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乐雄:再论中国远征军成败及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局的影响

——兼从制空权的角度分析缅甸战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04 次 更新时间:2007-08-26 22:04:33

进入专题: 二战   反法西斯战争  

倪乐雄  
他们认为沿着滇缅公路东进的日军,只是敌人为了实行追击任务而临时编成的一个快速部队,最多不过二三千人,孤军深入,不能持久。”(16)而实际上,突破东线侧翼向我后方突进的是得到航空、坦克、重炮、汽车部队加强的第56师团,人数在15000~20000之间,该师团早在3月24日开始在仰光登陆,并于3月28日加入同古第55师团方面作战,因日军保密措施做得成功,(17)我最高统帅部直至5月28日才弄清楚。“二十八日,第八十八师的第二六四团在龙松公路上击毙了一个敌军大队长,在其图囊中获得敌第五十六师团的作战计划一份及地图一张,得知敌军第五十六师团全部都在腾龙地区,分为腾北、腾冲。龙陵、腊猛(松山)、芒市、新浓六个守备区,其师团部及直属部队驻在芒市,判断其兵力约为一万五千人至二万人左右。我当即将此项文件送到参谋团林蔚那里,林蔚立即电报军令部,随即蒋介石于三十一日下令停止攻击,将主力部队撤回,固守怒江……”(18)。至此,中国统帅部方知造成东线崩溃的是日军一个加强师团,不是两三千人的骚扰部队。

   很明显,中国统帅部与中国远征军指挥官因敌情不明,在整个作战过程中实际上少算了日军整整一个加强师团的兵力。那么,怎么会作出东线日军只是两三千人的骚扰性部队的判断呢?因为远征军作战的敌情依据最初主要是皮尤河前哨战中缴获一被击毙的日军联络官文件,(19)得知将同中国军队对阵的是第55师团,第33师团与西路普罗美方面的英军接仗,18师团尚未跟进。第5军军长杜聿明以为在全局上,与中国三个军对抗的最多不过第55、第18两个日本师团,而当前局势下,第5军要对付的只是一个日本师团,于是他决定在同古放手大打(20)。但出乎意料的是,日军第56师团在我军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于3月28日就迅速加入同古方向作战,日军第18师团于3月29日也加入同古方面战斗,(21)杜聿明第5军第200师和新编第22师实际上已稀里糊涂地同日军三个师团在交战,错把三个日本师团当一个师团来打,(22)所以戴安澜的第200师差点被围歼,接着新编第22师、第96师轮番上场仍然节节败退。直到斯瓦阻击战期间,一侦察员马玉山从日军第55师团司令部智取一份作战地图带回,杜聿明方知敌第18师团主力两个联队、山炮和重炮各一个大队加入了第55师团进攻行列,但我方仍不知第56师团已投入战场,于是自然地认为日军两个师团已经全部被吸引到中路第5军的正面,投入东线侧翼的兵力能有多少?因为通常日军一个师团主力由三个联队加其他辅助性部队编成。中国统帅部和远征军指挥部对敌情的判断和随后采取的行动就是基于上述情况。因此,蒋介石过早地考虑如何实施追击、史迪威和罗卓英在同古、平曼纳、曼德勒一再执著地追求与日军会战直至崩溃、判断日军快速纵队只是两三千人的骚扰性袭击、东线暂编第55师配置分散并担任公路线警备、派出毫无作战经验新编第29师而不动用昆明附近的三个生力军弛援腊戌等等,就可获得合理解释了。

   实际上,从3月20日到4月30日的作战期间,中国远征军中路主力只有四个半师的兵力(其中孙立人新编第38师稍后赶来归第5军指挥,刘伯龙新编第28师两个团后来赶到曼德勒),有些重装备还没有运到前线,却因情况不明摆了个围歼日军三个师团的阵势,实际兵力远远达不到作战目标的要求,一旦交手,岂能不乱套?难怪何应钦认为中国远征军“自始至终均呈被动之态势。”(23)概而言之,中国远征军在战略上和战场上失算于漏掉了一个加强的日军第56师团,恰恰是这个师团出其不意突破我军侧翼并席卷了整个后方,导致整个远征军的全面崩溃。

