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耀桐:政治文明与民主政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61 次 更新时间:2007-12-31 12:39:15

进入专题: 政治文明   民主政治   人类社会文明  

许耀桐 (进入专栏)  

  

  [摘 要] 政治文明与民主政治具有内在的密切关系。政治文明的实质在于民主政治,在当代中国,必须通过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才能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 政治文明体系由政府文明、政党文明、法治文明和公民文明4个范畴构成,这些范畴凸显了民主政治的基本特征。政治文明建设要致力于民主政治发展。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必须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进行民主政治的多层次建设,进一步改革和完善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并借鉴世界上一切有益的政治文明成果。

  [关键词] 政治文明;民主政治;人类社会文明;

  

  自从2002年关于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命题成为我国的主流意识以来,学界围绕着政治文明的基本内涵,政治文明的主要特征,政治文明的结构层次,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的地位、目标、途径,以及社会主义政治文明与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的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文明与本国传统政治文化、西方政治文化、当代全球化的关系等等问题,展开了多方面的深入研究。本文拟在上述已取得的广泛成果的基础上,集中探讨政治文明与民主政治具有的内在密切关系。试图以此为旨趣,加深对政治文明的认识。

  

  一、政治文明的实质在于民主政治

  

  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在二千多年前几乎不约而同地出现了“文明”的概念。但中西方的文明和政治文明观有着明显的区别。

  在我国的古籍《尚书》和《易经》中,分别有“睿哲文明”、“见龙在田,天下文明”的表述。遗憾的是,这里所讲的文明仅与圣人、皇帝相关,与专制政治统治联系。在古代中国人看来,皇权统治本身就是政治文明,至多再加上圣上开明而已。

  与中国不同的是,作为西方“文明”civilization 概念的词根源于拉丁文的 civilis,其涵义十分丰富,含有公民、市民、城邦、社会等意思。拉丁文中的 societas civilis, 在近代英文中为 civil society, 可译为“公民社会”、“市民社会”、“文明社会”,不但是指“单一国家,而且也指业已发达到出现城市的文明政治共同体的生活状况。这些共同体有自己的法典(民法),有一定程度的礼仪和都市特性(野蛮人和前城市化不属于市民社会)、市民合作及依据民法并受其调整、以及‘城市生活’和‘商业艺术’的优雅情致。”[1]这表明,西方“文明”一词,其根本的着眼点在于基层组织和底层人士,指形成为国家的一定社会共同体的经济、法律、精神、艺术、心理等文明性状,并和民主政治相联系。古希腊雅典时期的伯里克利,就把公民和民主政治紧紧连在一起,他说:“我们的制度之所以被称为民主政治,因为政权在全体公民手里。”[2]近代法国杰出的启蒙学家和政治学家孟德斯鸠,进一步肯定了这样的联系,他指出:“共和国的全体人民握有最高权力时,就是民主政治。”[3]由此可见,西方认为通过公民或人民所表达出来的文明信息,明显地包括政治方面的文明,而作为政治文明来说,重要的是其中具有民主政治的指向。

  在政治文明思想的探究上,我们毕竟服膺马克思、恩格斯作出的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论断。恩格斯曾经根据美国学者摩尔根的分析,把社会发展划分为“蒙昧时代”、“野蛮时代”、“文明时代”。 恩格斯指出,由 “蒙昧时代”、“野蛮时代”进入“文明时代”,是从铁矿的冶炼、文字的发明及其应用于文献记录等开始的,“文明时代是学会对天然产物进一步加工的时期,是真正的工业和艺术产生的时期。”[4]简言之,文明就是人类社会开化和进步的状态,是人类改造自然、改造社会以及改造自身的能力和结果,是这种能力和结果达到一定程度的标识。

  从文明进而论述政治文明,马克思主义明确认为,人类的政治文明,产生于原始社会末期国家的形成。国家的出现,是政治文明的起始标志。它在统治阶级内部实行民主,并合法地压迫着被统治阶级,正如恩格斯所言,国家使得政治统治有了一个“‘秩序’的范围”,通过缓和矛盾,它使“互相冲突的阶级,不致在无谓的斗争中把自己和社会消灭”[5]。因此,尽管中国古代提出的文明是指皇权专制,但由于它与国家统治相连,并且强调 “开明”、“明君”,因而不失为早期的一种政治文明。正因为我国历史上的文明中深藏着皇权“开明政治”的情结,以至现今还有人对此津津乐道,带有很大的惯性优势。但要记住,它决不是政治文明的主潮,也不具有政治文明良性发展的趋向。

