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啸虎:发生在伊朗的围棋故事(6): 往事在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31 次 更新时间:2007-06-17 09:41:05

进入专题: 围棋  

史啸虎 (进入专栏)  

  

   俗语说,往事历历在目。这是说,过往之事记忆犹新如同在眼前一样。我对自己在伊朗的那三年所经历的各件往事及相关的人物也都记忆犹新,只是有些人和事印象更加深刻,就像刻在了心里一样。所以,我将这叫做往事在心。

   比如,华大使前任驻伊朗大使王本祚先生就是一位让我铭刻在心、永远也忘记不了的人。王大使是我国的一位令人尊敬的老一辈外交官,八十年代初曾任驻保加利亚大使,也是一位忠厚长者。他的夫人姓俞,我们称她俞大姐。俞大姐说话轻声细语,待人和蔼可亲。我们每次去使馆或他的官邸参加活动或汇报工作,王大使夫妇的那种从其神态和言行上自然流露出来的亲切、热情与长者风度都让人感动。但是1991年春王大使在伊朗任上突发心肌梗死,到德黑兰的一家大医院抢救过来后还在伊朗坚持了好长时间,后因病情危急不得不于1991年5月买了4张机票躺着回国,一下飞机就被守侯在飞机悬梯下的救护车用担架抬进了北京的一家医院。但仅仅过了一个多月,王大使就在北京的那家医院里去世了,连家也没有回成,等于死在了任上。王大使是我国诸多的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我国外交事业的外交官的楷模,永远值得我们怀念。(详见所附照片1,图为作者夫妇与王本祚大使夫妇在送王大使上飞机回国前于其官邸的合影。一个月后,斯人西去。痛哉!)

  

   当然,还有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人和事并非是以这种令人悲伤的方式让人铭刻在心的,而是以一种平平淡淡的方式出现的,但当你多年后回忆起来时却能让你产生另一种感动。

   比如,曾任安徽省水利设计勘探研究院院长的胡家博,他是我司在伊朗一个最大的咨询工程项目——卡尔赫河水坝设计项目组组长(这个水坝也是伊朗最大的水坝)。胡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系,留校任教,1957年因为其老师——我国水利学泰斗、知识分子的楷模黄万里先生仗义执言被打成右派。(黄万里先生是因为反对在黄河——这条中国的命脉大河筑高坝而被打成右派的。历史已经证明,所有他预警的灾难:潼关淤积、西安水患、移民灾难等均一一兑现)。

   胡家博先生本人也是我国水利界的一个著名学者。为了将中国的先进的水利技术推向国际市场,胡先生在行将退休之年主动承担了伊朗这个特大型水坝的设计组组长。在他吸引和号召下,一群又一群当时中国水利界的专家和精英们也纷纷聚集和荟萃到伊朗。他们分别来自清华大学水利系、水利部东北水利水电勘探设计院、治淮委员会、南京水文研究所、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安徽水利设计勘探研究院以及湖北水利研究所等。瞧瞧这些机构的名称吧,它们哪一个不能代表当今我国水利水电设计技术的最高水平呢?[详见所附照片2:作者夫妇与胡家博先生(右三)、驻伊朗经参处杨参赞(左三)和谷兆祺教授(左二)等于1991年秋德黑兰谷先生住所合影]

  

   上世纪九十年代,由于西欧北美的水利水电资源经过上百年的开发几乎已经开发净尽,其水利技术虽然先进但苦于无用武之地而长时间踏步不前,而我国的水利水电资源开发正方兴未艾(我国水电储量为5亿千瓦,但到2003年全国水电总装机才为9217万千瓦)。因此,我国的水利水电设计技术在西方先进技术的基础上开始有了更多的创新和发展,并在国际上逐渐崭露头角。

   当时,我们这些水利专家和学者们的出色的设计技术与设计思想也帮助我国在伊朗赢得了极高的声誉和影响。比如,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博士生导师李仲奎教授(当时为副教授,刚从奥地利做访问学者回国)也曾在伊朗项目上工作了一段时间。一天我陪他应邀去给伊国家能源部的水利官员、公司高管和专家们讲解蓄能电站技术。那次我们的李博士用流利的英语旁证侧引,口若悬河,不仅将专题讲得精彩透彻,而且还专门介绍了我国的特大或特长型水利隧道的技术状况,一下子倾倒了在场的所有伊朗官员和专家。

