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于华:OMG,傻“幸福”又来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61 次 更新时间:2008-02-04 10:34:14

进入专题: 幸福感  

郭于华 (进入专栏)  

  

  这几年每至岁末年初、总结“预测”之时,总会看到一堆关于“幸福感”的东西:

  先是2005年我们被权威学术机构告知:中国近八成居民感到生活幸福,农村居民的幸福感强于城镇居民(《2005年社会蓝皮书》中公布的2004年中国居民生活质量报告);同期还有《2005中国女性生活质量报告》调查统计出“小城镇和农村女性比城市女性更知足更幸福”的结论。

  第二年“幸福感”又加上了“满意度”——专家们告诉公众:居民总体生活满意度较上一年有所下降,但连续5年,农村居民总体生活满意度水平高于城市居民;73%以上的城乡居民对未来生活持乐观预期的态度;七成以上居民感觉生活幸福,其中小城镇居民幸福感最高,农村居民次之,城市居民最低(《社会蓝皮书2006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

  接下来的一年,这个“蓝皮书”又发布说:去年中国居民对自己生活的总体满意度达到3.47分,和2005年相比高0.07分;在2000年至2005年间,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总体生活满意度变化趋势基本一致,但农村居民总体生活满意度相对高于城市居民。而在2006年,城市居民总体生活满意度有较大幅度的提升,农村居民与上年基本持平,城市居民的总体生活满意度首次超过农村居民。(仅在一年中农民的幸福感就不如城里人了,也不知这个变化是怎么产生的?);同时占九成左右的城乡居民对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形势持乐观态度。

  新年伊始,又出了一个“幸福指数”。最新的“社会蓝皮书”倒似乎是没太强调幸福感、满意度之类的东东,但人们却从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发布的《2007年北京市城镇居民幸福指数》中读到:2007年,北京市城镇居民对自己的生活比较满意,总体幸福指数达到72.44。有近六成的居民表示自己生活得幸福或比较幸福,仅有2%的人觉得自己很不幸。特别是北京女人比男人感觉幸福;15岁以下60岁以上的居民幸福指数高达80以上;中青年幸福感最低,与少年和老年人相比相差10个百分点。

  看到这样一堆“幸福感”、“满意度”、“幸福指数”之类的东西(其实觉得它们实在不是东西!),让人最先联想到的是法国社会思想家布迪厄的“社会巫术”概念:布迪厄强烈质疑和批判的作为“社会巫术”的民意调查,指的是以“强加的问题、貌似合理的技术,用一些被调查者不用的字眼,提一些被调查者一般并不会提出来的问题;而被调查直到问题摆在了面前,面对调查者的催促和逼迫,才会并不情愿地给出一些牵强的答案”。这在布迪厄看来“不过是蛊惑人心的伪科学”和政治领袖们乐于借来进行治理的“巫术”而已(布迪厄,1998,262)。布迪厄毫不留情地批评这些操弄“社会巫术”的专家对人们的日常生活缺乏了解,全然不顾对民众的责任和义务,通过貌似科学的手段和集体性的话语制造出掩盖社会疾苦的政治幻象。

  之所以说是幻象,是因为这种调查结果与社会事实反差巨大。我们每天耳闻目睹、感同身受的种种贫困、痛苦、愤懑和不公这些调查者们看不见或不想看见,种种社会问题——贫富差距拉大、物价全面上涨、社会治安恶化、贪污腐败、司法不公、成千上万的人民在春运的严峻形势下颠沛于路途…… 他们也不关注,却千方百计地寻找“幸福”“满意”,还弄出又是“感”又是“度”又是“指数”的科学、统计来包装,实在有欺上瞒下、制造蒙昧之嫌。而此幻象和蒙昧也同时造成了当今社会科学的深刻危机。

  面对如此社会调查我想到的第二个问题是,按照这类调查的结果,怎么越是弱势者越感觉幸福?相对于城里人,农村人幸福感更强;相对于富者,贫者更满意更知足;相对于一个男权社会中的男人,明显遭受性别歧视的女人更感幸福;相对于强壮的中青年,未成年人和老年人幸福指数更高(高出10个百分点)。真是奇了怪了,越穷越开心,越弱越幸福,怎么看怎么想都觉得这事不对劲。对此调查者解释说:“调查结果显示,幸福感与人们的生活满意度密切相关,而有钱不等于幸福,财富仅仅是带来和影响幸福感的因素之一”。废话!这难道就是做了一大堆问卷、加上多元统计分析、呈上N多公式、数表、抽样方案所要证明的吗?这不是人人都明白的道理吗?我以为,关键是幸福与否、满意与否这样一些心理感受却被这些调查者作为社会事实来操弄。如此实在是在侮辱弱势群体——他们不光穷,而且蠢;不仅低收入、低消费,还穷开心、傻幸福。(我KAO,实在忍不下去了,这些人怎么自己不去过这种“幸福”生活?)

  最后还有一点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样的“调查研究”到底想干什么?媚上吗?当政者也不会智商这么低吧(想到此,这类调查还有污蔑当局之嫌)?蒙下吗?看看网民的痛斥就知道老百姓如今也不好糊弄了。况且真想欺上瞒下也该敬业一点,有点创意行不行?增加点“技术含量”好不好?赵本山演小品还知道“拐一年,车一年”,年年有进步;堂堂学者就会“幸福一年,满意一年”,最多再添个“指数”,年年老套套。而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地方官员拿到这个“科学”“学术”的武器如获至宝,当成操控民意的工具、标榜政绩的指标,这可是政治的弊端和学术的耻辱。因为它会导致为政者不在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生活质量上做工作,而专在提高人民幸福感、满意度上下功夫。

  我忍不住想说的是:我代表不了失业下岗工人、我代表不了农民和农民工、我也代表不了城市中生活贫困或者财产权受到侵犯的居民……,但我要代表我自己,一个收入应该在中等以上的公民,对这些非要代表我还说我很幸福的家伙们说一句:不!别把TMD幸福感强加给我,幸福不幸福、满意不满意,那是我自己的事。你们那堆 #·¥%—+|*$ 的破烂,我呸!别再拿来侮人辱己了!

  

  2008-1-29

进入 郭于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幸福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51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