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圣:我的困惑与惆怅——闻球球将就任北航法学院院长有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07 次 更新时间:2007-07-16 00:25:13

进入专题: 学术规范  

杨玉圣 (进入专栏)  

  

  龙卫球教授要走的传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学友abcdefg 于 2007-7-15 02:08 在沧海云帆“军都山下”发表主题为《8月,龙老师真的要走了~》的帖子:“从撤退开始,龙老师已经准备从政法大学这片浑水里撤退,他要走了,2007年8月正式走马上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院长——据说,某长有瑜亮情结,于是连课都不给龙老师排,在法大的最后一学期里,龙老师只好与另一位青年教师搭档,勉强挣点课时,这样的日子,换成你我,能呆下去么?无语,龙老师一路走好,有时间回来瞅两眼这个污水潭~ ”我本来想跟个帖子,但三写两写,觉得有些刹不住车,于是单列一帖,表达我的困惑,求教于龙教授和诸沧海高人。

  原来说龙教授要高就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我是理解和支持的,因为到了财大,一则离法大很近,再则在财大发展法学将有大作为。

  后来听说龙教授要高就西南政法副校长兼法学院院长,我也是理解和支持的,因为虽然西南已不若当初之风光,但终归是政法之重镇,有法学底蕴在,若到了西南,将来再折回北京,也未必不是一着好棋。

  现在,如楼主所说,龙教授将于8月份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做法学院院长。坦率地说,我是不怎么理解、也不怎么支持的。

  为何出此不逊之言呢?

  第一,北航既不比财大,也不比西南,而是一所纯工科院校。这些年来,工科院校仗着钱多,财大气粗,大办特办文科,其中法学院又是重中之重。但就我未必全面的观察和判断而言,工科大学办文科成功者,似乎寥寥无几。可能除了清华、华中科大、西安交大、上海交大等少数例外,其他似难有可傲人之处。在工科大学,几乎是工学思维独尊,不用说文科,甚至是理科,也难入其眼。打个未必恰当的比方,北航之办法学院,犹如法大之办工学院,既没有学术传统,也缺乏学术底蕴,若非要大干快上,岂非难亦哉!

  第二,龙教授若到北航,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发现,除了有钱之外,很可能是要图书没图书(法学),也可能是要人才缺人才(真正的高人),更有可能是要学位点没学位点(尤其是博士点)。巧夫之难为无米之炊,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无米”。龙教授一旦做了北航法学院的院长,当家方知“无米”之难,不让蜀道也。

  第三,作为教师,尤其是龙教授这样受人欢迎的教师,离开好学慎思的学生,太可惜了。我不是说北航法学院的学生不优秀,而是说法大本科生实在是太优秀了。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正是这些来自天南地北的优秀学子,成就了包括龙教授在内的法大诸多名师良师。离开了这些法大学子,就像鲨鱼离开了大海,或许英雄无用武之地也。

  我与龙教授认识快十年了。从当初在查尔斯河畔游学到后来共事于法大,他的喜怒哀乐,他的理想与顿挫,我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他做出任何行动,在我看来,大约都是正常的。但是,他若真的到北航做法学院的院长,我还是不太理解的。

  以我的书生之见,不就是一个工科大学的法学院的院长吗?(十年前相当于一个公共课教研室的主任,科级左右)龙教授今年过了生日,也不过39周岁,正是读书、教书、著书的最佳时光。可是,一旦当了院长,那么吃吃喝喝、送往迎来、文山会海,还能有多少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用来读书、教书、著书?

  我也许是瞎操心,但瞎操心也得操。毕竟,龙教授乃法大年轻教师中的佼佼者,只要沉潜而为,只问耕耘不问收获,那么假以时日,哪怕成不了大法学家,起码也会成为大法学教育家——有其师必有其弟子,龙教授之成为“江平第二”,谁说不可能呢?

  就私谊而论,不是院长、只是《比较法研究》副主编的龙教授,至少还可以常在一起坐坐,喝喝小酒,品品茶,侃侃大山,虽非神仙但胜似神仙。可是,做了院长后的龙教授,哪怕是我这样和他同居昌平的老友,估计再见一面,也得排队了罢!

  念及此,黯然神伤,不胜怅怅。

  奈何?奈何!

  

  2007年7月15日 12:00

  于富泉寒舍

进入 杨玉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学术规范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173.html
文章来源:学术批评网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