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克中:揭开价值之谜(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64 次 更新时间:2007-05-01 23:55:05

进入专题: 价值  

郑克中  

  这不难理解。任何度量工具其实都是被度量物实体的小型化,或者说人就是从身边选取小的“东西”,以小的东西为标准,去度量大的东西的。尺子就是具有长度的小的物体,砝码和秤砣就是具有重量的小的物体。那么货币呢?货币就是具有效用的小效用物(实物货币向金属货币的演进就是货币的小型化)。

  尺子要有长度,砝码和秤砣要有重量,货币则必须要有效用。有长度的尺子才能度量长短、高矮、深浅,有重量的砝码、秤砣才能度量重量,有效用的货币才能度量效用。所以货币就是度量效用的工具。

  寻找到了度量工具,仅仅是完成了实现对物度量的第一步,接下来还必须确定工具单位,之后才能最终实现对物的度量,也就是说要人为地确定一个数量标准,做为工具的单位量。只有有了单位量的工具才能实现对物的真正度量。比如,尺子要确定一定长度,现今世界通用的长度单位量叫公尺或米;砝码和秤砣要确定一定重量,现今世界通用的重量单位量叫公斤;那么货币也要确定一定的单位量,在中国这一定的货币的单位量就叫做“元”。

  “元”是中国确定的货币单位量。因为各个国家发展的历史、文化背景不同,语言文字不同,因而其对物的价值(其实是效用)的度量标准规定也不同。在美国叫美元,英国叫英镑,法国叫法郎,俄罗斯叫卢布,等等。

  这里需要加以分辨的是,货币单位和货币名称不是一回事。虽然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货币单位和货币名称合二而一了,即同一个词既表示货币单位,也表示货币名称。比如,法郎、英镑、卢布之类,但有些国家还是分开的。比如我国,货币的名称叫人民币,而货币单位叫“元”(主币,辅币叫角、分)。货币名称是货币叫什么,货币单位是货币价值的度量标准。

  了解了这些知识,再让我们回过头来看一看“桌子价值500元”这个判断包含着什么样的秘密。

  在“桌子长1公尺”这句话中,“长”是度量的内容或属性。要对桌子进行度量,度量什么呢?度量它的长短,所以长短也是桌子的属性之一。“1公尺”是什么呢?是度量的结果。一定的数量(1)加上度量单位(公尺),合起来组成了一个结果。如果我们光说桌子“长”或短,那只是说出了要度量桌子的内容或这一方面的属性,但关于这个内容或属性的具体结果并不知道,只有说出了“1公尺”,我们才知道桌子的长度是1公尺,所以“1公尺”又被叫做“长度”。

  同理,在“桌子重30公斤”中,“重”也是度量的内容或属性。而“30公斤”也是度量的结果。当我们只说“桌子重……”时,也只是说出了要度量桌子的另一方面内容或属性,即它受地球的引力有多大,但并不知道桌子到底有多重,即具体的数量是多少。只有说出“30”这个数量和“公斤”这个单位后,才能知道桌子的具体重量,所以“30公斤”是桌子“重”这一属性的具体表现,人们给“30公斤”也起了个名字,叫做“重量”。

  再同理,在“桌子价值500元”中,“价值”也是度量的内容或属性。说的是现在我们要度量桌子的又一个属性,什么属性?它的“价值”即效用!所以才说“桌子价值……”,但如果不说“500元”,那么我们就不知道桌子的价值到底是多少。所以“500元”也是桌子价值的具体表现,或者说是度量“价值”这一属性的结果。比照上面的例子,人们也给“500元”起了个名字叫“价值量”或者叫“价格”。

  物体长短的具体化数量叫“长度”,物体轻重的具体化数量叫“重量”,物价值的具体化数量叫“价值量”。价值量就是价格。

  至此,我们终于明白了:什么是价格?价格就是度量价值获得的具体结果,或者说,价格就是价值的具体表现。当人们说物(桌子)有价值,就是说,物(桌子)有效用,并且被人所需求,但这效用有多大,还不知道。接下来,当人们知道了具体的数字和度量单位,比如说是“500元”,那么也就知道了物(桌子)的具体价值数量。所以“500元”也叫做价值量,更通常的叫法就是价格。

