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一宁:站起来吧!——读何方《党史笔记》的笔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495 次 更新时间:2008-07-22 11:17:24

进入专题: 党史笔记  

雷一宁 (进入专栏)  

  

  【在网上看到一个消息,说北京正在对中学语文教材大换血,要把《阿Q正传》、《记念六和珍君》等作品去掉,代之以金庸的武侠小说及其他当代作品云云。不禁担心,反映了纯真童心的安徒生的《皇帝的新装》是否也被去掉了……我,作为一个有几十年语文教龄的教书匠,早已认为中学乃至大学的语文教材(不仅是语文教材)都必须改革,不过不应是目前所做的这种改法。看到此消息,当然有想法,无奈正与病魔斗争,无暇专心写作,姑且把我一年前写的两篇文章(另一篇是《阿Q回来了!》)拿出来吧。旨在说明阿Q并没有走,鲁迅当年想要国人认真去做的,改造国民性——救救孩子的任务,还远远没有完成。2007年8月28日志。】

  

  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约十八日》一文中对农民有这样的评论:“他们不能代表自己,一定要别人来代表他们。他们的代表要同时是他们的主宰,是高高站在他们之上的权威……并从上面赐给他们雨水和阳光。”(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693页)几千年的封建专制统治和无孔不入的愚民教育,养成了中国农民根深蒂固的观念,不相信自己,只是把希望寄托在好皇帝、清官、或伟大领袖身上。加上当时中国正处于救亡压倒一切的特殊时期,历史急需一个能够团结人民抗战的领袖,农民/人民自发地创作了歌颂领袖的《东方红》,那就不足为奇了。奇怪的是,这首歌竟然唱出了陕北农村,一直唱到北京;从1942 年的延安整风,一直唱到现在;而且有一时期,竟然法定地与《国际歌》并列:才唱罢毛泽东是红太阳,“他是人民大救星”;接着又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全靠自己救自己。”几十年来,对于这种违背马克思主义的做法,竟然没有人说“不”,无论是被歌颂者还是歌颂者!这岂非咄咄怪事!看了这本书我才明白个中道理。

  长期以来,我对正式出版并公开发行的大人物(非小人物)撰写的《回忆录》之类从不感兴趣。总觉得,他们亲历了很多重大的历史事件,本应有很多非常深刻的认识和体会,但是写出的东西却是人所共知的、肤浅的,仿佛他们当时只是个远距离的旁观者。最近我看了一本书,却改变了我的成见。这本书是《党史笔记——从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利文出版社2005年4月初版)。作者何方1922年生于陕西临潼,15岁参加革命,16岁入党。1938年赴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和工作,后毕业于延安外语学院。曾长期在张闻天指导下从事国际问题和对外关系研究……吸引我的,并非作者的独特经历,而是在目录中看到一句话:“党史学界普遍说的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对全党全军的领导,是延安整风后形成的一种个人崇拜的说法,并非历史事实。”我是在解放后上的中学,在我接受的历史知识教育中,印象很深的就是这句话:“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错误在中央的统治,确立了毛泽东对全党全军的领导,从此中国革命就在毛泽东的正确领导下从胜利走向更伟大的胜利。”可以说,这句话所包含的全部内容,决定了我(而且不仅仅是我!)此生的思想、生活和命运。然而现在这本书却说,这“并非历史事实”!呜呼!我之上当受骗,并非从响应号召上了北师大中文系那天开始!(详见《我是怎样成了“蛇”的?》一文,此文见俞安国、雷一宁编的《不肯沉睡的记忆》)

  《党史笔记》一开头就说:“说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后来通常说成对全党全军的领导),这是延安整风时定下的基调,写进了《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历史决议(一)》),从此成为历史定论……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历史决议(二)》),对此又加以强调和重申……但是只要详加考察……这一论断并不确切,只是一种个人崇拜影响下并不合乎事实的说法。”对此他列举了八个论据(为了节省时间,我大多只抄录论点,一般不抄录论据。下同。):

