但很有战斗性,也比较有组织。小布什的中期选举能否得到众议院多数的支持以及四年之后的大选都与共和党右翼紧密联系,所以小布什要极力依靠他们。其次小布什的政策调整也是为了迎合某些大军工企业的利益,这些大军工企业是他的财团支柱。布什当前任命的两位国务卿以及正在提名的将要上台的女国务卿都曾参与了99年发表的鼓吹在台湾问题上要把战略模糊改为战略清晰的激进言论。美国共和党的政策右倾由此可见一斑。我认为这种右倾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近期内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共和党政策右倾的一个更大的背景是美国的经济经过10年的发展,实力大增,所以颐指气使,在高科技领域也是一枝独秀国力超强,在这种背景下,美国“独霸天下,舍我其谁”的野心急速膨胀。

  

  四、对中美关系前景的预测

  我对中美关系的前景保持审慎的乐观。一方面美国会加强对华的遏制;另一方面美国也不会做绝。这可以从总统否决了用航空母舰威胁中国的建议,以及通过外交途径和我们谈判解决撞机事件中得到证明。布什说“如果中国人不收回邀请,我10月份还是愿意到上海去。”国务卿说“我们不相信中国会越出她的国界向外发展,我们还是愿意发展与中国的建设性关系。”

  

  我认为美国还是想保持中美关系的基本框架,虽然右翼有把中国作为对手的意愿,但美国不可能以全力对抗中国,两国竞争与合作的关系会依然保持下去。理由是:

  

  与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不同,中美有共同的利益基础,所以不可能搞全面对抗。无端的搞全面对抗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这种共同的利益关系在贸易上体现得最为明显。每年1000多亿的双边贸易对谁都是有利的。有专家指出:如果与中国断绝贸易关系,美国国内的物价将上涨百分之三十。其次中国是一个庞大的市场,美国不会放弃这块肥肉的。再次,美在华投资有200多亿,居外国在华投资的首位,中美关系的恶化无疑会直接影响到这些在华企业的利益,这无疑是不得民心的。

  

  在全球化的今天,中美互相依存的关系日益加深,双边关系的破裂对谁都没有好处。再说,中国对美国并不构成现实的军事威胁,真正能对美国构成现实军事威胁的是俄罗斯。从长远看,俄罗斯的走向会是如何美国无法确定。

  

  有人说美国得了“敌人缺乏症”,总会为自己寻找一个敌人。我们中国不会上它的当,不会与它搞军备竞赛。美的算盘最终会落空,它会遭到绝大多数民众的反对。

  

  世界走向多极化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单边主义必然会遭到抵抗和牵制。随着利益的多样化和复杂化,各国不会在中美之间轻易作出利益选择。

  

  如果我们对美国历史上各届政府的对外政策稍加研究的话,我们就会发现美国有一个特点,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个政府一个政策”。美国每换一届政府对外政策就会有较大的调整,这在美国是有历史传统的。因此每当这一时期中美之间就需要有一个磨合期。我们的态度是:“冷静观察、沉着应付、后发制人”。

  

  很多事情都是不可预料的,今天所说的也仅供参考。一句话,真正的安全在国内,把国内的事情办好,谁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主讲人简介:

  张文府,原中国驻加拿大大使。

    进入专题: 张文府   国际关系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0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