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乐雄:再论中国远征军成败及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局的影响

——兼从制空权的角度分析缅甸战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03 次 更新时间:2007-08-26 22:04:33

进入专题: 二战   反法西斯战争  

倪乐雄  
“第一一四和第一一三团的全体官兵,在我优势空军和炮火以及各种自动火力的掩护下,从南北两方向向敌中心阵地夹击。首先将其外围据点一个一个摧毁、占领。此时敌人只有招架之功,没有反扑之力了。当外围阵地被我攻下后,紧接着炮火指向核心阵地。敌人知道败势已定,无法挽回。守在阵地里是死,逃出阵地也是死,只有以武士道精神作垂死的挣扎。有的跳出阵地闯来,被击毙在我阵地前,有的感到绝望而在阵地内自杀。”(31)孟关之战消灭了日军第18师团的主力。

   五、奇袭密支那与攻克八莫

   密支那是缅北军事重镇,日军缅北防御中枢。史迪威决心发挥制空权优势,出其不意拿下这一战略要地。中国远征军新编30师和美军特种兵部队“加拉哈德”支队进行混编,利用空投补给,在大雨中轻装穿越崇山峻岭,行进20多天突然出现于密支那,在美军第10航空队猛烈轰炸的配合下,一举占领密支那机场,第二天,新编30师第5团迅速空降在该机场,为而后胜利奠定了基础。日军战史记载:“5月16日,敌航空部队的战斗机、轰炸机联合机群大举空袭密支那,终日进行猛烈轰炸,17日,敌挺进部队突然袭击机场,并予以占领。”(32)

   此外,新编第38师在攻克八莫时,采取的是以强大火力逐步推进的战术,“每天自早晨开始,先以空军轰炸,炮兵射击破坏,然后步兵在坦克配合下进占。……还有美国空军协同新编第三十八师攻击。”(33)

   六、滇西方面反攻作战

   腾冲为滇西重镇,我军在空军掩护下,只用一天时间即攻克腾冲之屏障来凤山。日本战史记载:“7月26日,远征军以战斗、轰炸混合机群57架进行轰炸、扫射,同时以一日5000发炮弹的炮击和大量火焰喷射器,目标来凤山,开始了第二次总攻击。……被破坏的阵地无力修复,终日激烈的轰炸伤亡不停地出现。加之,有力敌人之一部,已侵入城墙和来凤山中间,因此不得不放弃来风山。”(34)随即大军进围腾冲,由于城池坚固,日军据守有险可凭。我以空军轮番轰炸,炸开十多处缺口,地面部队蜂拥杀入城内,除二、三百人漏网外,日军几乎全军覆没。日本战史记载:“当日拂晓,远征军在炮兵、迫击炮的集中火力下,陆空相呼应,攻击重点指向中门正面,开始了全面攻势,其压倒之势令人生畏。16时左右,我第一线在敌人怒涛般的压力面前,终于被突破……”。(35)

   在攻克遮放门户三台山南坐寺战斗后,第11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6军军长黄杰陪同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和中国战区参谋长魏德迈,视察被占领的日军阵地,“目见五线配备之纵深阵地,与坚固之堡垒,尽为我炮兵、空军摧毁,茂密之森林,仅剩有焦黄之枯叶,散挂着战死者肢腿残骸,……”(36)

   回龙山之战是整个畹町战局的转折点,71军副军长陈明仁将军在立下限期攻下回龙山日军阵地的军令状时,提出一个先决条件:美军暂时交出协同的战术空军指挥权,自己亲自指挥战术空军。在24架飞机和40门大炮攻击下,不到5个小时步兵即攻上山顶日军最后阵地,顺利拿下回龙山。(37)

  

   四、日军制空权与中国远征军失败之分析

  

   考察上述重要战例后不难发现,缅甸战场胜负的决定性因素在军事上是个制空权问题。掌握绝对制空权的一方享有各种益处和优势:一是通过不断的空中侦察可弥补地面侦察的不足。从而及时掌握敌情和部署之变更,作出准确的判断和采取正确的行动。二是准确的空中攻击所产生的杀伤力之巨大往往超过任何地面武器。三是巨大的杀伤力导致心理上的震撼,无论在防守还是进攻作战中,空中攻击会极大地提高和增强己方地面部队的士气,同时给对方造成极大的精神和心理压力,从而瓦解对方的士气,甚至摧毁对方的作战意志。四是空中打击可以极其有效地帮助己方的军事行动,同时有效地迟滞甚至瘫痪对方的军事行动,如进攻、防守、集结、登陆、增援、撤退、包围、突围等。五是空中运输、包括空降兵力、空投补给可以从根本上摆脱包括救助伤员在内的陆上后勤给军事行动带来巨大压力,从而极大地提高军事行动的效率,并在战略和战术两个方面产生出其不意的效果。

