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重恩:中国农村收入变动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17 次 更新时间:2007-05-04 20:16:04

进入专题: 农村收入  

白重恩 (进入专栏)  

  

   张曙光:今天我们请来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的白重恩教授,他的报告题目是中国农村收入变动分析。过去很多老师比如在座的李实老师都对收入分配做过研究,但是白重恩教授在这篇论文中有些处理方法还是比较新的。现在中国的人口流动是个很普遍的现象,特别是从农村流到城市。流动以后收入变化也是很明显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题目。我不多说了,下面请重恩来讲,然后请其他专家评论。

  

   白重恩:非常感谢天则所的老师,也非常钦佩天则所这么多年能把这个传统延续下来。我也在我们学院主持学术讲座,能够连续不间断是非常困难的。今天我要讲的这个工作主要是我的一个博士生孙文凯做的。还有一些不成熟的地方,主要是由于我最近跑调研比较多,没有太多时间和孙文凯进行充分讨论 。如果其中有什么缺陷责任应该在我。我今天讲一个初步结果,这样对改进研究工作比较有帮助,所以非常希望大家能够多提意见。另外,由于我们这里只是初步结果,所以请求大家暂时不要引用。等到我们以后把这个问题研究得更清楚了,我们会发表。

   今天我想讲的主要问题包括以下几点。一般我们看到的衡量收入差距的指数就是基尼系数。但是基尼系数本身有其缺点,有时并不能很好地反应收入差距。但是这也是我们能够找到的最好的指数。用基尼系数的时候我们也有自己的发挥的余地,比如是用年度的收入数据还是用几年的平均数据。我觉得年度的收入数据不是特别好,尤其是农村的年度数据。在调查的时候,农村的收入的不确定性是比较大的。几年收成好了收入高一点,明年收成差了收入低一点。所以年度的收入数据包含了很多不确定性,有其一定的缺陷。但是如果没有其它的数据,用年度收入数据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如果有时间比较长的数据,用平均收入再来分析收入差距可能会反应出更加真实的情况。所以,这是我们要问的第一个问题。如果用农村数据,年度数据计算出的基尼系数和几年数据计算出的平均收入是否有偏差,如果有偏差有多大、是向哪个方向。第二,消费差距和收入差距往往是不同的。因为,消费者不会把所有收入都用来消费,不同收入层次的人消费系数不同。而且,如果今年收成不好也可以用借贷来解决眼前的消费问题。所以,如果有一个比较好的信贷市场,消费曲线应该会比较平滑,年和年之间的消费差别不会有收入差别那么大。我们希望考虑消费差距和收入差距有何不同。第三,不同收入阶层间是否有流动,流动程度有多大。我们下面把所有人按照收入分为五个阶层。是不是各个收入阶层的人总是停留在那里阶层呢?如果收入阶层之间没有流动,收入差距是比较持久的。如果收入阶层之间有较多流动,那么收入差距的持久性就可能不会太大。可以减少收入差异的持久性,这是我们要研究收入阶层之间流动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关心不是不同收入阶层的人有非常不同的机会。如果只有高收入阶层的人才有机会,只有高收入阶层的人收入增长比较快,那么这个社会就没有太大活力。我们希望看到的是低收入阶层的人也有相同甚至更多的机会,低收入阶层的人收入增长快于高收入阶层的人,这样社会各阶层的收入就有趋同的趋势。所以,我们要研究各个收入阶层之间是否有流动。第四,每一个农户这五年的收入增长受哪些因素影响。我们尤其关注的是起始收入水平对收入增长的影响。比如,我们想研究1997年收入对1997年到2001年的收入增长有什么影响。另外,我们还想观察一下绝对收入的变化,有多少人的收入是增加或者减少了,分别占多大比例。其实关于这个主题有很多其他的研究,我们的研究是建立在这些研究也包括在座各位的研究的基础之上的。比如,关于收入差距的研究,李实、岳希明、小鲁教授就写了很多文章,我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关于不同收入阶层之间的流动,国内也有研究,这方面李实老师、邓曲恒主要关注的是城镇地区。还有做中国收入流动性的研究的斯坦福研究人员,他们用的是较为早期的数据,着重比较中美差别。由于数据局限性,只是用了比较老的数据。

