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东陆:科学的社会意义——“华南虎事件” 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25 次 更新时间:2008-07-11 13:00:37

进入专题: 华南虎   科学精神  

时东陆 (进入专栏)  

  

  自从华南虎的消息报导之后,社会上一直沸沸扬扬。虽然这个事件主要在媒体上争论,却是一个有趣的社会现象。它深刻的反映了中国现代社会对待科学的方式与心态。

  “华南虎事件” 可以是两个方面的问题:其一是政府与媒体的问题,因为有关政府的奖励和媒体的质疑;其二是科学问题,因为涉及到自然与生态。事件的始发者是在向政府和社会报导了自己的发现之后,遭到了质疑和调查。其中的质疑者们主要来自于社会。而最终由政府组织调查,揭开谜底。在整个过程中,无论是社会还是媒体都把发现事实真相的希望寄托在当地政府身上。

  除此之外,社会公众对于其它有关科学问题也同样依赖于政府。比如对于中医问题,地震预测,自然迷宗,也都要求由政府拿出最后论断。就连一些著名科学家都致信国家政府部门,要求对许多有争议的科学界内部的问题表态。

  如果说“华南虎事件” 是一个刑事案件,那么应该由刑侦部门调查。该事件是由警方从刑事案件的角度进行侦破。最后从照片的比例上得出结论。这个结论是刑事侦察的结论,不是动物学和生态学的结论。但是,“华南虎事件” 同时又是一个科学问题,而且是全世界都关注的生态问题。那么,科学界对此有何回答呢?尤其动物学界和生态学界对此案有何调查,研究和结论呢?我们的社会在“华南虎事件” 之后对动物生态问题有何深刻的了解?比如:在那种生态环境下,为何不可能有华南虎存在?

  于是,我们提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我们没有自己学术界在整体上的声音和观点?对于自然之谜的探索谁应该是社会的主角?科学界的社会意义和价值在哪里?

  在世界上,类似的问题不断在发生,比如天外来人,UFO,“尼斯湖水怪,” “野人之谜,”特异功能,上帝真伪,等等。每一个事件和现象都有身临其境的目击者和观察者。他们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向公众揭示自然奇观。有些甚至用十分现代的科学手段(比如摄像机) 记录事件的过程 。为了解释这些神秘的自然现象,还出现了许多十分敬业的专家和学者。 他们利用现代实验手段研究这些自然现象。许多媒体,尤其那些“科学频道,” 把它们编成电视节目,十分“客观严肃的” 向社会报导这些有趣的自然现象。

  但是科学界从来就没有把这些迷宗列入科学问题,并在科学界内部研究,发表,讨论。许多国家的政府也不会,也没有责任向社会公布自己的态度和结论,因为这不是他们的职能。所有这些趣闻仅仅是在民间和媒体报导,讨论,质疑,推测。而那些研究者们往往是由于自己的兴趣,进行个体式的研究。而他们的研究资助也大多来自私人。没有任何科学机构会参与和承认这种研究工作。

  对于自然迷宗事件,虽然在世界上屡屡发生,但是公众,媒体,政府,以及科学界的反映却有着明显地区别。一般来说,诸如此类的报导,在科学界并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因为始发者不是科学工作者(不是科学报导) 。社会公众也不会对此寄希望于政府提供结论。当然,媒体为了自己的目的和利益进行抄作,那仅仅是一种市场行为。

  媒体不是科学界,不能解答科学的问题。虽然他们会聘请科学家参与节目的制作,但是大多编导不是科学出身,至少不是从事科学研究的专家和学者。他们出于媒体的宗旨和目的,编写科学问题的节目,并且给出自己的分析和结论。这些结论往往不是科学的,但是很容易传播社会,让人们广为认同,接受。比如美国电视节目报导对于圣经故事的“实地考证,”达芬奇密码,UFO研究等等,往往很容易让人们信以为真。

  政府不是科学研究机构,他们没有责任和功能对于科学问题给出结论。政府只能依赖科学界的研究向公众宣布结论。科学界也不依赖政府对于科学问题的态度。在这一点上恰恰反映出“学术独立” 的理念。但是令人困惑的是,科学界的有些学者甚至会请求政府对一些科学问题表态。

