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启德:医学是什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43 次 更新时间:2022-11-24 16:07:48

进入专题: 医学  

韩启德 (进入专栏)  

  

   应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邀请,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前沿交叉研究院院长韩启德院士于2017年5月31日下午在北京大学作题为“医学是什么?”的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由袁旻君、李拉整理。小标题为编辑所加。

  

   开场白

  

   各位下午好。作为文研院(指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的粉丝,得到邓小南教授(邓小南,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兼任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院长)的邀请来讲一次,深感荣幸。对于文研院,自己有一点责任。到文研院来演讲,题目需要大一点,反复考虑后定了一个题目—“医学是什么”。

   定下来题目以后,我开始准备。但是越准备觉得越难。医学是什么呢,大家脑子里马上想到的可能就是看病。光是看病吗?肯定不是。为健康?那健康是什么呢,又复杂了。即便说清楚了,那也只是回答了医学是“做什么的”,不等同于医学“是什么”。

   那它是什么呢?越想越难以框定。但已经答应做这个报告,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学习和思考,这两个月还真是下了工夫,受了点苦。不过到最后,对医学是什么还是不太肯定,所以我现在想在报告的题目后加一个问号,改成“医学是什么?” 把这个问题交给大家,引起大家讨论。我先讲医学到底怎么从开始走到现在的,然后讲医学的科学属性、人文属性和社会属性。

  

   1、医学的起源和发展

  

   《大学》讲“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其先后,则近道矣。”所以知道医学到底怎么过来的,对我们理解医学是什么,我觉得还是非常有好处的。在轴心时代以前,也就是远古时代,是有医术的,有生必有死,有人必有病,有病就有医,但是并没有医学。在那个时候,看病主要是靠算命、占卜、巫术等方式,结合宗教信仰的仪式,依赖于占卜师、巫师,以及到现在都还有的萨满、祭司、占星师,还有各种神庙等。当时希腊传说里的阿斯克勒庇俄斯(Asclepius)就被认为是专门掌管医学的神的儿子,专司看病的。我去过希腊的科斯岛(Kos),这个地方被认为是医学的发源地。但是那个时候主要是通过宗教信仰仪式使病

   人相信有所寄托。

   当然在当时也有些医疗行为,但是并没有理论指导下的医学。比如说现在世界好多地方的考古发现,可以断定当时已经有断肢固定、脱臼复位、外伤包扎等那样的医术。我曾在智利的一个博物馆里看到大约一万多年前留下来的一个头颅骨,现在保存得很好,有诸多证据表明钻那个孔是出于治疗目的。在我们国家的考古工作中也发现有很多类似的医疗行为遗迹,当然更不用说先民利用各种草药来治病的丰富实践。炼丹也是我们中国古代从道教开始大家都很相信的。只是由于这些医疗行为没有一个理论的指导,我并不认为那个时候是有医学的。

   这个世界发展到公元前四、五世纪左右,出现了两河文明、埃及文明、印度文明、中国文明和古希腊文明,现在有人把这个辉煌的时期称为轴心时代。至少在古希腊和中国,同时在那个时期产生了医学理论。首先是脱离了对神的依赖,开始客观地来观察病人,而且在哲学的思索下获得符合逻辑的理论,用来解释身体和疾病的现象。它不再完全是神的旨意,而是人自己去观察,通过符合逻辑的办法,通过思考形成一个体系。比如说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他被认为是现代医学之父,当时就认为身体是由血液、黏液、胆汁、黑胆汁四个部分组成的,它们各有功能,并相互平衡、协调。这四个系统达到平衡,身体就处于健康状态;如果失去了平衡,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疾病,特别是黑胆汁过多的时候会造成一些严重疾病。他主张用自然的、合理的生活方式来保持这种平衡,同时也有一些针对性的治疗办法,认为是可以起作用的,只是是否起作用,到现在也没有充分的依据。

