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天启:对恩格斯晚年社会发展思想的再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94 次 更新时间:2007-06-26 09:02:59

进入专题: 恩格斯  

冒天启  

  

  提要:恩格斯晚年有关社会发展的思想可以直接概括为民主社会主义,主要内容:总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实践经验,反思暴力革命理论,提出旧社会和平长入新社会的思想;面对实践,认真研究市场经济发展的新情况,提出资本主义也有计划;以《资本论》一、二、三卷为整体,确立了费用与效用相比较的价值理论;以俄国为例,指明了落后国家的革命道路。恩格斯晚年说:现在情况不同了,把自己称作是社会民主主义者,也许可以过得去。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实践中,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内容,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已经开始具有了民主社会主义内在价值含义。

  关键词:恩格斯晚年和民主社会主义 旧社会和平长入新社会 资本主义也有计划 费用与效用相比较 落后国家的革命道路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恩格斯晚年”是一个时间概念,我将它界定为1883年马克思逝世至1895年恩格斯逝世的这大约12年的时间段内。这段时间,恩格斯除了整理马克思《资本论》的手稿外,还参加了欧洲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实践活动,同时还进行了广泛的理论研究,撰写了不少具有深远意义的著作、文章,也包括重要的通讯书稿等,形成了独特的有关社会发展的宝贵思想和理论。

  2001年底,在开达经济学家咨询中心与工商联组织的有关如何理解《共产党宣言》中“消灭私有制”的读书会上,我提出:要能正确理解“消灭私有制”的含义,除了要弄清有关德文、俄文的翻译外,还应该重读恩格斯晚年写的《卡.马克思〈1848年到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2]。当时,于光远先生补充了一件很重要的历史事实,他说:有关部门在编选《马克思恩格斯选集》时,只选入了马克思《1848至1850年法兰西阶级斗争》的文章,但拒绝选入恩格斯50年后对这篇文章所写的《导言》。长期以来,在一种很不正常的社会环境中,很少有同志能实事求是的公开宣传恩格斯的这篇文章。

  这几年,围绕恩格斯的这篇文章,研究恩格斯晚年有关社会发展即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思想,引起了我国思想界的高度重视。我把恩格斯晚年有关社会发展的思想直截了当的概括为民主社会主义思想。恩格斯晚年的民主社会主义思想,是他和马克思共同创建的历史唯物主义宝库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对此,我联系中国、俄罗斯转型的实践和理论的大题目,反复进行了学习、学习、再学习,从中受益匪浅。

  

  一 恩格斯晚年民主社会主义思想的主要内容。

  

  恩格斯晚年的大量时间用来整理马克思的《资本论》手稿,形成了我们所熟悉的《资本论》第二卷、第三卷以及剩余价值学说史等重要经济学著作,同时还独立撰写大量富有战斗性的哲学、政治著作,比如:《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1884年3月—5月26日)、《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1888年)等,另外,恩格斯联系世界各国无产阶级革命实践,也撰写了大量的短文,比如:《卡.马克思〈1848年到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等;恩格斯自己在积极参加欧洲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实践活动中,还有大量的通信。在这些著作中,确立了他晚年有关民主社会主义的若干重要思想,我认为至少有下面4点值得我们再思考:

  (1)总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实践经验,反思过去曾经提出的暴力革命理论,提出旧社会和平长入新社会的思想,普选制是一种全新的武器。但这个思想,长期被我国思想界所封杀。

  早期的恩格斯和马克思一样,都主张通过暴力革命实现共产主义,最为典型的代表作就是1847年12月—1848年1月所共同撰写的《共产党宣言》,宣言中明确提出:“无产阶级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而建立自己的统治”是一个根本原则,宣言的结尾铿锵有力的宣告说:“共产党人认为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是可鄙的事情。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3]在以暴力实现共产主义的思想指导下,马克思、恩格斯满腔热情地支持了1848年法国工人阶级的起义。在这期间,马克思编辑《新莱茵报》,宣传阶级斗争理论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报纸办到1849年5月19日被停刊后,马克思又于1850年出版了四期《新莱茵报.政治经济评论》,马克思《1848年到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就发表在这个刊物上,其中有一段文革中我们都很熟悉的论断就是在这篇著作中提出的:“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间断革命,就是实现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把这种专政作为必经的过渡阶段,以求达到根本消灭阶级差别,消灭一切产生这些差别的生产关系,消灭一切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社会关系,改变一切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观念。”[4]正是这一论断,成为毛泽东创立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重要依据。

