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之伟:上海交大法学院组建纪略——贺法学院廿年华诞并纪念曾患难与共的周伟教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2 次 更新时间:2022-12-04 16:06:58

进入专题: 上海交通大学   法学院  

童之伟 (进入专栏)  

  

   2022年是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二十周年华诞。11月25日很荣幸地收到彭诚信院长,汪后继书记发来邀请函,请我出席2022年12月8日上午在徐汇校区文治堂举行的“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建院二十周年院庆大会”,共同见证廿载凯原的发展与风采,分享成就与荣光。非常感谢他们二位,但因疫情,我受困于广东财经大学封闭中的校园,看来无缘出席这次盛典了。但是,我作为当年交通大学法学院筹建组的组长、法学院建立初期院行政方面的主要负责人,觉得还是应该有点祝贺的表示。或许,最好的表示是把除我之外几乎无人全面知晓的法学院筹建和初建时期的历史做一个简要的还原。这是因为,正如我回电彭院长、汪书记所言:“一个高贵的教育学术机构应该有自己的历史,真实的历史。”

  

   今年也是法学院初建时期的负责人之一周伟教授(1953--2008)过世14周年。因不止一种原因,作为与周教授共过患难也得到他助力的同事,我难免怀念他。

  

   一、到上海交大承担法学院筹建责任

  

   2001年9月初的一天,我接到原华东政法大学校长(时任华东政法学院院长)何勤华教授电话,他说华政和上海交大合并失败,上海交大打算自己筹建法学院,他推荐我担任负责人,交大领导托他邀我去交大考察,与校领导面谈。我说,可以,去见见面再说。老实说,此前我与何校长并不是朋友,是否见过面我现在都不敢肯定,只记得因事通过一次电话。不过,他从校长位置退下来后,我们成了好朋友,在一起的时间总量不少,但我没有问过他当年何以想到推荐我。

  

   记得那是2001年9月底,我到苏州大学参加完一个学术会议,返回时在交大落脚,出面接待我的是人文学院院长胡进教授和总支书记李彩英教授,做了初步晤谈后我回了武汉。稍后,我与妻子一起应邀再次到上海交大考察,这次党委书记王宗光教授、校长谢绳武亲自见面晤谈,晚上设宴款待,校主要领导尽数出席,极为隆重。席间,校主要领导介绍了办法学院的长期构想,讲得仔细、实在、有见地。德高望重的王宗光书记站起来给客人敬酒,极其诚恳地邀请我们到交大来工作。我一普通教授,多数情况下历史和现状都找不出什么光环,如今中国超一流著名大学这么信任、抬举我,我不应承那是没有天理的。“士为知己者用”,我郑重答应了下来,决心鞠躬尽瘁,把到上海交大组建法学院的事办好。

  

   回武汉后,我花了几天时间,向交大校领导提交了《对交大组建法学院的看法和建议》。校领导很重视这份看法和建议,有关校领导表达过认同的意思。此后,它不仅是我办事的纲领,而且是法学院筹建组和建院初期我与学校有关领导交涉办事的重要参考依据。有必要把原件要点抄录如下:

  

   第一部分,是关于交大组建法学院“背景、面对的格局和现有条件”的评析:“这几年来,重点理工科大学都在向综合性大学发展,清华、浙大已走在前面,华中科技大、湖南大学等校也在迅速跟上。这不仅是中国理工科大学发展之大势所趋,似乎也是欧美理工科大学的发展方向。面对这种趋势,交大怎么办?看来肯定得跟上,不仅要跟上,还得与其中办得最好的(如清华)一争高下。向综合大学发展就要办文科,就对社会的影响力而言,办文科主要是发展法学、经济学。其中,倾力办经济学不现实,因为经济学在我国高校基础较深厚,格局已定,办出起色已很困难,在上海办经济学赶超复旦、上财大相当长时期内都不现实。但办法学则不然。因为办法学现在在全国范围内还是春秋末年的局面,大局尚未完全定下来,强者还并非不可追。在上海,复旦的领导虽意识到法学发展水平与学校地位不相称,表示要重视,但实际上因种种原因,拿不出强有力措施,其“积贫积弱”的局面短期不可能改变。华东政法学院(华政)近些年学科建设虽有显著成效,但无奈下放地方后地位低微,已论为市属二等,将来很难有所作为。其他院校和上海社科院虽也办法学,但总的看来竞争力不会很大。面对全国和上海市法学发展的这种状况,交大领导做出办好法学院的决定是英明的。我个人相信,交大如真正下大决心,真正能打破常规办事,其法学在2015年前占据上海头把交椅并超过传统理工科院校中除清华之外的所有院校是很现实的目标。在传统理工科院校,清华、浙大、湖南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校的法学现在已走到交大前面。

