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景安:深圳向中国、世界示范什么?

——2008年6月7日“深圳新一轮改革目标”研讨会上的发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53 次 更新时间:2008-06-15 09:14:33

进入专题: 深圳   改革开放三十年   改革开放  

徐景安 (进入专栏)  

  

   今天讨论的题目是深圳新一轮改革的目标。深圳出台了《近期改革纲要》,征求大家意见。改革纲要一共写了19条,咱们来讨论哪个改革、哪个不改革以及怎么改,根据是什么?这取决于改革要达到什么目标、要达到什么目的?

   前30年改革目标非常明确,是邓小平定的。改革目标就是经济为中心,发展是硬道理,三个有利于。我们就大胆闯、大胆试,深圳土地制度改革是违宪的,搞股份制改革、股票市场,很多人是反对的,企业产权转让、社会保险制度改革都不是上面要我们做的,但有了小平同志定的总目标,我们就朝前走,尽管有人阻挠,而且是大人物的阻挠,我们也不怕。这就是改革目标、改革方向的伟大威力。改革目标谁定?是伟人定的。经济为中心也只有邓小平敢说。要是我们说经济为中心,人家说你不要政治啊?没有政治方向,你改到哪里去?几句话就把你顶死了。小平同志很有智慧,他说什么是社会主义,我说不清楚,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所以要发展生产力,把经济搞上去。这就是伟人,伟人才敢定方向、定目标。我们都不是伟人,为什么要讨论目标?党中央提了很多好口号,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但下面还是爱怎么干就怎么干。《近期改革纲要》对改革的基本思路和总体目标,列举了很多,都是中央、省、市领导的要求,但中心是什么?纲是什么?目标是什么?这个问题不解决,新一轮改革很难推进。

   改革目标是大人物定的,体制内只能照说,解放不了思想。我现在是体制外了,可以发表一些意见,并请各位来讨论。深圳能够把改革目标定明确了,这就具有伟大意义,具体改革多一条、少一条都好说。

   汪洋书记提出深圳应该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市,这个改革目标是很明确的。那还要讨论什么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市,那就要讨论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中国特色,再讨论示范什么?这恰恰是深圳需要回答的,然而这是现今中国头号理论问题,谁都说不清楚,深圳能回答得了?反过来,谁都清楚了,要深圳示范什么?

   什么是社会主义?

   答案有几个,一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即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坚持无产阶级专政。马克思主义是一个体系,有的适用、有的过时,有的有指导意义,有的已被改掉了,所以该是怎么坚持?党的领导也要坚持,建国60年来都是坚持党的领导,今天怎么坚持?坚持社会主义,是同义反复。还有一个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列宁说,专政是不受法律制约的暴力行动,与法治是完全对立的,不能坚持了。所以,四个坚持里面三个是怎么坚持,一个不能坚持。

   二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第一条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又回去了,什么叫社会主义,要坚持马克思主义。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要坚持社会主义,来回倒没有说清楚。第二条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共同理想,又是同义反复。第三条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岳飞精忠报国,是社会主义吗?美国也爱国,是社会主义吗?第四条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什么是改革创新?改革创新就是社会主义?这同样没有说清楚。

   深圳先把社会主义讨论明白,就是起示范作用,这可是急党所急,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是最伟大的贡献!

   什么是社会主义?之所以说不清楚,是因为老在树叶、树枝上纠缠,而不去抓树干、树根。社会主义是针对资本主义的。什么是资本主义?从根上说,资本才有主义,资本决定分配,照顾资本的利益,所以只有少数人幸福、少数人满意。马克思说,穷的穷、富的富,这不行,得搞社会主义,拉丁文就是SOCIALIS,意思是公共的、大家的、集体的、社会的。主义由社会出,利益由社会分配,要照顾公共利益,解放全人类,就是让所有人幸福、所有人满意。这才是理想社会,叫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能做到让所有人幸福、所有人满意,就实现了社会主义,或者说幸福感、满意度越高的,越接近社会主义。至于采取什么途径、方法、手段,那是枝节问题,是树叶、树枝。请问大家,我这样解释社会主义,有什么不同意见?违反还是符合马克思主义?我看不会有人反驳,如不同意,我们可以讨论。

