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汪·卡立克著:为日本人腾地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20 次 更新时间:2007-09-22 00:56:13

进入专题: 日本  

罗汪·卡立克著  

  (吴万伟 译)

  

  最近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中国身上,可是日本的经济是中国的两倍大啊。更重要的是,经济停滞的“失去的岁月”已经结束。和从前不同的日本杀回来了。罗汪·卡立克考察了日本改变的原因、经济和政治改革的新精神、日本与美国的关系,以及日本对中国的着迷。

  尽管许多美国人对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表现出恐惧、厌恶和羡慕,它给沃尔玛一家出售1%的国民生产总值,但是他们往往忘记了仅仅20年前,另外一个亚洲国家---日本的经济崛起引发了更大规模的群众喧嚣。1986年广大观众蜂拥前来观看罗恩·霍华德(Ron Howard)的民间风味的电影《打工好汉》(Gung Ho),该片是关于日本公司购买美国产业"锈带"(Rust Belt汽车公司的故事。几年后,迈克尔·克莱顿(Michael Crichton)的描写日本人阴谋控制美国电脑业的下流小说《崛起的太阳》(Rising Sun)一下子销售了20万册。议员在国会山的草坪上破坏日本生产的消费品---电子产品,因为相信它们是不公平竞争的产物。

  东京作为旨在称霸世界的野心勃勃的公司的温床的大众文化形象已经被更友好的、具有漫画色彩的形象所替代,东京现在是电影中“消失在翻译中的” 异国色彩的理想场所。'

  今天,东京作为旨在称霸世界的野心勃勃的公司的温床的大众文化形象已经被更友好的、具有漫画色彩的形象所替代,东京是个异国色彩的理想的地方。对比《打工好汉》和2003年索菲亚·科波拉(Sofia Coppola)独立制作的轰动一时的《消失在翻译中》(Lost in Translation)就发现明显的不同。其中比尔·默里(Bill Murray)和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在城市的豪华宾馆和霓虹灯闪烁的街道上逃避他们的问题。或者考虑一下今年春天在纽约高古轩画廊(Gagosian Gallery)大肆宣扬的日本艺术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的画展,以《纽约时报》称为“微笑的鲜花和多彩的蘑菇”而闻名的,关于禅宗佛教创始人的大众艺术画吉祥物だるま(Daruma)。村上隆是个真正的艺术天才和全球现象,但是如果我们从报纸标题判断,对于今天的美国人来说,日本主要是疯狂的时尚(被歌星格温·斯蒂芬妮(Gwen Stefani) 和她的“原宿少女”(Harajuku girls)推波助澜)、怪异的风俗习惯、以及迷恋影碟游戏的“迷茫的一代。”

  至少在美国大众心里,日本并不特别是美国经济活力的严重威胁。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Junichiro Koizumi)2006年和布什总统游览雅园(Graceland)的友好形象成为黄金时段的新闻标题,一年后,现任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对于美国的公事公办式的访问就没有了。

  但是忽视日本将让我们处于危险中。尽管中国抓住了我们的注意力,但是日本仍然牢牢稳坐世界经济第二大国的地位,悄悄享受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长时间的持续增长。日本的全球品牌从来没有比现在更强大:丰田汽车超越通用汽车在2007年第一季度汽车和卡车销售中,76年来第一次抢占了世界第一的位置。2006年来自日本的创造发明的专利权达到42亿美元,索尼,佳能,本田,松下,富士通,日立遍布全球。日本商标受到尊重和利润丰厚。相对来说,中国尽管有个人电脑巨头联想和白人商品生产商海尔的最大努力,至今还没有建造一个多数美国人能够叫上名字来的商标。日本已经回来了。

  

  第一章

  

  在小泉纯一朗和继任者安倍晋三的领导下,日本已经摆脱了1990年代到2000年带初期的谷底。2002年以出口带动的提升已经延续了由高涨的国内需求带动的基础广泛的经济扩张。2002年0.1% GDP增长很难是个脉动,到了2003年的1.8%,然后是2.3%,2.6%,最后到2006年的2.7%,这个速度今天仍然保持着远远超过美国的水平。

