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绪程:中国股市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28 次 更新时间:2007-06-02 14:43:11

进入专题: 股市  

袁绪程 (进入专栏)  

  

  股市泡沫知多少

  

  泡沫一词通常用来形容股价脱离其基本面而不能持久的虚涨。中国股市是否存在泡沫?这本来是一个很容易取得共识的问题,但由于存在大量的强势利益相关者,倒让人越发真假难辨了。中国股市存在着日益增长的泡沫是不容置疑的。我们可以用以下五个指标进行度量:

  1.市盈率。即股价与收益之比。这是用来衡量投资收益的量度。按一个较长的年度平均值,发达国家通常在10-20倍之间,新兴国家略高一些,约在15-35倍之间。此外,新兴国家成长性高,投机性也强,通常大起大落,波动比发达国家频繁而剧烈。目前全球主要指数平均市盈率15倍左右,香港恒生成份指数和中资(红筹加国企)指数均低于17倍;美国道琼斯指数亦在20倍以内,英、法、德主要股指也在17倍以下。中国股指市盈率众说纷纭,但不论按哪种口径计算的市盈率都远高于上述市场。如果按最低的计算,中国过往(指去年)市盈率在50倍上下,预期市盈率(按今年一季度盈利推算)为33倍左右,国外投行则认为在35-40倍左右。如果按最高的计算,据上海青年报报导华东政法学院某教授的计算,截止2007年5月11日,沪深所有1426只股票,平均市盈率达163.2倍,扣除1000倍以上的35只股票外,仍达到115.9倍,对于股市来说,这无异于是一个“天文数字”,因为投资者在有生之年看不到投资的完全回收。更为重要的是,据这位教授的测算,占深沪两市公司盈利的80%是不到两市1%的企业创造的,它们过于出色的表现掩盖了一些上市公司存在的盈利不足或亏损。

  最容易彰显中国股市泡沫的是,同一类股票在香港上市(H股)和内地上市(A股)价差之大,A股通常高于H股平均50%以上,有相当部份股票甚至以倍数论计。

  2.股指增长的速率。中国股指增长的速率是非常惊人的。从2005年6月股改始至笔者截稿止,不足两年的时间,上证指数从998点涨到4179点,上涨400%,市值从2万多亿元涨到13万亿元,上涨6倍,深沪两市总市值则从3万多亿元涨到18万亿元,增长6倍,从当年占GDP的20%增至90%,并首次超过国内居民存款总额。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庞大而又相对封闭的市场,股指增长的速度如此之快,亦是举世罕见的。假如某位股民休眠两年后一觉醒来,“山还是那座山”(GDP增速并没有根本改变,中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也没有多大改变),却发现股市已剧变。他一定会为疯狂的股市而目瞪口呆,他一定不会相信这是他曾经历的市场。老实说,对于很多包括笔者在内的历经境内外股市的人都是十年未见乃至一生难遇的“特大牛市”。

  3.“垃圾股”、“低价股”鸡犬升天。众所周知,中国股市的股票齐涨齐落,甚至越是低价股或垃圾股越炒得凶和涨得凶。据谢国忠计算,中国低价股投机的比率要高于境外市场的50%以上。垃圾股和低价股连拉数个甚至十个以上的涨停板比比皆是。两年前数以百计的6元以下的股票如今仅剩3只了(以2007年5月17日收盘价计)。低价股鸡犬升天正是中国股市泡沫的一道独特风景线,这与境外市场迥然不同。以香港为例,即使在97年的大牛市中,“仙股”(股价低于1元)也随处可见。如今香港股市已过2万多点,许多股涨得不多,一些“仙股”依然如故。最为搞笑的是,同为洛阳玻璃的A股价格8.32元,H股仅为0.86元(折合)。我敢说,如果随便拿境内100只股价8元左右的股票到香港挂牌交易,每只股价不会超过一元钱。所谓的“中国溢价”不正表现出典型的“中国泡沫”么?

  4.疯狂的开户。今年以来,股市开户人数以几何速度增长,4月份一个月的开户增量超过去年一年的开户增量。几乎每天新增20万-30万户,现总户数近万亿户。压根儿不懂股票的退休老人把一生的积蓄、下岗工人把自己生活费都投进了股市。连和尚、中学生、保姆,擦鞋的,甚至民工都加入了炒股大军,真可谓“全民皆股”。股市有一条“铁律”,当擦鞋的都炒股了,泡沫破灭的日子也就不远了。问题在于:泡沫破灭之时,谁是最大的受损者?

