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显明:法治、良政与善治就寄托在你们身上

——在2007届研究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的致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32 次 更新时间:2007-07-06 07:06:07

进入专题: 毕业典礼  

徐显明 (进入专栏)  

  

   老师们、同学们:

  

   在今天的典礼上,有两句话我必须代表学校来说,一句话就是要祝贺我们所有毕业和获得学位的同学,你们三年当中付出了辛劳,终于完成了学业,今天要毕业了,今天就要取得代表你知识结构已处于金字塔顶尖的学位,所以这句话是祝贺你们的话。第二句话一定要向我们所有的老师表达感谢,他们在中国所有高校比较当中,在最艰难、最困苦的情况下向你们传授知识与道德,所以我对他们保持着崇高的敬意。

   说完这两句话,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个主题,题目是“请记住你们入学的年份”。三年前你们进入到政法大学,对那个年份的印象还有哪些?是地理位置上的从军都山下来到小月河傍?还是从京外某高校来到了这所京城名校?我不想问大家这些外观上的东西,我想请大家思考我们所处的时代特征。

   在展开我的演讲之前,我想到了一个比较。美国难分伯仲的两所大学的法学院是哈佛大学的法学院和耶鲁大学的法学院。人们曾经将这两所大学的法学院做了一个比较,到底两个法学院哪一个更好?没人能作出令多数人满意的回答,但是有人做过这样的分析:在哈佛法学院,学生每天都非常辛劳,因为老师布置给他们的阅读量每天平均下来要达到40页以上。哈佛法学院有世界法学图书藏量第一之誉。三年结束的时候,他们阅读的总量大家可以算出来,几乎每个同学都超过了两万页。所以在哈佛读法学非常辛苦,哈佛法学院的学生天天盼着毕业。常有同学自言自语:何时才能结束呢?可是在耶鲁法学院情况正好相反,耶鲁法学院的学生每天从老师的身上获得的知识远远超过了哈佛。因为耶鲁法学院配备的师生比是美国所有大学里最高的。学生们有充分的时间和老师们接触,除了自己的阅读之外,他们获得的更多的是在讨论之中的欢乐和分享老师的经验。所以当三年快结束的时候,几乎耶鲁每一位同学都说,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就这样结束了吗?

   我现在来问我们的同学,你们的三年是怎样过来的?是在阅读中过来的还是在讨论中过来的,或是象休假一样过来的?总之,三年结束了,你已经过来了。今天朱勇副校长宣读了两个决定,一个是学校准予大家毕业的决定,一个是对大家授予学位的决定。三年前,你们来的时候是什么状态,三年中你们获得了什么,刚才米健老师已经做了分析,我非常赞同。未来你们将要做什么和怎样做?受我们尊敬的江平先生给你们提出了谆谆的教诲,这个教诲适用于一切人,我表示钦佩。而我今天要跟大家回忆的是三年前我们来的时候所肩负的时代使命。三年前是2004年,2004年在中国的历史上发生了什么?请大家随我共同回顾。

   2004年对我们国家的法治建设来说,谁都不会忘记,这一年我们修改了宪法。在这次宪法修改之中,有五项新的人权制度诞生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概括性条款入宪了。所以我可以说,从2004年开始,中国进入了一个权利保障的新的时代。但是如何既尊重又保障呢?这个原则性条款没有提供答案。

   2004年我们迎来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50周年。每一个国家都有一个根本的制度,对我国来说,这个根本的制度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迎来50周年这一天,胡锦涛总书记发表了演讲。在党史上,党的总书记就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发表讲话这是第一次。从这个讲话里边,我们领悟到了一个道理,未来中国的政治道路,如果把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这三者有机统一起来的话,唯一能选择的制度载体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表明有中国特色的政治道路已经趋于成熟,中国今后的政治改革与政治发展都要在人民代表大会的制度框架内进行。但是,如何进一步发展和完善这个制度呢?尤其是如何用根本制度去统一这三者呢?目前,尚无现成方案。

   2004年对执政党来说,发生了什么?这使我想起2000多年前汉初刘邦和陆贾的一场对话:天下是怎样取得的?天下应该怎样治理?陆贾就发出个疑问:“主上,马上得之,安能马上治之乎?”。你可以马上得天下,但是你能马上治天下吗?这就是对于一个取得政权的人、阶级、政党来说必须思考的问题。《贞观政要》里唐太宗和魏征最深刻的一段对话是关于打天下容易还是守天下容易的辩论,到底哪个更难?2004年我们党开始思考如何保持自己的执政地位问题。所以在十六届四中全会决定当中有两句发人深省的话,一句就是“我们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与生俱来的”,用陆贾的话来说是“马上得来的”,是用无数先烈的鲜血换来的;后边还有一句话:“也不是一劳永逸的”。这就给全党提出了一个警示:要保持住我们的执政地位就必须转变我们的执政方式。就要摒弃靠领导人的指示、靠既往的经验、靠运动、靠政策等方式治理国家。由此中国共产党第一次提出来要“依法执政”,依法执政就成为共产党今后执政的基本方式。但是,如何实现依法执政呢?目前,还是一个新课题。

   2004年对政府来说意味着什么?国务院作出了《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就是在这个纲要当中,中央政府给自己定出一个时间表,用十年左右的时间建成法治政府。这在世界法治史上尚属首次。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一个国家的政府有如此气魄和勇气敢于如此自我加压。大家可能已经感觉到了,这三年以来我们政府职能转变的速度明显加快,我们已经进入到了建设法治政府的时期。但是,法治的原理是否可能只在一个系统内率先实现而不管其他领域?我们尚未完成思考。

   2004年对理论界来说,有什么特殊意义?作为执政党的最新执政理念或者说是最新指导思想——科学发展观形成了。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和谐社会这个概念第一次被作为科学命题被提出来了。科学发展观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之后的第四大理论成果,它的本质性要求,将引发我们在社会主体性、发展目的性、社会价值理论等诸多方面的思维变革。而和谐社会诸要素的被揭示,将使和谐社会、小康社会、法治社会的建设走向一体。法治社会的新特征将表现为和谐社会。然而,和谐对法治提出了哪些新要求?法治是否因和谐社会而被赋予新的使命,我们是否需要新的法治理念并完成法理学的变革?目前尚缺乏研究。

   总结以上六个方面,可以看出, 2004年,注定要成为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具有开启意义的年份。这一年既象被跨越的卡夫丁峡谷,也象被推石而上的牛比利斯山,它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所以2004年对我们来说是“新政” 与“宪政”的符号。你们就是伴随这个开始,开始了在法大的硕士、博士生涯。今天你们学业期满,距开始已三年有余了,不知你们是否在思考我上面提到的但无法给出答案的问题?而今后,中国的法治和政治注定要进入改革和发展的艰难期和关键期,甚至可能是反复期和滚石期。你们是否已做好了迎接艰险的准备?所以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你们这一代必将成为负重的一代。当你们走出校门的时候,哪怕你脚上带着镣铐,你也需要去起舞;哪怕你的翅膀上铸满了铅重,你也要去飞翔。“我们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中国政法大学的使命就是推动政治进步和法治昌明。石头滚到山下了,需要我们去重新推上来,跨越峡谷时藏羚羊以自己牺牲而作后辈跳板的精神才是法治不绝的希望。中国未来更光明的法治、良政与善治就寄托在你们身上。我希望你们能够成功。

  

   谢谢!

  

   徐显明,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来源:法大校园网

进入 徐显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毕业典礼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04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