   当时的医学确定了一个非常明确的底线,即不可以伤害病人。一般认为,从希波克拉底开始,因为有了上面这样的理论体系,所以可以说有了医学。后来发现的《希波克拉底全集》,据说有六十集。实际上并不是希波克拉底一个人写的,是前后经过约六、七百年的实践,后人逐渐增删整理出来的。

   从那个时候开始,医生就是一个高尚的职业,被公认是由高贵的人来做的,要求医生具有美德和优秀职业家的品质,这已经成为传统。

   实际上在同一个时期,在中华大地上也产生了类似的传统医学。早在先秦时期就有了《黄帝内经》的雏形(更有甚者说是这部书是黄帝写的,但这肯定是不对的),形成了中医的理论体系。从此时到到汉朝,经过后人数百年不断的整理、完善,完成了传世的《黄帝内经》。《黄帝内经》在黄老道家的理论基础上,以阴阳五行为纲,非常明确地阐述了脏象、经络、病因、病机、脉象、辨证施治等,形成了一整套以整体论为特征的理论体系。

   还传说先秦时期有扁鹊这样一个人,有很多关于他作为神医治病的故事。比如,切脉(即通过观察脉象来诊病)这个办法,就是从扁鹊开始完善起来的。

   到了罗马时期,出了一个盖伦(Claudius Galenus)。盖伦接受柏拉图(Plato)提出的“心、肝、脑”三大体系学说,认为身体和精神是相结合的。他不仅继承和发展了整体的、注重观察的、符合哲学逻辑的医学理论体系,而且他看病很厉害,能够通过类似切脉、观察尿液等办法来诊断疾病。他还有很多治疗的办法,发现了很多的药物、制剂,其中的“盖氏制剂”一直沿用至今。再加上他特别雄辩,所以很快就出名,做了御医,也因此他的东西传下来的特别多。盖伦还有个特点就是开始重视解剖。有的传说他解剖过人类尸体,但是更肯定的则是他解剖了一些动物,由此想象人体中也有类似的结构。

   跟盖伦同一个时期,中国的东汉时期出了一个张仲景。张仲景最著名的传世之作有《伤寒杂病论》,后来他的关于传染病这一部分著作成为《伤寒论》,关于杂病的那一部分著述被后人总结为《金匮要略》,都是现在中医学校里面必须学的经典著作。张仲景被大家公认为中国医学的“医圣”。有这样的话,“不明四书者不可以为儒,不明本论者不可以为医。”如果你没有读过张仲景的书,就不可能成为一位中医。所以他确实是很伟大的。

   跟张仲景同时期的还有很有名的华佗,他当时用茵陈蒿来成功治疗黄疸病,也就是现在的肝病。还有很多传下来有关他的故事,最可靠的是麻沸散用于麻醉手术,还有五禽戏,是一套锻炼身体的办法。可见无论在欧亚大陆还是在中国,传统医学在那个时期又获得继续不断的发展。

   但是从公元四、五世纪以后,西方和中国(包括一些东方的其它地方)开始走上不一样的道路。基督教的兴起和西方古典医学的衰落是有一定关系的。罗马帝国由盛而衰,古典传统文化式微,基督教在公元323 年被定为罗马国教。很多人认为罗马帝国的衰落的直接原因之一是瘟疫的大流行。面临当时的瘟疫大流行,据说盖伦治不了,只能仓皇出逃。加上当时持续不断的战争和饥荒,导致人们心理上的恐慌和对宗教的依赖。宗教的救赎观、基督教对未来的信心和人道主义关怀,俘获了人们的信任。基督教认为疾病是神的造访,是神意欲惩罚人间的罪恶或者鼓励他们的精神,所以医生询问病因、治疗病人,无异于是干涉神的意志,是有罪的。其结果是信仰疗法占据了统治地位,传统医学衰落。

