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善:老舍二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7 次 更新时间:2007-07-27 04:28:35

进入专题: 老舍  

陈子善 (进入专栏)  

  

   反贪

  

   1952年2月26日上海《亦报》副刊版在显著位置刊出《呸!》一文,署名老舍。《呸!》仅五百余字,却是一篇义正辞严、京味十足的反贪檄文。当时全国上下正在进行“三反”运动,老舍作为一个归国不久,热爱新中国、富于正义感的作家,当然表示坚决拥护。

   在《呸!》中,老舍第一“呸”,批驳了“贪污的事,自古有之,何必大惊小怪”的论调,指出“贪污的事儿的确是自古有之,正因如此,才须在今天彻底肃清。人应当一代比一代好,坏处越古,越须从速消灭。”老舍第二“呸”,又批驳了“不但贪污是自古有之,而且是人的天性,所以贪污必不可免”的论调,进一步指出“这种话完全由个人利益出发。敢发此言的不是贪污分子,必是想包庇贪污分子!一个手脚干净的人,一定不会说这种无耻的话!”老舍强调“民意与贪污势不两立,而且永远如此”。他严正警告贪污分子:“这一关不好逃,即使设法逃脱,日后必定落网。”

   我实在佩服老舍的远见卓识。这篇《呸!》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为今天而写的。时代不同了,五十年代初的“贪污”与今天相比,根本不能同日而语,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今天那些高官的“贪污受贿”,从成克杰到宋平顺们,动辄数百万,上千万也已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了。如果老舍能够活到今天,一定会再写《呸!》续篇,再向那些鲸吞人民财产的大大小小的贪官们当头棒喝:呸!呸!

   《呸!》最初发表于1952年2月23日北京《光明日报》“收获”文艺周刊第13期,《亦报》所刊是转载还是老舍另行投稿,由于《亦报》副刊编者龚之方、唐大郎等位早已谢世,已不得而知。但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当年老舍对社会公平和公正的呼吁,至今仍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我们切不可忘记老舍的告诫:“民意与贪污势不两立,而且永远如此!”

  

   绝笔

  

   据《老舍年谱》修订本(张桂兴编撰,2005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初版)记载,老舍生前最后一篇作品是1966年4月底去香山看望女作家王莹时的赠诗七绝一首。三个多月后的8月24日,老舍悲愤离世。王莹丈夫谢和赓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曾作《老舍最后的作品》详细记述此事。长期以来,这首《赠王莹》就一直被认为是老舍的“绝笔”。

   然而,《赠王莹》虽确系老舍最后的作品之一,却并非绝笔。随着老舍1966年5月4日所作七律《赠章(士钊)老》的“重新出土”,老舍的著译年表要改写了。

   这首七律录写在老舍致章士钊的信中。全信八行笺一纸,毛笔楷书,完好无损,现照录如下:

   章老:

   蒙再示新咏,礼尚往来,速成一律乞正,非谓定似诗也!

   长安五月看花时,

   八十桐翁忙著诗。

   字瘦毫端当有骨,

   词清柳外想余丝。

   扬眉晓日青春再,

   拂发东风白鬓迟!

   苔寺尚嫌幽亦闹,

   且吟篱畔向日葵。

   日内拟去密云村间小住,倘获韵语,当寄呈请教!致

   敬礼!

   老舍 五.四.

   此信信封同样完好无损,内容为“东城史家胡同24号章老亲启,舒缄”。信封左上角粘贴四分邮票一枚,邮戳再清楚不过地显示:“1966.5.4.16.”,也即邮局1966年5月4日16时盖的戳。信封上另有“五月五日到”五个毛笔字,疑为章士钊手书。这就十分有力地证实,老舍此信包括信中所录七律是1966年5月4日撰就付邮,章士钊于次日收悉。

   章士钊时任中央文史馆馆长。从信中可知,老舍与章常有唱和。章士钊写赠老舍的诗,可惜《章士钊全集》均失收,以至此信开头所说的章士钊“再示新咏”,也就没有了着落,有待进一步发掘。老舍这首“速成”的七律,似非一般的诗词应酬,疑为章士钊八十五岁大寿时的贺诗,诗中对章士钊年届耄耋,仍勤于咏诗著书颇多赞美,所谓“拂发东风白鬓迟”,“八十桐翁忙著诗”是也(“桐”,健壮之意也,又暗合章士钊早期笔名“孤桐”,一语双关)。全诗的基调是乐观喜庆的。“非谓定似诗也”云云,也可见老舍对前辈的谦恭。

   此信信末所说“日内拟去密云村间小住”,很值得注意。北京郊区的密云县是老舍六十年代体验生活之地,数次来此小住。他曾以在密云和顺义县及海淀区深入生活所搜集的素材创作了话剧《在红旗下》。1966年5月间中国大地的政治形势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再过一个月,“文革”就爆发了。老舍此时似有所预感,“拟去密云村间小住”,颇耐人寻味。

   必须指出,七律《赠章老》初收1980年香港九龙狮子会版《老舍诗选》,后又编入199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版《老舍全集》第13卷。但两书都将此诗列为1964年所作,所引致章士钊信字句也颇多错讹。现在诗稿真迹显现,如果我的查考无误,如果不再发现创作时间更晚的老舍作品,那么,七律《赠章老》才是老舍真正的绝笔,弥足珍贵。

进入 陈子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老舍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32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