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仇和公布官员电话是村干部思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14 次 更新时间:2008-02-21 17:22:37

进入专题: 天益时评  

鄢烈山 (进入专栏)  

  

   我的这个标题并无贬义,只是一种出于切身之感的评判:“村干部”并不该像央视小品一样被轻侮嘲谑,昆明的官员并不比村官高贵,但他们面对的民众肯定比一村之官要多得多。

   低调的江苏省副省长仇和转任昆明市市委书记,恢复了他担任江苏省宿迁市市委书记的“铁腕”风格。在《昆明日报》上公布市委、市府和市级、区级党政机关领导干部的工作电话,显然是仇和“新政”的一个动作。请容许我岔开说两句:一个市委书记为何就可以决定一个地方的施政风格?听他到任后的训词“谁砸昆明的牌子,就砸掉谁的饭碗”,跟私营企业老板的“语法”有什么不同?他的亲民、“开明”,与卖乌纱帽的一把手显然在权力高度集中上是同出一源的,他不过是“人治”结出的一颗的“奇异果”。

   2月15日我在《三亚晨报》上看到,头版头条是市委书记江泽林(这个名字太好记)“调研”一处市政工程并指示不能耽误云云。令我感到不安并有几分不平的内容是,市委副书记兼市长、另两个市委常委暨常务副市长、市委秘书长,还有一位副市长,居然都是“陪同”——不仅党内职务与行政职务要不厌其烦地罗列,党高于政,而且党委会本来同是一票之权的常委之间、党与政的一把手之间,等级还分得那么森严,市委书记与副书记、市委书记与市长之间俨然是君相之别。这种气味太前现代了!这就是仇和发威发力的政治环境。尽管有权时干好事与不干事、干坏事因人而异,想想攸关成百上千万民众命运的大权就这样被掌握着,委实令人不放心。

   这些关乎原则的话不说也罢。我也相信仇和能够这样做、敢于这样做,意在建立官民直接沟通渠道,让官员们不再高高在上漠视民情民心,是在尝试“阳光政务”,而公布电话的这期报纸被抢购一空,除了表现老百姓对于建构一种官民之间对话机制的渴望,确实只能满足他们“对于(官民)沟通无碍的想象”——实际效果肯定不怎么样。

   公布官员的工作电话并不是什么创造发明,多年以前许多地方就有市长专线。众所周知,“市长专线”并不是市长在接,而是有一个工作班子。我们的市长多忙啊!对外招商引资、对内开会剪彩,马不停蹄,哪有多少时间亲自接电话,更不要说做电话纪录、协调解决市民反映的问题。“市长专线”不专,区长、局长专线就能专起来吗?他们之中掌实权能管用的都是大忙人,是不是都要配个接电话的工作班子?他们又不是孙悟空,能拔把猴毛复制无数的自我。交给工作班子代接代处,已不是他们自己,失了权和威,除了养人和摆谱还有什么用?至于副区长、副局长之类,不好与正职平起平坐设副区长(副局长)电话专线,让秘书代处,还有实际意义吗?代接代处者不能解决问题,最大的效用恐怕就是惹起民怨:让人家的希望落空,轻则对长官的信任降低而疏远,重则觉得受骗而骂娘。

   有人说,人家还有官员公布手机号码并宣称24小时开机呢。这是他愿意。我不认为官员公布手机号码联系群众有可行性,除非他是超人。如果他去听音乐会、看电影,去开会,去坐飞机,就该关闭手机;如果他有正常的家庭生活,他就不能晚上用电话吵醒老婆孩子……美国总统是全世界最有权势、需要面对的国际问题最多的人,不也照样要保持正常的休假吗?

   将心比心体谅那些不能设专线工作电话的官员吧!会议、会谈、会客时如果接电话,成何体统?是对与会者、商谈者和客人的不尊重。如果谁与我谈话,一会儿停下来接个电话,一会儿停下来接个电话,我就要跟他拜拜了:你就那么重要?老实说,平时我打朋友手机,他若设了什么“秘书台”预审我或转接,我就不想再打他这个电话了。我做了20多年编辑,接读者、投稿者电话真的很烦。人家不知你在干什么、想什么事,就打过来了,打断思路是常有的事。有的人表达简洁,碰上话痨你不由得心急如焚。有些人是信任你找你诉冤屈的,可是你根本无力解决他的问题而只能加深你的无力感……

   昆明公布官员电话这事的追踪报道说:“昨日,市民杨先生称,上午10点半左右,他连续拨打了媒体公布的4个政府部门领导电话反映问题,但都没有人接听。随后,记者在上午10点40分至中午12点,下午4点至5点20分这两个时段,拨打了昆明市有关部门35个副局长的电话,结果有13名副局长接听到电话,其余22名副局长的电话无人接听。”这太正常了!他们若天天时时坐在办公室,也该挨骂呀:又不是供尊泥菩萨!

   我说强制公布官员的工作电话是村干部思维,有两层意思。其一是,一个村就那么大,要找村官的人不多,村官可以应对得过来,超过了村庄的范围这一套就不灵;其二是,昆明这样的城市,官民沟通的方式完全可以更先进,即通过电子邮箱来实现。电子通信可以及时也可以延时处理,不存在纪录费事和互相干扰的问题。只要心相通,真为民办事,亲和力就高。文盲为治病也知道寻医问药哩,官员认真处理群众来邮,不会或没有电脑的居民也会找人帮忙发、收电邮。互联网事件比如黑窑工家长寻子的经历,已证明了这一点。

   我不反对要求官员公布工作电话,只是对它们不抱过高期望。与其玩新花样,还不如先扎实做好早已存在的每一单“群众来信来访”。

   最应该公布电话的是各位人民代表。不与选举他们的选民保持热线联系,不随时倾听本选区选民的呼声,就不算真正的民意代表。

  

   2008/02/19

进入 鄢烈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天益时评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63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