   我们以制空权这五个优势来对照分析中国远征军前后两次入缅作战的不同情况。第一次入缅作战的失败就是因为日军掌握着战场制空权。以同古之战为例,如果战场制空权在中国远征军方面,那么情况正相反,增援的日军第18师团和第56师团在仰光登陆时就会遭到空中轰炸而被消耗掉一部分,以后日军在向同古增援时也会受到空中打击的干扰,相反,我第96师的集结、新编第22师的增援、第200师的防御都会因空中掩护而得到极大改观。也许,史迪威乘日军后援尚未赶到之际,迅速围歼冒进至同古的第55师团前锋的作战计划在享有适当制空权的情况下是可行的。以最保守的估计,如果我军掌握战场制空权,纵然不能全歼日军55师团,但抢在日军第56师团、第18师团增援前将其击溃还是有把握的。

   决定具体战场胜负的关键是火力的强弱,从同古之战的过程看,被日本视为最精锐的中国战略预备队机械化第200师,是在日军持续增援和连续的地空火力进攻下退却的。从双方地面部队的装备来看,敌我双方都属于机械化、摩托化部队,都配备有坦克部队和火炮部队。4月21日,日军第5航空师团轰炸英军马圭机场,毁灭缅甸战场上的英国空军,原来英美方面答应提供的空中掩护没有兑现,日军完全掌握了缅甸战场上空的制空权。(38)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作战规律,同古之战的失利客观上具有不可抗拒性。即使把尚在腊戌的坦克运抵前线,200师最终还是守不住同古,只是将撤出的时间往后拖延几日而已。

   如前分析的那样,第一次入缅作战失败的关键是中国远征军不清楚日军投入了一个第56师团,这个得到日军第15军军直属重炮部队、坦克部队和汽车部队加强配属的师团在侧翼突然启动,突破东线第6军所属陈勉吾的暂编第55师的薄弱防线,由50多辆坦克、400辆卡车组成的15000~20000名日军在日军第5飞行师团空中支援下,向我后方突进,促成我正面的全线崩溃。(39)按照第一流中国军队三个师对一个日本师团的说法,就算陈勉吾的暂编第55师战斗力属于第一流(实际上只能算是二流水准),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在东线要配备三个师,并且集中于良好的防守阵地内,那么才能像第5军在中路那样作有条不紊的节节抵抗(但也不可能长期坚守某一地)。但暂编第55师兵力分散于后方公路线各处,日军占有坦克和火炮上的绝对优势,且有数十架飞机助战,当然是不堪一击。因此,陈勉吾师在东线被突破也具有不可抗拒性。(40)

   情况不明对于失败的关系,第66军军长张轸总结道:“地形及敌情一概不明。我军部无一张缅甸详细地图,师以下更不用说了。地图上有的,实际上没有;实际上有的,而地图上没有。特别是腊戌到棠吉(东枝)的道路,图上是一条小路。四月二十五日腊戌情况危机时,我与工兵指挥马崇六乘车侦察道路及阵地,走了两个钟头,都是柏油路。最重要的细胞(昔卜)以南小河的桥梁,地图上没有。(41)至于敌情则更模糊,友军从来没给我一个通报,上级从来没有给我一个正式命令,纵有命令也是口传。只听说昨日第六军某地失陷,或者是敌人进到某处,始终也不晓得敌人是何番号。糊里糊涂地在缅甸参加了对日作战。”如果当时张轸知道面对的是日军第56师团整个主力,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他实际掌握的预备队只有两个营,以及都由没有作战经验的新兵组成的新编第29师的两个团,不管他是否清楚当面之敌的兵力,以如此微薄的兵力来阻止日军第56师团对腊戌的占领显然是不可能的。(42)因此,东线被突破,后方基地被占领,仅从情报侦察和兵力对比上看,同样具有不可抗拒性。

