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良:对金融战与阴谋论视而不见——主流经济学家在为虎作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81 次 更新时间:2008-01-07 00:17:27

进入专题: 阴谋论   货币战争  

乔良 (进入专栏)  

  

  2007年12月22日第四届中国经济增长与经济安全战略论坛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召开。新浪财经图文直播此次大会。以下为中国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空军政治部创作室副主任乔良少将的演讲实录。2007年12月22日

  

  乔良:

  谢谢大家!刚才听了很多专家的发言,我觉得我很惭愧,因为我觉得我处在一个比较尴尬的状态,我发言排在前面的话,没有很有道理的东西讲出来,就不适合作为带头发言的人,那么把我放在后面,前面的人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这样我就无话可说。所以我只能从一个外行的角度,我首先声明我不是经济学家,不是金融专家,我只能从外行的角度谈一谈我的观察。《金融战与阴谋论》这个题目一拿出来,是许多搞金融专业,搞经济学的人,特别是一些专家比较反感的题目,为什么这么说?我接触过很多专家,他们对于金融战和阴谋论这样的东西都是本能的一种反感。什么是金融战?把明明是正常的经济社会的行为和活动叫做战争,这完全是毫无意义的夸张和比喻。什么是阴谋论?正常的金融的运作,为什么叫做阴谋论呢?这中间存在阴谋吗?

  我问过一个我很尊敬的朋友,他是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他比我年轻,但是他非常出色。我就阴谋论的问题问过他,他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认为国际金融领域不存在阴谋问题,要说存在的话,那只存在阳谋,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是和他有分歧。谭教授讲的这些东西,我听了非常惭愧,这么多的数据和信息,而且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么流畅的讲出来,我觉得这绝对不是我的所长,这辈子也不是我的方向。我是一个读闲书的人,我可以不被信息和技术淹没。我大量的去读一些可能是专家们不关注的书,而这些书给我提供了其他的东西。

  我想专家们不喜欢我这个题目,一个是因为这两个词,无论是金融战还是阴谋论都不是专业术语,第二是因为许多学经济、学金融的人,他们从课本上,而且很多人在国外课堂上受教育的,与这两者没有关系,所以他们本能的排斥这些。但是我觉得如果事实上它存在着这样一种迹象,你仍然也要排斥它吗?它和你们学到的理论、原理相悖的时候,你认同哪一个呢?这个世界上从人类产生思维,并且进而产生了语言和文字之后,世界就变成了一个二元世界,一个就是客观世界,一个就是人们对此客观世界的认知,以及由此对世界的描述或者是理论描述。但是二元的世界哪个对我们更重要呢?如果我们看到的某些客观的事实与我们所学到的理论不一样的时候,我们修正谁?我们要像过去那样战天斗地,其乐无穷,把这世界完全按我们的意愿去改变,还是我们应该认识到实事求是更重要?所以这是我们的出发点。

  现在我回到我的令人讨厌的题目上。

  一、金融战是客观现实还是夸张比喻。产生货币和由此产生资本的融通以来,金融领域的争夺或者厮杀,无论是它的规模还是它最后产生的财富效益,绝不亚于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即使如此也仍然可以不把它叫做战争。但是我发现经济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它和战争的区别是它不死人,除了破产自杀的人以外。所以人们往往不把它和战争联系起来,但是它的这种扫荡的能力,它的破坏性,确实和战争有一拼。专家们更多的是关注正常的经济活动,可是实际上伴随着正常的经济活动一直跟着它如影随形的是非正常的经济活动,因为每个金融家、每个商人,包括经济学家首先是人,其次才是他扮演的社会角色,当他是人的时候,特别是一个商人的时候,最主要体现它的逐利倾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么多体制、制度、规则,是不是就那么有效的能够约制人呢?能够约制人的本能呢?我对此是持有怀疑态度。

  再说回来,即使不把金融厮杀和争夺称作战争,但是它仍然是事实,仍然存在。其实比起阴谋论相对来讲,人们更容易接受金融战这个概念,起码在这一点上大家大致达成共识。因为它在今天的经济生活中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否则我们无法解释这样一些现象,从200年前,近现代银行业和证券业产生以来,包括拿坡仑大陆对英国实施大陆封锁的政策战争,这场战争已经几百年了,我们甚至还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但是没有必要。我们就以近现代战争为例。

