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霄:胡万林狱中与司马南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38 次 更新时间:2008-06-18 09:30:12

进入专题: 司马南  

王霄 (进入专栏)  

  

  南弟:

  商丘一别,倏忽十载。贤弟因我成名为打假英雄,愚兄因你过气变倒霉囚犯。每逢中夜,拥衾难眠,铁窗斜月,鼠影蛩声。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兄弟却无复昔日兄弟。思念之情,磬竹难书啊。但知贤弟似乎名头日渐衰微,不复当年红紫,感喟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古语诚不我欺哉。

  不意前日忽从“政府”那里窃闻贤弟与时俱进学会电脑打字,在自家博客里跑马撒欢。老将雄心仍在,不但能吃肉出恭;新刀重出江湖,第一炮惊天动地。并听说你在大作中为俺老胡鸣不平。啊呀呀!忽闻耳边哞哞响,愚兄热血满胸膛,难道司马南果然成了司马牛,“多言而躁”了?惜其语焉不详,让为兄忧喜不止。二日后,有牢友探亲后返监(此乃监狱人性化新政策,不知与普世价值有关否?后记),密携贤弟大作入号,扯过偷读,一览之后,哇噻!真真天下第一好文章啊!真真贤弟真面目之真写照啊!司马南,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贤弟,虽然你今天才说了真话,为我鸣不平并表示歉意,但是,先不说这迟来的道歉我是否接受,且说为了真正帮助你提高思想觉悟,完善表达水平,愚兄我还是要将这十年来憋在心里的话,与你痛说一番。

  愚兄当日就纳闷:本来就没有什么劳什子“普世价值”,你凭嘛将你大哥我打翻在地,并至锒铛入狱?不错,老子是骗钱了,害命了,但又没骗你,没害你,你屎蚵螂爬铁道,装的哪门子大铆钉?你来“打假”,很好,请问何为真,何为假?你说标准是科学,很好,请问什么是科学?1+1=2是科学,“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不是科学?你说不是,就不是了?拜托,这是社会科学,你懂么?鸡跟鸭讲,真是没办法!

  兄弟,在社会政治、世道人心方面,咱哥俩一个穿马甲,一个光身子,到底谁更像“神话”人物呢?你说医生就要救死扶伤,生命第一?勿唱高调哉!知道啥叫“新三座大山”不?君不见当今多少“医院大门朝南开,有病没钱别进来”。你说医生不能害命骗钱?呜乎——害命骗钱的我倒是入了监狱了,哀哉——那些害不害命不知道、钱一样不少骗的医生不是还照样“一个感冒二百多”地在那儿滋润地活着么。拜托!老胡所治者,癌症也!风险大,收益也得大才对么。你打我打得倒是坚决,怎么没见你打打这些“五十步”呢?

  不过贤弟,在这一点上愚兄倒是坚决与你站在同一战壕里:西方的什么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等,这些玩意儿“摆着玩可以,尝尝鲜儿,也成。当饭吃,不靠谱了”。这世道强者为王嘛(注:愚兄提醒,这句话咱们知道就行,千万不能大声说)。吾中华文明煌煌五千年矣,咱们跟他们洋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品种,听说他们西洋人,是外星人与大猩猩的杂交产物。哪像咱们,龙的传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看他们的膝盖都不会打弯,居然连下跪都不会。我早就说过孔子的仁者爱人、孟子的人性本善是只适合于咱大汉族的,其它的民族是人么?不大像,从外貌就可以证明。既然不是同类,哪来的普世价值?以夏变夷,可以,谁听说过以夷变夏?不错,咱们中国是被蛮族亡了好几次,不过这些蛮族不是都被咱们同化了么?要说有普世价值,也是在咱们这儿。至于西方的什么什么,我完全赞成你“他们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货色”的观点。其实早两年宣传马克思主义放之四海而皆准,说人类社会发展有规律,我就说“不靠谱”(当然当年也只敢腹诽,不敢宣之于口)。老弟你说得太对了:既然西方那么宣扬四海之内皆兄弟,为什么我老胡——对了,还有你南弟——想移民美国,美国不让我们自由入境?凭我治癌症之神术,到了美国,那名头岂让李大师专美于前?不过,司马老弟你到美国可能惨一点。美国没那么多假让你打,你靠什么糊口呢?你还是呆在中国吧,好歹当年还让我们这些倒霉蛋给你垫脚,让你类似包公的小黑脸曾经风光过一把。

   “万林兄,您生不逢时啊!当年,在终南山,在商丘,不就弄出几条人命么,今天环境宽松多啦。‘万林’,分明‘万里大造林’缩写么,没事儿。”真话十年得,一吟双泪流。小子,是我生不逢时,还是你觉悟得太晚?你今天才知道“没事”啊?你也是本性难移,刚说两句人话,马上你又对俺下刀子: “普世价值传销给社会带来的危害大大甚过图财害命的神功大师。神功大师终不过小妖,普世价值传销是世界性的有组织的政治欺骗”。拜托!人不要在一个地方摔倒两次好不好!你什么什么地照照你自己,谁小妖谁大魔啊?不过,理解万岁吧。一丘之貉,也别计较谁大谁小了。我就纳了闷儿了,咱俩同一个德性,处境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兄弟,要谨慎啊!这才过了几年,你的貉尾巴就露出来了。你说人家是“裸奔”,还劝人家什么“裹住要害”。为兄窃笑:谁在裸呢?本来某人还有一件马甲,这会儿也脱了下来。虽说环境是“宽松”了,但是某人的体形不太好,可能大家不大欣赏。兄弟不要着急,看来你的日子也不大好过,一着急,就露原形了不是?兄弟,千万再忍耐几年,待得愚兄出狱与你作伴,你就不会这么孤单,这么“多言而躁”了。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兄弟撒野,为兄着急。身陷囹圄,徒唤奈何。悽然寄意,好自为之。若是火大,可来探狱。看看老胡,想想自己。十载之后,殊途同归。互相切磋,共同进步。切记:有些事做得说不得,有些事说得做不得!

  

  诗曰: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侵。

  无人信高洁,司马知我心。

  价值岂普世,有人愿裸奔。

  待俺昭雪后,与尔同打拼。

  

  附言:第二篇博文一定要寄我哟!

  愚兄胡万林勿草于高墙内

进入 王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司马南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26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