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卫星:没有童年的儿童节

——中国儿童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90 次 更新时间:2008-06-13 10:50:18

进入专题: 儿童  

梁卫星  

  

  明天就是六一儿童节了,这几天晚上从学校回家,沿路的超市广场和市政广场上,都有不同幼儿园和小学在举行六一儿童文艺汇演。舞台上,涂脂抹粉不像孩子的孩子卖力而专注;舞台下,孩子们在老师们的监督下不安分地坐着,左顾右盼,闹哄哄的。在孩子们的外围,自然是家长。他们观看着,嬉笑着,炫耀着,攀比着。一路走过去,近十里路,三个超市,一个市政广场,四处均有文艺汇演;孩子们在老师和家长的陪同与监督下,以一种绝对雷同的方式过着他们的节日。热闹是看得见的,快乐与童趣却未必。每年如此,每个学校和幼儿园也是如此。仿佛春节,不管你愿不愿意,总有一台恶俗的晚会在等着你,强行陪你过春节,除了给你庸俗的表演,还顺带着给你教化与感动,还强行索要你的感恩,除非你不打开电视。事实上,六一儿童节的几乎所有文艺汇演,绝对是袖珍版的春节文艺汇演。明天,我也将陪同我的女儿过这样一个晚上,事实上,我已经陪同我的女儿过了至少五个这样的节日了。我已经熟悉了这些孩子们表演的文艺节目,如同我熟悉春节晚会的节目。

  一个大型团体舞蹈或者一个大型团体合唱,那是全校每个班都有学生参加表演的,只要你的孩子愿意,其象征意义多么类同于五十六个民族的舞蹈或者合唱!几个相声段子,几首歌曲独唱,几个独舞或小型群舞,几支乐器独奏,几个小品表演——除了表演者是一群类成人的孩子,你看不出这些节目和春节晚会有什么显著的区别。细心的家长甚至能发现,那些单独表演的孩子大部分都是熟面孔,一如我们在春节晚会的舞台上永远也只能看到那几张厌烦的面孔。而我的女儿总会告诉我,这些有份做主角的孩子,他们的父母绝大多数是长字号或总字号的。至于节目,除了几支适合儿童演唱的歌曲,我实在看不出其他的节目与儿童有什么关系。更绝的是,与春节晚会总是穿插来自全国乃至全球的贺电一样,孩子们的节目中间也会穿插学校对赞助家长和单位的感谢;偶尔,会有财大气粗的家长上台发表讲话,那份志得意满,实不亚于评选上了“感动中国的人物”。

  每年,我的女儿在表演完了她的群舞之后,总会拉着我回家,去年,我奇怪的问她为什么不看下去,她说,有什么看头,年年都是这几个人这几个节目,背都会背了。我又问她为什么每年总是要报名参加一个集体表演,女儿以大人的口吻说,爸爸你真笨,这个节目是最开头的,演出完了就可以回家了,没有节目的同学是不能回家的,只能在下面坐到结束。我恍然大悟,每每在这种时候,内心深处总会涌起深深的悲哀:我们的孩子是没有童年的孩子!

  是的,我们的孩子没有童年!

  童年是属于大自然的,童心童贞童趣童乐从来都深藏于大自然之中,然而,我们现在到哪里去寻找大自然呢?举目四顾,唯有山河破碎。我们的大自然如今已经只是一个巨大的工地了,无处不在圈划开发工业区,无时不在圈划建筑别墅豪宅,无人不在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从93年开始,短短几年时间,在现代化的绝对律令之下,在资本的强劲动力之下,在国家富强的荣耀召唤之下,在贫富鸿沟的痛苦分割之下,草原变成了沙漠,森林变成了荒地,山坡变成了秃岭,河流变成了脏水沟……从此以后,在人烟聚集之地,没有了鸟语花香,没有了绿树成阴,没有了蝶舞蜓飞,没有了蝉鸣虫唱,没有了燕鸽巢屋……多少动植物灰飞烟灭,只有大熊猫独享尊荣。山河一片灰白,生灵相继隐遁,天籁熄灭了,唯人声鼎沸,童年又怎么可能还是童年?

  三十年,几代儿童,无论城市还是农村,被无知无觉的剥夺了追蝶捕蝇的有趣经历,他们无知于“飞鸟相与还”的温馨,他们无明于“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活力。“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的天真华美已成广陵绝响;“蓬头稚子学垂纶,侧坐莓苔草映身。路人借问遥招手,怕得鱼惊不应人”的纯净朴素已是前尘旧梦。“草满池塘水满陂,山衔落日浸寒漪。牧童归去橫牛背,短笛无腔信口吹”是如此浪漫清脱,“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來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是如此明媚盎然,然而,这些早已只是故纸里的传奇,中老年记忆里的隔世嗟叹。当发育童心的土壤盐碱板结,当洗浴童贞的空气浓稠酸腐,当滋养童趣的河流黑臭枯槁,当陶冶童趣的生灵绝灭远隐,我们的孩子便已没有了存在意义上的童年。在生物学意义上的童年里,与他们相伴的只有电视。电视里,自然不只有卡通动画,更多的是成人世界的暴力、滥情、阴谋、恶俗、愚弄……更可怕的是,这电视里的成人世界也是孩子身边的成人世界,所以,往往大多数孩子过完最后一个儿童节,就已经熟谙世故了,再过二年,他们就可能自私偏执,可能老成持重,可能暴虐狡黠,可能沉稳抑郁,唯独没有天真纯朴。