  如果考虑到日本在所谓“失去的年代”的经济严重衰落的停滞的十年,这些进步尤其让人印象深刻。到了2001年,日本银行把利率降低为零,人民给银行钱以保管他们的钱。日本人的商业财产只有1980年代高峰时期价值的三分之二。当时位于东京中心的森林覆盖的皇宫的财产超过整个加利福尼亚州。

  泡沫破裂后,日本花费了痛苦的、漫长的时间才适应现实。在泡沫时期,对工人的需要激增,上班族(sarariiman)被期待一天工作24小时,变成受到高度赞美的公司战士(kigyo senshi)。为了交换这样的奉献,工人理所应当得到终生工作保障。所有这些都随着经济而崩溃了。

  加州瑞德兰兹大学(University of Redlands)人类学副教授黑谷沢(Sawa Kurotani)写到“上班族生活方式的死亡”。她说日本公司“开始激进重组、大幅度裁员以便在全球竞争中生存下来。”自杀率大幅度上升(是美国自杀率的两倍,高于前苏联和卫星国以及斯里兰卡之外的所有地方)在很多情况下是因为过劳自杀(karojisatsu)或者由于压力过大引起。最常见的方法是跳水(tobikomi):从站台上跳到地铁道轨上。理查德·凯兹(Richard Katz)注意到日本(在他的书《日本: 变质的系统》(Japan: The System That Soured)“没有社会进行根本性的改革,除非耗费掉所有其他的方法。”到了2001年,似乎确实没有其他任何办法了。中东占据了华盛顿的注意力,中国作为亚洲大国迅速崛起。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东亚主要的区域出口合作伙伴,日本陷入礼貌的不相干(genteel irrelevance)。

  在1990年代末期,日本人在800年前战胜蒙古人以后第一次不得不承认他们在亚洲遇到了真正的竞争者。

  小泉纯一郎出现了。他的外号是“狮心王”,不仅因为他夸张不羁的茂密长发而且也因为他民族主义自豪感和战斗风度。在小泉成为自民党总裁之前,除了1993年的几个月的例外,一直在台上连续执政,就像中国的共产党。日本在十年里经历了8个领导人。即使没有别的东西,小泉作为战后担任日本首相最长时间(超过5年)的领袖,给日本带来非常需要的稳定局面。

  与此同时,他开始了长久延迟了的大量改革。虽然很难说是个反叛性的人物,他的父亲和祖父都担任过自民党的部长,小泉表现出空前的意愿重新考虑日本的经济和金融结构。在他担任首相的前4年里,他引进了一系列的改革,提高日本主要银行和企业的功能,改善个人家庭的金融财富,鼓励财产市场的复兴。到了2005年,最关键的剩余任务就是邮政储蓄银行的私有化,它有3.1 兆美元的资产,25000营业网点、26万员工,资助45%日本所有良好信贷,和日本家庭储蓄的四分之一,全部都是免税的。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首席日本经济学家叶斯珀·科尔(Jesper Koll)把当时的邮政储蓄系统作为“自斯大林以来的世界最大的金融社会主义实验。”作为政府债务的最大债权人,政府经营的体系人工地增加了日本膨胀的基础设施和建筑行业。

  尽管中国抓住了我们的注意力,但是日本仍然牢牢稳坐世界经济第二大国的地位,悄悄享受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长时间的持续增长。

  小泉的父亲和祖父都在自己的生涯中管理过邮政事务,决定把他的遗产放在将日本邮政私有化的事业上。他在7月的众议院获得微弱的胜利,但是一个月后,22个自民党叛变者在参议院投票中改变立场反对这个法案。他的反应是解除所有37个自民党投反对票的议员资格,要求提前两年重新选举。这个活动抓住了大众的注意力,在活着的记忆上从来没有过,激发了意料之外的对改革的支持。除了他的经济改革计划外,小泉还有两个其他没有实现的倡议:复兴日本作为有强大安全能力的积极的国际大国,他对9-11恐怖袭击的强烈反应所启动的过程,重新改造自民党成为现代的,有个别领袖特征的政策推动的机构,而不是派系领袖争斗的场所。

  2005年选举的结果是支持度从2003年的59%提高到了67%。获得胜利的小泉对媒体宣称“我已经摧毁了旧的自民党,它已经获得新生,成为新政党。这个新自民党在国会的席位从249席增加到了296席。被罢免的33个叛变者中只有18个作为独立人士重新参加选举,取得胜利。日本邮政改革法案通过。一年后,小泉退休,进入历史。