  一个就是前苏联,是怎么垮掉的?我看到很多人归结一句话,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归结到苏联共产党戈尔巴乔夫的种种错误,但是我宁愿倾向于被美国的金融战打垮的。我们可以看这样一本书《里根政府是怎样搞垮前苏联的》,去年我在讲台上提到过它,今天我只想做一点简单的回述。这是一个亲身经历和参与里根政府用经济手段打垮前苏联的一个美国的官员,这个官员讲到了几种手段,第一是庞大军费开支,包括著名的星球大战计划。第二是千方百计压低国际石油价格,让苏联承受不起。因为苏联生产一桶石油的成本远远高于其他地区。当时美国中央情报局测算了一下,只要石油价格每桶下降一美元,前苏联就将损失10亿美元,而当时前苏联的外汇储备是非常之低的,这一点救命钱对他来讲至关重要,所以说这是美国人瞄准它的第二个办法。第三个办法就是不择手段的促使整个西方向前苏联进行资金、技术和投资的封锁,使它获得不了血液。第四就是支持波兰的团结工会,为它提供财政支持和技术手段,更重要的是让团结工会给波兰政府捣乱,让波兰的经济陷入困境,必须从西方借钱。这么混乱的国家,没有担保是不行的。只有苏联老大哥给他做担保。苏联为波兰做担保。最后就是支持阿富汗抗击苏联的入侵。美国以非常低廉的成本获得了一次重大胜利。美国当时中情局局长非常得意告诉大家,我们仅仅花费了40亿美元,就让这一个邪恶的帝国遭到了惨败。一个直接的数字是,苏联在阿富汗战争花费400亿美元。在整个这样一个过程之后,我们看到了什么?1991年12月,苏联的国旗降下来,一个庞大的,貌似帝国的国家就这样衰亡了,不见了。能够把这样一个巨大的帝国都打败了,不叫战争叫什么呢?

  如果大家觉得这个例子还不够,我们看看日本。1985年广场协议之后,日本开始了一个漫长的上升升腾又向下跌落的过程。结果大家都看到,日元升值升的如此猛烈,但是日本最后获得的是什么?日本获得是整整丢失的十年,或者称之为频频天皇战败,这是日本第二次败于美国,而美国整整十年的繁荣,和日本恰恰像一个翘翘板,把日本打残的时候,就是美国翘起来的时候。美国就是这样成为全世界金融经济的主导。所以说关于金融战的问题,我想用不着在这里多讲。

  如果我愿意多讲的话,我顶多再提一句,就是东南亚金融危机,很多人把它称作金融战,或者称作金融危机。不管是什么,我们用一句话总结东南亚金融危机,东南亚的金融危机使马来西亚的经济整整向后倒退了二十年。当我看到马哈蒂尔说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想起美国一个将军的一句话,在1999年,美国发动对南联盟科索沃战争的时候,我们将把南联盟打回到17世纪时代,起码把他们打倒退20年。如果一场金融风暴也能把一个国家打倒退20年的话,不把它叫做战争又叫做什么呢?当然可以叫做别的什么,但是从本质上讲是一场战争,而且在我看来,人类在21世纪,特别是今后除了头十年,只要美国的强权还继续保持,战争还可能时不时的发生,但是我们将更多的看到的是越来越不是用武器去打的战争,而是用金融、货币打的战争,这样就引出了我的第二个问题。

  二、阴谋论是否真实存在?有一本书叫《货币战争》,这本书不可否认写的不够严谨,尤其是让经济学家、专家们来读的时候,觉得格外不够严谨,我见了几个专家,由于跟宋鸿兵有接触,他们觉得这个人对经济学不是很专业。但是宋鸿兵却开始在中国走红,他不是为了哗众取宠写这本书的,他不是为了抢专家的饭碗写这本书的,他写这本书是出于某种责任感。这本书里有很多问题,连我这样的金融外行都能看出来,但是仍然有价值,价值就是提醒你在这个世界上,特别是在全世界最热门的领域里,在全世界最赚钱的行当里,人们怎么不可能把自己的算计投入进来。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人,你们有很多人是做期货的,是不是同时也在做股票。92年时候我就关注中国的股票,当时关注股票,我认识了一些地地道道的操盘手,还有一些庄家。有一个庄家跟我讲,有7000万,92年的时候,在中国已经很了不起的数字,他说我想打深圳股市任何一支股,我用7000万轻轻一掂就让这些股飘起来。我认识一些操盘手告诉我更技巧的东西,说一支股每天我和我的老板都要去仔仔细细的商量明天的战术,股价涨到多高,最低到多低,明天有没有我们一个朋友要进来,比如这支股是10.2元,他希望在8.2元吃,这时候怎么办?告诉他明天要早早把单子挂好,给他2万多股,明天早上他在8.2元挂了一个单子,一开盘迅速这个股就砸到8.2元,所有人都觉得很惊奇,当时国家还没有10%的限制,砸下来之后迅速的就成交了。去查他,他可以告诉你,完全是操作失误。为什么会有人在这里等着?那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手段、小小的阴谋,连策略都不是,就是一个小小的阴谋。

