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政治好了,其他问题都不是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72 次 更新时间:2008-03-11 17:26:48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   政治  

茅于轼  

  

  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在财富、自由、对内和对外开放三个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这和政治方面摆脱了毛泽东时代的不自由大为相关。今天中国所谓的问题,从道德滑坡到发展道路其实都与政治相关,其求解在于能否还权于民,用法制保护每个中国人平等自由的权利。

  

  一、改革开放成就得益于政治的大变化

  

  改革开放30年,我们的成就主要表现在经济方面。当然,政治方面也有很大的变化,否则这个经济成就也不可能实现。有人曾问我改革开放的最大成就是什么?我说,主要是三个:

  第一,财富的巨大增加,这个大家都知道。

  第二,个人自由大大地扩展了。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改革开放以前中国人是多么地没自由:穿衣服没有自由,找工作没有自由,想挣钱没有自由,想旅行没有自由,想思考没有自由。新中国初期有一句话叫:“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也有称“国民党把人变成鬼,解放军把鬼变做人”。但在改革开放以前,这个“人”是没有什么自由的。现在呢?你找工作有自由了,可以当干部,考公务员,可以下海,自己摆个摊儿,干什么都行。到外企也行,出国也行,旅行也有自由。现在谁都可以出国,而在改革开放以前出国必须审批,批来批去要一年的时间。改革开放以前,买东西也没自由,这要票那要票的,许多东西干脆没有。现在,只要有钱,差不多什么都可以买了,除了土地以外。所以,中国人的自由大大地扩大了,这个是特别重要的。

  第三,对内对外的开放,特别是对外开放,我们加入了WTO,加入了好多的国际组织,并且在国际组织里起的作用也越来越大。对内,我们也越来越多地跟国际接轨。比如,从1840年中国人追求现代化以来,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要不要学习西方,现在大体上解决了,我们承认要学西方。我们的法律很多都是从西方照搬过来的,包括很多重要的观念,什么人民代表大会呀、法院呀、律师呀,什么证监会、银监会呀,什么宪法呀,都是从西方进口的东西。但是对于我所说的“大体上解决”,也就是没有完全、彻底地解决,还是会有人打问号的。我想指出的是,像要不要自由平等这个问题,执政党到现在都还没有松口。在中国,自由多多少少还是跟资产阶级联系在一起的。尽管我们已经开始说宪法、说法制、说人权,但说得并不痛快,说得别别扭扭。正是在这个层面上,我强调我们在学习西方上还是有点问题的。当然,今天毕竟已经跟毛泽东时代完全不一样了。

  

  二、不好解决的问题:政权还归于民

  

  那为什么中国现在还有问题呢?在一党制之下,经济可以取得成就,但存在一个突出的矛盾,就是政权是为了极少数人的,当这个少数人的利益跟广大老百姓的利益不冲突的时候,那可以相安无事,但一旦发生了冲突,老百姓的利益就没有了,只有执政者的利益。我可以举很多的例子:首先一个例子就是所有的高级干部几乎全都是党员,但这个在宪法里头并没有类似规定,为什么中国只有少数党员才能治理,为什么党外人士不能当干部?再比如反贪污,反贪污你要是反到他们头上那你就倒霉了。有些人不明白,天真得很,我帮共产党反贪污,这不好吗?但一旦你做了,那你可傻透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上海一个叫郑恩宠的律师,他就是揭发检举周正毅的,周正毅被判了16年,他也被判了好几年,给他定的是泄露国家机密罪。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你不能够碰它的利益。你要反贪污,它自己也想反,你要反了陈良宇,它自己也挺高兴的,但你反了一个它不想反的人,那麻烦就来了。这样的例子一多,至少说明这个政权还没有完全还归于民:它可以允许你发财、创造财富,这是很自由的,但是有一个限度,你不能跟它的利益有冲突。所以,要说中国跟发达国家的区别在哪儿?区别就在这里!不过对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它不是很简单的,不好解决,而且它不完全是共产党的问题,实际上跟中国的文化传统、历史都有深切的关系。因此,不能说共产党一还权于民,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中国就民主化了。在中国,上下关系深受传统的皇帝和臣民关系的影响,要改变它,绝非短时之功,好几代人都在努力。现在,这种改变加快了、加大了,每天都在进行,各种维权的行动、互联网上的意见、新闻的报道,都是一个教育老百姓、教育政府的过程,在多元博弈中大家开始明白什么是民主、什么是法制。