   按这个标准来衡量,改革开放前,中国人普遍贫穷,连讨饭的自由都没有,还天天斗来斗去,一场文化大革命最终弄得天怒人怨,几乎所有中国人都不满意。所以,尽管也是四个坚持,但不是社会主义。民众的选择,就是偷渡、逃跑,蛇口的海面就是逃生的通道。邓小平说了实话,那时不够格叫社会主义。

   邓小平感悟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一定要把生产搞上去,经济发展了再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今天,邓小平定的改革目标实现了,我国GDP全世界第四位,深圳人均GDP一万美元,民众生活普遍改善,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今天偷渡、逃跑的人大大减少,但是还是有不少人想跑,大多数人还是不满意,所以现在只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姓社姓资争论不休,理论家怎么也说不明白,老百姓却清清楚楚。他们没有话语权,只能用脚投票。拚命逃离的,一定不是社会主义。建一个拚命逃离的“社会主义”有什么意义呢?革命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为的是建一个拚命逃离的社会?民众往那里跑的,一定是好地方,好地方一定是社会主义。移民、偷渡的首选,是欧美发达国家。为什么?这些国家公共福利好,美国财政支出的75%用于公民的福利和社会保障,北欧更是建立了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制度,照顾了大家的公共的利益,这就是社会主义啊!资本主义怎么长出了社会主义?美国是被动式,要拉民众选票,必须给民众好处,而且上去下不来;德国是主动式,实行社会市场经济,吸收、借鉴社会主义;北欧是目标式,实行社会民主主义,以提高全民福利为宗旨。

   所以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不是喊出来的;是不是社会主义,既不是政治家,也不是理论家,而是民众说了算;社会主义是用不着坚持的,也坚持不住,民众自然会选择。

   我国人口多、资源少,公共福利永远达不到美国、北欧的水平,那我们还搞什么社会主义?如果,以物质比、消费比,中国人确实永远过不上美国人的生活,那需要6个地球。但实践表明,一个人的幸福和满意,不仅仅取决于物质和消费,还来自其它的许多方面。我国虽然在物质和消费上赶不上美国,但可以做到:经济殷实、分配公平、物质低耗、环境清洁、政治民主、社会和谐、道德良好、精神愉悦,也就是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一起抓,中国人就会普遍幸福、普遍满意。这就是中国的全面小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美国的生活方式、北欧的福利社会,是全世界做不到的,而中国的全面小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全世界都能实现的。深圳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市,那不仅给中国做了示范,也是给全世界做了示范。这还不伟大吗?还不值得为之而奋斗吗?

   让民众普遍幸福、普遍满意作为社会主义的衡量标准,符不符合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马克思的理想是解放全人类,民众普遍不幸福、普遍不满意,解放做什么?“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尔嗨哟,他是人民大救星”,这是《东方红》歌唱毛泽东的,看,大救星的目的是“为人民谋幸福”。 邓小平说共同富裕才是社会主义,也是要全体民众滿意。代表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人民利益,自然是为了让民众普遍幸福、普遍满意。民众普遍幸福、普遍满意了,也就是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科学发展了。既然党的指导思想就是民众普遍幸福、普遍满意,还用我说什么?我的贡献是,力图找到思想变为行动、口号变为制度的现实途经。过去我们提了很多好口号,但人民是否幸福、满意,有考量的指标吗?有反映的渠道吗?有落实的机制吗?有保障的制度吗?我提出,提高民众的幸福感与满意度应成为深圳新一轮改革的目标,关键点是要让老百姓来评价、民众说了算。

   确定这样的改革目标是需要勇气和胆略的。当年,邓小平就勇于承认简单事实,敢于坚持简单真理。小平说我们和西方的差距不是十年、二十年,是五十年了,这就是小平的伟大,敢于承认事实。小平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以经济为中心,发展生产力再说,这就是敢于坚持简单真理。那今天我们也要承认简单事实,改革很成功,但大多数老百姓不满意。接受简单真理,GDP搞上去了,但未必代表人民利益。承认了这一简单事实、简单真理以后,才会确立新的改革目标。首先,我们要关注、重视、面对老百姓的感受,他们为什么不满意?