  由此我在想,玩股票,玩金融,西方已经玩了二三百年,包括近现代已经成熟的金融和证券业,难道是他们这些人越玩到后来,越光明正大吗?所有玩阴谋的人就是中国那些小痞子式的操盘手吗?那些非常会操盘的人,他们在操盘中学习的那些手段、那些本事,当他成为一家银行或者证券公司老总的时候,他全都金盆洗手了吗,他们再不准备做任何阴谋的东西,去打击他的对手,或者有一天一个人升成美联储主席,或者美国财长的时候,他们没有技痒的这种感觉,不想拿这种手段打击其他国家吗?我对此表示怀疑。因为我过去搞文学,研究的是人,我更关注人性的东西。如果我的这个假设是成立的,如果大家认为我仍然还不够,我准备拉几个权威来做后盾,当然因为今天时间不能展的很开,我想引用几个人的话,如果你们认为我说的只是猜测的话,我们看看某些权威人士怎么看这个问题,从他们的话里面我们会看到某些迹象。

  凯恩斯、格林斯潘这些资深大师们的话,来说明我的观点。

  凯恩斯早在1919年的一本著作《和平的经济厚度》这本书中,写了这样一句话,通过连续的通货膨胀的过程,政府可以秘密的,不为人知的没收公民的财富,用这种办法可以任意剥夺人民的财富,没有任何人像通货膨胀这样如此隐秘和可靠的颠覆政权。一百个人当中也不见得有一个人看得见根源。这句话是翻译过来的,显然是照顾英语原来的句式,听起来有点复杂,但是仍然向我们透露了一个信息,就是有些人可能会通过通货膨胀这种方式去没收别人的财富,当年的银行家们用这种方式没收公民,某些政府也用这种方式没收他子民。存不存在某一个国家,强势货币的国家,用同样的方式乱收其他国家的财富呢?由此想到刚刚谈到的广场协议后的日本,再由此想到即将面临越来越沉重压力的人民币升值的中国。是不是有人也用同样的方式把它的通货膨胀转嫁给我们,然后席卷我们的财富?这只是个问题。

  格林斯潘另外一句话也是值得我们深思的。格林斯潘在他还没有当美联储主席之前,1966年发表过一篇文章,《黄金与自由经济》。在尼克松准备放弃美元和黄金挂钩的政策宣布之前,格林斯潘写的这篇文章,这句话是这样:将没有任何办法保护人民的储蓄不被通货膨胀所吞噬,将没有安全的财富提升,赤字财政简单的说就是没收财富的阴谋,而黄金打住了这个阴险的过程。这个时候的格林斯潘显然是要说真话的,而我们知道美国就是最典型的赤字财政。格林斯潘一语中的,黄金挡住了阴险的过程。当然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不全是因为黄金挡了美元的路,但是毫无疑问,一定有这个因素,一定是黄金以它的沉重拖累了美国拼命、疯狂的挣钱的后腿,所以必须摆脱这个沉重的黄金的坠子。读了这段话,我们也就不难理解,格林斯潘上台之后就三缄其口,不再提他曾经说过的话。

  我在上一次讲台上也引用格林斯潘这句话,这句话不见诸于报端。一个经济学家到美国去,听到说格林斯潘上任当美联储主席那一天,他面对他的全体高管人员,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说:先生们,现在我是美联储的主席,在我的任内,在这个大厅里,你们可以畅所欲言,你们可以谈任何问题,你们可以谈任何话题,但是只有一个问题请大家免开尊口,那么就是美元。想一想,在美联储的大楼里免谈美元,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是因为美元太玄奥了,美元的秘密太需要保持了,除了这个,别人谁还能作出其他的解释呢?让一个中央银行的人不再关心本国的货币,或者是可以关心它却不能谈论它,特别是在中央银行大厅里不能谈论它,这难道不是一个很荒唐或者是很蹊跷的事情吗?

  如果有人觉得我说的这些话,都只是一种理论描述,那么我向大家推荐四本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乔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阴谋论   货币战争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248.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