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静华:“病态性思潮”狂热的鼓吹手——李银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74 次 更新时间:2007-10-22 05:24:29

进入专题: 观点争鸣  

钱静华  

  

  人类若不反省自身,终将难挡瘟疫、烈性疾病的爆发。

  ——普利策奖得主:劳瑞,格雷

  

  “污染”这个词,历来是对环境而言。自人类进入所谓的文明时期以来,在整个世界范围内,人类从一开始便各尽所能向着大自然吹响了毫不留情的征服号角:“创造社会财富,改善生存环境!”,人类的理由似乎很充足,我们社会前进的步伐几乎等不得大自然给予喘息的机会,铁蹄无所顾忌重复地向自己赖以生存的地球实施着毁灭性的蹂躏,从森林到海洋,从陆地到高山,各个击破,所向披靡,征服的手段举世无双,成就斐然!

  然而回报是同等的,君不见大气层臭氧黑洞业已形成,愤怒的“厄尔多尼”自然惩罚之剑已经高高悬在了人类的头上:沙暴四起,海啸频传,城崩地裂,物种灭绝!这一切殃及包括其他自然生物的厄运报复来得如此神速,令人类社会显得是那么始料不及而束手无策,充分说明我们人类在自然界是多么的渺小而且妄自贪婪!今天我们人类恍然大悟决意诚心善待大自然,代价无疑将是巨大的,我们人类今后化在修补地球伤痕上的功夫,必将当以十倍,百倍力量几代人而穷之,这种以“文明进程”为理由的人类自掘坟墓的鲁莽教训真可谓刻骨铭心……!

  这仅仅是人类生存的外部环境遭到人为“善意”的破坏,还不致于是人类无可药救的灭顶之灾,我们还有亡羊补牢赎罪的机会!真正蛊惑人心,引领我们人类走进末日之途的还是那些“前卫”的思想家们和那些拥有“列强性格”的某些民族激进的“野蛮”政治家们,他们实在具有可怕的毁灭世界的超级能量和绝对拥有一己三寸不烂之舌,极具自圆其说的话语舞台……!

  前有德国希特勒,这位所谓“种族优越”的日耳曼战争疯子,妄图将他视为“劣等民族”的犹太种族彻底赶尽杀绝而消失于人类社会版图,开创了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不耻动用国家力量来达到灭绝种族的战争恶例!

  今有美国小布什,这位现代所谓“单边主义”的缔造者,明目张胆抛弃人类公约的“联合国”的文明宪章,举世罕见以绝对傲慢的“手术刀”形式,简单粗暴对他民族主权国家力图实施其“斩首”的民主移植,且不说这种可悲的“单相思”有多荒唐,单就“以暴制暴”狠蛮手段的初衷来说,所谓“文明社会”的人类感召力岂不是穷途末路了……!

  人类所谓的“列强”靠“战争”来掠夺资源,用军事手段来解决人类民族争端,今天看来最终还是彻底失败。宗教滲透着“邪恶偏见”,思想弥漫着“颓废思潮”,这才是人类社会“精神创伤”彻底病入膏肓还危疾忌医的现代绝症!“宗教”的议题太大,将在以后以单独的篇幅来着重阐述。本文略谈一下“颓废主义”这个百年来毒化人类思想精神根源的“不死腐菌”,在今天的蔓延病变。

  “清除精神污染”,是上一世纪八十年代发生在中国大地思想领域的一起大事件,当时国家及时提出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其实是针对泛滥成灾于西方社会没落的“泛自由主义”绝对化的一次清醒抵制!

  “泛自由主义”绝对化的大旗是“颓废主义”decadentia(拉丁文),“颓废主义”的主要内涵包括主观唯心和非理性主义。它的表现形式是宣扬病态的,变态的,极度悲观狭隘的精神刺激感和不受任何道德规范约束,一种极端的自私行为。“颓废主义”这颗原本文艺上的毒菌,自欧洲十九世纪下半叶诞生感染世界以来,她的破坏力度比之人类破坏自然环境的程度在精神思想上更加有过之而不及!

  用今天的眼光审视昨天的世界,那些以往曾经在西方世界留下遍地污迹,具有毁灭放荡的“垮掉的一代”们,那些作贱人生的“嬉皮士”和喧嚣社会的“朋克”们!以及今天流行泛滥于世界,西方极乐社会可以容忍的那些所谓:“乱伦”,“兽交”,“换偶”,“虐恋”,“同性恋”等等,都是“颓废主义”纵欲思潮污染下,“泛自由主义”的个性泛滥在今天的丑态百出,它们是一股人类社会已经无法遏制的,另类病变的“性泥石流”,旗帜鲜明地与传统的性观念分庭抗礼,正以万分讲究着民主社会“人权,自由”的强大攻势,占据着所谓人类“文明世界”的高处,钻山打洞朝着人类健康的灵魂大堤冲击,向着本以自守,如今业已开放,人类最大的聚集地之一的华夏大国—中国,顺势而来!

