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兴:自由:人类最高道德立法原理及其实践展开(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25 次 更新时间:2007-06-10 09:34:17

进入专题: 自由  

唐代兴 (进入专栏)  

  

  内容摘要:自由作为人类最高的道德立法原理,其实践展开的必然方向是从存在而生存,从而形成人的存在自由、生存自由和生活实践自由之三维朝向。存在自由的根本动力,是其自身野性创化力量和理性秩序力量的对立统一律令;存在自由的本质规定,是其平等:以存在自由原理为最高规范的普遍利益权利法则,其内在价值尺度则是普遍平等;人的生存自由,就是以普遍平等为内在价值尺度的自由,它落实到生存实践领域,就获得了人生权利平等配享和人生职责平等担当之内涵定位:实践生活自由追求,就是为配享平等生存权利和担当对等人生职责而斗争。为此,实践生活自由追求,必须以存在自由为基础,以生存自由为前提,以社会政治自由和个人道德行动自由为两翼形态。

  关键词:自由原理 平等 普遍利益权利法则  职责担当  道德能力

  

  自由之于人,有其自身的特性,自由的自身特性体现出多元维度。有关于自由的多元维度问题,许多思考自由的思想家,均做了严肃的思考,他们大都从分类学的角度,对自由的多元维度进行了静态的分类。比如,莱布尼茨把自由分自发性、理智性和偶然性三种形态,费希特则将自由分为先验的自由、政治的自由、尘世的自由三种形式,康德将自由划分为道德的自由和法权的自由两种形式,而密尔则认为自由有其意志的自由、沉思的自由、感受的自由和行动的自由之分别。但这些自由的分类学家们无论采取哪种标准来分类自由,都体现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把自由看成是静态的东西,并予以一种静态的分类。其实,人的自由并非静止,它既是一个动态的敞开状态,也是一个动态的敞开进程,这是自由的自身特性。遵循自由的这一自身特性,我们发现,人的自由敞开维度与人之成为人的敞开进程相一致。人之成为人的敞开进程,是沿着“实然存在→应然生存→必然存在”方向渗进的,自由作为使人成为人的最高原理和内在动力,自然呈现出三维向度,即人的存在自由,人的生存自由和人的实践自由。

  人的存在的自由,是人的实然自由。因为人的存在自由,既是先于人之自我觉醒的存在的自由,又是人开始自我觉醒的存在状态的自由。费希特关于自由是人的“本原冲动”、“自然冲动”的论述,就是在这个层面立论的。在实然存在的层面上,自由即是人的本原行动,这是因为:人首先是自然存在者,然后才是人的存在者。人作为自然存在者,有其自然存在者的自由本性和自由力量;人因其自我觉醒而成为人的存在者,同样有其自由的本性和自由的力量。然而,在人的自我觉醒之前,他作为自然存在者已经拥有其自由,所以,相对人的存在者而言,他的自由先于他(人)的存在。这是其一,其二,人作为自然存在者,在其存在之前,自然世界就已经存在,并且许多存在者就已经先于人这个自然存在者而存在于自然世界之中。所以,无论是自然世界,还是那些先于人而存在于自然世界之中的存在者,它们的存在本身就是自由。从这个意义上讲,仍然是自由先于存在。

  虽然人的自由先于人而存在,但人的自由却决定了人的存在。人的自由决定人的存在的惟一标志,就是人的自由成为人的存在的本原行动,即自由的行动塑造了人的存在。因为,人从自然存在者向人的存在者方向迈进的决定性行动,就是人的自我觉醒;而人的自我觉醒的内在动力,恰恰是人作为自然存在者因其自由的本性而竞自由的力量展开,这就是人从自然存在者的自由向人的存在者的自由方向敞开的自由力量的野性扩张。从自然存在者的角度看,这种自由力量的野性扩张,就是自然冲动、原始冲动;从人因其自由的缘故而觉醒为人的存在角度看,这种自由力量的野性扩张,就是使人成为人的本原行动。由此,人的存在的自由联结起两个世界,人的自然存在的世界和人的我化存在的世界;并且,人的存在的自由通络两种自由力量,自然世界的自由力量和人为世界的自由力量。由于这两个方面的倾向性和要求性,人的存在的自由所更加关注的是这两个世界和这两种力量的共生与互生。

