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森:盘点2007年中国10大热点经济社会问题

——《2007经济中国》[1] 代前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799 次 更新时间:2008-01-02 00:28:53

进入专题: 2007   经济评论  

韦森 (进入专栏)  

  

  在不断向前延伸着的当代中国经济历史上,2007年是应该值得铭记的一年。之所以如此说,并不完全因为自1978年以来中国已经走过了3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一年是中国经济连续十多年继续高速增长的另一年,而是因为在2007年发生的一些经济与社会事件也许值得记下来。这些事件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就发生在当下,且我们正身临其中,一些国人并没有察觉,甚至即使知道了,也许不觉得惊奇。然而,或许在几十年之后,甚至在更长的时间里,当人们回首反思21世纪初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历程时,也许会有人觉得,2007年在中国发生的一些事情,值得一提;一些经济学人针对2007年中国经济社会运行的一些现象和问题所做的评论和发表的意见,有其久远的理论意义。

  

  1.从整体上解读中国经济

  

  2007年,在中国的经济社会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值得国人关注和记下来的事情?

  首先,在经历了30年改革开放从而市场机制已经基本生成的当下中国社会中,就经济体制和企业运营体制来说,“改革”和“开放”这一类曾经一度是些热门的术语,目前已几乎变成了“过去进行式”,相对而言,与宏观经济运行有关的一些问题和事件,渐渐占据了当今中国网络和平面媒体中的一些醒目标题,随之也成了人们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

  谈到中国宏观经济运行的一些问题,首先就是如何看待目前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和经济的未来发展趋势。2007年一开春,《财经》杂志就约请吴敬琏先生主持了国内五位经济学家的访谈。在年初时,尽管五位经济学家都对2007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表达了乐观的预期,并对中国宏观经济格局中的流动性过剩问题有所察觉,但似乎还没有人在上半前就开始出现的通货膨胀有所预期。2007年上证指数上升到6000点以上,然后又大起大落、跌宕起伏,这也是大多数经济学家在年初所始料不及的事。相反,2006年年底和2007年年初,较多经济学家仍然对近年来的居民的过度储蓄和消费不足表达了些担心,担心它会拖累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势头。然而,到2007年第一季度的宏观数据出来之后,房价、股价飙升,通货膨胀率抬头,资本品价格节节攀高,贸易顺差居高不下,外汇储备屡创新高,经济增长仍然显得十分强劲。在此情况下,“宏观调控”就成了2007年全年中国经济学界和媒体中的一个热门话题。

  中国连续多年的高速经济增长是如何发生的?其动力机制又是怎样的?中国这一波已经持续了相当长时间的经济增长还能延续多久?对于这些问题,国内外学界似乎还有许多困惑。哈佛大学的著名经济学家和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帕金斯认为,可以从高投资率或资本形成率,快速增长的劳动力资源,对这些快速增长的资本和劳动力利用效率的提高,以及对外贸易的大幅度和高速度的增长和国内市场的不断扩大等方面,来理解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帕金斯对中国的经济增长也抱有较乐观的预期。他估计,中国经济至少还能在7%以上的速率再增长20年。国内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对中国经济也一直抱有较乐观的预期,并提出这些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呼唤着新的理论解释。在谈到21世纪中国的崛起时,著名华人经济学家、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则提出,在过去近30年中,中国人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秩序中与世界各地做生意,进行国际贸易,这是一个很难得的历史机遇。陈志武还指出,认识到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更能让我们今后以理性建设者、以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的身份分担世界秩序的责任,并让我们认识到改革现行中国的制度结构,并真正实现宪政法治,让世人不再对中国的崛起担忧。对于中国的经济崛起,祁斌则认为,中国资本市场的繁荣和发展,已经是并将仍将是中国崛起的一个重要推动力量。

  然而,对于中国这些年的高速经济增长,中国股市的上半年的“疯长”以及接着而来的跌宕起伏,一些经济学人总是表示这样和那样的担心。姚洋的“从账面GDP看中国之谜”一文,就部分表达这一担忧和质疑。在“中国经济怎么了?”一文中,韦森则表示,当下中国实体经济和股市的“双繁荣”,倒不怎么令人担心。令人值得关注的事,是在近几年中国经济每年10个百分点上下高速增长的同时,中国的税收却以20多个百分点更高速地增长。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增加速率双倍甚至三倍于GDP的增长,这自然意味着政府操控经济运行的能力在加强。在中央政府担心中国经济是否过热的同时,应该首先意识到政府本身在目前经济增长中的作用,政府投资加上地方政府间各自的“增长性竞争”,实际上成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二级火箭”或言“助推器”。这一点应该值得中国经济学界和决策层的高度关注。