  5.惊人的成交量。两市不断放出天量,过千亿的成交量已不足为奇,最近日成交易已近四千亿元,超过全亚洲股市日成交量的总和。许多股票被反复炒卖,换手率之高也是过去所不能及的。

  

  股民不相信泡沫

  

  早在今年1月份上证指数2000点左右之时,就有学者警示中国股市出现泡沫。然而,正如莫斯科不相信眼泪,股民不相信泡沫。股指依然突飞猛进,越过3000点,站上4000点,媒体网络不停地为每一次新突破欢呼喝彩,不断地鼓吹下半年突破6000点!年底突破8000点!奥运会之前将“红旗”插上10000点!更离谱的是,有人放言,中国牛市必达十年,站在30000点之上也不为奇。伴随着舆论的欢呼声,股市疯涨带来的财富效应显现,市场里充满着放卫星、一夜暴富不是神话的激动人心的故事。这给本来就具有赌博心理的股民一种无尽的想象。“你赚了吗”替代“你吃了吗”而成为人们见面的问候语。外电叹为观止地报导说,最让人恐惧的是中国股民不知道什么叫恐惧。成千上万的人争先恐后地挤上满载着近亿股民的“铁达尼号”(国人译为泰坦尼克号沉船),赶赴中国资本市场里也许是最后一次的世纪盛宴。尽管高盛、摩根等著名投行发出股市出现泡沫的预警报告,尽管著名分析师谢国忠、顶尖的企业家李家诚、最具盛名的金融家格林斯潘等,都在警示中国股民要重视泡沫的风险,尽管管理层一再教育股民注意风险,并采取加息、上调存款准备金和放宽汇率浮动区间“三管齐下”,但仍无法给火热的股市降温。有人不无讥讽地说,股市当日非常吝啬地仅给管理层“面子”不足一小时,随后就掉头向上再创新高,貌似铁拳的“三管齐下”打在了棉花上,这足以证明中国股市的“牛劲”。

  中国股市怎么啦?中国股民怎么啦?十年前,一位熟悉的港商无不得意地对我说,做实业犹如牛拉车,做贸易就如乘大汽车,炒楼花是坐飞机,炒股票则是乘火箭,其它我通通不搞啦,我只搞股票数钞票。这也是当时多数港人的心态。他的粤式普通话至今仍在我耳边回响,可惜火箭早已陨落了。物是人非,而这一切似乎又在今日中国重演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愿火箭不要落地。

  让我们抄一段散见在网上被修改的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歌词吧:钱来(起来)!不愿做贫困(奴隶)的人们!用我们的钞票(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发财(危险)的时候,每个人都鼓起勇气(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钱来!钱来!钱来!我们万众一心,带着燃烧的激情(冒着敌人的炮火),钱进(前进)!带着燃烧的激情,钱进!钱进!钱进进!

  这首被篡改了的歌词不正表达出如此醉心于股市点石成金术的“全民皆股”的群体性癫狂吗?

  

  牛市泡沫何时了

  

  如何看待股市泡沫?尽管散户们豪情万丈,但处于信息不对称的弱势一方的他们对股市的看法并不重要。散户常常被强势一方的舆论左右,在牛市“偷牛拔橛”的游戏中成为可怜的“拔橛”者。关键在于机构、学者、官员怎么看。许多人已成为股市巨大获益者而宁肯沉默,在这无比巨大又千载难逢的利益场中说真话的代价实在太大了,谁愿意捅开“窗户纸”而被千夫所指,万人痛骂?我曾与一些学者、官员、机构经理交谈过,多数人认为牛市泡沫难以避免,这是一个空前难得的发财机会。其主要观点如下:

  1.牛市泡沫论。中国经济正处于一个长期高速成长阶段,至少还有20年的高速发展期,反映在股市上就会长期走牛,趋势向上。从近期(三至五年)看,人民币有一个较大的升值空间,随着人民币升值,资产的重估和升值是不可避免的,另一方面,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又带来热钱的涌入,加上难以逆转的外贸顺差及外汇占款的增多,这一切导致的流动性过剩不是短期所能解决的。只要存在流动性过剩,股市价格就会高居不下。当今中国的经济形态很像当年日本和中国台湾,重蹈日本和台湾地区股市长期牛市泡沫并大起大落的复辙,也许是中国股市的“宿命”。

  2.动态市盈率论。中国企业赢利能力大幅度提高,今年一季度高速的利润增长率就是明证。动态市盈率将呈下降趋势,即使有泡沫,也可以逐渐消化。中国股市在泡沫中会继续前行。