   GDP上去了,民众是否公平地分享了发展的成果?

   按政府、资本、民众三大群体分,最满意的是政府,中央政府5万多亿财政收入、深圳600多亿财政收入,大大高于经济增长的幅度。1978年到2003年预算内全国财政支出总额增加22倍,而行政管理费支出却增加88倍多。政府是改革成果的最大享受者,当然是满意的。政府最关注的是不要出事,西藏闹独立、汶川大地震、美国搞反华是最头疼的。资本中国有垄断者、官方支持者是满意的,轻轻松松赚大钱。最担心是自己位子坐不稳、关系户不要出问题。大部分的资本是既满意又不满意,满意的是企业收入随经济增长而增加,而不满意的是竞争不公平、政府办事难、社会治安差。最不满意的是下岗失业的工人、收入增长不快的农民、得不到公平待遇的农民工、不被重视的普通员工和一线员工,还有不能自由发表思想的文人。他们是中国人中的大多数,无代表利益的组织,无反映呼声的渠道。他们的感受不被重视、关注,各级领导也会访贫问苦一下,但没有机制保障、没有制度安排。这种镜头出现多了,已起反效果,普遍认为是作秀。

   按问题归类,是三大矛盾恶化。一是人与自然的关系恶化,环境破坏、资源短缺,深圳的天是越来越蓝了,不是蓝天、白云,而是蓝色的浓雾。二是人与人的关系恶化,贫富拉大,犯罪严重,腐败泛滥,道德下降。三是人与自我的关系恶化,自杀率很高、精神障碍严重。中国每年自杀28。7万人,每2钟自杀9人,其中8人未遂。汶川大地震死了6万人,引起全中国、全世界的震惊。但我国自杀人数达到这个数的近5倍,谁都不知道,谁也不关心。深圳是中国最富裕的城市,每年自杀2000人,谁都不当一回事。中国最大的病是精神严重障碍,超过脑心血管病、肿瘤,有1600万,深圳5年前统计的数字是18万人。

   现代人为什么活得不愉快?挣不到钱的人郁闷,挣了钱身心疲惫郁闷,钱太多了不安全、玩夠了、很空虚也郁闷。各人有各人的困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普遍幸福、普遍满意,不是单单靠发展经济、满足欲望,而更重要的是精神情感的满足。我们都知道汽车要维修、保养,13亿中国人精神情感出了问题到哪儿维修、保养?今天的中国又有谁关心国人的精神情感?我向当时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建议,将降低自杀率、精神障碍率写到十一五规划里,让各级政府关心一下民众的精神健康,可是没有采纳。我只能力所能及去推动试点,浙江金华市成立情感护理中心3年来避免了10多起自杀、杀人事件。人需要关心,也需要引导。现在,既关心不够,又错误引导。政府是发展第一,民众是挣钱第一,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可追求的,能不出问题吗?

   要使民众普遍幸福、普遍满意做不到,提高幸福感和满意度总可以吧?把它作为改革的目标,就能带动经济、社会、政治、文化、思想等各领域的改革。改革的步骤、程序也有了,先发问卷调查,民众对哪儿最不满意,就从哪儿改起。然后制定深圳市的幸福指数,制定部门的满意度指标,进行测评。按照汪洋书记的指出精神,广东省制定了考核干部的指标,分为经济发展、社会发展、人民生活和生态环境四个部分,再由上级领导、人民代表、政协委员和民众代表来考核。汪洋书记的意图很明确,就是要校正政府的行为。其实,GDP是不用考核的,考核收入水平、就业水平,自然就搞发展了。用幸福指数作为指标,更接近民众,接近实际。现在全世界都在研究幸福指数,深圳能制定幸福指数,成为中国的示范市,世界的示范市,这不是很好吗?这也就解决了改革的动力问题。让民众幸福÷猓陀辛巳≈唤叩木薮蠖ΑV劣谠趺慈妹裰谛腋!⒙猓闾嗣裰诘暮羯倮凑易已芯浚馄母锏拇笪恼轮灰屏颂猓褪迫缙浦瘛⒔颖剂鳌⒁恍呵Ю锪恕

进入 徐景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深圳   改革开放三十年   改革开放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19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