  

  2.宏观调控

  

  2007年中国经济的继续高速增长,出现了一个令经济学界和社会各界关注的现象:中国宏观经济终于结束了高增长与低通胀——甚至通货紧缩——并存的一种“高亢奋”的经济增长格局。2007年第一季度以来的通货膨胀(尤其是食品和其它消费品价格的抬头),引起了政府宏观政策决策者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密切关注,从而“宏观调控”再一次变成了全年的一个“热门话题”。余永定认为,当前中国宏观经济的一个危险现象,是通货膨胀率上升和资产价格上涨并存,通货膨胀同资产泡沫开始形成相互作用、相互推动、竞相攀升的势头。这种势头如果失去控制,后果将十分严重。目前中国通货膨胀的原因是什么?大多数经济学家都同意,这与目前中国经济中的流动性过剩问题密切相关。面对流动性过剩所造成的通胀率抬头、资产价格上涨、股市疯长和城市房地产价格的持续升温,媒体和经济学界一再呼吁要提高中国政府宏观调控的科学性和有效性。然而,从中国2007年的整个宏观经济格局和走势而言,仍有不少经济学家依然怀疑中国宏观经济是否失控了。甚至有的经济学家怀疑是否政府决策层实际上对中国经济采取了一种无为的“放任自由的”方针。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国宏观调控的成效会如此不尽如人意呢?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教授认为,在中国经济存在大量结构问题,并且开放度又很大的情况下,以紧缩性货币政策为主的调控方法是难以奏效的,至少是缺乏效率的。他主张,较为可取的政策组合应当是以紧缩性财政政策为主、以中性的(即保持既定利率和汇率稳定不变的)货币政策加以匹配的政策组合,并在此基础上积极地推行结构改革政策来为宏观调控提供有效的微观基础。然而,对于宏观调控本身,经济学界也有不同意见。譬如,赵晓就认为,就国内市场而言,无论是就消费来看,还是就投资而言,现在都不存在经济“过热”问题,因而,真正需要调控的是“外需”,而不是“内需”。基于这一判断,赵晓同意余永定的“紧货币、宽财政”的宏观政策建议。这也与华民的主张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对于2007年出现的通货膨胀,韦森也表达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在过去的十多年中,在中国高速经济增长的同时,物价一直没大上涨,甚至有两年出现过“通货紧缩”现象。这说明中国经济一直处在一种“异常亢奋状态”。在前几年连续多年国内消费疲软的格局中,且在中国社会内部各方面的“钱”都那么多和那么充裕的情况下,今年国内消费开始有些启动了,消费品物价有就所抬头。从宏观经济整体上来,这是自然和必然的。这些年中国经济一直保持着“超高速、低通胀”的格局运作,反倒让人时时感觉有点不安,总怕这列在一条“高速轨道”上呼啸前进的“列车”会出轨。最近“通胀率”抬头了,反而觉得它有点趋于正常了,因为,这对中国经济整体而言,可能有一种“泄洪”效应。“国内消费需求”这架发动机启动了,中国的长期经济增长才有后劲。但是,内需启动的一个伴随的自然结果却是通胀率抬头。韦森还接着认为,从整体上来看,目前的通货膨胀可能还只是个短期宏观现象,且大多数城市居民家庭一般还能承受得了。不然,这一问题会更加突出和棘手。从长期来说,我们目前应该关注的,恰恰是中国的财富创造机制和收入分配制度的根本问题,而中国的财富创造机制和收入分配制度本身的绝大多数问题,不是个经济体制问题,而与我们目前的政治体制安排有关。在目前,政府要关注并应当采取措施的,是如何提高低收入家庭的可支配收入,而不是盲目的运用一些货币政策——尤其是靠紧缩信贷——遏制经济增长的势头。

  

  3.人民币汇率问题

  