  人一旦获得属人的本原行动,产生了属人的自由意愿与力量指向,他就无可遏止地踏上展开属于人自己的存在道路,这条道路就是人的生存。因而,人的存在自由必然内化为人的生存自由。人的生存自由,即是人使自己成为人的自由。人要使自己成为人,无法逃避三个方面的要求性:一是社会,包括自然社会和人的社会;二是政治,包括自然政治和制度政治;三是利益,包括人的利益和自然的利益、大地的利益、生命的利益等等。因而,人的生存自由自然要在这三个领域引导人、激励人、规范人,使人能够真正成为人。由此,人的生存自由也就现实地展开为三维向度:因为其生存的社会性而具有求群、适群、合群的自由;因为其生存的政治性而具有其政治的自由;因为其生存的利益性而具有道德的自由。

  对人来讲,其生存的过程,始终是一个谋求生机、图强活路的劳作过程。因而,生存的自由最终要落实为实践的自由,即实做的自由。实做的自由,既是维护自由的自由,又是创造自由的自由。前一种自由立足于现实而回归现实,所以,它是一种为现实而做的自由;后一种自由立足于现实而指向未来和未有,所以,它是一种为理想(即未来和未有)而做的自由。但无论是哪种性质的实做的自由,都可能会因境遇的特殊而形成趋利避害或趋害避利的朝向,所以,实做的自由,既可体现为趋利避害的自由,又可体现为趋害避利的自由。

  

  一、人类自由的存在论意蕴

  

  人的存在的自由,是联结两个世界、网络两种力量的自由。因而,人的存在的自由生成出人类自由的存在论意蕴。人类自由的存在论意蕴,主要展开为如下三个方面:

  自由存在的敬畏意向  自然世界及其存在者的存在自由,均先于人的存在自由;人作为自然存在者的存在自由,又先于人作为人的存在者的存在自由。因而,相对人来讲,无论是其在自然存在者的环节上,还是在其作为人的存在者的环节上,自由都始终先于存在。在自由决定存在的存在事实中,人自由的原初存在论意蕴,乃是敬畏意向。敬畏是人从自然的生命物向人质化方向觉醒所产生的原初意识、原初意向、原初观念,这一原初意识、原初意向、原初观念同时也构成了人类的原初伦理观念。正是这一原初意识、原初意向、原初观念在人身上的产生,人对由此迸发出对自然世界、对所有存在者的自由存在事实的意识,对自身作为自然存在者的自由存在事实的意识,产生存在自由的意向、冲动、情绪;人对自然世界、对所有存在者的自由存在之野性力量和理性力量的意识,则产生神秘、崇拜、畏惧、顺从、适应的存在意向;人对自身作为自然存在者之自由存在的野性力量和理性力量的意识,则产生自我崇敬、骄傲、神圣、创造、征服的存在意向。因而,人的人质化觉醒的敬畏冲动、敬畏意识、敬畏观念诞生了其自由的存在论意蕴,并且这一自由的存在论意蕴构成了人类伦理原初观念的本体内容。因为,人在自我原初伦理观念的形成中,朦胧而清晰地感受到了两个存在世界的自由,经历了两种自由力量的冲击,孕育出两种自由存在意向。所以敬畏之原初伦理观念的本体图景,恰恰是对自由力量的敬畏。

  自由存在的理性意志  敬畏乃是对存在之自由力量的敬畏。存在之自由力量,是整个世界和一切存在者作为活的存在机体、活的生命形象的内在力量,亦是整个世界和一切存在者得以共在与互存和共生与互生的自身动力。存在之自由力量,为保持自身的存在活力和存在秩序,它在敞开自身的过程中,始终呈现出两种互动的倾向,野性狂暴的创化倾向和理性约束的秩序倾向。由于前一种自由倾向,整个世界生生不息;因为后一种存在倾向,整个世界秩序恒存。这是两种相互交织的世界存在图景,人由其最初觉醒而朦胧地眼开人的眼睛,所看到的正是这两幅既生生不息地创化、又秩序恒存的神奇壮观的世界图景,并为此而心灵震撼:生生不息的野性创化图景,灌注给人以生生不息的创生力量,浸润人的心灵,生成人的创生意志;秩序恒存的宇宙世界图景,在人的心灵深处烙印上永恒的理性力量,生成出人的理性约束意志,人由此既成为感性冲创的生物,又成为理性力量的存在者。

  人之成为人,惟有自然世界生生不息的创化力量灌注入他的生命,他才获得自创生、自存在的内动力量;惟有自然世界那秩序恒存的理性力量注入他的身体、他的灵魂,他才获得共存在、共创生的约束力量,才担当起自然存在者和人的存在者的双重自由责任。

