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维斌:韩国新村运动的启示及其限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00 次 更新时间:2008-02-28 23:16:02

进入专题: 韩国   新村运动  

龚维斌 (进入专栏)  

  

  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是一项伟大的历史工程,既要总结和借鉴以往的经验和教训,也要借鉴国外农业和农村发展的经验教训。韩国20世纪70年代开展的新村运动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一、新村运动的开展

  

  韩国从1962年开始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由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战略取得成功,韩国经济有了起色。到1971年,韩国人均GDP达到286美元,而到1980年,人均GDP增加到1598美元。但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快速推进,城乡差距开始出现并逐步扩大,大量轻壮年劳动力流向城市,农村落后的面貌没有得到相应改变。在1970年时,韩国农村还是以传统的生活方式为主,250万农民中大约有80%住的是茅草房,只有20%的农户能通电,连接乡村的道路大多没有建好,5万个自然村中只有60%能通汽车。“住茅草屋,点煤油灯”是当时韩国农村贫穷生活状态的写照。60年代末,农村与城市发展差距迅速扩大,农民开始心理失衡。作为农民之子的朴正熙总统,充分理解农民要求改变现状的迫切愿望,于1970年正式提出实施新村运动。

  新村运动旨在通过参加建设村庄项目,开发农民的生活伦理精神,从而加速农村现代化的发展。新村运动实施了许多项目,几乎涉及到制约农村现代化的方方面面:村庄道路的改善,河岸的改善,桥梁的修建,农民住房的翻新,自来水、农村电气化、改良新品种的引入和经济作物的种植,燃料的替代,农户家庭节俭运动,村庄会堂的建设,伦理精神的培育和民主的训练。新村运动从1970年开始,在其后的几年中达到顶峰,1979年11月朴正熙遇刺身亡后,新村运动日渐式微,然后在80年代逐步衰退。

  

  二、新村运动的成果

  

  通过10年的努力,新村运动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1971-1978年间,平均每个村庄建设和改善的道路为2600米(总数为8.5万公里),全国农村共建设小桥7万座,改善河岸7800公里,新建水库24000座,电气化水平从1970年的20%提高到1977年的98%。到1977年,村庄里的茅草屋顶消失,全国所有农民都住进了瓦片或铁片屋顶的房屋。在此期间,韩国经济实现了起飞,农业占GDP的比重从1970年的27.1%下降到1980年的15%左右。新村运动期间,农民收入明显提高,1970年农户人均收入137美元,1978年已经达到649美元。韩国农民收入相当于城市居民收入的比例,1970年为75%,1980年95.8%,1990年为97.4%,2000年为83.6%。此外,新村运动还提高了农民的组织化程度,提高了留在农村里的农民的生活伦理水平,也提高了流向城市的年轻劳动力的素质。

  

  三、新村运动的启示

  

  韩国新村运动对于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具有一定的启示。

  1、了解农民的需求,从农民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小事做起,循序渐进。

  为了推进传统农村的现代化,韩国农村3.3万个村庄中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有些问题需要农民自己来解决,有些问题需要村民的合作来解决,而有些问题则需要中央政府来解决。新村运动后,政府首先需要确立资助哪些项目。地方官员发动新村运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在村一级筛选可以实施的具体项目,选择那些可以通过村民合作努力后能解决的问题。项目的选择和确定,采取民主方式进行,由地方官员(主要是乡镇干部)和村民共同商议,提出选择建议,并逐级上报到中央政府。尽管存在着地区差异,但是大约有16类项目是全国所有村庄共同需要的,包括进村公路、跨河小桥、村内道路、村庄排污系统、草屋顶换瓦、修葺农家旧围墙、改善传统的饮用井水、修建村庄会堂、河流堤岸的整修、田地支路的开辟、农村电气化、安装村庄电话、建造村庄浴室、建造儿童活动场所、河边洗衣场所改善、植树种花美化环境。政府把这些项目按照村庄的需要和急迫性,排出优先次序,并予以通报。各村农民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具体项目。

  韩国的经验表明,农民的需要是农民参加新村运动的提前和动力所在。我国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也一定要从农民群众的实际需要出发,要从解决农民的实际问题和困难入手,稳步推进,不能好大喜功,贪大求洋,搞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和面子工程。