  法治就两个字,但真正做是很复杂的事儿。全世界能够走上法治的国家少之又少,像印度是个民主国家,但是我不认为它是个法治国家,它打个官司要十几年,那就等于没有法制,这个官司有什么用处?迟到的正义就不是正义。所以,印度这样的民主还不如没有。我们没有民主,但是我们比印度搞得要好,经济搞得好那关系就太大了。印度还有人挨饿,马路上有要饭的。中国也有乞丐,但他不要饭,要钱。北京的乞丐你给他个馒头他才不要呢,印度的乞丐他就是要饭、要吃的。你知道什么叫要饭吗?就是肚子饿。新德里就有饥饿的问题,但中国没有饥饿的问题,这当然大不一样。印度我去过两次,我觉得印度比中国差得太远了:它有民主,但它这个民主发挥的是民主的坏处,没有发挥什么好处,它没有解决民族、宗教这种纠纷。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印度没有这种方式,它只有表面的选举。结果,原先打的今天还在打。你看印度的暗杀,从甘地开始,甘地、尼赫鲁的女儿,一个接一个地被暗杀。我们民国初年也有暗杀,以后就没有了。文革整死那么多人,也没有暗杀过。现在,执政党内无论怎么分歧怎么矛盾,但不搞暗杀。因为一旦搞暗杀就不得了,我相信他们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这个世界不能破坏。斗归斗,下台就平平安安下台,赵紫阳下台也还活到了90来岁,这些都是进步。从中印差异来看,我想强调的是:经济的进步是最重要的,有了经济的进步,它就会推动老百姓想民主、法制这些问题,否则,肚子没吃饱,你想什么呀?首先想肚子。

  

  三、道德滑坡跟政治有关

  

  至于如何重构中国社会核心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应该是全世界都接受的一个普世价值观,这中间可能有一点儿中国的特色,但它的基础是普世价值观。什么是普世价值观?平等自由是最基础的,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对此,中国上下的认识并不一致,尤其是上层还没有完全想通。有人说今天的中国道德滑坡,我想如果真的是道德滑坡,那跟政治是有关系的。因为我们的政治是个“假话政治”,它老是讲假话,你道德怎么好得起来?温家宝叫大家说真话,说真话当然重要。那好,上头先说真话给大家作个表率,但是,对于中国的很多事情至少上头是不敢公开说真话的,因为,没有一个说真话的环境,更准确地说是没有一个鼓励说真话的环境。在这种情况下,你却叫人说真话,谁敢说真话?像我们这些傻瓜蛋才说真话,我们说真话基本上就是和习惯一样,说真话就是习惯嘛。所以,道德的缺失、没有信用、骗人,这些都跟现实政治密切相关。当然,我们也看到,执政党它也很难,因为它舍不得跟过去一刀两断。

  比如说,20世纪60年代出现的浮夸风。那时,如果你不浮夸,你就得挨整,那是很危险的,因此大家都得浮夸,一直到这个问题严重得根本下不了台,就是付出了饿死3000多万人的巨大代价才得到纠正。如果能说真话,会死这么多人吗?浮夸、说假话,教训惨重:抗战八年才死了2900万人。

  所以,道德滑坡,跟政治有关系,政治好不了,道德也上不去。如果外国一个总统他说假话,是要下台的。大家眼睛都盯着总统,你代表一个国家的形象,你怎么能说假话呢?

  

  四、发展模式说到底还是跟政治有关

  

  政治好了,其他问题都不是问题。环境也不是问题,为什么呢?我们的经济增长达百分之十几呀,你拿出几个百分点环境就治好了,正因为我们现在的经济力量加强了,我们就有这个能力来治理环境了。先发展后治理这条路是很对的,我们就是走的这条路。你先发展起来了,现在有人力、有技术,就缺个决心,你下个决心就把它治理了。从客观上讲,完全具备这个条件,你穷的时候想干什么都不行,没钱,也没有人,也没有技术。你看看北朝鲜那个样子,它干什么都不行。现在中国可以说干什么都行,有钱了你干啥干不了?有污染的厂说关掉一些就能关掉一些,因为也就损失经济增长的几个百分点嘛。现在,我们全国治理环境的费用是五个百分点,我们的经济却增长了十几个百分点呀,我再拿两三个百分点,那一点儿不难呀。正是在这个前提下,我觉得经济问题不是大问题,能源问题也不是问题,环境问题虽然是个问题,但不是出在客观上,因为它既有办法可以解决,也有解决问题的能力,问题出在你不下这个决心。

  所以,对于有人所说的我们的发展模式有问题,我的看法是:如果我们的发展模式有问题,说到底还是跟政治有关系,为什么?比如,现在我们的税收增加得太厉害了——2007年,我们的税收增加了30%,GDP只增加了11%,物价涨疯了——但是政府的开销没有限制,老百姓没有权力监督它,拿老百姓的钱买汽车、盖豪华楼、出国旅游,等等。而且我们的政府收税还不让普通纳税人知道:其实你一打电话就收了税;你在超市买东西发票一打出来就收了税;你付水费、电费这些都是有税的;连你坐出租车都有税。而在外国,政府都告诉纳税人:价格多少钱,税多少钱,是分开的。

