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毅:从法国大革命看法兰西民族的一种文化特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34 次 更新时间:2008-02-24 22:19:10

进入专题: 法国大革命   法兰西  

高毅 (进入专栏)  

  

   茅于轼:今天我们有幸请来了北京大学法律系的高毅教授,请他来谈谈“从法国大革命看法兰西民族的一种文化特性”,天则所主要是研究制度经济学的,但是我们越来越感觉到,制度的外延式非常广泛的,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们对文化的研究是有所缺失的,所以要在这方面补课,请高教授给我们讲一下他的研究成果,特别是法国大革命对以后历史发展的影响,大家对于法国大革命的影响有不同的看法,我相信高教授能给我们一个非常精彩的解释——文化方面的解释。按照天则所的惯例,我们的主讲人讲解在一个小时左右,每位评议人的评议时间为十到十五分钟,然后留一定自由讨论的时间。我们每次双周论坛开会的结果都会整理上网,大概在一至两个星期,诸位就能在我们天则网站上看到最新的论坛实况的整理结果,并且我们最终还要集结成册出书,我们已经出了三本书,接下来还要继续做这个工作。下面,我们欢迎高教授给我们作报告。

  

   高毅:谢谢,首先很荣幸能到天则所这样一个学术文化机构来和诸位学术领域的精英来一起讨论法国大革命,以及通过法国大革命所折射出的法兰西民族的一种文化特征。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这次由于时间比较紧,这次讲稿基本上是在我在政法大学作报告的讲稿的基础上修订而成的,因此也没什么太新的成果。

   我是做法国大革命研究的,在这主要是想听听大家批评的意见。我为什么对法国大革命感兴趣呢?主要是因为法国大革命创制了现代民主制度一个实验,我认为它非常有特色,这场实验应该说很不成功,尤其是相对于美国革命而言,但是它却产生了一个非常积极的后果,就是启动了全球性的政治民主化进程,当今世界方兴未艾的政治民主化大潮就是从法国大革命开始的,法国革命的功劳不小,我们常说现代性和现代文明,一般来说,现代性和现代文明包含很多指标,我认为这些指标中最基本的两个——一是工业化的经济生活,二就是民主化的政治生活,一个国家如果称之为现代国家的话,必须包含这两个基本的指标,这不是我的观点,而是霍姆斯.鲍勃的观点,按照英国历史学家霍姆斯.鲍勃的观点,我们现代这个社会是由“双元革命”创造出来的,所谓“双元革命”,一个是英国的工业革命,一个就是法国大革命,前者创造了现代社会的经济生活,后者创造了现代社会的政治模式。既然现代世界的一半都与法国大革命有关,是法国大革命的结果,你说这个历史事件重要不重要?

   为什么说法国革命成功,其实这也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事实,因为法国革命并没有造成一个现代民主的国家,随后而来的是拿破仑的军事独裁,法国直到19世纪才成为现代民主国家,批评法国革命的意见历来是很多的,但是,法国革命实际上是把世界分成了两大派,法国革命也把史学界分为了两大派,即左派和右派,法国革命史学界的这两大派,直到现在还存在。这两派老死不相往来,对立非常严重,右派的观点基本对法国大革命持否定态度,但是这种否定态度基本分为两种,其一是保皇派,或者说贵族派,当时是革命的对象,他们的目标就是颠覆革命,恢复旧制度,另一种,被称为新右派,即当今的右派政党的态度,他们对法国大革命的对宣扬自由民主的基本精神是肯定的,但是他们反对革命中滥施暴力,扼杀自由的恶性。因此,右派革命史学实际上存在两种不同的态度,在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基本上很少有否定法国大革命的观点,甚至在解放前,都少有否定法国大革命的观点。主要因为当时中国是革命时代,基本上中国革命是以法国革命为师的,有人说我们中国的革命是以俄国革命为师的,但是我认为俄国革命本来也是以法国革命为师的。我们当时的革命者普遍受了法国大革命的深刻影响,对法国大革命持肯定态度,即使有什么批评的话,那也是批评法国大革命不够彻底,不够狠。

