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光:坚持基本路线必须澄清错误思潮

——著名经济学家刘国光与杨承训的对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26 次 更新时间:2007-05-23 00:49:50

进入专题: 民主社会主义  

刘国光 (进入专栏)  

  

   环球视野编者按:近日,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特邀顾问、学部委员刘国光同志与河南省经济学会会长、河南财政学院资深教授杨承训同志就当前思想理论领域的一些问题进行了一次对话。对话共七个部分,包括全面准确地理解和贯彻基本路线、改革的正确方向是什么、必须排除错误思潮对改革的干扰、要警惕挂着“社会主义”招牌的错误思潮、意识形态领域既要容许“多样化”更要强调“主旋律”等一些重大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在这个对话中,刘国光同志作为一位对中国改革开放和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有着重要贡献的经济学家,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拨乱反正,敢讲真话,以透彻的分析,深邃的见解,澄清了当前中国思想理论界已经被搞得的很乱的一些重大问题,给人以茅塞顿开,耳目一新之感。这个谈话又一次让我们看到了一位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家应有的那种彻底的辩证唯物主义精神,以及对党对人民高度负责的坚定正确的政治立场和严谨务实的科学态度。

   经作者本人同意,本刊现将这个对话全文刊出,以飨读者。

  

   杨承训:您在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些关键时期,科学阐发党的正确路线,澄清一些模糊认识,反对错误思潮。现在又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又有各种思潮泛滥,我想有几个问题向您请教。

   刘国光:您不用客气,都是为了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进行研究,在前进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是不可避免的。对此,我们可以共同探讨。

  

   全面准确地理解和贯彻基本路线

  

   杨:首先是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问题。小平多次说过“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要管100年,动摇不得。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重申“坚持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这是完全正确的。可是,不少人对基本路线淡化了,尤其是喜欢片面地只讲一点,使它变了味。现在泛滥的许多错误思潮就是采用了这种手法。我觉得,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是一个根本问题。

   刘:是的,党的基本路线是一个纲,科学发展观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都是基本路线在新时期的理论升华和展开,是基本路线基础上的创新。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全面准确地理解和贯彻基本路线。

   “全面”就要把“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作为一个有机整体来理解,不能割裂。坚持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发展的核心问题,或称为共产党执政的第一要务,而要发展就得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这又是两个基本点的含义。从经济学上说,就是现代化生产力与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及其上层建筑的有机统一。发展生产力是决定因素,邓小平强调的是“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实质上是社会主义的发展观,生产力发展离不开生产关系这个大系统。改革是为发展提供动力,属于生产关系及上层建筑领域的事,其目的也是“有利于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发展”。这又涉及改革的方向问题,要求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要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框架内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所以,“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是一个有机整体。

   “准确”就是正确把握基本路线的科学内涵,不能加以曲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能理解只要能赚钱就是发展,或者仅仅追求GDP的增长就是发展,而是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本来就有明确的含义,属于经济和政治的方向问题,关键是全面坚持,一个也不能少。改革是社会主义自我完善,不能离开这个大方向;开放是保持主权和增强自力更生能力的开放,不是让外国资本主义控制我们。

   杨:现在看来,全面准确地理解和坚持基本路线既是实践问题也是理论问题,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根本路线,与基本纲领(特别是基本经济制度)、基本经验(十六大总结的十条经验)是相吻合的。现在,应当用“坚持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的信念来扫清各种错误思潮,把握正确方向。

  

   改革的正确方向是什么

  

   杨:近几年您反复讲坚持改革的正确方向。的确,这个问题很重要,世界上有多种多样的改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满口讲的都是“改革”,国内理论界也有许多人打着改革的旗号贩卖自己的私货,请您着重谈一谈这个问题。

   刘:改革进行30年,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主要原因是党坚持正确的改革方向。当前的改革进入深水区,遇到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这些矛盾和问题,有些是在探索中缺乏经验造成的,有些是对改革的曲解、干扰造成的。对于前者,经验不足,需要总结经验教训,端正前进道路;对于后者,要睁开火眼金睛,加以识别,认真排除。这样才能保证改革大业成功。当然,这个问题不是一次讲讲就行了,需要反复讲,因为有人只提坚持自己的改革方向,却不提坚持改革的正确方向,并把别人推到“反对改革”的方面去。好像改革既然是时代大势所趋,可以不管什么方向不方向,只要是“改革”就好。这种笼统讲的用意既有浅薄的一面,也有不善的一面。不善的是对改革中反对搞歪理邪道的人说成“反对改革”,以达到鱼目混珠、以邪压正的企图。

   我们知道,改革方向的问题有讲究。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都说坚持改革,他们坚持的方向是什么?大家都很清楚。戈尔巴乔夫提出了“民主的、人道的社会主义”,叶利钦提出了自由民主主义。改革的结果是把苏联的社会主义颠覆了、端锅了,把一个好端端的社会主义国家搞成四分五裂的资本主义国家(当然,我不是说前苏联的体制没有问题,怎么正确地改革是另一个问题)。在中国,有些人希望我们走苏东转型的道路,除了这些人,没有人赞成我们重蹈苏联“改革”导致亡党亡国的覆辙。所以,我们一定强调要坚持正确的改革方向,而不能笼统地讲“坚持改革方向”。