  当然,如果仅仅看经济发展模式,中国正在慢慢地改变:过去主要靠廉价劳动力,现在慢慢地变成靠技术、靠分工,这样劳动力的价格很快就上升了。最近这十年,中国的技术进步得非常快。举一个例子,中国现在客运航空的安全居全世界第一,这说明技术非常好,因为这个安全它是一个综合指标——硬件、软件、人员、素质、纪律——哪一方面出问题安全就表现出来了。这说明,我们要想干就能干好。我们的煤矿它老死人,就是没人管,而我们的飞机就有人管。可以说,现在中国到了一个靠技术挣钱的阶段了,我们正在越来越多地生产出很多很复杂的产品,因为有一个和平的开放的环境,老百姓都会自己去钻研,自己就上去了,而用不着什么号召的。总之,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正逐渐地转向从技术和社会分工来挣钱的模式,原先的低成本劳动发展模式正慢慢地让位给印度、孟加拉国,还有越南这些国家,因为它们的生产成本比我们要低。

  如果发展模式不仅仅指经济发展模式,而是指国家发展道路,那么,政治的改变,既是前提,也是根本。

  

  五、和谐就是法制

  

  对于创建和谐社会,我完全认同。现在我们社会有什么地方不和谐?如果说有什么不和谐,那就是有人侵犯你的自由。正是在这个层面,我认为:和谐的问题在于利益的划分。至于有人把和谐说成是要取得全球化与民族化、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平衡什么的,那都是骗人的东西。真正的问题是每个人的利益要得到保护,做到这一点,中国就和谐了。设想,即使你有了全球化,你有了传统,你有了发展,如果你的利益得不到保护,当别人侵犯你时你却不能告状,你到法院去人家拒绝受理,这怎么和谐得起来?那种情况下,就只有上访了,只有去游行,这样一来,也就没有什么社会和谐的可能了。因为,有些人不遵守法律,这个社会就不可能和谐。因此,和谐的问题其实可以说是法制的问题,和谐就是法制。利益怎么划分,是法制来划分的。

  

  原载于《绿叶》2008年第2期,天益网受权发布。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   政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94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监督的根本在于选举 春天的兔子 2013-05-30 15:49:35

  十多年前,有一天上午到某村搞调研,正和村支书在办公室谈话的时候,一位挽着裤腿,脚穿黄球鞋的农民战战兢兢地走了进来。书记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老张啥事啊?”老张道:“这不刚给孩子交了学费,浇麦子的电费临时凑不起来了,你看……”不等老张说完,书记就立马道:“这两个钱都拿不出来,还浇啥地啊?”老张感到自讨没趣刚出门的时候,正碰上迎面而来的村主任。村主任把他拉到一边,嘀咕了一会,然后老张笑着走了。从村主任说话的口型和俩人的表情来判断,村主任大概说的是:“浇地不能耽误,电费我先给出上,啥时候有了再给我!”这件事过去好多年了,但深深地印到了我的脑海里。假如这位老张是党员的话,村支书或许不会采取那样的态度;村主任之所以替他着想,就是因为村主任的选票里面有人家老张家的票数,或者下次选举的时候期望得到人家的票数。
  其实,这反映了政治学上一条最基本的原理:权力服从于来源。换句话说,权力是谁给的,就听谁的,就对谁负责。真理就是如此简单!
  回想改革开放以来,围绕公共权力的监督问题,高端决策可谓煞费苦心。但有目共睹的是:随着监督投入越来越多,力度越来越大,腐败却日趋严重。甚至可以说是“摁下葫芦起来瓢”。原因很简单,所有的措施都是隔靴搔痒,治标不治本。现在兴起了一个新的名词,叫顶层设计。顶层设计的大概意思就是从宏观上进行系统设计。改革不能再摸着石头过河,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了。过去有时也大喊大叫要标本兼治,但就是看不到真正的本在哪里。
  监督的根本在于选举。只有实行真正的一人一票的选举,才能产生有效的监督!选举,是民主的源头,选举权,则是公民政治权利的基石,堪称一切民主权利的“母权”。邓小平曾经说道:“不管党也好,政也好,根本的问题是选举。”(《邓小平文选》第1卷第321页)
  针对民主依赖较高文化素质的论调,中国共产党早在70多年前就回答了这个问题:“关于人口素质不够的问题,共产党说过,不应因人民素质不高而拒绝民主,应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 解放区的直选,是用各种豆子代表候选人,在候选人背后的碗里面投豆子的,所有一切都公开在露天举行.现在的素质,比那时候好很多吧.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
  有些领导经常理直气壮地说权力是人民给的,说这种话也不脸红,真是匪夷所思。那位质问记者是替党说话还是替群众说话的官员,可谓一语道破天机。到目前为止,除农村两委选举以外,乡镇以上层次的所谓选举,只是名义上的,事实上是任命制。这一点几乎没有人表示怀疑。任命制必然形成领导干部对上而不对下负责;权力监督上,导致上级能监督而不知情,下级知情而监督不了,同级监督形同虚设,网络反腐唱主角的尴尬局面。邓小平曾经预言:“大陆在下个世纪,经过半个世纪以后可以实行普选。”(《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20页)要正确处理选举权和监督权的关系,只有名副其实的选举权,才能产生行之有效的监督权。
  现在已经进入了倒计时,逐步到了必须准备真正解决选举权问题的时候了。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4b429e0101le2b.html

