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耀桐:民主是社会主义固有的东西

——马克思主义政治学学习笔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02 次 更新时间:2007-10-24 00:07:21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许耀桐 (进入专栏)  

  

  〔摘要〕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民主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是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的原则,更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旗帜,甚至直接地说,民主就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民主重在实践,没有民主的实践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而社会主义国家如果不实行充分的民主,就不能保证它所取得的胜利。社会主义民主的切实落实必须要有制度保障,其中废除干部职务终身制和在适当的时候实行普选制是两项关键举措。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民主

  

  0.从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的角度解读民主。近期以来,学术界流行“东西”,例如“民主是个好东西”(俞可平)、“民主是个不坏的东西”(李君如)、“民主仅仅是个东西”(宋圭武)、“民主首先是个东西”(熊培云),等等。我觉得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学者的说法都有一定道理,对于我们怎样更好地理解民主和促进民主的发展,也都提供了有所助益的认识。但是,这些说法毕竟包含着一定的局限性,没有深刻地抓住民主的实质,揭示民主与社会主义的内在关系。其实,在马克思主义政治学里早有论述,早就阐明民主不是什么别的东西,而是具有社会主义的属性。马克思主义指出,民主就是社会主义,即民主等同于社会主义。既然现在学术界“东西”流行,我也就跟着流行,可以说,“民主是社会主义固有的东西”,或简化地说,“民主是固有的东西”。本文以学习笔记的形式,谈谈对民主的社会主义理解,以便使我们关于民主的认识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的更加科学化、理论化的基础上。

  

  一、民主就是社会主义

  

  1.没有比社会主义更需要民主了。民主就是社会主义这个命题,最早可以追溯到恩格斯1845年的论述。当年,恩格斯在伦敦举行的各族人民庆祝大会上说,“民主在今天就是共产主义。”[1]这句话充分肯定了民主与共产主义不可或缺的关系。由于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往往被视为同义语,因此,说“民主就是共产主义”,也就是说,“民主就是社会主义”。并且,恩格斯在谈到民主就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时,强调了“在今天”三个字,也就是强调从现在始,主张民主主义的,可以看做是共产主义的一个根本要求,因为没有比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更需要民主了。

  2.民主是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的原则。为什么恩格斯要把民主上升到这么高的理论高度来认识呢?对此,恩格斯作了阐述,他指出,“民主已经成了无产阶级的原则,群众的原则。即使群众并不总是很清楚地懂得民主的这个唯一正确的意义,但是他们全都认为民主这个概念中包含着社会平等的要求,虽然这种要求还是模糊的。”[2]民主,归根到底是属于人民大众的,它鲜明地体现了政治上的平等。人民群众通过争取民主的斗争,达到社会平等、进步的要求。

  3.民主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旗帜。既然恩格斯强调民主已经成了无产阶级的原则,群众的原则,因此,他就要求,作为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无产阶级政党,必须坚决贯彻民主,毫不犹豫地实施民主。恩格斯要求无产阶级政党,要“把‘民主’一词写在自己的旗帜上”[3],高高地举起来。

  4.民主是社会主义的一个基本特征。马克思恩格斯以历史唯物主义和剩余价值学说为基础,科学地论证了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的必然胜利,论证了社会主义是人类历史上最合理、最正确、最进步的新型社会形态,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作为人类历史上的一种新型的社会形态,具有自身内在的一系列规定,即区别于以往任何社会的基本特征。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社会主义基本特征主要表现为8个方面:(1)发达的社会生产力;(2)生产资料归全社会所有;(3)有计划地调节社会生产,不存在商品和货币流通;(4)个人消费品实行按劳分配;(5)消灭了阶级、阶级差别和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已不复存在;(6)国家正在消亡,失去了政治职能,它的存在只是执行某些强制的经济社会管理措施;(7)社会生活民主,因为“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4];(8)形成“自由人联合体”,逐步实现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在作为社会主义的8个显著特征中,民主是其中重要的一个特征。

