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时语:奥运会、“藏独”和文化自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02 次 更新时间:2008-04-17 19:41:06

进入专题: 奥运   西藏   文化自信   民族主义  

于时语  

  

  离北京夏季奥运尚有好几个月,欧美各国借“西藏独立”发起的抵制抗议活动,已经成为世界新闻热点,也成为中国的国际公关难题。

  这一发展其实不难逆料。十余年前,笔者就提出“离强合弱”是国际地缘政治中的永恒工具。自从1990年代初苏联解体,紧接着英国《经济学家》周刊慧眼独具预见中国经济起飞以来,美国对华政策明显呈现“离强合弱”趋向,“台独”、“藏独”、“疆独”等分离主义运动同时明显升温,绝非偶然巧合。

  早在北京获得奥运主办权时,有识之士就预见此事难免成为分离主义运动的良机。只是阿扁政权实在不成气候,淡化了台海危机。而凭借回教极端主义的“疆独”,在欧美“反恐”大潮下难展拳脚。中情局长期扶持资助的“藏独”此时发难,再自然不过。

  但是不能不看到,欧美新近的“藏独”风潮是朝野大合唱,再是指责西方传媒“片面不实”的渲染报道甚至煽风点火,也无法忽视“藏独”运动在欧美社会的“群众基础”,通过其“公民社会”机制,而造成很大的声势。

  

  引起中国民族主义反弹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事态引起海内外中国民族主义反弹,已经引起不少欧美上层精英的反思,认识到西方这一“藏独”题目会弄巧成拙。《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的分析评论之外,著名荷兰裔英语作家布鲁玛(Ian Buruma)在英国《卫报》上特地引用蒋介石1946年强调藏族是中国人的讲话,指出无论谁赢得国共内战,中国都必然会收回对藏主权。

  布鲁玛显然不知道,中共进军西藏时的前进基地——青海玉树机场,正是抗战时期蒋介石下令青海回族领袖马步芳修建以震慑“藏独”。拉萨骚乱时回族群众惨遭暴虐,岂徒然哉。

  从布什总统本人的态度,到欧盟委员会贸易委员彼得·曼德尔森15日公开反对借人权问题抵制北京奥运,可以看出欧美上层精英已经在“藏独”课题上出现“不为已甚”的审慎态度。

  但是“藏独”在欧美民间的“群众基础”,看来却不会“善甘罢休”。这里深刻的时代背景,便是经济全球化、现代科技冲击、产业重组以及其他社会演变,正在威胁到欧美大量中下阶层的现有生活方式和水准。

  在美国,次贷危机和房产泡沫的破灭,表明建立在双重赤字和负储蓄率上的高消费社会难以为继,同时美国破天荒地出现新一代人口平均教育程度低于上一代的现象,大量下一代人口面临生活水平低于父母的前景。

  在欧洲,现有高福利制度在经济全球化大势下缺乏竞争能力,而惯于高福利的欧洲公众,又不愿面对要多出力少享受的痛苦经济改革,再加上人口老化,欧洲现有生活水平和方式的可持续性大成问题。

  总之,欧美公众都面临严重的经济自信心危机,从本地“非法移民”,到亚洲的“非我族类”,自然而然成为政治上的替罪羊。在美国,如《纽约时报》新近评论,尽管经济学家指出两极分化与移民、外贸的关系很小,民主党政客还是盯住外贸不放,而共和党基层则始终仇视“非法移民”。在欧洲,意大利右翼领袖贝卢斯科尼拉拢反移民党派新近在大选中获胜,以及近年来西班牙等地焚烧中国商品事件,都是欧洲经济自信心下降却寻找外部替罪羊的明显例证。

  与此同时,西方社会强烈的文化优越感和自信心,却依然强盛,尤其是看到既“不民主”,又“缺乏人权”的中国,经济实力却高速上升,不仅要赶上既“民主”又“尊重人权”的西方,更危及到西方人口的生活方式和水平,简直是当今世界最“没有天理”的现象,再加媒体“引导”,难免义愤填膺。

  

  中国文化自信心不振

  

  中国近年来的发展,却正好相反,在经济自信心上升的同时,文化自信心却始终不振。笔者无意对举办奥运会表示异议,但是以奥运会来“声张国威”,说到底是按照西方的文化架构运作,走的是日本和韩国的老路,以西方文化的认可,来获得自身的虚荣。

  其实西方奥运会的商业化,尤其是允许身为千万富翁的美国职业球员参赛,以及美国新近的奥运金牌服用生长激素的丑闻,早已使奥运会丧失了原有的道德光环。

  根据《纽约时报》,即使在自诩“脱亚入欧”的日本,人口中基督徒的比例还不到百分之一。而中国的基督徒人口却向曾经亡国半个世纪的韩国看齐,这是文化自信心软弱的无情标志。