   如果中国远征军掌握制空权,就能通过不断的空中侦察判明突进的第56师团兵力情况。因为敌人快速部队一般日夜兼程,缅甸地形复杂,摩托化部队离开了公路寸步难行,缅甸就这么几条公路,从东枝到腊戌就两条公路,掌握制空权的一方是不难通过反复侦察弄明敌情的。另外,如果我军掌握着战场制空权,日军第56师团的突进很可能被我空中轰炸所阻止,甚至瘫痪在公路上。这种战例在北非、在诺曼底都发生过。(43)日军400辆卡车和50多辆坦克在公路线上极易成为空中打击的理想目标,(44)如此庞大的车队不可能在飞机持续低空扫射和轰炸下作快速运动,若换成徒步行军,就会极大迟滞进军速度,为我军集结、调整部署赢得时间。况万余人沿公路行军,是飞机扫射、轰炸最理想的目标。总之,我方若掌握制空权,可以通过反复侦察和空对地攻击,完全有可能严重削弱第56师团的突进效果,这种战例是举不胜举的。

   除了中国远征军将领内部相互指责外,中国将领对英军的抱怨,史家也大都不作细究。其实从马来亚、新加坡的战役中,英军战斗力的不强已经暴露,缅甸英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将军曾经在法国同德军作战,经历过敦刻尔克大撤退,对制空权决定地面战斗之胜负的现代作战模式有深切之认识。1942年3月25日,也就是同古酣战之际。亚历山大在同蒋介石会晤时提醒道:“钧座注意空军之重要,本人绝对同意,凡取得制空权者必胜,否则必败,实为不易之原则。”(45)因此,3月21日,当英国在缅甸的空军45架飞机在马圭机场被摧毁后,信奉制空权决定一切的亚历山大就无心恋战了,英军地面部队本来战斗力就不强,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要想守住普罗美等战略要点是不可能的,他们虽有坦克兵种和机械化部队,其中第7坦克旅拥有150辆坦克,但缅甸地形不适合大规模使用坦克部队。从根本上看,丧失制空权是英军撤退的主要原因。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作战规律而论,英军在彻底丧失制空权的情况下撤退是合理的,否则难逃被全歼的厄运。只是英军不应该搞小动作,以虚假情报来欺骗中国军队掩护自己撤退,导致远征军指挥内部出现严重分歧,并丧失了挽救东线侧翼危机最关键的时机,从而直接造成我远征军的崩溃。

   在分析制空权与缅甸战场的关系时,参考一下欧洲战场的情况是很有必要的。1940年5月13日,在斯图卡式轰炸机持续6小时攻击下,马斯河西岸的法军作战意志崩溃,德军克莱斯特装甲兵团所属第19装甲军一举突破色当防线,席卷整个法兰西战场。1941年6月22日,德军空军一举摧毁苏军前线机场,在地面装甲部队与战术空军的协同下,重创苏军。其中明斯克会战和斯摩棱斯克会战共俘虏苏军60万人。

   在1942年夏季决定北非战场命运的阿拉曼会战中,由于德军凯塞林第4航空军团由地中海调往苏德战场,英军在美国紧急援助下重获战场制空权,北非德军的补给线被切断,战场形势发生彻底逆转,隆美尔的攻势被英军彻底粉碎。隆美尔元帅根据自己在北非的长期作战经验总结道:“假使敌人握有完全的制空权,那么我方尽管拥有极现代化的武器,但还是无法和他作战的,那就好像是野蛮人碰到了近代欧洲国家的精兵,其胜败是不问而知了。”(46)也就是说,即使双方地面部队都是现代化装甲部队,没有制空权的一方仍然会失败,更何况没有制空权的中国远征军主要以步兵为主?隆美尔还认为:“若是双方领导能力、训练、补给条件和空军实力都大致相等,那么在沙漠战争中的主要决胜因素就是战车的数量,机动性以及战车炮的射程。其次才是野战炮的数量和射程,最后才是战防炮的数量、射程和口径。假使有一方在这些兵器上居于劣势的地位,那么就得要靠部队的素质和指挥,来弥补这些缺点。不过假使缺乏空军和补给,那却是无法加以抵补的。”(47)虽然是对沙漠作战的总结,但却反映了二战期间开阔地形下正规交战的一般规律。

日军空中打击对远征军作战产生何种影响呢?担任第5军第96师营长的陈启銮在《第九十六师入缅远征的惨败》回忆中认为:“日军飞机完全掌握了制空权,使我军经常处于敌机轰炸扫射的威胁之下,严重地削弱了我军的战斗力。”(48)1942年6月4日,蒋介石与史迪威就第一次入缅作战失败作了一次深入的探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二战   反法西斯战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74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