  2、尊重农民的意愿,不搞强迫命令。

  在新村运动开展过程中,韩国政府十分注意尊重农民的意愿,村庄的事情由村民自己民主协商决定。这一点在村庄建设的项目选择上已经表现出来。为了让汽车能够开进村子,需要拓宽村内道路。由于在新村项目中国家没有专门的资金用来补偿村民因为拓宽及平整道路带来的损失,谁家的围墙、房屋和土地等财产为修路做出牺牲是由村民自己决定的。通常村里召集村民大会,所有村民参加讨论决定。在一些村子,村民同意集资,对由于扩建道路而做出牺牲的家庭给予一定的补偿。尽管农村的土地与城市的土地相比价格较低,但耕地对于农民来说是最稀缺的资源,为了村里的利益他们需要下很大的决心来捐出一块土地。村里的领导经常要花很大力气才能说服村民为修路捐献他们的小块土地,他们经常利用其他村子里村民捐献土地的事例来鼓励本村村民为新村项目做出贡献。据推算,1971-1978年间,在建设新村项目中,每个村子农户为改善村庄道路捐献的土地达0.55公顷。韩国农户平均拥有的土地只有1公顷左右,每个村子捐献0.55公顷就绝不是一个小数。而且,一般来说,村庄道路两边的土地质量更好、价格更高。

  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要学习韩国新村运动中尊重农民意愿的做法,不能以政府的意愿代替农民的意愿。在实际工作中,要坚持村民自治,做到“一事一议”,坚持用民主的方法,用说服和协商的办法,在农村开展工作。村民一时想不通、不愿办的事情,不能搞强迫命令。

  3、政府的作用在于扶持和引导,让农民成为新村运动的主人。

  新村运动是由政府启动和倡导的,但是,政府不是去包办农村建设的事务。政府的作用在于搞好新村建设的规划、组织、引导和服务。20世纪70年代,韩国政府财力有限,不可能拿出很多资金来支持农村发展。政府的扶持是以实物方式进行的,主要援助物资是水泥和钢筋。70年代以前,韩国水泥生产能力有限。第一年提供水泥,从第二年开始提供钢筋。水泥和钢筋都是提供给村里集中使用,而不是给农民个人。第一年,每个村庄得到水泥338包,第二年,平均每个村庄获得水泥264包和钢筋503公斤。从第四年起,即1974-1978年,每年每个村庄大约得到250包水泥和300公斤钢筋。1970-1978年,平均每个村庄获得水泥84吨,钢筋2.6吨。折合价值每个村庄8年共2000美元,每个农户约为35美元。这个数目并不大,但是效果却很好。国家不是把有限的35美元用于改善农民个人家庭的条件,而是用于建设村庄的公共物品,加上村民的劳动力,就使得村庄的基础设施得到改善和村民的生活得到提高。

  新村运动注意充分调动村民的积极性,鼓励村民的自立精神,使村民成为新村运动的主人。韩国政府采取以奖代罚、鼓励引导的方式调动村民参与新村建设的积极性。政府坚持只给“那些能够帮助自己的人”提供帮助。在新村运动开展的第二年,政府只援助那些村民能够在第一年积极参与的村庄,提供给每个村庄500包水泥和1000公斤钢筋,而对那些村民不积极参与的村庄不提供援助。这种选择的标准到第四年(1974年)不再使用了,因为那时全国所有的村民都已经积极地参与新村运动了。为了促进村庄之间的竞争,激发村民参与新村运动的热情,在项目开展的第三年,政府根据村民的参与程度把全国的村子分为三类:自立村(参与度高)、自助村(参与度中等)以及基础村(参与度很低)。对新村建设搞得好的自立村,给予不同形式的奖励,并鼓励自立村帮助基础村推进新村建设。

  新村运动的经验告诉我们,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是为了农民,要依靠农民。只有充分调动了农民群众参与新农村建设的积极性,使农民成为社会主义新建设的主人,新农村建设才会有力量,才会有希望。各级党委和政府的作用在于组织、规划、引导、协调和服务。

  4、发挥基层组织与村庄领导人的作用,注意发挥妇女领导的作用。

  韩国的最基层政府是“面事务所”(乡镇),包含大约20个村庄。70年代,每个乡镇政府平均有20个工作人员,大部分是本地人,经常回家。乡镇地区的农民和乡镇政府工作人员有密切联系,因此,每个人被指派到1个或2个村庄去帮助发放和使用村庄建设项目的水泥和钢筋。

