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从现代化解释系统看中国近代史

——在绍兴E网读书会上的发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59 次 更新时间:2007-04-24 23:04:32

进入专题: 现代化  

傅国涌 (进入专栏)  

  

  长期以来我们对中国近代以来历史的解释主要是一个系统,叫做革命话语系统。以往我们一提起中国近代史,一开口就是“三大运动”,所谓三大运动就是太平天国、义和团、辛亥革命三大革命运动。然后是五次侵略战争,第一次鸦片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一讲就是五次侵略战争、三大革命运动,革命话语一统江山,基本上就是这样一个体系。我们去天安门广场,可以发现人民英雄纪念碑上有八幅浮雕,这八幅浮雕是从虎门销烟开始,到横渡长江结束的。虎门销烟,然后是金田起义,然后是武昌起义,然后有五卅运动、抗日战争、横渡长江等这些画面,其中有一幅是五四运动,但是这里的五四运动强调的是什么侧面呢?是5月4日那天学生上街游行、火烧赵家楼的事情,它没有强调新文化运动,整个把中国带入现代的新文化运动,所以它强调的还是革命系统,它认为学生运动导致了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的成功,所以整个八幅浮雕给我们呈现的是一个革命话语的历史解释系统。实际上在这个八幅浮雕之外,中国近代以来的历史,还有另外一些重大历史事件没有被刻入这个浮雕,比如说很有名的洋务运动没有刻进去,在经济上要富强的它没有。第二个重要的是要在政治上改良,走上一条西方式制度的维新运动没有刻进去。第三个,在晚清也就是清朝垮台前的五、六年当中曾经风起云涌,现在人们都不太知道的晚清立宪运动,没有刻进去。五四运动当中关于新文化运动的这一段它也没有体现出来。五四运动之后在中国跟革命同步进行的其他的包括民主党派的和平推进中国民主化的那些运动,我们也可以叫民主党派运动,它里面都没有。几次知识分子推动的、很有影响的立宪运动,在民国时期,包括联省自治运动,包括30年代初的那一次以及抗日战争期间40年代在重庆后方的那一次,两次宪政运动,这个画面上都没有,还有非常重要的从重庆谈判到政协会议这一段,也就是用和平手段,大家坐下来在圆桌上讨论中国前途和命运问题的,这段时期的中国几大力量,包括共产党、国民党、民主党派、无党无派这些不同政治力量,用和平手段解决中国历史问题的和平努力,在这八幅浮雕里也没有。所以我经常说在八幅浮雕之外,就是革命系统之外、暴力系统之外,还有一个和平的、非暴力的、渐进地推进中国社会进步的重大历史事件还可以刻八幅浮雕,这八幅浮雕目前还没有可能刻到纪念碑上去。我们的解释系统只有一个国家的革命解释系统。

  实际上在近代以后,早在民国时期开始,我们就有一个叫蒋廷黻的历史学家,他写过一本很小的书,《中国近代史》,很薄的,大概六万字。从他开始到以后,特别是西方的历史学家,研究中国的像费正清这些人,他们一直有另外一个解释系统,那就是现代化的解释系统,用现代化的话语来解释中国近代以来的历史。这条线索其实一直就有,从蒋廷黻这样的留学美国归来的学者到外国研究中国的学者,都用这样的一套解释系统。但是这套解释系统一直到了八十年代后才被逐渐引入到中国学界的视野,可惜到今天为止,这套话语还没有成为主流话语,就是没有成为被教科书认同的,没有被写入教科书的体系里面去。所以基本上这套话语还是被遮蔽的。