   事后,负责给我们支付所有水利项目进度款的伊能源部财政局局长曾问我:像李博士那样的水利专家你们中国多吗?我当时自豪地回答说:车载斗量(Where I come from,people like Doctor Li come by bushel.)。

   正因为我们到伊朗去的专家和学者们大多是像胡家博先生、谷兆祺先生以及他们的学生李仲奎博士那样出类拔萃的水利英才,真实地张扬和体现了我国水利技术的先进性,我这个负责商务事宜的首席代表才能够,或者说,才有条件在伊朗承接到一个又一个的水利项目。因此,我这里说胡家博先生是我国开拓伊朗水利市场的头号功臣那是丝毫也不为过的。

   记得1991年6月的一天,胡家博先生在伊朗过六十周岁生日。

   那天,各个项目组的工程师、专家学者们和我们一起给他祝寿。驻伊使馆经济处、商务处和文化处的参赞和秘书以及各大公司代表们,还有在德黑兰大学学习的中国留学生代表也都纷至沓来,到胡先生夫妇所居住的公寓里给他们送上一份祝贺。公寓的大厅较大,但整个大厅里冠带云集,人头攒动,笑语连天,几十只手臂,几十个酒杯,还有几十种不同方言的声音一起给被人们簇拥在中间的笑厣如花的胡家博先生和他夫人——钱大姐祝寿,……

   现在只要一想起来这件事,当时那个感人的场景以及他们老俩口高兴和感动的模样,就像一幅幅色彩依旧艳丽的年画,不停地翻动或暂停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会散去。这是我永远不会忘怀的。

   在离开安徽大学到深圳工作之前,我和太太曾专门到胡先生府上去拜访了一次,并受挽留在先生家吃了一顿饭,是钱大姐亲自下厨做的菜,很丰盛。那一天我和胡先生都喝了不少(胡先生一般不喝酒)。算起来一晃已有十多年了!也就是说我已有十多年没有再见到胡先生夫妇了。但前几天我却无意中得知了胡先生的夫人钱萍大姐已去世多年的消息,我和我太太闻之,悲伤之情,难以自抑,不禁回想起当年与胡先生夫妇在德黑兰相处的那些愉快的日子以及在许多个星期天我们夫妇俩开车带胡先生夫妇俩在德黑兰兜风时的情景,更增加了我对先生的思念。

   每思及此,无不感慨万千啊!

   在这里,我衷心地祝愿胡先生愉快、健康、长寿!

   真是往事在心啊!

   第二年,即1992年的秋天,中日韩三国商务和外交人员又举办了第二届围棋比赛。

   比赛地点还是设在濑户先生在德黑兰的家里,参赛人员大多数也还是原班人马,不过日本丸红株式会社的那位社长先生以及好几位刚刚熟悉的日本和韩国棋友都回国去了。为此,棋赛组织者又补充了几位新面孔。可是这几位新人的业余段位可不低,似乎都是4段、5段的,棋力非常的强。而我国呢?则还是由我和吴仲谋博士担纲(遗憾的是,不仅我们那些项目组新来的工程技术人员中没有一个会下围棋的,就是在德黑兰的其他中国公司也没有出现哪怕是一个与我们水平相当的业余棋手)。与第一届不同的是,这次我不但坐实了业余“5段”的头衔,而且还因为是首届冠军,便毫无疑问地成为日韩两国许多竞争对手最想打倒的头号“敌人”了。

   尽管如此,这一次我的自信心却很强,因为我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在阅读那几本日本的《棋道》杂志,也思考了一些有关棋道的那种近似于哲学的问题,当然,我也自觉在对围棋棋道的理解上比以前有了更深的领悟。

   我认为,所谓棋道也就是指围棋的思想体系。围棋的这个思想体系包罗万象,博大精深,但如果将其归纳一下,也就是古人所说的“道法自然”。比如,班固的《弈旨》中将围棋比喻为“有天地之象”,而北宋《棋经十三篇》则把围棋棋局比做一年四季的阴阳节气(棋路“三百六十,以象周天之数。分为四隅,以象四时。隅各九十路,以象其日。外周七十二路,以象其候”等)。清代围棋大师施定庵在《弈理指归——序》中说:“弈之为道,数叶天垣,理参河洛,阴阳之体用,奇正之经权,无不寓焉。是以变化无穷,古今各异,非心与天游、神与物会者,未易臻其至也。”