   我们用的是农村的数据,我们希望将农村和城镇的情况做一下比较,看一下农村和城市的差别。我们用的数据也有自身的问题。首先我们的数据年代有86年到91年的,95年到02年的。这些是农业部农业定点调查系统对农户做的调查。农业部有固定观察点系统,在全国300多个县每个县选一个村,每个村中选出50到100的农户。有的村户数更少,比如群殴前几年去的延庆县的一个村只有四十来户。建立固定观察点以后会派出观察员到农户家中进行调查,观察员往往是农业系统的一些官员。农户也是要记账的,他们有一个账本把包括收入、支出等的相关情况记录下来。固定观察点调查的好处是可以持续观察同一个农户。所以,我们不光可以看到一个农户现在的情况,还可以查到他过去五年的情况甚至是过去十年的情况。所以Panel数据的时间分布很长。但是对于这些数据,农业部的经济研究中心提供得不是很多。我知道不同的人都是用了不同省的一些年代的数据做了研究,还没有人能够用所有省的所有年代的数据。我们也是偶然的机会得到了六个省的数据而没有所有省的数据,这是我们研究的局限性。这六个省是辽宁、山东、湖北、广东、云南、甘肃。我们剔除了一些不可用的样本,用到了1986-1991、1995-2002年间这六省数据中的3000多个样本点。如果收入是零或者负数我们就将这个数据剔除了。另外,我们剔除了一些极端值,比如有的比正常的收入多了两个零。我们把收入最高和最低的1%的样本也剔除掉,用了中间98%的样本。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就是02年的数据,那一年这六个省里面有四个省的平均收入降了很多。整个省的样本点农户的平均收入降了很大幅度。也许是因为所有农户都来自一个村,而这个村又碰巧由于自然灾害收入受到很大的影响。后来,02年的数据我们没有采用。每一个省在十来个村有观察点,我们根据每个省这些观察点得来的数据计算这个省的农户收入的基尼系数。这里我们根据每个农户的总收入和人口得到户平均收入。我们本来想根据每户人口年龄阶段做一些调整,比如孩子和老人他们的收入和一般成年人就不一样。但是数据不是十分可得,数据里只有劳动力和非劳动力。我们虽然也按照是否是劳动力对这些数据做了处理,但是结果肯定不会十分理想。

   介绍了我们所用的数据和对数据进行的基本处理,现在我们可以报告一些结果。首先看一下基尼系数。人均收入的基尼系数基本上在0.35和0.40之间波动。一个和国外的一般研究不同的结果是消费的基尼系数大于收入的基尼系数。目前我们对此找不到一个满意的解释,我们下一步的工作就是对此进行研究。没有对消费的决定因素有较好的判断之前,我不想做太多猜测。有人说低收入的人储蓄倾向更大,所以消费基尼系数更大。我觉得这需要对消费行为和储蓄行为做进一步的研究。刚刚是所有省的收入数据的平均,下面还有分省的数据。91年前差距比较大,从95年后,各个省的基尼系数差距就不是很大了。这个的原因,我们也不是十分清除。总结一下前面的这些结论。收入差距水平稍有增加,消费差距水平大于收入差距,近年各省之间差距不大。

   刚才是用的年度数据来计算的基尼系数。下面我们计算出每户五年平均收入,然后用这个数据来计算基尼系数。我们发现,如果用五年的平均收入,从95~99年之间的平均到97~01年之间的平均,基尼系数一下子降到0.2左右。这和刚才用年度收入数据计算得出的0.35到0.40之间的系数相比降了很多。比较早的年份中,五年平均和年度数据分别得出的基尼系数差距不是很大,但是95年以后差距突然大起来。各省情况也是类似。总结一下,如果用五年平均收入来计算基尼系数,得出的结果远小于用年度数据算出的基尼系数。