  童年是人的生物学年龄起始阶段,更是人的本质存在的奠基阶段,一个人有无健康明朗的主体人格,关健取决于其童年。正常健康的童年,是童心自由、童贞醇厚、童趣丰富,童乐怡然的童年。这样的童年,孩子们与大自然相依相伴,以大自然为师为友,最为深刻的体味了生命、自由、爱、尊严、温暖、和谐、游戏、交流,此后漫长的岁月里,这些深刻的体味与感受将深深的扎根于人的生命基座,随着人的生命历程的展开,矗立起健全恢弘的主体人格。然而,大自然消失了,童心童贞童趣童乐没有了生存的雨露光照,这美好的童年命运,这命运之上的人格大厦,成为了一声难以言传的悲哀叹息。三十年,在大自然的痛楚呼号中,这无人闻问的儿童劫洗劫了多少天真烂漫的童年,污秽了多少纯正明媚的生命!

  童年也是属于童话与寓言的,童话与寓言是人类最初的阅读,他们来自大自然,却带着人类精神的印鉴,是人化的大自然,也是大自然的人化。伟大的童话与寓言千古流传,哺育着一代代纯正洁白的童年。童话里有大自然的异彩纷呈与奇趣横生,更有人类想象力的自由奔放与创造力的惊彩绝艳。寓言里有大自然的生命情怀与伦理奇迹,更有人类存在的道德关怀与实践追求。童年寓言里更有对孩子兴趣情热的深刻体察与深情俯就。如果说大自然本身给予孩子更多的是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熏陶,那么童话寓言给予孩子更多的则是意味深长的引导与抚摸,平易温馨的尊重信赖。正是这生命中最初的阅读,孩子学会了尊严、勇气、责任、忠诚、诚实、友谊、毅力、恒心、反哺、创造、丰富、多元、宽容、趣味、想象……如果说大自然是孩子生命成长赖以立足的宽厚大地,那么,童话与寓言则是孩子人格建构的雄浑基石。孩子的生命中不能没有伟大的童话与寓言。

  然而,放眼三千年古国文明,及至于今日的所谓大国崛起,我们的民族竟然是一个没有伟大童话与寓言的民族,除了少许关于童趣的诗词零星的躺在故纸堆里作为成人作者淡泊情怀与生命情趣的陪衬,就是一些成人寓言无奈的横在我们民族文化的源头教化着这个民族忍辱偷生的生存智慧。与大自然频于死亡所致的三十年儿童劫难相比,童话与寓言,尤其是童话的缺失,竟然造就的是三千年的儿童劫!看一看三千年的漫长岁月,华夏民族最初的阅读只能让人仰天长叹!

  三千年太远,先民的歌唱缈不可闻,至诸子百家的轴心时代,我们民族的文化源头,没有童话,甚至没有悲剧和喜剧,寓言散落在高深莫测的诸子哲学字里行间,只为阐明成人的生存策略,没有丝毫对儿童的关注。三百首诗歌不是儿童读物,而是教化贵族的工具。在没有童话与寓言的情况下,神话与传说或可勉强充当儿童读物,然而,我们也没有系统的神话传说谱系,屈指可数的几则神话传说冷冷清清的散落在各种诸子学地理学读物里,难以哺育儿童的心志。但就是在那个时代,西方的儿童就已经拥有了伟大的《伊索寓言》,更有林林总总蔚为大观的神话传说,稍大一些还有不朽的悲喜剧。到了后来,我们总算有自己的儿童启蒙读物了,《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幼学琼林》《二十四孝图》,寥寥几部而已,外加一些历史人物忠君报国的故事,一些孝子烈女贞妇感动天地的故事,但他们启蒙儿童以什么呢?忠孝节义而已。没有对儿童心理的深情抚摸,没有对自然的描摩与想象,没有对世界的故事化的认识与猜想,没有对人生正义的生物化构思,无关于爱与尊严,无明于自由与想象,无识于勇气与毅力——从一开始,我们的孩子就是被作为成人来教育的,教育孩子忠君孝父,训诫孩子礼义廉耻……在那个时代,这自然有一定的合理性,然而,过早的让孩子进入君君臣臣的人伦轨道,过早的让孩子进入父父子子的思维框架,是对孩子自由天性的泯灭,也是对孩子创造力与想象力的强行扼杀,没有了蓬勃朝气,没有了飞扬跋扈,我们这个民族的老化乃至老朽自不待言。晚清的国耻族恨,只看这几部所谓儿童读物,就可说是自取其辱。