  

   在全国范围内,法学办得过热,这是事实。我估计法学不久就会出现危机。但无论如何,热也好、冷也好,有危机也好,交大必须有法学院。过热意味着不久将有大量的中小法学院系在竞争中倒闭收摊子;以交大的牌子和实力,在自由竞争中法学院并无倒闭之虑,但交大仍应赶在法学危机到来之前把队伍拉起来、学科建起来,因为行政性砍削弱小法学院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第二部分,是关于“交大面对的全国法学教育格局”的看法:“有必要看看交大现有的法律系在全国法学院系中的位置。按综合实力,大致上可将我国现有的法学教育和研究机构分为四等。一流的主要有:北大、人大、武大、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政法大学;二流的主要有:清华、吉大、华政、西南政法大、中南财法大、山大、南大、苏州大学、南师大、厦大、浙大、川大;三流的主要有:西北政法学院、中山大学、南开大学、复旦大学、湖南大学、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上海社科院法学所、辽宁大学、大连海事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湖南师大、烟台大学,等等。其他法学院系基本上只能归于末流。

  

   交大法律系现在只能算在末流中,现在外边知道其存在的很少,其教师与法学界的交往也很少,法学杂志上罕见以交大法律系教师为作者的论文。

  

   上海是全国最重要的两个超级城市之一,但却没有一个一流的法学院系。这固然说明了上海法学教育的相对落后,但也给交大法学的崛起预留了空间,其中隐藏着大好契机。目前法学教育的第一大中心是北京,其次是武汉,其他各省市无一有明显优势。”

  

   第三部分,是对“交大发展法学教育的不利条件和有利条件”的评估:“交大发展法学教育首要的问题是缺乏必要的图书资料积累。这方面交大不如上海相关院校,在同类大学中亦不如清华、浙大。我初步看过徐汇和闵行两校区法学图书资料,大体上只能勉强适应本科教育的需要,办更高层次的法学教育和做研究工作难度较大。其次,徐汇校区面积过小很可能也会成为制约法学发展的重要因素。因为,搞法学与搞科学技术不同的一大特点,是社会实践性强,政治参与性强,所以,交大法学院的主体部分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至少在法学院兴旺起来之前)只宜放在徐汇校区,不宜放在闵行(本科生一至三年级放在闵行没大问题),但徐汇校区有没有足够的空间是一个问题。第三,交大法学发展很晚,在全国性学术组织、评审组织中没占到什么可资利用的位置,很难分配到无形资源。第四,上海的大环境,使上海各大学中比例很大的一部分法学教师在校内只占个位置,上几节课,其余时间大多在外边做自己的律师业务,实际上是以外边为主业,谈不上将法学教学科研当事业做(严格地说,这并不是在市场经济背景下必然发生的情况,还是学校制度问题。美国比中国市场化程度更高,但美国大学专职法学教师不允许同时做律师。我国的清华大学法学院也不允许教师做律师)。第五,交大的法学学科,还是一片非常贫瘠的土地,耕耘起来将十分艰辛,但收获却可能很少,引进高级人才会有其特殊的困难。

  