  以笔者之见,“藏独”势力抵制北京奥运的国际事件,提醒中国在经济发展之外,提高文化自信是当务之急。其他不说,高度的文化自信,正是清代治理西藏的成功经验。

  

  ·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联合早报

    进入专题: 奥运   西藏   文化自信   民族主义  

本文责编:qiuchenx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840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西方大众不满中国的原因何在? zf7875 2008-04-21 02:38:00

  该文以中国人惯常有的心理去揣度西方人,以为自己是什么样,别人也会是什么样。这次事件中与中国作对的主要不是西方政府(他们考虑的是利益),而是西方媒体,而媒体代表的是大众的情绪。这次事件标志着西方大众愈来愈与中国对立,否则媒体不会有这么大的勇气。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西方大众开始厌烦中国。这绝非经济原因可以解释的,只有我们中国人才满脑子是经济观念,被彻底唯物主义化了。而这恰恰是西方大众厌恶的原因。西方人看到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急速现代化,有点像一个暴发户,而相比之下,西藏却处于前现代的田园诗般的宁静、和谐,虽然这可能是一种对西藏的东方主义想象,但是他们在情感上不喜欢中国,而喜欢西藏(尽管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也许是一种偏见,或想象,但是起码部分说明了他们对中国经济突然崛起不悦的原因。当然,我们未必就要看人家的眼色来做事情,但是,中国目前这种畸形的、不健康的发展确实对世界并不一定是福音,而可能是威胁。日本战后的强大并没有引起西方的排斥和警惕,而中国的强大为什么就闹出这么多的事情来,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我认为,今天西方人对中国的不满,是89年牛市事件以后西方人积压的情绪的爆发,他们觉得牛市镇压以后他们(为了经济利益、为了与中国做生意)在道德上容忍、退让得太多了,现在,发现中国强大起来了,与西方人开始势均力敌了,而在政治上仍然是顽固的专制主义,在道德上冥顽不化,他们忍无可忍了。任何人的正常人性都是一半是经济动物,一半是道德天使。西方人不可能仅仅是出于经济上的原因而与中国对立的,道德因素如果被忽视的话,我们就对人性的估计太阴暗、太唯物主义了。个别人可能会是纯粹的经济动物,但是,如果是大众的情绪的话,你是不可能用“有预谋”来作判断的,因为情绪并不是一种理性行为,它不可能是有目的性的。我们的GCD满脑子是“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妄图”、“蓄意”、“别有用心”、“险恶用心”、“不可告人”等等这类斗争思维,它无法进行稍微复杂一点的、有人情味的思维。对西方人不满中国作错误的判断,以及所激起的强烈民族主义反应,只会对抗西方人的情绪,却无法舒缓、消除他们的疑虑和厌恶情绪。这只会导致下一波的对抗,以致可能逐步升级。如果我们把西方人的不满视为偏见、侮辱和挑衅,那么我们就永远不可能去反省自身,甚至可能会更顽强的坚持已有的令人憎恶的政治专制主义,以冥顽不化的方式来与西方对着干。换过来,如果我们以西方人对中国的态度为鉴,反观自身,寻找问题所在,这对我们中国人会是一件大好事。尽管这在尊严上是一个痛苦,以我们中国已经强大起来的局面看,作这种自我反省是极其困难的。我希望事情过后,会有一些人理性的做这种反省工作,特别是共产党内部的开明人物。我们可能只能寄希望于这个党自身了。

该如何建立文化呢?重大课题 不夜 2008-04-19 11:20:22

  让我想起CCTV5主持人张斌的老婆在某会上的“闹事件”说的一句话,大概是这样说的“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文化之前,不会称为一个大国”。小女子一语中地啊!
  反过来想,我们现有的文化确实存在诸多问题,甚至更多的是被西方文化还有韩日文化所侵蚀。

高度的文化自信? doublethink 2008-04-18 13:29:26

  高度的文化自信,正是清代治理西藏的成功经验。
  ------------------------------------------------------
  一望而知屁股坐在哪儿

分析的很好 linanan 2008-04-18 03:23:47

  国家社会的事本就复杂的很,更需多听听各方面的意见,受教了

文化的自信心? macsun 2008-04-17 23:02:33

  文化的自信心?什么文化?官文化、党文化还是吃文化或贪文化?当一个国家的种种“文化”在全世界都被认为是狗屎的时候,这个国家哪来的“自信心”?有听说过哪个有自信心的国家会严控新闻和言论吗?

有理 zqq 2008-04-17 21:59:28

  比自称是共产党员的国际评论员(是否是著名的?)杨恒均先生的几篇大作既理,又实在。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