   如此惨败却没有一个人出来承担责任,也没找个替罪羊,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但却在情理中,克劳塞维茨说过:“战争是充满不确实的领域。战争中行动所依据的情况有四分之三好像隐藏在云雾里一样,是或多或少不确实的。”(24)第56师团对于中国统帅部和远征军就像是“隐藏在云雾里”一样,不能苛刻地要求一定要侦查到,因为日军方面在向曼德勒作小规模迂回、还是向腊戌作大规模迂回的选择时,同样不清楚中国远征军到底投入了多少兵力。大多情况下,战争“都像在云雾里和月光下一样”(克劳塞维茨语),那就得靠判断和经验甚至运气来弥补了。也就是说即使不明敌情,也不一定意味着失败不可避免,还可借助判断力和经验。

   在情况不明、甚至已经误判的情况下,史迪威和罗卓英企图不顾后方受到威胁,集中主力击败当面日军第55师团、第18师团,使深入我后方的窜犯之敌的行动失去意义,并自动落入陷阱,这个方案有其合理之处,且属于力争战场主动权的努力。

   同样是在情况不明的情形下,杜聿明显然战场感觉比较敏锐,觉得东线情况不妙,他的方案是及早放弃中路曼德勒会战,将主力和作战重心移往东线,坚决阻止日军插入我侧后。按这样一种作战思路,战局的自然发展是我放开中路,日军第55师团、第18师团从中路长驱直入,切断英军和中国远征军之间的联系,英军退往印度。中国远征军作战重心由中路移到东线,全军以和邦为轴心,成扇形向东北旋转后撤,安全退往中缅边境地区,固守密支那、八莫、昔卜、东枝、景栋之线,这是个万无一失,绝对保险的方案。但其代价是放弃了力争主动的进攻态势,不能达成出国作战的主要目标——占领仰光,确保滇缅公路国际交通线安全,且让日军占领大半个缅甸。

   从日军第56师团先头部队平井支队在4月22日中午10点左右冲入和邦的情况看,按杜聿明的方案,第5军主力3个师从4月19日开始向东枝、和邦、孟榜、南曲依之线展开有三天充裕的时间,第200师48小时内即可赶到和邦布防,新编第22师、第96师亦可随后赶到。以此推算,4月22日的战场情况将是日军第56师团主力与我第5军主力在和邦迎头相撞,另外,新编第28师也可在当日投入一个团以上的兵力,23日该师全部主力可投入作战(该师实际上被运往曼德勒而置于无用之地)。如此,纵然不能击败第56师团,但以和邦为中枢凭借南登河和南渡河之险,维持一个僵持的局面没有太大的问题。

   这两个方案都属于“在云雾里和月光下”判断的产物,它们的正确与否取决于那一个更符合实际情况,而不取决于方案本身是否具有吸引力。从后来远征军惨败的结果看,杜聿明方案是当时危机情况下最切合实际的选择。(25)由此来看,杜聿明的判断力相当强。此战关键在于日军第56师团在侧翼突破第6军的防线,被抄了后方。如果按杜聿明方案,全部机械化的第5军同第6军联合截击第56师团,把对手缠住还是有把握的。整个远征军的后方也不至于被抄袭。但杜聿明没有坚持己见,服从了史、罗的错误命令。以克劳塞维茨的标准看:“要想不断地战胜意外事件,必须具有两种特性:一是在这种茫茫的黑暗中仍能发出内在的微光以照亮真理的智力;二是敢于跟随这种微光前进的勇气。”(26)遗憾的是杜聿明具备了难能可贵的“内在的微光”,却缺乏“跟随这种微光前进的勇气。”他自己也承认:“我的最大责任是一九四二年四月十九日未与史迪威、罗卓英彻底闹翻,未能独断专行,下令第五军全部向棠吉(东枝)集中”。(27)

  

   三、中日两军重要战例考察

  

   既然是研究作战,就必须尽可能考察每一场交战,尤其要考察重要的、能够体现双方军事实力特征的交战。另外,还需了解双方的武器装备和这些武器所形成的战场火力强度,因为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战场上火力决定一切,这是战争的定律之一。只有明了这点,才能对作战双方战略战术选择的正确与否作出比较准确评估,才能明白导致具体战局胜负的核心因素是什么,进而对制约这些核心因素包括政治、经济、文化、传统、国民教育和国民素质、工业基础、科学技术等等方面进行深层次的评估,不过这些深层次的领域不是军事层面要讨论的问题,因而不在本文探讨范围内。