  不能把政治文明落脚于“开明政治”,而要落脚于“民主政治”。这样地指出问题,正是基于马克思主义的根本主张。虽然仅是国家的出现,不论它是专制的、还是民主的,作为政治秩序化的表现,就是政治文明诞生的界碑,但是,马克思坚决地认为,政治文明的实质在于民主政治。1844年11月,马克思在《关于现代国家的著作的计划草稿》一文中明确地提出了“政治文明”[6]的概念。马克思在文中拟订写作计划,打算就“集权制和政治文明”的问题作出专题理论阐述。我们从这里可以得知,马克思视集权制和政治文明为两个对立物,既然集权制的对立面是民主制,讲政治文明当然就是讲民主政治。由此可见,马克思不但提出了政治文明的概念,而且还揭示了政治文明的核心在于民主政治。

  为什么马克思主义把政治文明与国家相联系,而又强调政治文明的实质在于民主政治呢?这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文明观,对政治文明持发展的、变革的观点。国家政治文明产生后处在不断的演进之中,不停地延伸着的政治文明具有相对性。当新的政治文明形成后,旧的政治文明就显得落后、反动,相对地可被视为愚昧、野蛮。专制政治与民主政治两相对比,前者显然落后、愚昧。综观人类历史上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之所以说政治文明越来越向前发展了,不是因为专制政治的色彩越来越浓厚,而是因为民主政治的旗帜越来越鲜艳。一般而言,不同社会形态的政治文明相互轮替,后一社会形态比起前一社会形态在国家民主和公民享有政治权利的广度、深度上,都是有所变动、有所拓展的。古希腊奴隶社会建立了城邦的民主规则、程序和制度,第一次规定了公民的权利,除了奴隶之外,贵族和平民享有自由、民主,为政治文明奠定了基础。封建社会废除了奴隶制,把所有奴隶变为自由人,享受自由民权利的人比奴隶社会更多了,理所当然是一种进步。当然,封建社会政治文明有严重缺陷,因其传布神学政治思想、施行君王专制统治、造成政治黑暗而备受严厉谴责。资本主义社会推翻了封建专制统治,倡导自由、平等、博爱、人权、契约的思想,确立法治精神和法治理念,建立分权制、 选举制、政党制、监督制等民主政治形式,较之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大大地推进了民主的发展。

  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文明观还认为,在同一个政治文明社会里,也并非一切政治生活都是文明的,存在着对政治文明的破坏,会发生政治丑陋、政治衰败现象。在政治文明社会中同时并存着政治野蛮和堕落。马克思正是以深邃的历史眼光,看待和分析资本主义社会政治文明的发展性和相对性的。当资本主义暴露出经济上巧取豪夺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政治上欺骗和剥夺人民大众参与管理国家的权利,文化上崇尚和推行腐朽没落的精神观念、生活方式的弊端后,马克思愤怒地批判了资本主义社会文明。在《法兰西内战》一书中,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的政治文明是“建立在劳动奴役制上的罪恶的文明”[7]。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一定要起而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马克思热情讴歌了巴黎公社起义,阐明“公社搞了一次反对文明”[8]即反对资本主义政治野蛮的英勇斗争。从而揭示了资本主义政治文明必然要被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所代替,社会主义政治文明一定会实现真正的民主政治。

   马克思把政治文明的核心定位于民主政治的思想,对于今天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在现时代,民主政治与集权专制相对立,集权专制属于政治黑暗,民主政治属于政治文明。江泽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十六大”报告中论及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时,正是强调了必须通过“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9]如果没有民主政治这个实质,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社会主义比起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来,它的民主政治必将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度和高度。

  

  二、政治文明的范畴凸显民主政治特征

  