  既然大多数经济学家都同意中国经济中存在着流动性过剩问题,而这种强大的流动性过剩是消费品和资本品价格上涨、股市飙升、房地产价格继续攀高的最终原因,那么,中国宏观经济格局中“流动性过剩”的产生原因,就成了经济学界和社会各界讨论的话题。沿着对这个问题回答的考究,人们发现,这在很大程度上与开放经济条件下中国的经常性项目和资本项目的“双顺差”密切相关。用通俗的话来说,一方面,中国出口仍然大幅度的超过进口,导致贸易顺差在2007年前三季度仍然高达1857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加758亿美元;另一方面,由于预期到人民币将会升值,加上上半年中国股市的飙升,大量国外热钱通过各种渠道流入中国,这就为中国国内的流动性过剩蕴生了强大的海外波涛。譬如,最近据周其仁讲,在今年2月份“中国经济观察”的报告中,易纲就提出,中国宏观经济中流动性过剩问题,原来在很大程度上与经常性项目和资本项目的“双顺差”密切相关。在中国存在巨大的双顺差的情况下,近几年央行不是有意在“发行”货币,根本就是连“收流动性”都“收”不了!其中的道理是:每一块进入中国结汇的美元,都换出一定数量的人民币去。究竟可换多少,那是由“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决定的。这个票子非发不可,天天发、月月发、年年发。央行当然不能容许这笔惊人庞大的高能货币全部留在市场上,于是不断发央票“对冲”,也就是“回收流动性”。收不干净的呢?就是目前通货膨胀和资产价格上涨的货币基础。既然目前的通货膨胀和资产价格上涨与经常性项目和资本项目的“双顺差”密切相关,那么,人民币汇率问题,也在全年中一直成为经济学界和社会各界关注和讨论的一个热门话题。

  在人民币汇率是否应该升值以及升值的速率应该多快这类问题上,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近些年来一再坚持人民币不能大幅度升值。他认为,人民币大幅度升值,不利于农民收入,不利于农转工,不利于中国技术和科技低下的微利和接单生产的中国外贸企业的生存。樊纲也同样认为人民币不能大幅度升值。与张五常的判断相同,樊纲最近提出,如果人民币年升值超5%,对中国经济将是一个灾难,那将会导致百万民工失业。与张五常和樊纲的意见相反,余永定则认为,目前人民币升值“正当其时”。他还认为,尽管人民币升值会带来阵痛,但升值是符合中国自身的长远利益的。余永定给出的理由是,在我们还在大量引进外资的同时,我们的贸易已经实现了持续的、大规模的“双顺差”。结果,在我们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资本净流出的现象,这在国际上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因此,余永定认为,继续维持双顺差已不合乎中国自身利益。要做到这一点,应当加快人民币升值步伐。 与余永定的观点相类似,汪涛则认为,为了解决中国目前互相紧密相关的国际收支失衡、流动性过剩以及通货膨胀问题,允许人民币进一步升值是一个有效措施。

  

  4. 股市飙升与跌宕

  

  2006年6月开始,中国股市出现了一轮长达年余的大牛市。尤其是自2007年年初以来,上证指数从2700多点节节攀升,一度突破6000点的大关。截止2007年11月22日,沪深两市账户已新增5,600万,达到13,500万户,与2006年相比,几乎增加72%。然而。进入2007年11月份以来,中国股市出现了调整性的下跌,曾一度跌破了5000点的关口。2007年中国股市的节节攀升,社会上许多人进入股市,股市的跌宕起伏,这使股市一下子成了2007年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于是,在平面和网络媒体中,中国股市向何处去,中国股市怎么了,以及中国股市是否是理性繁荣这类标题,成了全年国内媒体关注的焦点。

  中国股市在经历了数年的萎靡不振之后,在2006至2007年上半年的超常增长,引起国内学界尤其是金融界的一些不同看法。几乎从2007年一开始,谢国忠等悲观派的经济学人就一直呼吁,要警惕中国股市“虚假繁荣”的风险,并认为中国股市的价格已经太高了。甚至像格林斯潘这样的老先生,自2007年5月以来,也以异乎寻常的方式和直言不逊的口吻连续三次唱空中国股市。格林斯潘老先生担心中国股市有一天会出现“戏剧性收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韦森 的专栏     进入专题: 2007   经济评论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20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