  5.选举是民主的标志并赢得尊敬。马克思思格斯从历史唯物主义的原理出发,指出早在原始社会,人类就结成了一定的生产组织和氏族社会组织,产生一定的管理人员。马克思说:“一切规模较大的直接社会劳动或共同劳动,都或多或少地需要指挥,以协调个人的活动”[5]。出于管理氏族生产和其他具体事务的需要,氏族全体成员选举了自己的酋长和军事首领。选举是民主的标志。恩格斯指出,氏族的酋长和军事首领,都是由氏族所有的人,无论男女,都参加选举而产生的,“酋长在氏族内部的权力,是父亲般的、纯粹道德性质的,他手里没有强制的手段。……军事首领仅仅在出征时才能发而命令。”[6]而且,“氏族可以任意撤换酋长和军事首领,这仍然是由男女共同决定的。被撤换的人,此后便像其他人一样成为普通战士,成为私人。”[7]恩格斯对原始社会的民主制相氏族首领所具有的特征给予高度的评价,他说,“文明时代最有势力的王公和最伟大的国家要人或统帅,也可能要羡慕最平凡的氏族首长所享有的,不是用强迫手段获得的,无可争辩的尊敬。”[8]

  6.普选权是社会主义的措施。民主的主要内容,就是赋予人民群众以普选权。马克思十分注重工人阶级为争取普选权而斗争,他对实行议会制、普选权最早的英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1852年,马克思在谈到英国宪章运动时说:“普选权就等于英国工人阶级的政治统治,因为在英国,无产阶级占人口的绝大多数,…… 在英国、普选权的实行,和大陆上任何标有社会主义这一光荣称号的其他措施相比,都将在更大的程度上是社会主义的措施。在这里,实行普选权的必然结果就是工人阶级的政治统治。”[9]恩格斯晚年对当时在德国出现的以普选权为中心开展斗争的策略也甚为关注,并进行了认真的研究,认为普选权这种形式工人阶级完全可以充分利用,它是工人阶级斗争的“一件新的武器”、“最锐利的武器”[10]。实际上无产阶级人多势众,对少数的资产阶级占有明显的选票优势,如果它还不能在民主普选中获得胜利的话,那么就只有在加强无产阶级自身组织和提高领导能力上下工夫了。只要资产阶级不采取专制的手段而实行民主的方式,无产阶级就同样不必采取暴力的手段而转以民主的方式应对之。马克思恩格斯的这些论述说明,在西方实行了普选权的国家里,就是采取了社会主义的措施,具有社会主义的因素。

  

  二、民主重在社会实践

  