   改革开放以后,批评法国革命的史学观点在国内就开始慢慢流行了,譬如安德鲁勋爵,这些学者普遍对法国革命持批评态度,以前,这些学者的书在国内根本看不到,但是后来,就被翻译过来逐渐流行,这些也就是新右派的观点,批评法国大革命的胡乱施暴,破坏自由,并最终建立起更加专制独裁的拿破仑专政,这是一种建立在现代文明立场上的批评意见,这样的批评不无道理,批评的主要原因是没有推动一种制度的建立,这确实是事实,法国革命确实没有建立一种成熟完善的政治体制。当然一百多年前的英国革命也没有建立一种制度,美国革命实际上可以说建立了这样一种制度,美国革命在1787年颁布联邦宪法之后,建立了一种稳步发展的现代政治体制,比较好地完成了这个任务。但是,美国革命树立的榜样对世界历史的冲击力度远远逊于法国大革命的影响,法国大革命的特点就在于虽然没有成功,但却对世界历史产生了非常深远并且积极地影响。按照霍姆斯.鲍姆的说法,它创造了现代社会的政治模式的基本发展方向,世界政治民主化的潮流开始确立。

   我们知道现代社会政治模式是一种现代的民主模式,它和古典的,古罗马的政治模式是不同的,它反对任何形式的专制独裁,保障每个人的自由权利,它要让每个人都充分享受自己的人权,这里有两个要点,第一个是强调个人的自由权,第二是,每个人的,所有的,这里,讲个人的权利,实际上是一种自由的平等的权利,理念,大家所有的人都讲人权,这是一种平等的权利理念,这是现代文明的一种基本法则,这两者是缺一不可的。

   自由和平等是现代文明的两大基本准则,实际上整个18世纪的启蒙运动,宣传的就是“自由”和“平等”两个信条,这一对著名的理念,就像一对双胞胎,常常被连在一起提及,法国革命,传达的就是“自由”、“平等”,拿破仑统一欧洲,给所到之地带去的也是“自由”、“平等”,这两者常常被一起提及,以至于使得人们忘记这二者之间常常是矛盾的,自由多一些,平等就要少一些,反之亦然。我想这种情况不用多说大家都会很清楚,当然也不妨碍大家有不同看法。比如说,自由多一些,一些人能充分发展,财富、资本、出身等都优越一些,就会发展得很好,就会造成贫富差距等后果,差距拉大,平等就少。反过来,如果讲平等,个人发展的权力、机会就少,这就是存在的问题。另外要说明的就是“自由”和“平等”产生的源头不同,它们产生于不同的地方。自由理念主要源于英国,它的理论祖师爷是约翰.洛克,此人仇视一切形式的专制制度,强烈主张政治自由主义。马克思称之为“自由主义的鼻祖”。促使他提出自由主义理论的是17世纪英国革命。这本身就是一场追求自由的革命,具体说就是英国当时的一些富人(资产阶级和新贵族)要求推翻斯图亚特王朝的绝对王权统治以便为自己争得经济和政治的自由。约翰•洛克的自由主义理论就是对这场革命的解释和总结,也是对这场革命的一次辩护。

   启蒙运动最早宣传的也是这种自由主义理论,或者说自由的理念。实际上启蒙运动主要就是在两位英国人的启发下搞起来的,这两个英国人就是牛顿和洛克。他们让整个欧洲感到了理性的伟大和用政治自由取代王权绝对主义(一种专制制度)的必要。但是谁实现了对全欧洲的这种“启蒙”呢?并非牛顿洛克自己,也不是什么其他的英国人,而是一些法国人,首先是伏尔泰——是他最先把牛顿和洛克的学说介绍到法国,在法国思想界引起了强烈的震动,激发了许多热烈的讨论,这种讨论风气波及到欧洲所有其他国家,于是才有了欧洲启蒙运动。也就是说,欧洲启蒙运动首先是法国启蒙运动,法国也始终是欧洲启蒙运动的主战场。