  但是,一旦事件演变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之后,同时又紧密的关系到科学问题,科学界就必须站出来。他们比政府更有责任为社会提供科学结论。对于一个教育发达,科学进步的社会,这种行为尤为重要。

  我们知道,世界上有许多科学协会,比如物理学会,化学学会,生态学会,动物学协会。等等。这些学会是现代科学的产物,是现代科学和进步社会的标志。他们的意义甚至远远的超过自己在科学研究中所发生的作用。许多人会认为,科学协会不过是召开学术会议的组织者,却忽视了它们更为重要的社会意义和职能:不仅为世界探寻真理和累积知识,同时为社会在许多至关重要的问题上提供正确的理念,冷静的判断,科学的方法,从而为社会进步导向。

  在17世纪科学协会诞生之前,世界上任何自然现象显然不是由科学界解答的。人们在迷宗面前更多的,甚至完全地依赖于教会和政府。那些早期的科学家,比如加利略和牛顿,在社会上是十分孤独的学者。当时的世界,没有科学的声音。但是,随着科学社会的不断发展,科学界和科学家开始在社会上发挥生巨大的影响。尤其在19世纪达尔文之后,科学的声音早已越过教会和政府,在社会上深入人心。所以,世界上一有风水草动,人们会首先关注科学界的反映与分析,并且认同,接受科学界的结论。他们把真理的希望寄托在科学身上。科学界从此成为社会的主要角色。这种变化,反映了社会的进步。

  1989年,美国Utah大学两位科学家报导了关于“Cold Fusion” 的学术成果,顿时轰动世界。美国政府和美国能源部密切关注这项报导,却从来也没有给出任何结论。美国社会和公众也绝不会在这个科学问题上寄希望于政府机构。笔者清楚的记得,在那年加州举行的美国材料研究年会上,临时组织科学家讨论此事。主席台上坐者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Linus Pauling 博士和其他科学泰斗们。而美国能源部的官员们仅仅是在一旁仔细的临听科学界的讨论。当时科学界和社会的质疑是针对那两位报导这项原始研究的Utah大学教授而不是美国政府。但是,政府有组织科学调查的职能。美国能源部组织了专门科学委员会调查此事,最后由科学界内部经过科学证实得出结论。

  在当时的美国社会,众多学术协会参与事件的讨论,研究和调查,比如物理协会,化学协会,材料协会等等。媒体围绕科学界积极报导。整个社会遍布科学的声音。在这场论战中,科学是社会的主角,而政府成为科学家的积极合作者,资助者。在探索自然面前,科学家是首当其冲的。

  但是,在华南虎事件上,在中国社会却很难听到科学界整体的声音。社会的声音大多来自于媒体,网络。而公众似乎根本感觉不到中国科学协会的存在。仅仅有个别科学家独立地进行了问题的研究 (那位可敬的植物学家!) 。对于事件的探究,也大多是政府行为,警事调查。前面提到,如果华南虎事件是个别的报导,科学界或许不会注意。但是一旦成为公众问题的焦点,科学协会的职责之一就是为社会提供正确的探索方法,科学的常识概念,最终的事实真相。在这种时刻,科学界应该为社会导向。

  但是在过去的9个月中,笔者没有看到任何中国科学界有组织的大规模行动。生态学会,动物学协会没有召开为华南虎事件的特别学术讨论会。政府也没有特别资助哪些生态,动物学家为此进行专门的研究调查。(1989年美国能源部特别资助一些小组研究Cold Fusion) 。即便有一些这些活动,科学界在整个社会的层面也没有多少影响。有些科学家们甚至希望政府给出定论。我们应该清楚,科学家不仅是真理的探索者,同时也是传播者和教育者。科学是独立于社会的学术团体。它有自己的理念(科学),组织(协会) ,媒介(学术杂志) ,语言(英语)。对于任何关于自然的问题,应该由科学界内部研究而独立的得出结论。

  科学的社会意义和价值在哪里?科学家的职责仅仅是发表学术论文吗?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进入 时东陆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华南虎   科学精神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59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