  对于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选举制度,恩格斯早期在提倡暴力革命的时侯,理所当然的持反对态度,他在1884年所写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对资本主义的选举制度仍然持怀疑态度,他说:“普选制是测量工人阶级成熟性的标尺。在现今的国家里,普选制不能而且永远不会提供更多的东西。”[5]但是在无产阶级革命实践中,普选制在欧洲一些主要国家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特别是在德国和法国,工人阶级利用普选权获得了一些成功。从1871年开始,德国社会民主党在议会中所得的选票连年不断增加,甚至社会民主党所得的票数占到了议会的四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变得软弱无力,他们使尽了一切手段来对付工人阶级,可是毫无用处,毫无成效,毫无结果。恩格斯欣喜的说:“德国工人给与了世界各国同志们一件新的武器——最锐利武器中的一件武器,他们向这些同志们表明应该怎样利用普选制。”“有效地利用普选权,无产阶级的一种崭新的斗争方式就开始被采用,并且迅速获得进一步的发展。” 恩格斯联系法国的具体情况,也总结了选举给工人阶级及其政党带来的好处,比如:选票的数目,成为工人政党自身和各个敌对政党力量对比的精确情报;是估计自己行动的比例尺;是促使政党广泛接触人民群众并维护自己行动的手段;是利用议会更自由的宣传自己观点的讲坛等等,恩格斯异常兴奋的说:通过选举制,“ 世界历史的讽刺把一切都颠倒了过来。我们是‘革命者’、‘颠覆者’,但是我们用合法手段却比用不合法手段和用变革办法要获得多得多的成就。”[6]“可以设想,在人民代议机关把一切权力集中在自己手里、只要取得大多数人民的支持就能够按宪法随意办事的国家里,旧社会可能和平地长入新社会,比如在法国和美国那样的民主共和国,在英国那样的君主国。”[7]

  通过普选,旧社会可以和平长入新社会,这是恩格斯晚年极为鲜明的一个思想。恩格斯以此在《卡.马克思〈1848年到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中反思了《共产党宣言》中所提出的一些观点,坦诚地写道:

  “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历史做的还要更多,它不仅消除了我们当时迷误,并且还完全改变了无产阶级进行斗争的条件。1848年的斗争方法,今天在一切方面都已经陈旧了,这一点是值得仔细研究的。”

  “以往的一切革命,都是归结于某一阶级的统治由另一阶级的统治所替换;但是,以往的一切统治阶级,对被统治的人民群众而言,都只是区区少数。这样,一个统治的少数被推翻了,另一个少数又起而掌握国家政权并依照自己的利益改造国家制度。”

  “如果把每一个个别场合的具体内容撇开不谈,那么这一切革命的共同形态就在于:它们都是少数人的革命。多数人即使参加了,他们也只是自觉的或不字节的为少数人的利益而行动;”“造成一种假象,仿佛这个少数人是代表全体人民的。”

  “历史表明,我们以及所有和我们有同样想法的人,都是不对的。历史清楚地表明,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的状况还远没有成熟到可以铲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程度;历史用经济革命证明了这一点,这个经济革命自1849年起席卷了整个欧洲大陆,在法国、奥地利、匈牙利、波兰以及最近在俄国初次真正确立了大工业,并且把德国变成了一个真正第一流的工业国。这一切都是在资本主义的基础这发生的,因此,这个基础在1848年还具有很大的扩展能力。…….。在1848年要以一次简单的突然袭击来达到社会改造,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

  “有效地利用普选权,无产阶级的一种崭新的斗争方式就开始被采用,并且迅速获得进一步的发展。”[8]

