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革命经验的重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69 次 更新时间:2008-07-23 16:16:45

进入专题: 汉娜•阿伦特   革命  

陈伟 (进入专栏)  

  

  在21世纪的今天,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革命似乎早已是陈年旧事。在这样的语境下谈论革命,多少有一种怀旧的感觉。然而,人类真的已经永远地“告别革命”了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问的是“什么是革命”。我们常常谈到革命,但对革命的真正意涵却不甚明了。20世纪政治思想家汉娜•阿伦特的《论革命》为我们理解革命经验提供了一个不可多得的读本。

  《论革命》是阿伦特自1959开始进行的关于“美国与革命精神”这一项目的研究成果,最终出版于1963年。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的麦卡锡主义、公民权运动、学生运动等激进事件,构成该书写作的社会政治背景。在《论革命》这本书之前,阿伦特已经出版了《人的境况》以及论文集《过去与未来之间》。《论革命》对于理解阿伦特的政治思想来说是一本必读的著作,它的重要性甚至高于她的另一本更为有名的著作《人的境况》。在《人的境况》中,阿伦特基于古代希腊城邦政治生活的经验,提出了著名的政治行动理论。在《过去与未来之间》一书中,阿伦特主要以古罗马共和经验为基础,阐发了对自由、权威、传统、教育等问题的理解。在《论革命》一书中,阿伦特则是把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政治经验两者结合起来,借论革命之契机,全面地把她的政治思想作了充分的表达。在此意义上,《论革命》是阿伦特学术思想成熟时期的代表作。

  《论革命》不是一般的关于革命史的著作,而是一本政治理论著作。阿伦特在书中述及法国革命、美国革命、俄国革命等,中心意图乃是要重温革命的真实经验,向人们展示革命的真正意义,从而为一种共和主义政治理想提供理论与历史的注脚。阿伦特言简意赅地指出,革命的中心目的是为自由奠定基础,或曰建立自由政治之制度基础。这种自由是人民本来就有的,革命其实是找回这种自由,在此意义上,革命恰恰不是奔向无限美好的未来,而是人民自由的回归。

  阿伦特比较了法国革命与美国革命。她指出,法国革命最初以自由为目的,却一步一步地走上了恐怖的道路,只有美国革命始终以自由为旨归,因而堪称成功革命的典范。两种革命的结果迥异,固然有许多原因,但至为重要的原因在于,法国革命混淆了社会经济问题与政治问题的区分。法国革命由于在相对恶劣的社会经济环境中爆发,革命爆发后,面包问题、贫困问题成是人们关注的中心问题,掩盖了革命的最初目的,革命力量试图通过强制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结果是革命走上了歧路。以阿伦特之见,社会经济问题属于必然性领域,它的解决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而政治问题关涉的则是人类自由的领域,两种问题混淆的结果是必然性领域侵入自由领域,技术性逻辑取代自由逻辑,暴力手段取得了正当性依据。而美国革命则避免了这一点,阿伦特把这归因于美国得天独厚的社会经济条件,同时她也认为这与美国建国之父们的政治智慧有关。

  在关于两次革命的比较中,阿伦特提到了制宪权与宪法权的悖论。这个悖论最初由法国革命时期的著名理论家西耶斯提出。这个问题是:如果人民有权制定宪法,那么宪法的权威性从哪里获得呢?西耶斯悖论涉及的是权力与权威的关系,它充分暴露了卢梭的人民主权理论的根本问题。阿伦特指出,法国革命试图在人民意志的基础上建立一个共和国,好比试图在流沙上建立高楼一样,因为人民意志、群众呼声总是不断变化的。而美国革命则以罗马经验为参照,遵循西塞罗所说的“权力在人民,权威在元老院”的精神,建立最高法院制度和相关司法审查制度,作为权威的代表者。

  阿伦特关于美国革命的论述,表达了一种共和主义的宪政理论,这和自由主义政治哲学是颇为不同的。自由主义向来把限制权力作为宪政理论的核心,所谓宪政即是“限政”。阿伦特则认为,美国革命展示的不是如何防止权力的滥用,而是要无中生有地构建出一个新的政治权力来。美国在革命爆发之前一百多年的地方自治经验已经为这种权力构建提供了基础,到革命发生时,只是在此基础上水到渠成地产生出一个全国性的政治权力。美国革命便是构建新的政治权力以保持这种公民参与政治生活的自由之努力。

  然而,阿伦特写作《论革命》并非赞扬当时美国的政治状况,相反,她批评当时的美国已经背离了建国时期的初衷,立国精神已经被人们淡忘,公民参与政治生活意义上的自由行将丧失。她试图重新挖掘“失去的宝藏”。她认为,当时美国的各种激进运动正是人们追求政治自由的一种体现。在革命行动中,人们走到一起,共商国是,好比重温建国时期的自由经验。阿伦特提到历次革命过程中出现的自发形成的议事会,她认为议事会中的成员之间是自由而平等的关系,而非上下级关系,议事会中人们展开的是真正的政治生活,她认为这种议事会或许是未来政治组织的一个范例。在后来的论文集《共和危机》中,阿伦特再次对议事会制度进行了描述。她的这一思想在某种意义上堪称当代协商民主理论的先驱。

  《论革命》一书在出版时影响并不是很大,因为阿伦特随后卷入了一场关于艾希曼审判的争论。《论革命》基本不涉及哲学,故而研究阿伦特思想的哲学家们也对此书不甚感兴趣。然而,1989年苏东巨变后,西方政治理论界突然发现阿伦特《论革命》一书竟具有惊人的预言性。苏东巨变似乎正是阿伦特所说的人们重新为自由奠定基础而进行的革命。也正是从那个时期起,西方学界的阿伦特研究掀起了一个新的高潮。

  与阿伦特的其他著作一样,《论革命》一书文笔生动,阿伦特陈言务去、语出惊人的风格依然不变。在人们似乎熟悉的问题上,阿伦特总是能见人所未见。在《论革命》一书中,阿伦特再次向人们展示了一位20世纪最具原创性的大政治思想家的理论风貌。

  (美)汉娜•阿伦特:《论革命》,陈周旺译,译林出版社,2007年。

  

  原发于《书城》,2007年7月号,第十四期。

进入 陈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汉娜•阿伦特   革命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8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