   由于这个缘故,欧洲启蒙运动也就不免有了一个重要特点,那就是它带有很浓的法国味儿。法国味儿是什么味儿呢?那就是在自由与平等之间偏好平等,就是认为自由虽好,但平等更为重要。这在较早的法国启蒙思想家像伏尔泰、孟德斯鸠那里表现得还不明显,因为伏尔泰、孟德斯鸠基本上还是在介绍英国的学术理念,但越往后,随着法国思想界卷入的广度和深度的扩大,整个启蒙运动的平等取向就表现得越来越鲜明。我们知道,最后在法国启蒙运动中获得了最广泛影响的人,不是伏尔泰、孟德斯鸠,也不是狄德罗这些推崇洛克学说、英国制度的前辈人物,而是比较年轻的、恪守法国本土思想传统的卢梭,卢梭开始影响不大,后来影响比较大,卢梭比较年轻,他的思想带着很浓重的笛卡儿主义,或者是说欧洲唯理主义,带着大陆理性主义得东西,和英国的差别非常明显,卢梭何伏尔泰是思想很对立得思想家,一开始不被认同,生前的影响远远低于伏尔泰,但是在他死后,他的影响非常深远,卢梭就成为法国革命得精神大师,伏尔泰则被边缘化。卢梭是什么思想呢?他是以坚决反对人类的一切不平等状态为特征的,在他看来,人类平等价值无量,为获得之可以不惜一切代价,那怕牺牲自由都行。这看法固然有点偏激,但却是地地道道的法国特产。

   这也就是说,启蒙运动在其实际发展进程中,发生了由片面鼓吹自由到自由与平等兼顾乃至不同程度地偏好于平等的演变。这一变化产生了一些很重要的后果,主要是改变了现代政治创制试验的根本取向。

   当时的西方,随着经济模式由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的转型,政治模式也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表现在老旧的封建专制的政治体制开始被淘汰,开始为某种现代型的政治体制所取代。但这种现代型的政治体制究竟是什么?一开始的时候人们并不清楚,大家只是在摸索,实际上在进行一种现代政治的创制试验。

   在经济发展方面,英国是当时西方世界的先锋,最早出现向现代型机械化大生产演进的发展趋势,因为英国工场手工业最发达,被成为“原工业化”,成为后来工业革命的重要基础)。因此政治现代化的要求在英国也发生的最早,因为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政治现代化的要求在英国表现得比较早,具体表现为17世纪的英国革命,这场革命实际上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现代政治创制试验。

   这场革命有着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保守”,为什么称其为“保守”呢? 所谓保守,就是右倾,就是只照顾富人利益,甚至不惜为保护富人利益而牺牲穷人利益。说得稍具体点(这大家也应该都记得),就是英国革命只解放了一个社会阶层,那就是大土地所有者,其中有资产阶级,也有新贵族(即资产阶级化的、从事商业经营活动的贵族分子),统称“土地贵族”,他们通过革命摆脱了斯图亚特王朝的专横统治,取得了政治和经济上的“自由”权利。另一个受压迫受剥削更严重的阶层,即普通农民或小农,一般是佃农(叫做“公簿持有农”),则不仅没有获得解放,反而陷入了更惨酷的境遇:因为当时英国正发生圈地运动,那是大土地所有者驱赶其土地上的佃农以实现土地集中的过程,开始时的目的是为了改耕地为牧场养羊,因为当时国际市场上羊毛值钱;后来国际市场上粮食涨价又改种粮食,实行的是高效率大生产的现代方式,采用了大量先进技术而用不着很多人;这个圈地运动在革命前是受政府限制的,因为消灭小农对政府税收不利、还容易引起社会动乱等原因,但革命后这些限制就被打掉了,大土地所有者更“自由”了,于是小农们就惨了,纷纷失去土地,沦为可怜的工资劳动者乃至街头乞丐。一场革命,结果让一小部分人暴富,而让大多数人陷入贫穷,这叫什么?这叫缺乏社会公正,或者叫不讲平等。不光经济上不讲平等,政治上也一样,英国革命中有过一个代表下层民众利益的派别,叫平等派,领袖为李尔本,他们要求政治上有平等的参与权,具体说就是要实行普选制,人人都能参加国会议员选举,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把自己的政治代表选进国会,才能使自己的经济利益得到保障。但是这个平等派在英国革命中影响不大,很快就被大资产阶级和新贵族势力镇压了。所以英国革命,这个被洛克赞扬为经典的自由主义革命的运动,实际上只尊重一种非常狭隘的“自由”概念的价值,也就是说它只承认谁有能耐谁就发,谁有钱有势有才能谁就能过好日子,没钱没势没才能的,就活该倒霉了。很简单,这种古典自由主义其实就是丛林法则,就是鼓吹弱肉强食。对于以血统门第论权利的传统政治制度来说,它也许的确是一种进步,但由于它只保障少数富豪的利益而肆意损害广大民众的利益,片面性极大,这种进步终归是有限的。

最初在启蒙运动中为一些法国人所推崇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毅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法国大革命   法兰西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696.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