  现代化的解释系统,我的理解是这样,所谓的现代化就是政治现代化、社会现代化、文化现代化、经济现代化。长期以来我们只是拼命地强调四个现代化当中的一个现代化,就是经济现代化,而且我们只强调经济现代化当中的技术现代化,换句话说我们的彩电、空调都要用最高级的、最好的,通讯系统要用西方高科技的,只强调硬件的东西。在政治层面、制度层面,也就是软件方面,一直也没有跟主流文明接轨。所以在经济现代化当中,我们也是个破脚鸭,也是单条腿走路的,更不要说其他的三个现代化。无论是文化现代化、社会现代化还是政治现代化,我们都没有什么大的进展。用这样四个现代化的标准来衡量,按这样的解释系统来解释中国近代历史的话,我们的眼睛就会一亮。因为我们从晚清开始,从曾国藩那一代开始,我们中国的最优秀的那些人就开始努力了,他们先是开始搞洋务运动,学人家的叫船坚炮利,学造武器、学造船,兵工厂办起来了,造船局办起来了。这是第一步。后面发现这些办起来也没用啊,还是打不过人家,甲午战争,我们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北洋水师舰队的吨位、力量跟日本的比起来还略占优势,但是我们的制度不行、政治制度不行。我们光有跟人家对等的军事力量是打不过人家的,光是靠洋抢洋炮解决不了问题,所以第二步才有了维新运动,大家要去改革政治制度了。当然,我们大家都知道维新运动只搞了一百天,但它前面的铺垫有很长时间,从1894年一直到1898年,将近四年的酝酿过程都可以算是维新运动。 但是光绪皇帝颁布诏令到被镇压只是一百多天。但是这个一百天多当中,有几百个诏书雪片一般飞向中国,真正得到落实的只有一个省份,就是湖南。湖南为什么落实呢?湖南在皇帝下决心真正变革前,已经自己在搞新政了。现在非常有名的学者陈寅恪的爷爷陈宝箴,他是湖南巡抚,他和他的儿子陈三立,后来是一个守旧派的诗人,他们父子合作邀请了一大批湖南籍的和非湖南籍的精英,包括梁启超、湖南的有谭嗣同、唐才常、熊希龄,这些精英一起办了很多的事业,包括经济、社会、文化、政治各个方面的。他们那时候就有矿务局,就有很多的电灯公司,有轮船,还有类似银行这样的组织,还办了很多学堂,出现了很多学会。湖南新政的成绩是很大的,但是随着百日维新的失败,陈宝箴父子都被革职了。那一年陈寅恪只有九岁,他看到爷爷和父亲变革失败的那一幕。他一生中就怀有很深的历史情结。因为他九岁就目睹了一个重大历史事件的变故,陈家父子虽然没有被杀头,只是被革职,但是对他们陈家的打击是非常大的。 在北京来说,运动失败以后,康梁流亡海外、谭嗣同等六君子被杀头,整个运动被扼杀了。

  扼杀这个运动之后,朝廷并没有走上健康的道路,最后还是八国联军进来了,连慈禧太后都仓皇出逃到西安去了,一路上饱受颠沛流离之苦。在这次变故之后,她有机会回到北京城,慈禧以光绪的名义下了罪己诏,而且启动了曾经被她抛弃的新政改革,叫做晚清新政。从1901年以后她就重新启动改革了。实际上离戊戌变法失败只不过三年。三年以后,慈禧太后居然就接过了她原来所否认的、所镇压的政策,自己搞改革了。这个改革到1905年达到一个高峰,连科举制都废除了,她要办新学堂,为了办新学堂的政策能够贯彻下去,让人家抛弃对原有的科举的幻想,她居然把这个考试停掉了,把读书人从秀才到进士这条路全废除了。中国开始往新的道路转变。在1906年她就搞了一个预备立宪,虽然我们现在看来她的预备立宪有欺骗性,她不一定真心搞,但是作为一种国家的大政方针,它确实颁布了,公开宣布要立宪了,就是说清政府要成为一个君主立宪下的有限君主权力。这个是实打实的。去年是这个事情的百年祭,我有一篇文章,对慈禧颁布预备立宪这个事做了回顾。这件事当时在民间的反响是非常巨大的,它酿成了晚清的立宪运动,这个立宪运动力度要比戊戌变法大,社会影响也比戊戌变法大。康有为、梁启超所影响的主要还是上层精英,立宪运动已经影响到中产阶级,就是说做生意的,普通的商人们都影响到了。最多的一次签名,就是要求早开国会的签名,有十几万人参加,影响到全国很多的省份,而且清政府也确实有实际行动,比如说清政府在各个省,远到新疆这种边远地区都设立了咨议局,咨议局就是地方议会,而且他们是真格儿选举的。它不像我们现在选人大代表,怎么选你都不知道。它真是选出来的。但它的选民是有条件限制的,也就是读过书的、家里有财产的才有资格做选民,投票选哪些人当代表。虽然有限制,但那毕竟是选举,我们现在肯定不能选嘛!我们的县级以上人大代表都是间接选举产生的,老百姓是不可以直接投票的,我们可以投的是乡镇一级人大代表,或者说村一级的村长我们可以选,其他的我们不能选。当时慈禧太后还是走得比较远,整个晚清立宪运动从1906年到到1911辛亥革命发生前这个五年,在中国的影响是波澜迭起。毛泽东有个老师叫徐特立,中共五老之一,他为了立宪运动就把手指头都砍下来啦,他砍手指,血喷出来写血书,要求清政府尽快立宪,早一点开国会。清政府也作出了一些安排,比如时间表提出来了,原来最早设想是十二年立宪,后来是九年预备立宪,后来再缩短到六年、三年,那就是不断地在让步。而且中央一级的准议会机构叫资政院,也确实成立了,开会了,由各省咨议局选出的代表都到场了,而且开始运作了。我们现在回过头去翻那个时候的档案,那些资政院、咨议局玩的是真格的,对大政方针都是要提出自己意见的,虽然他们还掌握不了当时的决策权,监督不了满清的王公贵族,但是他们对社会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晚清立宪运动在历史上是个非常重要的环节,曾经被忽略的环节。