  自然世界及其一切存在者所拥有的自然理性,自然产生出自我约束和相互约束的力量;但这种自然约束和相互约束的力量,纯粹是自发的。当纯粹自发的自然理性通过人的自我觉醒,而成为人的理性意志,则既具有自发性,更具有人为性;既体现为对宇宙、自然、生命存在之自由力量的顺从、适应,对宇宙、自然、生命世界之存在秩序对生命存在之自身秩序的维护,又体现为对自我存在世界的自由安排、自由组织、自由结构,体现为对自我存在之自由力量的节制、约束,对自我存在世界秩序的维护、调节。

  人的理性意志,既是自然世界的伦理意志的彰显,又是人之作为人而存在的人类道德意志的集忠体现:自由存在的理性意志,乃是人类的绝对道德意志,是自然世界的最高律令融入人的心灵世界――而构成人类自由存在的最高律令。

  自由存在的平等意愿  对自然世界及其存在者而言,有其存在,就有为其存在的自由创化力量;有为其存在而自由创化的力量,则必有其自发的约束能力,并因此而产生自由之秩序存在。因为自由是自然宇宙的本性,亦是生命世界的所有生命存在者的本性。一切都因自由而存在,一切都为自由而存在,这就势必要求平等:存在世界的自由本性,决定了平等必是其自由存在的根本保障,也是衡量整个世界及其一切存在者是否真正自由存在的唯一尺度。所以,自然世界及其一切存在者之间的自由存在,必是平等的存在。正因为自由存在必以平等为标志、为尺度,所以自然世界及其一切存在者的自由创化,必以理性约束为前提,而其理性约束又必须以自由创化为动力。

  自由是最高的世界伦理原理,而平等是其最高伦理原理的内在规定,是自然世界及其一切存在者自在与互存相统一、自生与共生相和谐的根本规范。所以,平等的自由存在,这是自然世界的根本法则,是确保每一个存在者都能自由存在的先决条件。人作为自然存在者,在自然世界中存在,必须接受平等的自由存在之约束;人从自然存在者向人质化方向觉醒而成为人,其平等的自由存在之根本法则,仍然成为他存在的最高法则,这一最高法则通过人的自我觉醒而烙印在人的原初伦理观念中而生成为平等意愿。

  对人来讲,自由是生命存在的自然敞开状态,或者说自由是生命在存在领域的意愿性状态。自由的自身规定恰恰是平等:平等是人的存在理性的本质,它是由人的自然存在和人本存在的自由所派生,即因为自由的缘故而需要平等。虽然如此,平等一旦因为自由存在的缘故而产生,它却反过来制约和调节自由,即唯有平等,才创造出真正的自由存在;也唯有完全的平等,才保障存在的真正自由。所以,在人的存在世界里,平等是绝对的,自由却是相对的。世上有绝对的自由意愿,却没有绝对的自由现实;但平等却是绝对的,唯有绝对的平等意愿和平等现实,才有相对的自由;一旦只有相对的平等意愿和相对的平等现实,也就丧失了自由本身。

  

  二、人类自由的生存学指向

  

  生存自由之自身特征  自由的生存学问题,实际上是人的存在自由的敞开问题。人的生存自由,已不是完全纯粹的自然的自由,它必然烙印上人本的自由特征,即它必然要烙印上只属于人自己的思维、认知、思想、情感、意志,所以,人的生存自由,既是人的思维、认知、思想和意志的自由,又是人的存在的自由,是对存在的自由的能动思想、能动认知的自由,是对存在之自由的理性直观所形成的思想和认知的自由;而这种自由的必然朝向,则是达向实践领域而构成为实践的自由。在这样一种进程中,人的生存自由获得了存在意义上的自由所不具备的特征,这些特征可以用卢梭的话来概括之:

  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1](P4

  生存的自由,就是对不自由的自由意识、企图与追求。因为,在存在的领域,人是生而自由的,自由是人的自然存在权利,也是人之成为人的存在权利。但存在本身却必须通过生存来实现,因而,无论是作为自然存在者,还是作为人的存在者,人要使自己能够自由地存在,必须走向生存领域,成为现实的生存者。当人因为存在而走向生存,成为现实的生存者,他的生而自由的存在,就因为生存的枷锁而变得不自由。由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唐代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自由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74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