  关于价格,其实对任何人都不陌生。我们在社会生活中,几乎无时无刻不在与价格打交道。环顾周围世界,几乎所有的物(包括服务)都有价格。羊,一只1000元;牛,一头5000元;白菜,一斤0.5元;萝卜,一斤0.2元;理一次发10元;坐一趟出租X元,……。但是由于经济学家们的误导,本来十分清楚的问题,变得不可知了。于是大家就“骑上毛驴找毛驴”,不断地问:什么是价格?价值在哪里呀?它们就在你的身边,你在社会活动中的一举一动,无不与价格在打交道,同时也在体会价值的存在。

  问物有没有价值,就是问物能否通过交换体现出自身的效用(用处),而价格就是效用有无、大小的具体体现。没有价格,价值是不可确知的,正像没有“重量”、“长度”,“重”和“长”也是不可确知的一样。

  最后我还想指出,由于价值量与价格是同一个东西,在日常生活的表述中,人们也常常把“价值量”这个文诌诌的书面用语,简化成“价值”来用。比如,当我们说“500元是这张桌子的价格”时,有时也说成“500元是这张桌子的价值”。这样一种不规范的表达就把价值与价格混淆了,价格等同了价值。这也是造成在理论上价值与价格分不清的原因。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凡是把“价值”当“价值量”使用时,它一定在句子中做名词用,成为句子的主语或宾语,还有就是有具体的数量单位时,否则价值就是价值。比如,“这件文物的价值有几百万元”;“电视机的价值正在下降”等,很显然,这里的“价值”,规范地说都应该是“价格”。

  当我们弄明白了价值和价格的关系,我们就不能不涉及到马克思对这一问题的看法。马克思说:“价格是物化在商品内的劳动的货币名称。”[4]又说“价格本身只不过是价值的货币表现罢了。”[5]众所周知,“物化在商品内的劳动”,在马克思的著作中,指的就是价值。所以这两句话简化说法就是:价格是价值的货币表现或名称。在前面我已经区别了货币名称与货币单位名称的不同。比如,人民币是货币名称,人民币的货币单位名称是“元”,而价格是X元(X为任意数目)的名称,即某一个数量加上货币单位(元)才是价格,而不是哪一种货币的名称。所以说“价格是价值的货币表现或名称”是错误的。货币不等于价格,货币是工具,是类似于砝码和尺子一样的工具。如同你不能说尺子是长度,砝码是重量一样,你也不能说货币是价格,只有一定数量的货币单位名称才是价格,具体说,就是1元、10元、500元……才是价格。

  再有,退一步讲,即使说价格可以用货币表现,上述判断仍然是错的。因为在货币没有产生之前,交换就已经存在了,物物交换到处都有。1匹布价值2只羊,2只羊就是布的价格,这时的羊可能还完全不是货币。所以有无货币并不是价格存在的关键,而是有无交换那才是价格存在的关键

  我还想顺便指出的是,由于马克思把价值和价格看成是可以分离的、独立的两个数量,由此创立了他的所谓价值规律理论,说价值是一条中心线,而价格就围绕着中心线上下波动,从而,也就解释了现实世界的价格波动现象。这被视之为经济学的金科玉律。根据我们在上边的叙述,可以知道,其实并不正确,也不是现实世界的真实反映。当然价值规律这是一个大问题,几句话或许还说不明白,以后有机会我会专门来论述它,现在只是提个头。

  总之,价值的实体是效用,价值的本质是效用需求,或效用比,其数学的表达式就是V=D/U,价格是价值的具体表现,从公式看,就是D/U的那个具体结果。当人们说,某物有价值,就是说,在交换世界里该物对人有效用,有用处,并且被人所需求。当价值被具体化,被用其他效用物(包括货币)表现出来,也就是说D/U有了具体的结果,那就是价格了。

  知道了价值的本质,扯远一点,让我顺便解释一下何谓“价值观”。价值观就是在交换世界里人对事物进行有用、无用、用处大小,以及准备以何种代价去获取、实现的一种判断。人就是依据这种判断,来决定自身行动的。

  

  六 亚里士多德猜想的破解

  