  癌症与病毒,这是人类作贱昨天而获后患的自我报复。它们在中国今天的泛滥蔓延,就如“同性恋”被某些国家法定错误的认可,一样有着不法常可的事实存在!“崇尚自我”,我们当今的社会意识毫不否认显然普遍高于对“艾滋病”的识别,也许打着各类变种红“叉”的现代癌症侵渗到我们的族群,还没有引起我们全社会知识界足够的清醒和恐慌?

  我反对“同性恋”不仅仅是简单意识上的反对,而是义正词严地用普通的医学常识告诉人们:“生殖系统交叉感染排泄系统”,这个逆向性观念的人类病态恶习,一旦形成周而复始的反复实践,必然会导致生理排斥系统的狠狠惩罚和无情报复!美国五十年代大演员,59岁死于人类大绝症“艾滋病”的罗克,赫德森便是一个强有力的佐证!

  就“乱伦、兽交、换偶、虐恋、”而言,“乱伦”:有家族亲属的传统制约,“兽交”:偏私的阴暗行为,“换偶”:偶尔的性放纵,“虐恋”:恶搞玩笑而已,它们都有着局限性,虽然从道德意识层面上看去显得极其丑恶,但它们最终绝然不会形成影响人类社会传统性观念,大面积的恶性溃烂!

  唯独“同性恋”,这个人类已经围剿不住的“毒瘤”,它的能耐是有目共睹的,声名远扬于国际,世界遍布为其振臂而呼的各国代言人,榜样的力量是那么无穷,在“自由、人权”的幌子覆盖下,反围剿粉墨登场的“同性恋”游行队伍浩浩荡荡招摇地串市而过,煞是骄傲地袒胸露点,沿街接受人们糊涂宽容的掌声与模棱两可的盲目喝彩!

  这是人类的悲哀所在,人类饱经战争创伤正在学会息事谈判,以求民族和解平等、人类吸取伤害大自然的悲痛教训,正以虔诚的态度去设法弥补地球休养生息的资源亏空,可是人类却愚蠢地浑然无视思想“性领域”,“颓废主义”糜烂思潮在今天层出不穷的恶劣现实,姑息变幻着各种花样翻新的“性丑恶现象”而“养虎遗患”!“同性恋”在今天得以默认,正是借以人类所谓“文明”的力量不惜来为其鸣锣开道,大众在不明就里的“时尚、包容”的蒙昧意识下刻意推波助澜的结果!真可谓一定要吃遍所有苦头,犯下所有错误,真正的穷途末路,大祸临头,人类才猛然学会警惕,象对待瘟神“萨斯”一样彻底躬身自省?……!

  一段时期以来,我触目惊心地看见一个非常忙碌亢奋的女性身影频繁地亮相于内地的各大传媒舞台,为其“苦心孤诣”潜职创新的“性文化”研究不耻大放着厥词!究竟有什么不同凡响的“空谷足音”刺激了我们众多哄动的传媒神经?还是善用“性魔力”这个词赚足眼球,来提高“收视率”?使得我们的大学课堂、电视讲座为其大开绿灯,我们的“黄金时段”为其频频亮相?她究竟是谁呢?

  她就是曾经被《亚洲周刊》评为50位最有“影响“中国的人物之一,中国当代著名已故作家王小波遗孀,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人们眼中所谓著名的“性学家”——李银河。

  在这里,我不想用任何词语去贬低李银和的智商,更不想费心伤神去探讨她的所谓“性思想”,她的一切“用心”和“贻害”,自有历史的恶果来惩罚她!今天,我只想就事论事她的“言论”,一个饱尝“国恩”,(社会科学院)人民养育的教育家(博导)与世俱进、光辉灿烂“性思想”的惊世结晶:

  关于“二奶”:社会应该有“多边化家庭”的权利,一夫一妻这个模式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国外有“虐恋俱乐部”,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乱伦”不涉及道德问题,只要承诺不生育,完全可以让她们自由结合。

  关于“换偶”:房间只限于俩个人,只要在“自愿、私秘场所、成人之间”三原则下即可以进行性关系。

  关于“兽交”:非洲的某一部落仍保留把女孩子的处夜权交给狒狒,这是意味着他们部落的某种图腾,属于很正常。

  关于“少女性交”:她们有权利性交,我们无权利干涉!