   下面我们看一下不同收入阶层之间的流动。我们研究了两个时段的情况。一个是91~95年的,一个是97~02年的。我们把农户按照收入水平排序,收入最高的前20%属于一组,次高的20%属于一组,这样一直到第五组。先根据91年的数据排序,再根据95年的数据排序。在李实老师的对于城镇人口的研究中,我们发现在收入最低的20%的城市家庭中,有44%的人到了95年仍然是收入最低的阶层,22%的变成了收入次低的那一组,5%甚至收入进入了最高的一组。收入最低的那组和收入最高的那组继续留在那个组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分别是44%和50%。我们用农村的同样的时间段的数据进行计算,发现农村的收入变动非常大。农户继续留在那一组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变动这么大是否可信也是个问题。如果我们相信这些数据,那么这个结果告诉我们农村的收入阶层间的流动远远高于城镇。即使没有把那两个极端值去掉而用全部样本,我们得到的结果仍然是这样的。在第二个阶段即97~01年,我们发现和第一阶段相比,流动性变小了。我们没有选择和李老师他们一样的98~02年的数据,这是因为我们02的数据没有采用。我们仍然是发现,在农村的收入阶层之间的变动是大于城镇的。所以总的说来,农村的收入变动程度明显大于城镇,随着时间稍有降低但变化不大。

   下面我们观察的是绝对收入的变化。我们分了三个时段:86~90年、91~95年、97~01年。这里很难解释的是在97~01年,将近50%的农户的收入是下降的,就是01比97年的名义收入是下降的。其中有几个可能性。一个是物价问题,二是数据质量问题。第三是人口年龄因素。如果一个家庭从86到01年都是在样本里面,那么这个家庭的平均年龄就增加了很多 。由于没有年龄的数据,我们无法做出相应调整。这是我们觉得比较无奈的。另外还有一个各阶层的人均收入下降的比例。最底层的人均收入下降的比例不是很大,最高阶层的下降比例是最大的。最低收入阶层在早期的收入下降的比例是1%左右,到了97~01年是11%。最高的阶层是从38%一直到87%。

   最后我们还要回答的是起始年的收入对未来几年的收入增长的影响如何。我们做了很多的回归,除了把起始年收入作为收入增长的解释变量以外,还加入很多其它因素作为解释变量。我们分了两个时段:86~91年和95~01年。这个回归分析,我们采用了不同的样本做了很多,包括全部样本、低收入样本、高收入样本。另外我们剔除极端值样本的程度也有不同,剔除了1%的,剔除了0.5%的,不剔除的。还有,用年度数据和几年平均的数据,我们都分别做过回归分析。不管我们采用怎样的样本,这个结果非常稳健,起始年的收入对未来几年收入增长的影响总是负的。也就是说,开始越穷的人未来几年的收入平均增长速度越快,开始越富的人未来几年的收入平均增长速度越慢。这个是我们还希望得到其它的结果,但都不是十分稳健。这个结果是不管回归分析如何进行都能得出的,而且非常显著。这一点我觉得比较有意思,也就是似乎是存在收入趋同的倾向。

   总结一下我们的工作结果。一是用五年平均收入计算出的基尼系数要远远低于用年度数据计算出的基尼系数。第二,五年平均收入的差距从95到01年没有显著变化,基尼系数都在0.2左右。三是消费差距大于收入差距。农村的收入变动程度要明显大于城镇。第四,农村的收入变动程度随时间稍有降低。第五,关于收入绝对变动的结果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最后,起始收入越高收入增长越慢。我的报告就到这里吧,希望听到大家的意见。

  

   王小鲁:不像李实,收入分配我是这几年才开始做,了解也十分有限。我几次听了重恩讲他的Paper,总的感觉是重恩的论文一般论证充分、考虑周率。这次虽然是一个初步结果,但是我还是觉得分析比较周密。这里面有几个方面也比较引起注意。关于收入流动性的问题,收入是否有趋同的走势。如果这几点能够证实,应该是个好消息。就是说,农村的收入差距就过去若干年的情况看不是那么可怕,而且很大程度上不是固化的。

先说刚才重恩提到的几个现象怎么解释。一个是消费基尼系数大于收入基尼系数。我想是不是由于过去这些年农村消费中出现了异常现象,主要是教育和医疗支出大幅增加,造成很大一部分人生活困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白重恩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农村收入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199.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