   中国改革的正确方向是什么?这不是可以任意杜撰的,也不是突然提出来的,必须有所根据。没有根据,信口开河,怎么能让人跟你走。我们应当根据《宪法》、《党章》以及党中央的有关文件精神来确定改革的正确方向。这样,可以把改革的正确方向归结为以下几点:

   (1)改革必须是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2)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是区别于资本主义的本质,很重要,不能不讲。

   (3)根据《宪法》规定: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成分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

   (4)在经济运行机制上,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也就是国家宏观调控下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邓小平同志指出:“我们必须从理论上搞懂,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区分不在于是计划还是市场这样的问题。社会主义也有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也有计划控制。计划和市场都得要。”江泽民同志也指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并不是取消计划性,社会主义计划和市场两个手段都要用。

   (5)政府的职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经济职能转向社会职能,提供公共服务为重点,这是重要问题。但不能象有些人讲的完全退出经济建设职能,仅仅提供公共产品。这是与公有经济为主体相呼应的。

   以上五条可能不完全,但大体上可以回答什么是正确的改革方向。正是我们党和政府坚持这条道路,由此改革才能不偏离正确方向。这是改革的主线。正是坚持了这条主线,改革才取得了伟大成就。

   杨:照您的分析,正确的改革方向很清楚。但有人说,什么是社会主义,连邓小平也说,我们不清楚。那怎么会出现清楚的正确改革方向?

   刘:邓小平是说过这句话,这是在改革的初期说的。但是,经过十一届六中全会对历史问题的决议,经过十二大到十四大,经过邓小平南方讲话和一系列有关社会主义的论述,应该说,我们对什么是社会主义和什么是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大体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这是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对中外历史经验总结出来的结论,体现在初级阶段党的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上,体现在我们在前面所讲的几条正确改革方向上。不能说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对我们还是一团雾。那我们靠什么来进行这场伟大的改革,这些年不是瞎摸了吗?不是的。我们已经弄清楚了社会主义的大方向,总的轮廓也有了,有待充实的是细节。

   应该说,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形成的新东西,不能像有些人污蔑的那样,说我们现在还在搞“斯大林模式”、“毛泽东模式”、“传统社会主义模式”。新的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模式或“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模式”,也吸收了“传统社会主义”中好的东西,排除了它的不好的东西。不能把“传统社会主义”一笔勾销,不能把毛泽东时代一笔勾销。毛泽东时代有不少缺点错误,但这个时代为中国铸造出丰功伟绩,是谁也否定不了的。

  

   必须排除错误思潮对改革的干扰

  

   杨:现在也有学者口口声声讲改革,但就是不讲坚持改革的正确方向。江泽民同志曾经讲过,存在着两种改革观,一种是社会主义自我完善的改革,一种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改革”。这也就是前面所说的改革开放与四项基本原则的关系。邓小平在1989年5月就讲过:“某些人所谓的改革,应该换个名字,可以叫作自由化,即资本主义化。他们‘改革’的中心是资本主义化。我们讲的改革与他们不同,这个问题还要继续争论的。”事实上,这个争论还在继续下去。

   刘:是这样的。与我们党坚持的改革主线同时存在的还有另一条改革主线,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改革”。邓小平在1986年9月 28日就说过:“反对自由化,不仅这次要讲,还要讲十年二十年。”1987年3月 8日讲:“在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整个过程中,至少在本世纪剩下的十几年,再加上下个世纪的头五十年,都存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问题。”1989年5月31日,邓小平讲:“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不能动摇。”可见,邓小平预见到二十一世纪头五十年资产阶级自由化在中国的顽强性,不可轻视。邓小平的预见不是无的放矢。在经济学领域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表现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影响上升,马克思主义地位被边缘化。我在2005年“7•15”同教育部同志的谈话中就讲了这点。

   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对市场经济一般问题的研究方法及观点,有不少我们可以借鉴学习,不能盲目排斥。但要注意它的意识形态理论的核心观点。90年代以后,由于种种原因,主要是小平所说的政治思想“一手软”,自由化的核心理论观点,如“经济人”假设、追逐私利的人性论、私有制永恒论、市场教旨主义、政府职能最小化“守夜人”等,在我国经济界、理论界广泛传播,对我国经济改革和经济发展施加相当大的影响。这是不争的事实。这种影响造成改革的某些局部扭曲,引起部分民众一些怨言和非议,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改革的正确思想和新自由主义思想的碰撞是所谓“改革第三次大争论”的起端。自由化的“改革”理论打着拥护“改革”的旗帜,想把中国引到搞资本主义,也就是私有化、市场化。他们的意图是以私有化、市场化抹掉社会主义方向,把中国纳入由公有经济为主体转化为私有经济为主体的“转轨国家”行列。

一些同志不知“转轨国家”一词的内涵。有些人把中国改革和苏东剧变等量齐观,如最近有人说“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国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主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45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老百姓 DONGFANGYUMIN 2007-07-14 18:11:59

  
  
  
  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申!
  
  万恶的★社会穷人的血泪仇,千头万绪,
  
  千头万绪涌上我的心,止不住的辛酸泪,挂在胸!
  
  
  
  
  
  [em17]
  
  
  
         

刘先生是外国人吗? dqj63 2007-05-23 22:48:16

  我们各级党政领导,多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特别是中央领导,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怎么会“打左灯、向右拐”,表面上一套,实际上又一套呢……
  ——————————————————————————————
  刘先生是外国人吗??一点也不了解中国国情……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