  新村运动注意发挥村庄领导人的作用,特别是女性领导人的作用。在韩国传统社会里,村里事务由男性代表来决定,特别是在文化和政治方面。在新村项目实施中,为了促使村中所有的村民都积极参与,当地政府要求村民为新村项目选出一名男性和女性村庄领导人,独立于作为村子正式代表的村长。传统上,村长是男性,扮演乡镇政府和村民之间信息沟通的角色,有一定数量的报酬。政府没有要求已有的村长作为新村运动的村庄领导人,是因为村长是拿报酬的。新村运动的村庄领导人,一般都是德高望重者,或者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富于奉献精神,组织领导本村的项目建设。在新村运动早期阶段,影响村民参与新村项目的重要因素是不付报酬的新村领导人的奉献精神。当然,随着新村运动的深入,村庄领导人中不愿意继续当领导人的数量在增加。

  女性村庄领导人的出现,调动了广大妇女参加新村建设的热情,她们的表现比男子更为积极,因为妇女更渴望改变改善传统生活环境。村中妇女还成立了新村妇女协会,她们的女性领导人也成为村里的领导人。除了正式的新村项目之外,村里的妇女还实施了许多妇女项目,例如,举行焚烧扑克牌仪式,禁止她们的丈夫赌博;成立村消费合作社,卖米酒、蒸馏酒精饮料和其他的必需品,减少丈夫在喝酒上的开支,增加家庭收入;成立非正式的信用组织,弥补农业银行对村民信贷的不足,同时开展储蓄活动等。尽管有些项目后来维系不下去,但是,通过这些活动,增强了妇女的信心,锻炼了她们的能力,使她们成为新村运动不可或缺的力量。

  韩国的经验表明,基层组织和群众自治是新村运动顺利推动重要保障。我国要大力推进农村基层组织建设,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提供坚强的组织保障。

  5、着力培养农民的伦理精神,在实践中提高农民素质。

  韩国开展新村运动有两个目标,一是提高农民的生活伦理水平,二是改善农村物质生活条件。韩国政府领导认为,韩国自然资源非常有限,为了发展必须重视和开发人力资源,因此,“勤劳、自立和合作”等生活伦理受到高度重视。朴正熙执政后,认为农村贫困的重要原因是农民缺少勤劳和自立精神。他发起了“国家重建运动”,试图以此来激发人们的自立精神。60年代初,他建立了一套与当地行政体制并行的非政府组织来教育农民和实施伦理道德运动。大批工作人员到村里对村民进行勤劳、自立以及储蓄对于摆脱贫困的重要性的宣传教育。但是,农民对这些生活伦理道德运动的反应不高,成效不大。朴正熙从“国家重建运动”的失败中认识到,生活伦理只有通过行政项目才能提高,而不是纯粹的精神运动。为了引导农民参加行政项目,政府需要给予农民一定数量的物质帮助。三类村庄的划分、妇女活动项目的开展等都旨在激发农民积极向上的伦理精神,培养他们的自信心,让他们在项目实施中认识到:干!就能行。在项目实施中,村民们学会了合作;在修建公路、小桥和翻新屋顶中,村民学会了新的工艺技术;在组织消费合作社和非正式信用组织中,妇女们学会了管理和理财;在选举新村领导人和决定村庄大事中,村民们受到了民主的训练。

  韩国的经验表明,以生活伦理为核心的精神文明建设,对于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具有重要意义。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不能见物不见人,文化、思想道德建设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可以新农村建设提供智力支持和精神动力。但是,精神文明建设不能仅靠空洞的说教,要与人们的生产和生活实践结合起来。

  5、领导高度重视,各部门密切合作,为农村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

  韩国新村运动是一场由最高领导发动、各部门密切合作、自上而下的群众广泛参与的运动。朴正熙总统本人对新村运动的关注、支持是其顺利推进的重要因素。为了使各级政府官员能够重视和支持新村运动,韩国政府把管理新村项目的职能交给内务部,而不是农林部。农林部的主要职能是增加粮食供应,而内务部管理省级、县级地方政府和警察系统。

  农村现代化是一个全面的过程,单靠农林部门无法完成这样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各个部门之间密切合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龚维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韩国   新村运动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77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