   吴国盛教授写的《什么是科学》对我产生非常深刻的影响,当时给我的冲击力最大的是他认为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科学。我准备这一段内容的时候仔细想了想,是不是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医学呢?我认为这两者是不冲突的,他讲这句话是有道理的,是着眼于整个系统和制度的演变过程;但是现代科学为什么从罗马以后一直到文艺复兴时期并没有兴起呢?说明基督教对科学还是有阻碍作用的。不过人类总是往前进的,起码基督教到后来逐渐和社会管理分开,同时在教堂里有一些牧师、传教士能够有时间、精力、地位来从事研究。但是从医学来讲,在大概近一千多年的时间里没有什么发展。人们更多的是相信通过宗教来解决人的病痛,通过一些信仰和仪式,认为那些是上帝的安排,所以实际上在这段时期传统医学是停滞的。只有在公元八到十二世纪之间,阿拉伯世界因为崇尚希腊文化,做了大量的文献翻译工作,为文艺复兴以后的传统医学创造了一些条件。

   但是在中国,情况不一样。中国的传统医学在儒、释、道文化基础上持续发展,儒家重视礼乐制度的建构和人本思想,知识精英当中“不为良相,即为良医”蔚然成风,当时只要是读书人都要读医书,一般都会看病。而以“人”为核心的人格修养对中医伦理学和优秀人格的形成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道家向来崇尚养生,包括以炼丹为起始,构成我们传统预防医学的重要内容。

   佛教传到中国以后,其实是被儒家文化渗透和汉化的。再加上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从轴心时代开始如果拿《黄帝内经》去和希波克拉底比较,拿张仲景去和盖伦比较,是远远不在同一水平上的。我们今天去看张仲景的《伤寒论》和《金匮要略》—我当时去学中医都是学过的,在今天还有非常大的实用价值—后人的实践不断证明这些医学理论著述是有用的、正确的。

   中国的东汉末期也像古罗马一样瘟疫流行,张仲景家族里的多数人被瘟疫夺走了生命,所以他下定决心攻克这个疾病,他在书里写下的方子在那时候就已经发挥很大的作用。直到我们国家1957 年代流感大流行的时候,最后还是采用张仲景的白虎汤方子,取得了很好的效果。2003 年非典型肺炎来临时,我们仍然

   参考张仲景和温病学派的理论,取得相当好的效果。所以说,就同时期而言,中医的水平远在古希腊罗马古典医学之上,在面临瘟疫时能够管用,所以老百姓相信中医。

   两千多年以来中国传统医学的传承创新和发展从来没有停止过,即使在魏晋南北朝和金元时代,国家政治、社会极不稳定之际,都出了医学大家;甚至越是兵荒马乱、越是疫病严重的时候,越是推动中国传统医学的发展。

   但是西方后来有了现代科学,催生出现代医学。文艺复兴一是复古,吸收古希腊、罗马医学精髓,重新强调不能信神,要强调经验、观察和理性;二是复活,也就是人文主义的复兴,从神的桎梏中解放出来,“我是人,人的一切我应该了解。”。机械唯物论成为医学发展新的理论基础。此外,现代科学的发展也为医学观察和实验提供了工具,比如说列文虎克(Antonie Philips van Leeuwenhoek)发明的显微镜,就为观察微生物,进而观察人体细微结构提供了重要工具。所以从十五世纪以后,现代医学一步一步向前发展。

我这里举出一些阶段性成果。1543 年维萨里(Andreas Vesalius ) 出版了《人体的构造与机能》, 这与哥白尼(Nicolas Copernicus)的《天体运行》同一年出版。这本书里可以说已经对人的大体解剖结构了解无遗。到了十七世纪,哈维(William Harvey)对循环系统的研究,证明了人体存在肺部小循环,血液在人体里是反复循环的,静脉和动脉是相通的等等,建立了在解剖基础上人体功能的研究方法,发展出生理学。到十八世纪, 又建立起病理学。首先是莫尔加尼( Giovanni Battista Morgagni)通过解剖700 多个病人尸体,发现人的很多疾病都在相应器官有所表现,有了大体病理学。后来有人发现器官由各种组织形成,从组织层面能够找到它的病理原因,于是就有了组织病理学。再后来发现组织由细胞组成,魏尔啸(Rudolf Virchow)证明各种疾病都能在细胞层面找到病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韩启德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医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学精神 > 科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8320.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