  进入近代及至今日,我们有真诚的儿童文学作家吗?我们有自己的经典儿童文学作品吗?我们有可以与外国儿童相伴入眠的童话与寓言吗?说来让人羞愧,百年来,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儿童文学作家,只是他们一个比一个世故,一个比一个精明,一个比一个庸俗,这样的人写出的童话与寓言,自然充满了成人世界的腐臭气息。他们矫揉造作,既无想象力亦无天真气,既缺乏对自然的爱与体味,更缺乏对童心的观照与顺从。我们的孩子,有条件的,他的家长只能为他弄来外国儿童读物。

  那些伟大的儿童文学经典,我们一口气可以说出多少?《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一千零一夜》《绿野仙踪》《列那狐的故事》《小王子》《小公主》《王尔德童话》《木偶奇遇记》《小约翰》《彼得潘》《苏菲的世界》《两百年的孩子》《海底二万里》《昆虫记》《窗边的小豆豆》……这个名单我还可以无限度的持续下去,他们来自亚非欧的不同民族,也来自不同的时代,有无与伦比的想象,有丰富多彩的趣味,有上穷碧落下黄泉的追求,有对自然体贴入微的观察,有对生物界的非凡绝伦的生存演绎,有对孩子心理的通脱体察与顺应,这些伟大的儿童文学作家,除了没有世故与庸俗,没有奴性与虚假,没有实际与造作,一切童心应该具备的伟大品质,他们都具备!

  我们不仅没有我们伟大的儿童文学作家与作品,我们甚至也少有我们自己创造的经典儿童影视作品,打开国门,电视普及以来,几代儿童已经成长起来,在他们心目中永远的动画经典,是什么呢?《花仙子》《森林大帝》《铁臂阿童木》《天书奇谈》《聪明的一休》《大闹天宫》《黑猫警长》《鼹鼠的故事》《米老鼠和唐老鸭》《樱桃小丸子》《咪咪流浪记》《狮子王》……除了《黑猫警长》《大闹天宫》为国产动画片,比较受孩子们喜爱,我很难再找出孩子们喜欢的国产动画片了。至于儿童经典电影,更是没有,事实上,我们的电影市场上每年投入市场的儿童题材的电影本就近于无,我们的院线也从来没有儿童电影的档期,而我们不断变动的时代也似乎永远停滞在孙猴子大闹天宫或哪吒闹海的时代,我们的孩子几代人只能看到这几部相同的动画片,而外国的孩子有福了,他们每一代总有属于自己这一代的经典童话与动画卡通。

  当然,我们曾经有过红色儿童经典读物与影视作品。我还依稀记得那些也曾教化了几代人的所谓红色经典,他们是这些人的故事:小英雄雨来,刘胡兰,高玉宝,半夜鸡叫周扒皮,恶霸地主刘文彩,闪闪红星小冬子,小兵张嘎,战斗英雄邱少云、黄继光,助人为乐雷锋,欧阳海,朱伯儒,张海迪……这些名字伴随红旗下的蛋,一代代长大成人,成为充满仇恨的人,成为热衷于斗争的人,成为喜欢告密的人,成为勇于牺牲的人,成为大公无私的人,成为崇拜领袖的人,成为爱国主义者,成为民族主义者……这几代人被这些红色的名字牵引着诅咒着成为了任何人,唯独没有成为他们自己。

  如果说古代儿童读物让孩子们成为只知有君父不知有己的人,那么,我们的现代儿童读物则让孩子们只知有党国和领袖,为了党国领袖,在必要时,纵然亲如父子兄弟母女姐妹也可出卖抛弃。这样变态的丧失人性的读物教化的几代人主宰着我们的时代,主持着我们的变革,他们曾经是红色儿童劫里被劫持的生命,如今,他们以改革的名义洗劫了自然,以开放的名义放纵了肉身,从而又污秽了这三十年来的几代儿童,包括他们自己的血亲后人。这永劫轮回的儿童劫难,在童声喑哑的华夏大地上周而复始的上演着,我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

  我常常想,为什么这世界上总有太多的孩子能够享受大自然的光照、滋润与爱抚,能够拥有层出不穷的经典童话与动画卡通相伴相依,能够支配自己的时间尽情娱乐游戏,能够与大人平等自由的对话沟通?这一切,当然起源于西方迥然不同的对于人的理解与认识,起源于他们对人与权力关系的理解与认识,这太复杂,说来话长,我只能说,因为这样的认识,他们尊重生命,爱护未来。自有这种明确的生命尊重意识与爱护未来的责任意识以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儿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人格底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17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