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飞:审前报道对美国刑事审判的影响[1]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83 次 更新时间:2007-10-17 07:14:43

进入专题: 刑事审判  

高一飞 (进入专栏)  

  

  高一飞(西南政法大学教授)

  Wadi Muhaisen(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教授)

  

  在美国,公开刑事审判是强制性的。刑事被告有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而媒体和新闻有自由发表他们的言论的权利。我们将会讨论美国宪法中两个条款之间的冲突:1)保证刑事被告人能够获得不偏不倚的陪审团的公正审判;2)保证自由言论。文章中我们对立法和美国最高法院对这一冲突的规定进行评论并提出对提高美国刑事审判公正性的建议。

  公开审判 言论自由 审前报道 公正审判 综合评估测试

  

  The Effect of Media Pre-trial Publicity on American Criminal Trials

  Professor Gao Yifeng – Southwest of Political sience and Law, Hunan Provinc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 Professor Wadi Muhaisen, Professor of Colorado University and Attorney at Law of Muhaisen Law Firm–, United States

  In the United States public criminal trials are mandatory. In America, a criminal defendant has a right to a fair trial; but the media and press have a right to free speech. This Article discusses the effects of pretrial publicity in criminal cases of national notoriety in the United States. We will discuss the clash between two provisions of the American Constitution: 1) guarantee to criminal defendants of a fair trial by an impartial jury and 2) the guarantee of free speech; the American Supreme Court’s rules on these issues; our criticisms of the law on these issues; and our recommendations for improving fairness in American criminal trials.

  Public criminal trials Freedom of speech Media Pre-trial Publicity Fair procedures “Totality of the circumstances” test

  

  在美国,公开刑事审判是强制性的。强制性公开的原因是为了再次向公众保证公正的诉讼程序被遵循,同时它也为社会对一个案件的关心及情感等情绪提供一个渲泄的途径。[2]同样,科技的迅速发展、公众的更多关注及媒体数量的增多创造了另一个普通的现象,也就是产生了不少的“全国著名审判”。[3]人造卫星、可移动的广播设备、电缆电视及其它新的科技已经在美国的刑事审判公开中被运用。电缆新闻网络(CNN)的普及、对著名的辛普森案件审判[4]的浓烈的兴趣及对“法庭电视”[5]之类的电视节目的需求表明了公众对现实法律艺术的永不满足的好奇心。

  20世纪60年代,当媒体开始关注民权及反对越战的同时,美国人民开始对更多有关审判的新闻感兴趣。一个有名的审判可以引起美国任何一个城市的媒体的注意,并且使审判开始前对案件的相关报道充斥着整个国家。[6]消除审前报道对审判的影响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将案件的审判地点转到另一个城市和法院,但是如果该审判被在全国范围内报道了,则该方法就会失效。[7]

  在美国,刑事被告有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而媒体和新闻有自由发表他们的言论的权利。我们将会讨论美国宪法中两个条款之间的冲突:1)保证刑事被告人能够获得不偏不倚的陪审团的公正审判;2)保证自由言论。文章中我们对立法和美国最高法院对这一冲突的规定进行评论并提出对提高美国刑事审判公正性的建议。

  

  一、媒体报道对美国刑事审判的影响无法避免

  

  媒体对刑事审判的报道在过去的30年就有了很大的扩展,[8]这在很大程度上给公众提供了有关特定审判的深刻的了解和广泛的信息。[9]新闻对刑事案件审判过程的过多参与导致了由于受媒体影响而使陪审员产生偏见,进而引致不公正审判的上诉的数量也在增多。[10]

  过去,审判法官对是否允许审前报道拥有很大的裁量权。[11]当被告对他们的定罪上诉,认为对其的审判违反了公正程序[12],上诉法院也通常给与原审法官极大的空间而驳回被告的上诉。[13]美国法院假设所有的陪审员立场都是公正的[14],如果没有有关种族偏见的证据,所有的判决也被认为是公平的。[15]

  什么是著名的审判呢?

  一个“全国著名的审判”是指在案件的调查程序和审前程序中,全国范围内的人们一直通过报纸、杂志、无线电广播和电视对此案有普遍深入的、持续的了解。[16]有四种审判能够引起媒体关注从而使其变得在全国范围内众所周知:

  涉及异乎寻常的罪恶、能够满足国民窥视之好的案件,例如帕梅拉·斯马特谋杀案;[17]

  犯罪行为非常凶暴或者骇人听闻以致全国媒体都紧紧跟随的案件,例如查尔斯·曼森凶杀案,[18]杰弗里·大莫尔凶杀案[19]和俄克拉荷马州联邦中心爆炸案;[20]

  被告是名人的案件,例如辛普森谋杀案;[21]

  被害人是名人的案件,例如罗伯特·F·肯尼迪暗杀案。[22]

  美国大多数的刑事审判并不会引起公众或者媒体的关注。但是,当一个审判因为任何原因变得全国众所周知的时候,媒体和民众的注视使得审前报道成为审判法院法官难以解决的问题。另外,一个地方性的普通罪案一旦涉及“谋杀、神秘、性和悬念”就会成为全国性的案件。[23]因此,媒体对案件审理的影响又是非常普遍的,与不出名的案件相比,对全国有名的犯罪的公开报道能够影响的潜在陪审员的数量更多。[24]另外,潜在的陪审员很可能已经被有关犯罪、被告人或者被害人的公开报道层层包围。[25]在全国范围内于审前有大范围公开报道的和细节的描述祥细的,属于全国著名的案件,应当将这些案件与纯粹涉及一个的地方影响的案件区别开来。[26]

  对于全国著名的案件,不能通过转移审判地点、选择未受影响的陪审员、封闭陪审团等方法达到目的,只能通过上诉审发回重审以达到公正审判。但是,可否通过限制媒体的报道达到目的呢?