   一、同古之战

   继皮尤河两军发生前哨战,中国军队歼灭日军一个小队后,第一次入缅中日两军首次大规模交战是同古之战。此战中国军队方面的意图是以最精锐的第200师在正面先消耗日军,然后以新编第22师和96师分别从左右两翼包围歼灭之。后因敌情不明,援军不济,加之西线中国军队右翼英军败退,中国军队右侧后有被迂回的威胁,结果第200师打了一场纯粹的消耗战,坚持了12天后,突围后退。从纯粹军事角度看是一场尴尬的作战。当然,此战打出国威,提高了全国抗战士气,赢得盟邦赞赏等等诸如此类的伟大意义,一般史家兴趣盎然,多有论述,此处不赘。

   在同古之战中,日本空军自3月17日起进行了多次轰炸。3月26日,日军由空中30多架轰炸机和地面的坦克、重炮构成优势火力,突入市区。同时以90架飞机猛轰同古以北的平满纳,炸毁火车站,使第5军第96师无法完成集结、进而迅速增援同古,按照史迪威的打算,本当使用第200师在正面紧紧吸住日军第55师团,以余韶第96师、廖耀湘新编第22师迂回侧击将其歼灭。实际上,杜聿明只能派出廖师前去解围,全力攻击包围同古之日军,企图内外夹击,但因兵力单薄被日军地、空火力隔开,始终不能同被围部队会合。相反,日军增援部队第56师团、第18师团分别于28日、29日出人意料地、秘密地迅速到达战场,守军200师被迫于3月30日放弃同古,突围而出,整个战局趋于恶化。

   第200师同古突围后,日军打开了同古至毛奇(茂奇)公路的大门,为向东、再折向北、直扑整个远征军后方基地腊戌创造了最初条件。日军于3月30日占领同古后,立即决定第56师团和第18师团部分主力,拼凑成一支由坦克、装甲车、400辆汽载运的摩托化步兵组成的快速纵队,并配置以第5航空师团的空中打击,向我中央主力侧后穿插。经茂奇、包拉克、南梅孔、垒固、东枝、和榜、莱林、莱卡直取腊戌,切断整个远征军退路,捣毁我后方后勤供应基地。造成远征军第一次入缅的惨败。

   二、和邦之战

   和邦是通往中国军队后方的战略要地,也是担负起阻击日军第56师团向我后方穿插的第6军的死战之地。日军56师团在夺取和榜时,出动36架轰炸机向我主阵地轮番轰炸,“……敌装(甲)车四辆冲破我河邦警戒阵地,向我河邦主阵地猛攻,现正激战。敌并以飞机卅六架轮流向我轰炸,该阵地已显动摇。”(28)日军占领和邦后,向西放出警戒部队攻克东枝(后第200师虽收复东枝,但对北上袭我后方之敌已无制约之力),主力则一路狂奔,以破竹之势直取腊戌。

   三、腊戌之战

   腊戌为整个中国远征军的后方基地,腊戌至曼德勒公路和铁路是中国远征军的生命线。4月29日,张轸第66军新编第28师和新编第29师各一部组成单薄之防御与日军激战,只半天时间,腊戌失守。具体战况:“俭日下午五时半,敌一部绕袭刘伯龙司令部,经马维骥率军工兵营及两营击退,往新腊东侧三英里布防。俭夜十一时,敌正式开始攻击,战至艳晨七时,发现敌炮十余门,战车、装甲车卅余辆,并有敌机十余架助战,对我猛攻,我伤亡惨重。此时刘师所部及孙师之彭营均已参战。迄十二时半,敌复由南面对老腊戌包围,我预备队与敌巷战。下午一时,遂放弃腊戌……。”(29)

   四、胡康河谷之战

   这是中国远征军在印度获得美国军事装备后,经过良好训练和拥有高效的后勤保障后,第二次入缅反攻作战的重要序幕战,它由不同地点的一连串战斗组成,优势装备且掌握绝对制空权的中国军队呈现出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作战风格。

   在攻克于邦的战斗中,“八时半F51战斗机四架凌空,向地面部队要求指示目标。地面部队以布板联络讯号指示了目标,空军连续两次循环,弹弹命中敌阵地,向地面部队报告任务完成,翱翔而去。监军飞机投弹后,我各种口径的炮火,从两个方向发射,集中轰击高地之敌,……”。(30)

在攻克日军第18师团司令部所在地孟关战斗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二战   反法西斯战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74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