  (一)会议推举出的总书记是张闻天。会上只是经张闻天和王稼祥提议,毛泽东当选为政治局常委,分配做周恩来军事指挥上的助手,从此进入了党的领导核心。1979年8 月27 日,在陈云主持的张闻天追悼会上,邓小平代表党中央作的悼词中也说:“就在这次会议(指遵义会议)上他被选为党中央总书记。”

  (二)在会议后的长时期里召开和主持中央会议的是张闻天。

  (三)这一时期实施对全党的组织领导的是张闻天。

  (四)从政治领导和决策过程看也是张闻天为首。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对发生于1936年的西安事变的处理。“在中国现代史上具有转折意义的这次事变,是在中共中央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如何正确处理西安事变,是实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策略的关键。事变第二天的12月13日,张闻天就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分析形势,讨论对策。……毛泽东提出两条主张:一是‘我们应以西安为中心来领导全国,控制南京’;二是‘除蒋’、‘审蒋’。张闻天在发言中表示了不同意见,主张‘不采取与南京对立方针’,‘尽量争取南京政府正统’,‘把局部的抗日统一战线转到全国性的抗日统一战线’。后来的事变发展证明,中央执行的不是毛的主张,而是张闻天提出的方针。19日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对西安事变的意见已趋于一致,通过张闻天起草的《中共中央关于西安事变及我们的任务的指示》,确定和阐明了和平解决事变的方针。会上张闻天批评了‘审蒋’的意见,说‘要求把蒋介石交人民公审的口号是不妥的……’在紧急时刻,作为‘第一把手’的张闻天又亲赴西安,指导谈判和研究对策。这也象征着党中央一时到了西安(当时西安及其附近集中着一大半政治局委员和四分之三的常委)……提出方针和工作中抓总的却是张闻天(这些情况分别见《毛泽东传》和《张闻天传》、《张闻天年谱》和《毛泽东年谱1893—1949》的有关章节,以及《张闻天研究文集》中的《张闻天与西安事变》、《张闻天在我党解决西安事变中的历史作用》等)。”历史已经证明张闻天的方针是正确的。看到此,不妨来一个假设,如果当时执行了毛泽东的主张,历史会是什么样?……由于时间久远,我已记不清上学时老师在课堂上是怎么对我们讲西安事变的了,但有两点却记得很清楚:一是,蒋介石在梦中被枪声惊醒,连假牙也来不及戴,就往山上逃……二是,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是在毛主席领导下取得的成果。我很想知道现在的中学历史课本是怎么写的,便上网找到“人民教育出版社”的网站,找到初中“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中国历史》八年级上册”,及高中“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教科书(必修)《中国近现代史》下册”,说法基本上都是中共中央从全民族利益出发,主张和平解决,并派周恩来到西安调停……最后西安事变得到和平解决。不同的是,在初中课本里保留了关于“假牙”的细节;相同的是,都没有提到毛泽东或张闻天,两人都被隐去了。看来是用一种含糊其辞的手法,来继续欺骗数以亿计的天真无邪的孩子!在教学中,关键的是那些《教学参考资料》,那是老师教学的“圣经”!

  (五)代表党中央和以中央名义行事的是张闻天。

  (六)遵义会议后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并没有得到普遍承认。如,1940年1 月陕甘宁边区文代会上,张闻天先作报告,提出中华民族新文化发展的方向是“民族的、民主的、科学的、大众的”。四天后毛泽东也到会作了报告(此报告后来定名为《新民主主义论》),却只提“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要不要“民主的”,显然是个原则性的重大分歧……在各地学习《新民主主义论》一年多之后,邓小平在一次报告中却只引用张闻天,只字不提《新民主主义论》。他说,“什么是新民主主义文化呢,洛甫(即张闻天)同志说……”接着引用了一大段原文(见《邓小平文选》第一卷,第24 页)。

  (七)“五朝领袖”之说与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全党全军的领导相矛盾。1964年4月16 日,毛泽东在一次讲话中提到,我们党的历史上有五朝领袖,第一朝是陈独秀,第二朝是瞿秋白,第三朝是向忠发(实际是李立三),第四朝是王明、博古,第五朝是洛甫(即张闻天)。1967 年7 月12日,周恩来也谈到我党的五任领袖,说“第五任是张闻天,他当了十年总书记……。”“从未见到过否认‘五朝领袖’说的意见。”