  

  二、为何不能靠限制言论自由保证公正审判

  

  美国宪法是美国最高的法律,宪法的前十条修正案被称作《权利法案》。宪法的这十条修正案是美国公民自由的主要来源,也是对政府权力进行限制的来源。任何与宪法规定相抵触的法律都是无效的。然而,当我们讨论对公开审判的公开报道时,有两个宪法规定可以适用,一个是第一修正案,一个是第六修正案。

  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议会不能制定有关建立宗教或者禁止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不能制定削减言论自由或者新闻自由的法律;不能制定削减人民温和地集会、基于所受冤屈请求政府救济的权利的法律。[27]”美国媒体依赖该条款在审判开始前讨论刑事审判。这被称为“审判前公开报道”。公开审判的基本原理在于“公众对一个刑事审判的详细审查提高了案件审理的质量并且确保法律程序中事实的完整性,进而给被告和社会都带来利益。”[28]公众观察和评论审判程序可以遏制政府滥用权力。[29]

  美国宪法第六修正案通过对所有刑事被告都有受不偏不倚的陪审团公正审判的权利,它规定:“在所有的刑事起诉中,被告都享有获得犯罪发生地(该地区应当是法律预先确定的)的不偏不倚的陪审团快速、公开的审判的权利,享有被告知控诉的性质和理由的权利,享有与对其不利的证人对抗的权利,享有遵循法定程序获得对自己有利的证人的权利,享有获得法律援助的权利。”[30]然而,最高法院同时承认,有时言论自由权和获得公正的审判的权利会发生抵触。有时公众对一个刑事审判的兴趣太过浓厚,就会使得提供一个在刑事审判中不偏不倚的陪审团成为难题。

  这些宪法条文的规定存在抵触,[31]因此,在全国著名的案件中,美国法院不得不努力权衡这些条文的规定。

  公民需要通过公开的审判知道实施司法程序的威信和效力。审判是否公正?是得到迅速处理、还是受到拖延以至造成磨难?然而,一般人没有时间去地方法院旁听审判,也没有时间连续多个小时收看有线电视转播的某些审判。他们是从新闻报导中获得消息,无论是从早报,还是从晚间电视或广播新闻。如果禁止新闻界旁听审判,那它就不能提供这一对“民治至关重要”的讯息。

  但是,如何兼顾公平审判的需要呢?如果罪大恶极,如果地方民情高涨,如果过度的舆论会影响挑选组成公正的陪审团,那么是否应该把新闻界排除在法庭之外?根据最高法院的裁决,回答是否定的。首席大法官沃伦·伯格(Warren E. Burger)认为:“预先制约言论与出版是对《第一条修正案》所保护的权利的最严重和最不能容忍的侵犯。”法官手中有各种各样处理这类情况的办法,包括对被告和原告律师的禁令、把开庭地点改到一个不太情绪化的地方,以及将陪审员隔离等等。

  有关新闻界报导审判的要案是1980年的“里士满报业公司诉弗吉尼亚州案”(Richmond Newspapers, Inc. v. Virginia)。由于一家自由媒体的努力,这个案子巩固了人民知情的权利。在这个案子中,一个人因谋杀被捕,但各种各样的问题导致三次审判无效。于是,当第四次审判开始时,法官、检察官和辩护律师一致认为,应该不将审判对旁人和新闻界公开。[32]

  当地报纸提起诉讼,向法官的决定提出挑战。最高法院在其作出的重要裁决中,平衡了《第一条修正案》与《第六条修正案》(The Sixth Amendment)──新闻出版自由的权利与得到公平审判的权利──的关系,法院认为,二者相辅相成。《第六条修正案》保障“及时和公开审判”的含义是,不仅保护被告不遭受秘密的私刑审判,而且还保护公众旁听和目睹审判的权利。鉴于弗吉尼亚州,或甚至里士满市的全体民众,显然不可能都去旁听审判,因此,必须允许新闻界旁听和报导审判,协助确保审判公正进行。首席大法官沃伦·伯格关于“里士满报业公司诉弗吉尼亚州案”的意见书(1980年)有一段经典论述:

  《权利法案》是在审判应予公开这一悠久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当时,公众旁听审判的权利被视为审判程序的一个重要方面;在“愿来多少就来多少的民众前面”举行审判被看作是“自由英国宪政的不可估量的优势”。《第一条修正案》所保护的言论和新闻出版等自由可以被理解为是对每个人出席审判的权利的保护,从而使那些明文规定的权利具有意义。“《第一条修正案》不仅限于保护新闻出版和个人言论,而且也禁止政府对公众获取信息的来源施加限制。”言论自由意味着某种听取的自由。在很多情形中,本法院都曾提到《第一条修正案》赋予的获取信息与观点的权利。就审判而言,《第一条修正案》对言论和出版的保障本身就意味着禁止政府断然关闭在《修正案》诞生以前就早已对公众敞开的法庭大门。“因为《第一条修正案》的语言并非模棱两可。…… 它必须被视为──按照一个热爱自由的社会的解读──用明晰的语言所能表达的涵盖范围最广的一项规定。”[33]

  虽然这个案子涉及的是刑事审判,但其理念同样适于民事审判。最高法院大法官小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任期1902年-1932年)曾说过,公众监督是正当行使司法的保障。他写道:“(民事)案件的审判应该在公众的注视下进行,这不是因为一位公民与另一位公民之间的纠纷需要公众关注,而是因为这是一个最佳时刻,让那些行使司法的人应该永远凭公共责任感行事、让每一个公民满意地亲眼目睹执行公务的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一飞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刑事审判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621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