   这些说法将围棋独有的模糊性给形容得淋漓尽致,但给读者的感觉却是更加模糊了。我们不能埋怨这些古人,因为他们的这种道法自然的解释其实正是围棋棋道的精髓所在。这种道法自然的棋道还可以帮助我们感悟社会人生,并在政治斗争、军事兵法,甚至为人处世上得以丰富的联想和灵活的运用。

   如果要现在的我用一句话给棋道下个定义,我就会说:合理顺势,有为而治。所谓“合理顺势”是指一个人下棋须道法自然,顺应棋势(常根据形势判断棋局),重于弈理,而淡于功利;“有为而治”一说则强调对弈者个人的努力。这些努力包括对棋势的判断,棋局的分析,次序的评估以及步骤的计算。这两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可以说,没有“合理顺势”作为前提,也就没有“有为而治”,没有成功的个人努力。对于职业棋手而言,棋道上的这些东西必须有为,无为是可惜的,也是危险的。因为,能否参悟棋道,或能否像施定庵所说的那样“心与天游,神与物会”,是决定一个职业棋手最终是成为一个棋匠还是成为一个大师的最显而易见的分水岭。

   尽管在棋技上我可能还只不过是业余水平,与职业棋手相距甚远,但这并不影响自己对棋道的参悟。因为我在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中经常能感受到棋道理念给我的帮助。这不,在第二届三国围棋比赛开始后,当我面临水平更高的日韩棋手时,我却一点也不怵任何人,仍然像上届那样心无旁骛、兢兢业业地争取下好每一盘棋。

   老天不负有心人。经过三个周末的鏖战,结果我仍然以与第一届相同的战绩,即十一胜一负,如愿以偿地蝉联冠军。

   唯一输掉的那盘棋是经过猜先我执白棋输给韩国金镇宇先生的。

   我还是我,只是上次头衔是业余3段,这次是业余5段;上次以3段名义与金先生下棋,我被让二子,这次以5段名义就不能再享受这个优惠待遇了,而是:猜先。金6段的实力的确非常强大,那盘棋他虽然执白后走,但没走几步,就有意无意地引着我走了一个大斜百变的定式,将棋局导向了我这个没有一点儿科班底蕴的纯业余爱好者最不熟悉的复杂定式的险路上。可见,在与我下棋前金6段肯定是做了一番准备工作的。换句话说,这也就叫有备而来。

   我们说一个棋手实战经验丰富,一般是说他比赛经历多,心理状况好,适应比赛的氛围。其实,所谓实战经验还应该包括这个棋手能通过观察很快地找出他的对手的弱项来并加以充分利用。我估计,金6段可能就是由于在以往的比赛中发现并抓住了我几乎很少走大型定式的这一弱点(估计为非科班出身业余棋手的通病),在与我下这盘棋时有意在布局阶段走大型定式,将局势导向复杂化,从而打乱我所习惯的一般定式、平衡布局的下棋次序,让我在对大型定式的行棋过程和次序的不熟悉中自己犯错误。

   我不能不承认聪明的金6段的作战策略是正确的。

   我这里还保留一张我与金6段下第二盘棋的珍贵的比赛现场照片。

   这张照片是当时我驻伊经济参赞处的王超先生(当时是一位年轻有为的二秘,现在是国家商务部国际司司长,曾任外经贸部美大司司长)给我们拍的。王超先生也喜欢下围棋,但他总认为自己水平不高,所以也从来没找我下过棋。但他却一直很关心这个三国围棋比赛,只要有空,也时常跑来观摩。可能是他认为我与金先生的这一战也许和上次一样又是这次比赛的冠亚军之争,值得一拍,于是就给我们拍了这张可以说是迄今我所知道的唯一的一张有关三国围棋争霸塞比赛现场的照片。

   这祯照片之所以弥足珍贵,是因为它的信息量很大。

首先,它不仅将比赛所在场地的环境和若干参赛棋手的形象摄入其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史啸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围棋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82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