  2005年运动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小泉给自己的政党作战的方式。他部署他的“女性会员(ninjas)”知名度很高的年轻女性候选人对抗从前习惯的烟雾缭绕的密室交易的自民党派系领袖。澳大利亚防务学院教授奥瑞利亚·乔治·姆甘(Aurelia George Mulgan)说“这是议题推动的选举,结构改革作为反应的和声,活动也显示尽管日本人从文化上说支持共识,但是他们喜欢强硬派领袖。”

  按照姆甘的说法,这次选举也标志着自民党从“以农村为基础的特殊利益政党向实用的,都市为基础的政党的转变。”日本的相对弱小的农村领域,几十年来支配自民党派系,阻碍日本充分参与双边和区域自由贸易协议的,在失去它的影响力。毕竟,日本农民的平均年龄是67岁。

  

  第二章

  

  新首相安倍晋三,像他的前任一样有野心议题和家族背景:安倍的父亲当过外相,祖父做过首相。安倍缺乏的是个人魅力和让小泉赢得公众过分的赞美和对自民党全面控制的标新立异的吸引力。安倍相对缺乏权威刚一开始就表现在他欢迎小泉开除的自民党反叛者回家。但是经济改革已经具有了自己的生命,日本企业开重新检讨终生就业的结构政策,减少成本,偿还成兆日元的债务。商业信心回来了。日本企业开始启动了价值链条向“新经济”投资前进。

  与此同时,安倍把政府的注意力转向税收和养老金改革,改善各级政府的关系。为了2008年3月财政年度结束的时候,东京预测税收收入增加16.5%,主要赤字下降61%到370亿美元(不足GDP的1%,这对于在2002年的时候赤字还达到8%的国家来说实在少得可怜),足以让债券发行连续四年下降。

  日本没有任何石油或者天然气,因此在提高能源效率方面大量投资。即使石油价格超过每桶70美元,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经济学家竹广佐都(Takehiro Sato)说日本将“相当好的状态”。在日本外国经理人越来越普遍,包括索尼公司总裁威尔士裔美国人霍华德·斯金格爵士(Sir Howard Stringer),日产公司总裁巴西出生的法国人卡罗斯·戈恩(Carlos Ghosn)。

  东京大学教授詹姆斯·康顿(James Kondon)说内向的,低效率的服务领域---医疗健康,教育,休闲---在逐渐开放竞争。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提姆·哈考特(Tim Harcourt)注意到成熟的日本女性的消费能力基本上是没有开发的市场。“如果你认为比尔克林顿的家庭主妇足球妈妈影响力大,那么,你最好等看到桥本太太(Mrs. Hashimoto)和她的邻居的经济力后再说。”

  这个名单可以继续往下说。银行借贷在增长。国际会计标准的最好做法在被广泛使用。即使像三井物产(Mitsui),三菱汽车(Mitsubishi)和住友(Sumitomo)似乎注定要灭绝的大企业已经表现出复兴的活力,直接与中国同行竞争日本需要的资源来喂养越来越高科技的工业领域。在很多方面高度特异体质的,甚至在战后崛起的高峰的日本经济,简单来说开始变得越来越“正常”。

  尽管到了现在日本的经济只有20%是全球开放的,关键的区别是它最大的跨国企业不是罕有的他们曾经拥有的成功岛屿。现在在更广泛的国内经济领域的其他企业在竞争和进行生产率提高。

  

  第三章

  

  在整个日本历史上,经济改革一直首先是作为国际竞争的反应。19世纪末期经济的工业化是明治朝代对于1853年由马修·佩里准将(Commodore Matthew Perry)率领的四艘美国船只来到现在东京南边的静冈(Shimoda)的反应。

  尽管中国的衰落的清朝试图控制西方人,日本统治阶级很快认识到国家的生存依赖于拥抱变化。在20世纪交替之时,日本在东北亚与俄国人的欧洲力量进行了高技术战争并打败了俄国。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被轰炸的工厂和极度扩张带来的毁灭的城市废墟中,日本幸存下来的精英思考另外一种形式的全球霸权。刚开始是便宜和高兴的生产者的代名词(很像当今的中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日本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603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