  还有接下来就发生辛亥革命,大家都知道。但是辛亥革命常常被忽略的是什么呢?我们往往记住孙中山,记住孙中山代表的革命党人,记住这个派系的活动,我们往往忽略了辛亥革命是多种力量努力的结果,其中举足轻重的力量并不是单一的。孙中山的革命党人只是其中的一元,一种力量,这种力量而且是很分散的,里面有各种不同的主张,不同的派系,不同的路径,并不都是臣服在孙中山之下的。比如说,孙中山与浙江的光复会就是不合拍的。光复会是独立的,跟孙中山早就分道扬镳了,光复会在江浙沪一带影响是非常大,是决定了东南命脉的一个政治力量,孙中山影响不了。比如说导致了武昌起义打响第一枪的那两个组织共进会和文学社,那也是不听孙中山号令的,跟孙中山没有多少瓜葛的两个组织。 革命党人内部是这样,在革命常人之外力量最大的三股力量:以袁世凯领导的北洋派系,这一股政治军事力量,一股是晚清立宪运动当中产生出来的全国各省的咨议局议员、代表,他们的领袖主要是两个人,一个是浙江的汤寿潜,浙江萧山人,一个是江苏南通的张謇,这两个是立宪派的领袖人物。他们所影响的中国的力量是非常大的,他们手里有钱、有人,都是读书人、商人,然后有机构,他们的机构是各省的咨议局、商会等合法组织,而且他们有联合组织,他们有四次向联合政府请愿的经验,然后组成了全国咨议局联合会,这个组织是势力非常大的。这一支力量在推倒清政府的过程中起了特别大的作用。另外一支力量也非常重要,那是各省的新军。我们知道清政府进入中原统治,走了一条下滑线。第一拨进来的八旗子弟很厉害,八旗军是狩猎民族出身,如入无人之境,一路打到南方。后来随着时间推移,八旗子弟只会遛鸟了,只会玩蛐蛐了,只会唱昆曲了,不行了,衰落了。只能靠绿营来打,但绿营后来成了双枪军,一手拿鸦片烟枪、一手拿枪,没有战斗力了。所以到了太平天国起来的时候,他们就要依赖湘军、淮军这些新的武力来为他们服务。到最后甲午战争以后北洋水师覆灭以后,淮军靠不住了,所以就叫袁世凯到小站重新练一支新军,这支军队后来就叫北洋军,北洋军阀的就是在这里崛起的。我们看清朝的军队系统这样下来,到了辛亥革命的时候各地主要的主要武装力量是新军,这些新军,基本上是袁世凯掌握的北洋军之外的新军,包括山西的阎锡山、云南的蔡锷,还有江西的李烈钧等,他们都在颠覆清政府时起了重大作用。

  1911年,正是这样四股重要力量的合力把267年天下的大清王朝给翻了个个儿,逼清廷退位了。实际上这个退位不是暴力革命的结果,基本上是一个以武力为后盾、以整个社会力量的合力逼退的,是一个大致上和平的演变。辛亥革命可以看作是和平演变。当然,我们知道辛亥革命之后有过两次反复,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正因为发生这些事情,人们对共和没有信心。当时发生了军阀混战,整个社会四分五裂。但军阀混战不一定都是负面的,可以重新进行评价。至少在这时候,中国社会又出现了一批新的人物。这批人怎么来的呢?就是1905年废除科举制前后的新学堂的那些学生们,有些留学了,有些没留学,这些人长大了,1905年前后的新学生长大了,到了1915年之后他们要站起来了,要跳出来了。这些人是谁呢?是陈独秀,五四的这些人。陈独秀当年就是浙江求是学堂的学生,1899年的时候他就在杭州的求是学堂也就是浙江大学的前身读过书。胡适当年就是在上海好多个学校读过书的。这些人长大了以后他们要掌握主导权,要推动历史,所以就产生了新文化运动,新文化运动是一个重大的转折,它也是和平的,后面导致出现共产主义思潮,这是个意想不到的,那是一个无意的产物,不是新文化运动追求的目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傅国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现代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07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