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毓海:鸦片战争、公行制度与工业革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07 次 更新时间:2008-03-26 23:56:54

进入专题: 鸦片战争   公行制度   工业革命  

韩毓海  

  与“旧大陆”“劳动密集型为基础的持续发展道路”(或曰:“使用现有技术的土地容纳能力相比稠密的人口”)之间发生根本性“断裂”的标志。他在这个意义上指出:与英国通过工业革命找到的康庄大道相反,“旧大陆”(这也就是所谓“亚洲”)、特别是中国等最“‘充分定居’和经济最发达地区,看起来都在向一种共同的‘原始工业’的死胡同发展。”――这意味着“亚洲”代表着一种没有前途的、不足为法的发展道路,即“亚洲”――所谓“旧大陆”,因为其人口密集、充分定居和资源有限,就等于一条拥挤狭窄的“死胡同”。

  实际上,如果从中国经济-人口史的角度,结合黄宗智关于18世纪后期中国社会土地收益的“边际递减”效应的分析,何炳棣关于明清以降,尤其是康乾盛世中国人口迅速膨胀(由5000万增长到2亿)的结论,我们会进一步加强对于Pomeranz论断的认同:看起来中国的确是走进了“死胡同”。――更何况,与英国和西方世界自鸦片战争以来近2个世纪统治世界的霸权这件令当代人印象深刻的事实相比,即使当代中国以如此面积狭小的耕地,充分解决了世界近1/3人口的吃饭、定居问题,的确也总是是显得微不足道,看起来至今不过依然还是在“死胡同”里摸索而已。

  但是,回首并不遥远的历史,我们惊讶地发现,当年英国工业革命的先驱者们(特别是东印度公司的贸易商们),却非但没有今天Pomeranz这样的先见之明,而且他们最为经常、痛切地认识到的,恐怕竟是恰恰相反的事实:正是工业革命使得他们的生意进入了“死胡同”,比如说:曼彻斯特的呢绒,甚至不能换来可以降低食欲,以应对食物困境的茶叶!

  一个有趣的例子告诉我们:迟至18世纪的最后一年的1699年,也就是Pomeranz所谓英国通过工业革命,摆脱土地和人口制约、完成“现代经济创生”的标志时代,属于“新英国公司”的MACCLESFILED号装载了26611磅现银和5475磅的货物(主要是呢绒)到广州贸易,但是,其中1/4的货物没有卖出去。而这在当时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因为一般的情况往往是“什么也没卖出去”。――这件事不过是不胜枚举的例子中最普遍的一个。而根据美国1917年发表的统计材料,“据1820年估计,广州销售英国产品的净亏损额在前23年中共达1,688,103磅。而且,英国货也是中国商人亏损的一个根源,他们只是因为公司坚持作为购买茶叶的条件才肯接受这些货物。中国行商所以和美国人那样友好,主要就是西班牙、墨西哥和南美洲的银圆在他们的进口货中占极大的比重(Michael Greenberg,1951)。”

  而这后一个时期的、来自美国人的材料,明确地透露出如下丰富的信息:一,造成了英国商人长期的、高额的贸易净亏损的,正是英国工业革命的产品。二,而这种净亏损,恰恰是由市场决定的,而与任何贸易垄断没有关系,更与所谓公行的垄断没有任何关系,事实上恰恰相反,正因为英国商品在市场上根本就无人问津,英商从而不得不将“麻烦”转嫁到其中国贸易伙伴(行商)头上,即把其代销英国产品,当作向后者购买茶叶的前提和条件。而这种一开始就附加了如此苛刻条件的贸易,才使得行商背上了沉重的负担,它也是广州行商经常发生亏损的根源。这也就是说:中国商人将英国货(而不仅仅是英商)视为“麻烦”的根源,其实完全是对于市场“信号”的正确反映,而不是由于中国商人的保守、自大或者垄断。三,美国人以后来者的姿态,幸灾乐祸地注视着英国呢绒在国际贸易市场上不收欢迎的悲剧处境,这还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手里掌握着更多的在对华贸易上战胜英国人的法宝――美洲的银圆,而且也反映了对于工业革命成就的一种一般性的评价:如果英国工业革命的成就反映在贸易和生意上竟然就是如此的不堪,那么大概没有人不会怀疑这场“革命”的前途、命运究竟会是如何了(这对于美国随后走上一条与英国完全不同的,不完全依赖自由贸易和工业产品的发展道路具有重要意义)。