  现在我们终于有条件回到文章的第一节,来回答关于亚里士多德猜想问题了。

  亚里士多德在提出他的著名交换等式1间屋=5张床 以后,他就开始去寻找隐藏在等式背后并使得等式能够成立的“共同物”。当然他最终没有找到,接下来也没有人能够找到。古典经济学误以为是“劳动”,马克思沿着这条道路走下来,创立了他的曾征服了大半个世界的劳动价值论。直到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一些新古典经济学家由于不满意劳动价值论对价值的解释,创立了边际效用价值论。他们认为,这“共同物”应该是效用,但不是物的一般效用,而是随人的感觉变化的效用。两大价值理论从创立时起,迤逦至今,再也没有发生过实质性进展。所以今天两大理论及其变种还在争执不下,但建筑于两大价值理论上的经济学,由此也就都走向了衰落。一个已经被实践所彻底抛弃,另一个已经演变成了总爱以玄妙的方式和语言来解释身边琐碎事情的经济玄学或黑板上的数学游戏。

  有趣的是,由于大家都解决不了价值是什么这一难题,有一些人便对此采取了虚无主义的态度,说什么古典经济学热衷于寻找存在于商品背后的、不变的、客观的价值,没有任何的意义。还说这类问题没有真假值,因而也谈不到对与错。其实古典经济学从这里出发是非常正确和科学的,它的科学表现就在于它必须用基本的数学原理来求证价值存在的合理性。不理解这一点,恰恰证明了我们科学思维的欠缺。亚里士多德的贡献就在于他提出了这个问题,并作了有益的猜想,遗憾的是无论古典经济学,还是新古典经济学,以及它们的后继者都没能解决这一问题。

  为什么说亚里士多德提出的问题是正确的?众所周知,人对同类或同性质的物量比较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用减法。比如要比较100人与90人,哪一方面人多,就直接用100减去90,得知100比90 多10人;要比较足球体积比乒乓球体积大多少,也只要用前者体积减去后者体积就可以了。还有另一种方法。另一种方法是用除法,用除法来比较两物的倍数。比如,有两块耕地A与B,A一亩收获500公斤小麦,B一亩收获250公斤小麦,那么A地的收获量就是B地的2倍:500公斤/250公斤=2,于是我们就可以说,A地小麦的产量是B地的2倍;再比如有工人甲和乙,甲一个工作日生产10个机器零件,乙生产5个,那么工人甲生产的零件数就是工人乙的2倍:10个/5个=2。于是也可以说,工人甲等于2个工人乙干活量。

  在数学中只有同名称的单位才可以比较、通约、抵销,这就是为什么上述例子都可以进行比较的原因,但是如果我们把上述两个例子变成了这样的一种形式:1A=2B,1甲=2乙,那么我们就必须要解释:凭什么1A=2B,1甲=2乙?因为1≠2,A≠B,甲≠乙。

  当然经过解释就明白了,1A=2B,1甲=2乙之所以成立,是因为在等式背后隐藏着“同质的东西”。A与B的比较,是因为在A与B的背后有它们共同的东西“亩”和“小麦”;甲和乙能比较,是因为在他们的背后也有共同的东西“工人”和“零件”。所以

  1A=2B,实际上是1A(“亩”和“小麦”)=2B(“亩”和“小麦”);1甲=2乙,实际上是

  1甲(“工人”和“零件”)=2乙(“工人”和“零件”)。

  理解了上述问题,对亚里士多德为什么要追问1间屋=5张床存在的合理性也就不奇怪了。

  使1间屋=5张床等式成立背后的“共同物”是什么呢?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了:是效用!

  因为价值的本质可以表述为在交换条件下对一定量物的效用需求,而需求本身也必须由一定量的效用物充当,所以价值公式D/U也就是效用比,即两种效用物量之比。

  1匹布=2只羊的等式为什么能够成立?因为一匹布的效用 等于2只羊的效用。

  1间屋=5张床的等式为什么能够成立?因为一间屋的效用等于5张床的效用。

  价值问题,在人类经历了两千多年的歧路徘徊、摸索,终于又回到了亚里士多德那里,现在终于可以对他说,你最初的猜想是对的!

  

  注释:

  [1]亚里士多德著,廖中白译《尼各马可伦理学》,第99页。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年。

  [2]同上。

  [3]同上书,第99——100页。

  [4]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第119页,人民出版社1975年。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141页,人民出版社1976年。

  

  (本文是在我的《客观效用价值论》的基础上进一步思考写成)2007。3。

    进入专题: 价值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微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16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