  ……..。

  恩格斯根据欧洲资本主义发展的实际情况,认为: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还具有扩张力的情况下,企图以暴力革命来达到改造社会的目的是不可能的,和平的、合法的、议会和选举,是一种崭新的斗争方式。和平长入社会主义,是恩格斯晚年一个很重要的思想。但恩格斯的这个思想,在我国思想界却长期被看作是改良主义而遭到封杀。

  (2)面对实践,认真研究市场经济发展的新情况,提出资本主义也有计划。但我国思想界对恩格斯的这方面的思想,长期默然不晓。

  马克思的《资本论》采取了高度的抽象的研究方法,特别是在第一卷的写作中,用我们通俗的话说,就是采取脱衣服的办法,剔除了现实生活中的许多经济现象,包括竞争、供求以及价格的变动等,从而使我们看到了劳动在如何创造价值,资本在如何剥削劳动,无可辩驳的说明:工人的劳动是剩余价值的唯一源泉。但在《资本论》的第二、三卷的叙述中,按照马克思的研究方法,又采用了穿衣服的办法,将现实经济生活中的客观事实一件件引入,资本主义的整个经济或者说市场经济,就不可回避的成了恩格斯整理《资本论》第二、三卷的研究对象。我们读马克思《资本论》第二、三卷时注意到,恩格斯在整理马克思的原文中,常常多处添加括号,在内括号内加进自己的论述。比如:第三卷第27章“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中的作用”,马克思认为:股份公司内,(资本)职能已经与资本所有权相分离,因而劳动也已经完全同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和剩余劳动的所有权相分离。恩格斯对这段论述加了一个括号,说:“大家知道,一些新的工业企业的形式发展起来了。这些形式代表着股份公司的二次方和三次方。”恩格斯对新的企业形式即卡特尔、托拉斯等垄断组织作了详细的说明,他指出,在个别行业,还有了国际卡特尔。在商业、银行、以及国外投资领域,个别资本都被股份公司的垄断资本所排挤,以至成了交易所的附属品。[9]《资本论》第三卷还有一章专门讲交易所,恩格斯指出:“交易所的作用大大增加了,并且还在不断增加。这种变化在其进一步的发展中还有一种趋势,要把包括工业生产和农业生产在内的全部生产,包括交通工具和交换职能在内的全部流通,都集中在交易所经纪人手里。这样,交易所就成为资本主义生产本身的最突出的代表。”[10]

  1891年6月18日到29日这段时间内,恩格斯对德国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写过一些修改批评意见。德国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的第四段有一段文字说:根源于资本主义私人生产的本质的无计划性。这里所表达的思想,无疑是恩格斯早年与马克思都一直所坚持的观点。但时过4-50年,恩格斯根据新的情况,放弃了原有的思想,他说:“这一句话需要大加修改。资本主义生产是一种社会形式,是一种经济阶段。究竟什么是资本主义私人生产呢?那是由单个企业家所经营的生产,可是这种生产已经愈来愈成为一种例外了。由股份公司经营的资本主义生产,已不再是私人生产,而是为许多结合在一起的人谋利的生产。如果我们从股份公司进而看那支配着和垄断着整个工业部门的托拉斯,那么,那里不仅私人生产停止了,而且无计划性也没有了。”建议坚决删掉“私人”这两个字。[11]

  随着股份公司的发展,资本主义将摆脱早期的无政府状态和无计划性,而开始有计划的社会生产,这是恩格斯晚年的一个很重的理论;恩格斯也非常关注资本主义发展中出现的一些新问题,股份公司、信用与交易所这些资本主义新形式上了。因为这新形式为将来由整个社会即全民族来实行剥夺做好了准备。但是恩格斯的这些思想,在我国思想界却长期被埋没,直到邓小平提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后,恩格斯关于资本主义也有计划的观点才被重视,但也仅仅是用以佐证邓小平的论述而已。

  (3)以《资本论》一、二、三卷为整体,确立了费用与效用相比较的价值理论。这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价值理论,但我国思想界长期对恩格斯的这一思想却采取了批评态度。

  马克思的价值理论与恩格斯的价值理论是否是对立的,这在我国经济学术界,时至今日,也是一宗没有弄清的迷案。恩格斯在1843年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中在对李嘉图与萨伊的价值论进行批判的基础上提出了对价值概念的论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恩格斯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942.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