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炜:剑桥情场的弱肉强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30 次 更新时间:2007-08-19 23:05:20

进入专题: 随笔  

阮炜 (进入专栏)  

  

  8月5日星期日 晴、热

  

  今晚和利奥在厅里休息时,他提到了《易经》。

  “你知不知道‘艾经’(Ai Ching)?”他突然问我。

  “不念‘艾经’,而应该念‘易经’,”我纠正他。

  “不好意思。你喜不喜欢《易经》?”

  “这是古代中国人把握世界万物尤其是尚未发生事物的一种思维,”我说。“我虽然有一定的兴趣,但说不上特别喜欢。”

  “我的一个朋友就知道《易经》,并能依其原理行事,在朋友圈子里混得如鱼得水,把圈子里的女孩子统统搞到手,或者说,从男性朋友那里将他们的女朋友一一挖了过去。”

  “竟然有这等事。他会算卦?《易经》真有如此神效?”

  “无论是否按里边的原理行事,他是知道《易经》的。他很有能耐,”利奥说。“我的朋友圈子简直就是丛林,但他在里边混得很好。我的朋友中盛行的法则跟自然界无异,是地地道道的弱肉强食,非常残酷。”

  我请他具体描述一下。

  “总有这么一种人,他们是猎食动物,像在天空中翱翔,寻找机会的凸鹫。那锐利的鹰眼雄视地面,一发现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俯冲而下,捕杀之,啄食之。这种人的猎物通常是他们的男性朋友。严格地讲,是那些刚有或或刚换了女朋友的男性朋友。”

  “为什么是这么一些男性朋友呢?”

  这时,我们已经移到满天星斗的花园,在两张日晒雨淋,满是青苔和真菌痕迹的旧沙发坐下,继续聊这个话题。

  “一个男人如果没有某个女人依傍他,这个男人对他们来说便食之无味,满足不了他们的捕猎杀戮之嗜血本能。”

  “但为什他们一定得盯上某个男性朋友的女朋友?”

  “因为他们是天生的虐待狂。他们一定得伤害他人才能过得自在,才能获得快感。准确地说,一定得伤害最熟悉的人最要好的人才能获得最大的快感。”

  “他们通常是如何行事的?是如何得手的?”

  “一旦发现某个男性朋友开始与圈内某个女孩有比较稳定的关系,他们就会窜过去,强行插塞。他们会挑拨离间他和女朋友关系,直到最后把女朋友弄到自己的床上。他们心狠手辣,耍起阴谋诡计来无所不用其极。”

  “如果一个女朋友这么轻易就跟另一个男人走,就不值得成为你的女朋友了。”

  “我大体上同意这个说法。可是女人就像被编了程似的,天生就眼馋那些以这种那种方式显示自己有能耐的人。她们特别眼馋那些有钱的人。但我以为,目前我的朋友丛林中位于食物链最上层的,还是那些流行乐队的音乐人,无论他们是歌手、乐手,还是制作人、发行人(大学教师地位也不错)。一年前,我的一个十九岁的女朋友就硬是跟这种人去了。”

  “看来,你不是猎食者,而是被猎者。”

  “这就是我为什么淡出一个又一个朋友圈子的根本原因,也是我至今没有固定女朋友的根本原因。我发现,在跟男男女女的朋友们在一起混,时间一久,自己总会受到伤害。我一旦有个女朋友,她迟早会被我的一个男性‘朋友’夺走。所以,我现在跟从前的男性朋友们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也不愿跟某个女性朋友保持稳定、持久的同居关系,因为我遭受的伤害实在太多了。这样,我的心情会更平静,我也会觉得更自在。”

  “但我可是经常看到你晚上去会哪里会他(她)们的哦。”

  “是的,因为我还未能完全割断与他(她)们的联系。毕竟,有一长串漂亮的女朋友会给你一种强烈的成就感,会胜过什么事业成功。”

  “你当真信这个?”我不大相信这是利奥的真实思想。“那么你就不用找工作,整天把心思用在搞女朋友上就行了。反正女朋友已经给你带了强烈的成就感。可是你不认为有一份好工作,有稳定的收入,又有一套房子,对大多数女孩子来说是一种吸引力?”

  利奥觉得我的质疑有道理,立场又有了变化。

  “当然,你如果有一份好工作,收入稳定,又有一套好房子,任何女孩子都不会看低你的,除非你的性格极糟糕,或者说有严重人格缺陷。”

  “你不觉得,”我问,“现在大多数英国年轻人在男女关系上并不认真,只是玩玩?你不觉得大家都在使劲找乐子,所以才如此频繁地更换伙伴,才有男男女女间如此错综复杂的关系,才有如此大量的伤害与被伤害?但在英国乃至在整个西方,是不是一到某个年龄,比方说女性三十五岁左右,男性四十岁左右,大家会普遍觉得该玩的都已经玩过了,再玩下去也没有太大意思,于是安定下来,结婚生子?”

  “是的。到这个年龄,大家该经历的事都已经历了,于是许多人最后安定下来,负起早就应该负起的责任。我自己再玩一年,也就该偃旗息鼓了。”

  “尽管大家换伙伴很勤,但也得有个频度吧?总不可能全是‘一夜情’吧?”我又问。

  “我对‘一夜情’(one-night stand)深恶痛绝。这简直跟禽兽无异。至少也得有一个月才像样子。”

  “你自己是不是一个月左右就换伙伴了?”我问。

  “是的。”

  “你反对一夜情,却接受一月情。你是个一月情主义者(a one-month stand person)。”

  这时,泰尔莫回来了,我们回到厅里。威尔已经拿出几瓶啤酒,他要每人再喝一瓶,以结束这个欢乐的周末。我以马上要睡觉为由谢绝了。

  不过我仍然在想,依利奥的性格,虽然声称再“玩”一年便作罢,但谈何容易。毕竟他才三十来岁。我也在想,现如今中国年轻人(尤其是大城市年轻人)正像西方迅速靠拢,利奥描述的剑桥情场的丛林法则也开始在中国盛行。诺大一个国家,诺大一个文明,会不会还没有真正强盛起来以前,便已经在这弱肉强食的一夜情、一月情游戏中衰落下去了?

进入 阮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随笔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66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