   至于交大发展法学教育的有利条件,那是很多的。其中首先是领导层意见统一,高度重视,决心大,舍得投入;其次是交大牌子大,资金充足;再次是所处地理位置(指徐汇校本部)好,是经济发展的热点地区;其四,靠近上海图书馆、开展与华政的合作,可以弥补本校法学图书资料不足的缺陷;其五,在上海没有特别强有力的、不可压倒的竞争对手。”

  

   第四部分是关于法学院所在地和办公场所:“这简单地说就是安排一幢法学楼的问题。首先是有没有必要搞法学楼(至少以法学院为主)。我以为,要瞄准全国一流法学院办法学,就一定要有法学楼。有人也许会说,不少学校都没法学楼,别人法学不也搞上去了?的确如此,但我们后办法学的学校情况不完全一样。交大应以设(新建最好,装修旧楼亦可)一幢像样的法学楼来对内对外显示办一流法学院的决心,并借此告诉法学界中人:我们人才和各种软件虽尚无优势,但我们有比你们大多数学校都好的硬件,到我们这里大有可为。清华已建了国内最好的法学楼,湖南大学已投入一千多万正在修建,其他有些学校也有此意向。一个学科的存在和发展,在硬件上应该有自己的标志。

  

   同样,在法学楼投入使用前,为显示决心和实力,法学院筹建组应该有一能够打出自己招牌的像样办公处所,建议校领导开始考虑这件事。

  

   还有一个法学楼设在何处的问题。我记得在交大时听一位校领导说过,学校有将法学楼设在徐汇校区的考虑。我觉得这个想法甚好。前面已说过,要办全国一流法学院,相当长一个时期内法学院应定在徐汇校区。原因除法学社会实践性强外,还有图书资料方面的考虑:由于交大图书馆法学图书资料较少,法学院招收的硕士生和教师做研究对市内各图书馆将有特殊的依赖。可以说,即使校图书馆迁到了闵行,法学院教师和研究生做研究也得主要靠往市内跑获取必要资料。在这种条件下,要适应不久的将来招生以招收硕、博士生为主的情况,要吸引有成就的法学者来交大服务,法学院一定得设在徐汇校区。”

  

   第五部分是关于法学院的学科发展,提出了博士点从宪法学与行政法学突破的构想:“法学招生要形成多层次、规模化,才能使法学院既有社会效益又有自我“造血”功能(经济效益)。我主张抓紧引进人才,将法学现在的两个硕士点尽快扩大到8个,即在加强现有法理学、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两个硕士点的同时,尽快新建民商法学、经济法学、刑法学、诉讼法学、国际法学(国际经济法、国际私法、国际公法)和法律史学这6个硕士点,形成专业齐全的硕士生教育体系。这个体系也是2004年申报博士点的基础。在这8个点中,可以宪法学与行政法学、民商法学、刑法学和国际法学(尤其是国际经济法方向)为重点,其中,宪法学与行政法学最有可能率先形成申报博士点的条件、实力和可能性。当然,到底以哪几个学科为重点,要视人才引进情况而定。

  

   根据北大、人大、武大、清华的经验,法学本科的规模是很小的(北大每年招本科生未超过200人,清华今年未超过50人),主要应发展各种形式和不同层次的研究生教育,双学位也应该有,社会影响好和经济效益好的成教也可以办。北京、武汉有关法学院系办成教似乎比上海方面做得好,扩大了影响、赚了钱而又不扯皮,不妨学学。成教可全部在闵行校区办。

  

   关于发展目标,我以为要现实,交大建成全国一流法学院至少要花10年时间。从现在起,前3-5年能被法学界公认进入二流就不错了(标准是硕士点较齐全,有几个具有全国性影响的学者,至少有一个博士点)。进入二流后至少还得5-6年才有可能挤进一流。这是按常规发展可预期的速度估计的,若有机会超常发展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超常发展的一个最现实的途径是将华东政法学院的那两个博士点整体切过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童之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上海交通大学   法学院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8689.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