  当然,至于工业革命是不是使得英国走进了“死胡同”,除了当时的各种行诸贸易记录、商人日记的材料外,我们还必须调查更为广泛的材料,而不仅仅是听从当时贵族、企业家和亚当 斯密的门徒们的宣传。也就是说,在这个问题上,即使不必听信马克思的一面之词,恐怕也得多少照顾到另外一些历史学家对当时“一般英国民众”的具体感受的描写――而这一感受,用费正清的话来说大概就是:“被两手空空驱赶到工厂去的英国民众的生活,比叛乱(太平天国运动)前一般中国民众的生活,实际上要糟”(John K Fairbank,1978)。

  毫无疑问,斯图加特王朝时代的英国面临着人口压力增加,土地收益减少,资源环境恶化,以及煤炭储量丰富等现实条件(也正如Pomeranz所指出的,这些条件都与中国相似),也正是多种条件加在一起,才促成了英国的工业革命。但是,在这些条件之外,我们当然还要是要加上斯图加特王朝和各路诸侯贵族的横征暴敛,这乃是造成了英国农业的瓦解的重要原因;当然,用Pomeranz的话来说就是:“没有农业产出不足的不断恶化,这些‘剩余劳动力’中的很多人,事实上不能转移到工厂去。”(但问题仅仅是:这种 “农业产出不足的不断恶化”,在多大程度上是自然条件的结果,又在多大程度上是刻意的政治安排?)还有――贵族围猎的“奢侈”传统,在多大程度上造成了大量的耕地被以这种方式“节约”下来,这同样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

  换句话说,如果这种“大分流”,不仅仅是“工业的持续发展”突破了“生态制约”的革命,而在某种程度上,它还是一种格外专制的霸权政治所造成的“刻意结果”的话,那么,我的问题就是:如果以自然生态的制约为名义,忽视一种保护少数人的利益最大化,却不惜将千百万人投入苦海的政治的作用,而一般地认为举恰恰却“被历史证明”是开辟了人类历史的康庄大道,――那么,在这样的逻辑之中,人类的政治史是不是就太黑暗了一点呢?

  因为,说到发展的道路,并不意味着将一切都交给自然和生态去选择即可(这其实如同将一切交给市场“看不见的手”没有什么不同),因为17、18世纪的政治并非完全无所作为,或者只有斯图加特王朝那一条康庄大道可走。实际上,面对可能是更为严酷的人口和土地问题,清朝的选择的确就与英国非常不同,而且这里的区别,恰恰不能说明英国政治在应对资源制约方面是唯一是积极的,而清则是消极的,相反,有充分地材料证明:从康熙、雍正延续到乾隆约200年的清的政治改革,含有比英国更多的积极应对这种困境的政治用意。

  当然,这种比较的目的(它旨在批驳那种清王朝一向保守僵化、拒绝改革的历史宣传),也绝非美化清王朝的统治为“善治”,它只是为了强调:大清实际上是中国历史上最为锐意改革的朝代之一,当我们评价这些改革的时候,绝对不能简单地断言:起码在应对资源限制方面,英国与中国究竟是哪一个走上了唯一的康庄大道,而其余的,则必然地走进“死胡同”。

  “康乾盛世”,创造了超越中国历史上任何朝代经济繁荣的物质奇迹,从而将中国打造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经济。而且这一奇迹,并不是出现在中国生态条件比较宽松的其他朝代,而恰恰是出现在人口剧烈膨胀的时代。而清代进行的,从1700年早期持续到1800年的不懈改革措施充分表明:在解决人地矛盾的紧张、“收益递减” 方面,为政治改革所留下的空间,实际上是很大的。(实际上,没有充分的数据证明这种“收益递减”是必然的,特别是,随着所谓“原始工业”的发展,将当时农村人口广泛的多种经营和市场分工造成的收益算进来的时候,收入经常是增加的。)――而这也就是在市场(斯密)和生态(马尔萨斯)之外,我们必须考虑政治的因素的原因。

  我们在这里无法展开一直对于延续到清代中期的政治改革的描述,但康乾盛世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清朝统治者实行了与历代王朝完全不同的政治经济政策造成的,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而且还必须注意到,面对剧烈增长的人口压力,清朝统治者所采取的改革措施,是将包括顾炎武、黄宗羲、戴震等代表反叛思想在内的华夏政治革命传统――特别是在土地制度、乡约制度方面的革命内容,成功地加以转化利用的结果,因此这些政治举措,就包含了更为强烈的社会共识,乃至下层的诉求。例如:康熙8年(1669年)下令停止圈地,并要求当年所圈旗地全部归还汉民(贵族皇庄“圈地”,曾经是明代极其严重的问题)。康熙、乾隆时代,朝廷下令严禁满汉地主“增租夺佃”,以至到乾隆时代,有些长工和雇主“共坐共食”、“平等相称”、“无主仆之分”,并“不利文契”(这也曾经是市场和货币经济最发达的宋代始终没有解决的问题)。康熙51年,更宣布以50年(1711年)全国丁银额为准,“盛世滋丁,永不加税。”并最终达到了乡村的基本自治,而这些因素都促成了所谓“康乾盛世”。