  7.在党内率先进行民主实践。马克思恩格斯不仅在理论上高度重视民主问题,强调了民主的重要性、必要性,而且是民主的实践派,注重民主的社会实践。1847至1848年,他们在组织共产党的实践中,率先实行了民主制度。马克思恩格斯为世界上第一个共产党组织“共产主义者同盟”亲自制定了党章和宣言,规定党必须实行民主制的组织原则。后来恩格斯评价说,共产主义者同盟“组织本身是完全民主的,……现在一切都按这样的民主制度进行。”[11]马克思恩格斯制定的党的民主制的原则和实行的党内民主实践,主要体现在下列方面:第一,党的各级机构是按民主制组织起来的,各级干部经由民主选举产生;第二,党的各级组织定期开会民主讨论党的事务,允许不同意见和观点存在;第三,党的政治生活的根本方法是集体议决,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第四,党的任何职务都是可以变动的,党内不存在不受监督和约束的特殊党员,不称职的应予撤换之;破除和拒绝各级领导职务的终身制;第五,党坚决反对和禁止个人崇拜,禁止在党内为个别人祝寿和举行其他庆祝活动;第六,党内言论自由,进行积极、公开的思想斗争,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8.高度评价巴黎公社的民主实践。马克思恩格斯认为,1871年创立的巴黎公社,是工人阶级的国家,真正实现了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巴黎公社在人类历史上的存在尽管只是短暂的一瞬,巴黎公社的各项民主制度和措施都还说不上成熟和完善,然而就是在短短的72天里,巴黎公社的许多做法都标示着正确的前进方向。马克思恩格斯用极大的精力摘录和研究了巴黎公社民主制度的各项规定.并给予高度的评价。他们从以无产阶级为中心的“人民主权”出发,确认了实行社会主义民主,最重要的是必须对无产阶级的干部实行选举、监督、罢免等项制度。马克思这样评说道:公社,“这是人民群众把国家政权重新收回”[12]。公社实行的选举、监督、撤换、低薪制度.把人民主权的思想变成现实。这些制度第一次实现了无产阶级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权利。巴黎公社的事实说明、无产阶级劳动人民作为社会主人的深刻内容,必须借助现实的具体的形式展示出来,一是通过选举、监督、撤换、低薪的干部制度参照印证出社会仆人和社会主人的关系;二是把选举、监督、撤换、低薪的干部制度作为防止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的有效措施。巴黎公社实行的选举制,没有欺骗、没有阴谋,没有虚假,是真正民主的人民普选制,它包含着一系列科学的步骤、方式。第一,发布选举公告;第二,宣布候选人名单;第三,允许竞选,候选人可以向选民发表讲话或演说;第四,规定代表名额和居民人数比例相等的选举方法。选举采取分区选民直接投票的方式、候选人所得票数要达到选民名单的1/8才能当选,大体上每2万居民推选委员1人,这就打破了过去巴黎历次选举所规定的各区代表名额一律相等的旧传统,大大有利于人口居住稠密的工人居住区;第五,在各个行业和部门贯彻选举原则,人们踊跃参加,选举光明正大、严格认真。马克思称赞道:“从来还没有过在选拔上进行得这样认真仔细的选举,也从来没有过这样充分地代表着选举他们的群众的代表。”[13]巴黎公社经人民普选产生的干部处于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直接监督下。在监督制度方面,巴黎群众创造了多种多样的形式。第一,通过各种群众组织进行监督。公社委员和各级领导人有时通过召开选民大会,向群众报告工作,解答各种质询,听取大家意见。第二,通过各种舆论工具进行监督。公社刊行了《公报》和《公告》,向人民公开宣布各种法令、声明、通告等,使人民群众及时了解公社的决定和措施。第三,通过群众的来信来访进行监督。巴黎公社的人民群众政治热情十分高涨,他们经常向公社写信反映意见,提出批评。公社对群众的来信来访十分重视,总是认真讨论,及时处理。公社还把国家机关公职人员随时可以罢免的原则写在纲领上.规定一切由选举产生的公职人员都可以被选举人罢免。巴黎公社的撤换制具有鲜明的特点,第一,清洗混进公社的阶级异己分子。第二,开除背叛公社事业的叛徒。第三,撤换违法乱纪的犯罪分子。第四,免去不胜任工作职责者的职务。对于不适合留在领导职位的人员,经过公社委员会讨论后,作出了严厉的处置。

  9.没有民主的实践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马克思恩格斯生活的19世纪,还不是直接的社会主义革命时代。20世纪初,列宁成为马克思主义的伟大后继者,他把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原理应用于俄国,探索出—条不同于西欧的发展道路,即如果革命发生可以直接向社会主义过渡。列宁在成功地领导了俄国十月革命,实现了社会主义从理论到现实的飞跃后,开始了一国独立建设社会主义的实践。列宁认为,东方经济文化不发达的国家也可以走在西欧发达国家前面,提前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建立起社会主义社会来。但列宁主张,革命可以提前,马克思恩格斯阐述的社会主义基本特征却不能变。列宁坚持马克思恩格斯的民主理论,更深刻地指出,“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这包括两个意思:(1)无产阶级如果不通过争取民主的斗争为社会主义革命作好准备,它就不能实现这个革命;(2)胜利了的社会主义如果不实行充分的民主,就不能保持它所取得的胜利,并且引导人类走向国家的消亡。”[14]列宁的这一论述表明,民主,既贯穿于民主革命时期,也贯穿于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只有在社会主义,民主才成为普遍的真正的现实。因此,必须把民主投入社会主义实践,如果没有民主的实践,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

  10.在民主选举中开展竞选。列宁执政7年逝世后,斯大林成为苏联最高领导人。斯大林建立了“普遍、平等、直接”原则和“秘密投票”方法的选举制,并且提出在选举中必须采用竞选方式。当时,许多外国人都认为苏联是不会搞竞选的。1936年3月.美国的“斯克里浦斯——霍华德报系”报业联合公司总经理罗易·霍华德访苏时,认为苏联只有一个政党活动.因此不存在有开展竞选的条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许耀桐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628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