印度 旺财 2011-04-10 10:27:24

  自由是根本,,,主要问题政治,但印度的分析有待商榷

茅老 说得很好 cixing 2008-12-25 17:29:54

  政治其实与每个人都相关的,并且严重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影响着社会

哈哈 zswml2000 2008-03-21 19:09:33

  在中国,政治是一块禁地!看来台湾现在保持独立是必须的,不然中华民族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好呀. 公益活动 2008-03-20 18:35:44

  茅老此文,说到实处.无自由,法制又何用?中国政治,党国太自由了,百姓少自由.
  对于百姓而言,要破除"偶象"及"偶象"崇拜.
  茅以升,茅老堂叔?可惜虽留学英美,但大都崇尚"拉斯基".
  文章写得好,评论也好.

旁系后代 izhangle 2008-03-20 14:55:59

  旁系后代,嘎嘎。

到底是老奸巨滑! 不周山茶馆 2008-03-18 16:53:10

  “文革整死那么多人,也没有暗杀过。现在,执政党内无论怎么分歧怎么矛盾,但不搞暗杀。”
  茅先生是深入统治三昧啊!文革想弄死谁就弄死谁,光明正大,天经地仪,用得着暗杀么?党内所谓分歧也同路人的分歧,说到底是一伙的,是有共同利益的,分歧一段时间还是能再合作的,现在毛泽东的后人不是和刘少奇的后人握手言欢了么?他们何必彼此暗杀?你先生不也说了么,反了他们不想反的人,律师也被判刑。可以对一个无罪的人理直气壮的判刑,还用得着暗杀么?既然可以判刑,当然也就包括判死刑,都可以毫无障碍地把任何看不顺眼的人光明正大的判死刑,谁抽风了还搞暗杀呢?是你,你会这么蠢么?!

支持 老闲人 2008-03-18 15:42:14

  支持讲真话的人。

茅老说的好 dynamic 2008-03-18 13:06:24

  茅老说的好

人贵自由--限制政府的自由! 老看客 2008-03-13 10:22:01

  茅老此文,说到实处.无自由,法制又何用?中国政治,党国太自由了,百姓少自由.
  对于百姓而言,要破除"偶象"及"偶象"崇拜.
  茅以升,茅老堂叔?可惜虽留学英美,但大都崇尚"拉斯基".

很客观的文章 woundwing 2008-03-13 07:59:18

  “这个政权还没有完全还归于民:它可以允许你发财、创造财富,这是很自由的,但是有一个限度,你不能跟它的利益有冲突。所以,要说中国跟发达国家的区别在哪儿?区别就在这里!不过对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它不是很简单的,不好解决,而且它不完全是共产党的问题,实际上跟中国的文化传统、历史都有深切的关系。”
  
  说的很客观,只骂几个人、一个党派是没用的,我们必须从根源、从文化传统、从每一个人的习惯上进行反思。
  
  茅先生不愧为专业人士,看问题冷静客观到位。管理国家需要这样的人,太重的文人气往往害人害己。

活了三十年,听到了一句真话 py54 2008-03-12 19:31:33

  "中国的很多事情至少上头是不敢公开说真话的,因为,没有一个说真话的环境,更准确地说是没有一个鼓励说真话的环境。在这种情况下,你却叫人说真话,谁敢说真话?像我们这些傻瓜蛋才说真话,我们说真话基本上就是和习惯一样,说真话就是习惯嘛。所以,道德的缺失、没有信用、骗人,这些都跟现实政治密切相关。"
  好一句真话,太难得了!!

说得好啊 揭丑 2008-03-12 10:43:04

  "改革开放成就得益于政治的大变化",这是相对于之前的状况来说的,但还远远不够;"不好解决的问题:政权还归于民",就是民主的问题,真的不好解决吗?这是对共产党而言的,对老百姓可不是这样;"道德滑坡跟政治有关".说得太好了,正是这么一回事,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了这一点.这个政治,不仅仅指的是当下的政治,还包括在之前几十年中,那坏透了的政治,把中国人的道德与传统价值全部都毁灭了.
  茅先生是茅以升的后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