  (八)原有论断既违背党的章程和制度,也有损于党及其领导人的形象。(这八条见《党史笔记》第6—23页)

  遵义会议是1935 年1月召开的,到1938年9月29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上,王稼祥传达了共产国际“以毛泽东为首”的指示,这才在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的领袖地位。毛泽东自己也多次说“六中全会是一个重要的关键”,“六中全会是决定中国的命运的”,这就是明证。

  然而一直到现在,中学的历史教材中仍然是那在几十年以前毒害了我的观点。前不久,看到袁伟时教授的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看哪!中学历史课本上谎话连篇》,他说得很对。现在我仅从中学课本中摘录有关部分(课本与前面提到的相同):

  初中是:“遵义会议确立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这次会议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革命,是党的历史上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高中是:“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错误在中央的统治,在事实上确立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新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这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独立自主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原理解决自己的路线、方针和政策问题,妥善地处理了党内长期存在的分歧和矛盾,是中国共产党从幼稚走向成熟的标志……是党的历史上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正如何方指出的那样,由于在这段话的前面说“选举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后面又说“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分工,中央由张闻天接替博古负总责。后来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三人军事指挥小组……”只得在“确立了毛泽东……的正确领导”前面加上一个状语“在事实上”来自圆其说。还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不肯说“张闻天接替博古任总书记”,而是“负总责”;二是,是由毛泽东为首的三人组成军事指挥小组,毛不是“助手”了。

  不过这也难怪,这些教材的编纂者,只是重复了中共党史的说法罢了,这是延安整风时定下的基调。关于延安整风,我知之不多,更不知道延安整风中竟然包含一个“抢救运动”。只知道有个叫王实味的在整风中被处决了,至于为什么,我很想弄明白,可是始终弄不明白。但是,在我的“右派”问题被改正之后,我居然在上高中语文课时,教了许多遍《改造我们的学习》之类被誉之为整风文献的毛泽东著作!那也不奇怪,因为那些《教学参考资料》早已把教案为我们写好了,拿到课堂上照本宣科即可。

  现在看了《党史笔记》上下册,我才惊呼:啊,原来如此!

  延安整风是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目的就是为了确立毛泽东对全党的绝对领导和毛泽东思想的统治地位,对这点主流党史都没有什么争论。1931年1月召开的“六届四中全会后执行的‘左’倾路线,给革命事业带来很大损失,也使毛泽东长期受压,遵义会议纠正了‘左’倾路线,毛的正确军事路线得到尊重和采纳……但毛既没有成为领导核心,有时还处于孤立地位。”“六中全会以后,毛泽东虽然已确立了比较稳定的领袖地位,但也只能掀起马列主义中国化的学习运动,为后来的整风作些酝酿和准备,还不能把批判第三次‘左’倾路线的问题提到日程上来。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要‘改造中央’的条件还不成熟,领导层的认识还有分歧。”“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排除上下两方面的障碍。在上层,就是整那些教条主义者和经验主义者……对下层一般干部(胡乔木说主要矛头是针对知识分子),是打掉他们的自由主义、平均主义、极端民主化思想,把他们改造成党的驯服工具或‘螺丝钉’。”(《党史笔记》第214 、219页)但是,当时要这样做,一是共产国际不支持 ,二是领导层多数人也不同意。1941年5月19 日毛泽东作《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虽然被说成是“整风学习的动员”,但实际上整风并未开始,这只是毛放出的一个试探气球。一直到1941年9 月的政治局会议上,才揭开了中央领导层以清算历史为重点的整风,全体干部的普遍整风则是半年后1942年春的事。(《党史笔记》第218-220页)

  长期以来,都说延安整风是一次全党范围的普遍深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运动,事实并不如此。且不说经过延安整风之后,人们普遍地把“教条主义”等同于马克思主义的现象,只要看一下规定必读的《整风文献》就可见一斑。《整风文献》中没有一篇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列宁的著作也极少,大量的是毛泽东著作,如《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雷一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党史笔记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79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