  而且,在这些措施中,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康熙时代同时规定海关税“正额”仅为银4万3千两,而直到鸦片战争时并无改变。表11列出了自1764-1833(东印度公司垄断权被废除前)70年,广州粤海关仅对于欧美的贸易值统计,它起码能使人一目了然地认识到:一,所谓清王朝的“闭关自守”、“拒绝贸易”这种流行说法,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是真实可靠的;二,它还可以通过与海关税的对比显示出:中英双方同期的海关税收之差距是怎样的天文数字,向我们昭示着真正给贸易和商人加上沉重负担的,究竟是中国当局还是英国当局。

  而且我们当然还可以从中看到(尽管是抽象的),18世纪-19世纪的亚洲贸易市场是个怎样人头攒动、川流不息、热闹非凡的商业大道,可惜的只是:英国长期却找不到进入这条热闹大道的门径。于是,并非这条大街是“死胡同”,而是寻找这条大街的艰苦过程,反复给英国人留下了陷入迷津和“死胡同”的深刻印象。而这主要却是因为他们缺乏进入这个市场的有效商品所致。

  我们暂且将英国工业革命究竟是应对自然生态、市场困境的结果,还是与某种专制政治暴力有更深切的联系――将这个问题放在一边,还是先来看一下被这一结果逼进“死胡同”的英国商人,究竟是如何从那里突围出来的吧!――因为,工业革命及其伟大成果(英国商品),真如果得象人们所宣扬的那样,具有改变世界的伟力,那么19世纪后期的英国商人们,也就不至于为了“呢绒”而苦恼,满世界去寻找救星,以至于让美国人看他们的笑话了。而感谢上帝,他们找到了救星,救星竟然就在那个被称为“世界体系”的东西里面,――而这就是为什么说:在漫长的17、18乃至19世纪,英国工业革命对世界经济贡献其实很少,而世界经济贸易体系却对英国贡献最多。

  当然,英国从世界体系找到的,首先就是白银,或者西班牙银圆。西班牙在美洲开采的银矿的85%流进了中国,在换回茶叶和生丝等对英国经济举足轻重的商品之外,还导致了中国黄金的外流,因为在中国白银而不是黄金扮演着通货的角色,黄金/白银在中国的比价为1:8,而在英国则是1;16,这从而为后来的英国主导的金本位制埋下伏笔――这些自然都不必多说。但是,正如Pomeranz所正确地强调指出的:白银的开采,却与任何技术和生产力的革命都没有关系,因为这完全是欧洲“高压统治”政策的产物。“由于欧洲获得并经营银矿,也提醒我们想到高压统治在促进欧洲经济优势中的巨大意义。”的确,我们不应该忘记,所谓这种“资本主义海外高压统治和工业化之间看起来更强的联系”,因为它进一步说明,英国的霸权政治,并不仅仅是由其技术、生产力和财富所决定的,而是在漫长的欧洲战争和殖民战争中日益强化的――而这种根深蒂固的武力崇拜,也深刻地体现在启蒙运动以来,欧洲关于民族国家、市场竞争和国际法的构想之中。或许事实竟是如此:不是工业革命导致了霸权政治,而是如果没有这种霸权政治传统,工业革命其实就是不可想象的。

  这就是为什么,总是能将英国拖入困境的不是别的,而总是一个与之类似的霸权。1779年,由于西班牙参加美国独立战争,英国的对华贸易从而彻底陷入困境。由于西班牙的市场被封闭了,所以自1779年至1785年,没有一块银圆从英国运到中国。随后新的美国政府强制实行纸币制度,更给英国造成了沉重的打击,甚至直接导致罗氏银行破产。而恢复装运现银之后,受银供应不稳定的影响,英国的贸易逆差进一步变得惊人,――而当英国再次发现它还是没有从“死胡同”里突围出来的时候,它想出来对付这个根本难题的办法也不是别的(实际上它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鸦片战争   公行制度   工业革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814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