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晖:美丽的心灵哪里去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19 次 更新时间:2008-04-29 21:57:28

余晖 (进入专栏)  

                      

  记得1980年代初,有一首唱遍大江南北的流行歌曲,歌名是《美丽的心灵》,歌颂的是迎着黎明的曙光,驾驶清洁车辛勤工作的环卫女工。后来有一次到北京站送别亲友,时值临晨,沿长安街返回,正值环卫车辆在宽广清洁的大道上撒水,道路两旁的路灯倒影在水面上,景色甚是怡人。然而,90年代中期的某一天上午8点多钟,在一条繁忙道路边的公交车站等车时,我突然惊讶的发现,身着橙色马甲的环卫女工,居然毫无顾忌的在用扫帚清扫路边垃圾时,将连带起来的扬尘撒向急忙躲避的行人和候车者。那天下午下班回家时,我特意找到在路旁休息的"健康天使"们,询问她们为何不在清晨大家上班前打扫卫生,得到的答案令我意外:"谁愿意遭人白眼,可临晨起床打扫街道,谁来付给我们夜班费呢?"不久我还注意到一则新闻报道:由于在车流繁忙时维护道路清洁,环卫工人经常与步行和车行者发生口角,甚至还有被机动车撞伤撞死的残剧。直到今天,在积极申办奥运会的首都北京的大街小巷里,每天的上班高峰期,还不时能够看到混行于车流人海中的脸部毫无表情的环卫工人们。原来,只有在长安街这样的地方,我们才能寻找到"美丽的心灵"。

  由此促使我思考以下这些问题:政府难道真的支付不起环卫工人足够的夜班费吗?为什么同为纳税人和市民,却不能平等享受同样质量的环卫服务?退而言之,如果政府觉得直接提供公共环卫这一项公共物品不划算,那么可不可以鼓励和授权社会机构来取代它的这一传统公共职能呢?

  从理论上来说,这是可以的。经济学家按照消费财是否可以分割和独享的性质,把消费财区分为私人消费财(可分割购买和独享,如时装)、公共消费财(既无法分割,也不能独享,通常无须立即支付,如国防)和准公共消费财(部分可分割,但不容易独享,如公园)。在市场经济制度下,政府应该通过纳税的方式提供公共消费财和部分准公共消费财。但几乎所有的政府在提供公共财时都会陷入入不敷出的窘境。这一方面是由于政府可能利用税收去提供私人消费财(如补贴竞争性产业里亏损的国有企业)、政府机构的膨胀以及满足少数强权利益集团的个性化需求;另一方面是由于国民在追求公共消费财时普遍存在?quot;搭便车"的心理,即不愿意增加纳税的义务,但却同时要求政府提供以及扩大提供公共财和准公共财。在我国,造成公共财普遍不足的原因,除了税收成本过大,可能更是因为政府的支出结构不合理,以致于在相当程度上,政府的公共支出转化为一种倾向少数利益团体的国民财富的再分配。但即便在这种不良分配格局下,一个稍微明智?quot;怀柔"的政府,在将节省下来的财政收入用于投资最紧要的公共服务设施的同时,也会将许多准公共财甚至公共财的提供,通过签订合同、授予特许经营权和给予补贴等方式,由私人企业去实现。例如在美国,通过行政合同的方式,有339个城市的"垃圾收集"和143个城市的"垃圾处理"是由私人公司来提供的。

  上述劣质环卫服务,就是在政府既无力直接满足日益增长的公共财需求,又没能积极利用私人企业的补充力量的背景下形成的。据了解,公共环卫服务在目前依然由政府环卫部门垄断提供,但具体的环卫工作却有可能是通过非公开竞争的程序,从环卫工人"贵族"手中转包给了非公务员序列的廉价劳工,而在此程序中,夜班费就有可能被截留了。

  但也有令人兴奋的创新故事发生。今年3月31日,《北京青年报》曾以"拾荒者捡成百万富翁,工程师追梦第四产业"为标题,介绍了现任"北京市茂献垃圾回收利用有限责任公司"老板杜茂献和现任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员会环卫设施管理处处长王维平,为振兴北京市"第四产业"(即垃圾的减量化和资源化。著名未来学家托夫勒曾预言垃圾革命是人类继农业革命、工业革命和计算机革命后的第四次浪潮)的动人事迹。在认识王维平之前,杜茂献是一个来京捡了8年垃圾的四川巴中县农民,已经是巴中、仪陇两县在京46,000名拾荒者的"总舵主"。而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公共卫生系的王维平,至少从1986年开始自愿研究垃圾经济学,期间还自费留学日本专攻垃圾对策研究。认识杜茂献后,他帮助杜茂献取得市区内多座垃圾楼的承包经营权,同时由杜茂献处取得体验拾荒者生活的"丐帮"资格,乔装成乞丐跟着捡垃圾、运垃圾、卖垃圾和加工垃圾。在牺牲了9个月内的双休日时间后,他完成了垃圾资源化和减量化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他得出的结论是:"拾荒者从事的废物再利用产业对减轻政府财政负担,减少环境污染,缓解资源短缺,以及创造就业机会(北京的垃圾资源解决了10万人的就业)缩小贫富差距功不可没。"并由此提出政策建议:"在政府的控制下,尽快结束拾荒大军利弊共存的无序状态;同时从政策支持、市场培育和公众理解方面,为他们的工作的可持续性提供保障。"于是,在1999年底,杜茂献和其他一些"舵主"们相继成立了公司,完成了从"游击队"到"正规军"的革命性转变。

  这个让人深深感动的故事,给予所有关心公共政策的人们的启发无疑是深刻的。他提醒王维平任职的政府部门应该尽快完善有关垃圾治理和环境保护的法规和制度,使更多的"杜茂献"们能够平等进入(准)公共财产业,并更加有效的提供这些服务。

  王维平把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政府官员视为“垃圾”,为此,我再次对他表示深深的敬意。

进入 余晖 的专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856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