  人类文明是一个大系统。中国共产党的“十六大”报告把整个人类文明划分为物质文明、政治文明与精神文明三个部分,是科学的、正确的。三个文明是各自独立的子系统,每一个子系统本身又都表现为复杂的、多层次的体系结构。

  观察、分析政治文明的体系结构,首先必须从政治现象入手。马克思在其著作中,曾对诸多政治现象进行了广泛、深入的探究,为我们研讨政治文明体系的内部结构,提供了科学的依据。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和《评“普鲁士人”的“普鲁士国王和社会改革”一文》等早期著作中,就集中列举和阐释了“政治理智”、“政治精神”、“政治情绪”、“政治制度”、“国家制度”、“政治势力”、“政党组织”、“政治行为”、“政治革命”等政治现象[10]。这些纷繁的政治现象,可以归属为不同的政治范畴领域。我认为,政治文明的体系结构大致上应由政府文明、政党文明、法治文明和公民文明4个范畴构成。在这样的4个政治范畴领域里,都凸显了民主政治的基本特征。

  (一)政府文明

  这里所说的政府,基本上与国家同义。马克思在批判资本主义时,曾使用了“文明国家政府”[11]的概念,并把巴黎公社看作是与资产阶级“文明国家政府”对立的“工人阶级的政府”[12],也即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的“文明国家政府”。

  怎样才是社会主义的政府文明呢?从100多年前马克思阐述巴黎公社“工人阶级的政府”具有的政府文明来看,马克思早已揭示了社会主义政府文明所包含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基本特征,主要有五个方面:第一,机构精简。“政治中最本质的东西即国家政权的机构”[13],巴黎公社“工人阶级的政府”决不像资产阶级那样不断膨胀国家官僚机器。马克思指出:“国家必须限制自己的开支,即精简政府机构,管理尽可能少些,官吏尽可能少用,尽可能少介入公民社会方面的事务。”[14]]显而易见,新型工人阶级的“文明国家政府”实行一系列改革,转变了政府职能,成为减少了行政开支和行政机构的“廉价政府”和“小规模政府”。第二,地方自治。巴黎公社在外省、农村和企业,实行“地方自治”,建立“生产者的自治机关”,转变了政府职能,“国家的职务会只限于几项符合于普遍性、全国性目的的职务。”[15]留给中央政府的只是“为数不多然而非常重要的职能。”[16]第三,政务公开。“公社公布了自己的言论和行动,它把自己的一切缺点都告诉民众。”[17]第四,监督政府。公社的机构、职能和官吏,“总是处于切实的监督之下。”[18]第五,官员民选。公社废除了自上而下的等级授职制代之以普选制,所有的国家机关公职人员都“由选举产生,对选民负责,并且可以撤换。”[19]

  (二)政党文明

  现代政治文明的国家,必然允许组织政党,营造政党文明。在当今世界200多个国家中,除了极少数的君主制国家和细小国家之外,均有政党组织存在。政党的直接目的和功能,在于执掌或参与执掌国家政权。政党执政,是指一个国家的政治权力由政党行使,政党的领袖人物和骨干分子出任政府要职,推行本党的政策主张,对国家和社会造成影响。

  托克维尔认为,政治社团和政党是公民社会的关键性制度[20]。这是因为诚如蔡斯耐德所言,“政党创造了现代民主,而没有政党现代民主是无法想象的。”[21]实行政党执政,是现代国家政治制度文明的枢纽点。然而,政党要创造民主,政党自身必须民主。不实行民主的政党,遑论创造政治文明、领导政治文明。例如,历史上的法西斯政党,其领袖独裁无异于“皇权”,甚至连半点开明都没有,党魁玩弄党组织于股掌之间,政党沦落为十足的专制御用工具。只有民主性的政党,才能形成政党文明,并构成国家政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共产党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惟一的执政党,党的民主建设更为重要。不像西方国家实行两党制或多党制轮流执政,执政党面临在野党强大的竞争压力和刻意的民主监督那样,共产党的民主建设主要依靠自身良好的性质和制度规定来完成。恩格斯指出,共产党“组织本身是完全民主的,它的各委员会由选举产生并随时可以罢免,仅这一点就已堵塞了任何要求独裁的密谋狂的道路”[22]。(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许耀桐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政治文明   民主政治   人类社会文明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17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