  关于“同性恋”:“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肯定不被批准,但我还是要申请!

  关于“淫秽物品”、关于“妓女问题”、关于“性PARTY”、关于“木子美的身体写作”、关于“恶搞文化”等等,等等应该怎么,怎么……!

  纵观了李银河所有关于“性文化”的奇谈怪论后,一个大大的的问号强烈地地闪现于我面前,为什么在历史的紧要关口总有那么一些专门背逆民族主流意识而反动,水火相拼甚至散布祸国殃民的“大言论”出现呢?

  “抗战时期”有汪精卫,当时以他为首成立发起“低调俱乐部”的“和平抵抗运动”,正是宣扬一种臭名昭著“抗战必败!”的悲观恐日论调,牵涉分散了中国很大一部分“中间力量”。背叛祖国自绝于民族,汪精卫也由此背负一个“大汉奸“名份永远被钉在了中华民族的“耻辱柱”上!

  “文革时期”有张春桥,这位有着“猎狗般”超常的政治嗅觉,掐准了时代脉搏,撰写了一篇当时石破天惊的《破除资产阶级的法权思想》文章,间接点燃了“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索,这位老谋深算的“师爷”也许自己都没有料到,此后的十年,中国传统的“文化尊严”从此斯文扫地,人民从此稀里糊涂地卷入一种疯狂的“猜疑、斗争、打倒、消灭”的革命洪流之中……!

  因“思想”而获罪的昨天历史毕竟离我们渐渐远去,但用“思想”犯罪的实例在今天这个世界上还总是屡见不鲜:“邪教”便是一种典型的用“思想”去实施“异端邪说”的犯罪组织!

  众所周知日本麻原的“奥姆真理教”,以他为主使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案件,就是他所极力宣扬的世界“末日惨状”在人间得到最“伟大”的实现!

  “雷尔教”创始者,法国人克洛德,沃里龙以“上帝”的名义向世人宣布:“同性恋”是人类的创举,女人在任何场合可以任意命令男人做爱,定期举行“性PARTY”是上帝的旨意,命令女孩当面朗读“性幻想”是他的职责,如有违犯,即遭惩罚!

  更为骇人听闻的是有一个“飞碟教”的福希隆,扬言克隆“希特勒”,宣称将用存于博物馆希特勒的头盖骨或下颌骨刻下一块,以今天的科技他有把握获取基因,再生一个“希特勒”,在他的妖言鼓动下,目前已有50多名妇女自愿报名担当这个“邪恶灵魂”的克隆母体!

  无论是美国“大卫教”的玩弄女性、西欧“太阳圣殿教”的血腥、还是菲律宾“上帝之灵教”的愚昧、肯尼亚“共济会教”的欺骗性,都有一个可怕的共性,那就是“邪恶思想”在人类确有其市场的渗透魔性!

  这些丑恶的现实,我不知道李银河作何感想,有何高见?!说心里话,我无意将你的“言论”与“邪恶”划线,更无意将你的“言论”与“思想犯罪”等观,但我要问得是,你的这些无耻的“性观点”释放在中国一代“性观念”已经够混乱的今天,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呢?作为一名性学者研究“性”,人们无可厚非,但肆意学术去融绘扩散便就是一种号召了!

  即使把你的“性观点”放在今天“自由、民主”的美国,也未必是畅通无阻,不是吗?今年4月当选“美国小姐”的塔拉,康纳,就是因为私生活作风败坏,行为不端遭主办当局强烈斥责:“美国小姐作为公众行为楷模,必需符合道德规范要求”而面临被罢黜后冠!还有美国空军中士米歇尔,曼哈特因生活不检点,没有遵守空军制订的核心价值观而被军方就地开除!

  李银河“性思想”的超级喧嚷可以休矣,建议去重读一读你心爱老公王小波的旧作《救世情节与白日梦》一文,也许他能帮你解脱“精神颓废”的极度错乱和“病态性思潮”的深度迷恋!王小波说:“解放的欲望可以分二种,一种是真解放,比如曼德拉,圣雄甘地,我国的革命先烈,他们是真正为了解放自己的人民而斗争,还有一种假解放,主要是想满足自己的情绪,硬要去解放一些人,这种解放我叫它是“瞎浪漫”!”。(引号是我加的)

  就当权且李银河的所有“性观念”是一种“瞎浪漫”吧,就此收声,谢罪天下还来得及,否则“性趣不改”而继续执迷不悟,只怕到头来去见王小波的那一天,是一纸五雷轰顶的“离婚证书”!

  

  钱静华,出生在上海,现居澳大利亚悉尼。

    进入专题: 观点争鸣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626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