  3.与政府搏弈论。中国股市的封闭性和制度缺陷性决定了其对政府的“依赖”。只要政府不干预,牛市泡沫至少持续到明年8月北京奥运会前。相信政府在十七大和北京奥运会之前不会重拳出击泡沫,因为政治高于经济,稳定压倒一切。

  4.结构性泡沫论。认为有泡沫,但只是局部性而非全局性的。赞成此论的主要是一些学者,市场上则视为来自管理层的声音。

  我认为,上述第一点看似有理,流动性过剩的确是支撑股市泡沫的直接因素。但是,中国很难重复当年日本和台湾地区等东亚特有的泡沫,而且中国根本无法承受像日本从日经指数4万点掉到8千点、台湾加权指数从1.2万点掉到1千多点的泡沫破灭的巨大伤害,正如同样是几十年的高速增长,日本和台湾的收入差距不足7倍,中国却在25倍以上一样,这是因为流动性过剩的制度基础和发展模式的不一样,中国市场经济的制度缺陷要比日本和台湾省大得多。关于第2点更是有疑问。中国企业尽管有长足的进步,但除某些行政垄断性和资源性企业具有“垄断”和“地缘”优势之外,中国制造业基本上处于低技术状态和产业的低端环节,普遍不具备技术和管理上的核心竞争力,这与当年日本和台湾的企业状况是不一样的。中国企业靠廉价劳动力廉价资源的高速增长是不可能持续的。应当指出的是,深沪两市多数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度盈利并非完全来自主营业务,而且还有计算上的因素,一些企业利润甚至是“做”出来的。以今年一季度利润增长率作为市盈率预测的依据应打折扣。至于第3点,我想有一定道理。管理层不希望在十七大或北京奥运会之前出现泡沫破灭而带来麻烦。但是,如果管理层不出重拳,泡沫还会上升,日后造成的危害必将更大。这是一个令人头痛的两难问题,又要牛市又不要泡沫,于是“结构泡沫论”应运而生。姑且不论蓝筹股价格是否正常合理(通常比香港上市高许多,正是这些盈利尚好的蓝筹股掩盖了股市的根本问题),问题正是出在所谓的“结构”上,该涨的涨得不多,不该涨的垃圾股、低价股胡涨猛涨,这不正折射出具有中国特色的股市泡沫的可怕吗?难怪外电为中国散户无惧风险或对风险毫无反应而唏嘘不已。

  

  制度缺失下的过度投机

  

  一般地说,牛市存在泡沫是正常现象。正如金融大鳄索罗斯所言,股市大多数时是不理性的,非理性是市场常态,股市振荡是必然的,股市振荡与其说像钟摆来回有规律地晃动,不如说是挥出去的铁锤,其幅度和速度常超出人们的预料。这就有“牛市不言顶”,“熊市不言底”之说。但股市不可能长期脱离基本面,总会回归理性。因此牛市总有到顶时,正如熊市总有见底时。股市的牛熊之变一方面由基本面决定,另一方面又是市场存在大量投机行为所至。立足于基本面的长期投资者和立足于短期逐利的投机者共同促进了牛熊交替带来的市场结构转型。从这个意义上看,股市有泡沫有投机是正常现象,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泡沫背后扭曲了的过度投机。更可怕的是扭曲了的过度投机在制度缺失下发生,严重的“市场失灵”使股价完全扭曲,纯粹的赌博心理支配了散户,这是中国股市所特有的。从技术层面看,中国股市缺乏足够的对冲工具,如股指期货、一揽子蓝筹股的认沽权证、股票期权、借股沽空、大股东和公司股票回购和出售的公开对冲等等。由于缺乏对冲工具,政府过去常以“行政”和“政策”的方式抑制股市的泡沫,但又陷股市“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大起大落窘境。从制度层面看,制度建设虽有长足的进步,但过去存在的问题依然未变。由于缺乏法治及民主和信用基础,市场存在的“三不公”(公开、公平、公正)问题依然如故,其严重程度也许超出了局外人的想象,只不过是被皆大欢喜的牛市所掩盖而已。为什么以权谋私、权钱交易、内幕交易、操纵股市、黑庄操作、诈买诈卖等违法违规行为屡禁不止?大家心知肚明。连庄家冒用他人身份证和帐号坐庄炒股都禁不了,谈何市场的公正监管?实际上,操纵股票的各式各样的庄家,在中国已处于半合法化状态,他们被媒体尊称为主力。散户则称庄家为大鳄。只不过已鸟枪换炮,今非昔比,据说一些庄家控制资金达数十亿元甚至数百亿元。在大多数非流通股还没解禁之前,这些庄家在市场上完全能够做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数年前,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直指中国股市是一个赌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袁绪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股市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62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