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霄:“张鸣事件”回答了温总理的疑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22 次 更新时间:2007-04-04 00:01:52

进入专题: 张鸣事件  

王霄 (进入专栏)  

  

  “张鸣事件”是近日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主任张鸣教授因触犯现有高校体制和潜规则而被免职甚至可能去职一事;温总理的疑问是2006年7月29日他在探望钱学森先生时,钱先生坦言:“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温总理因此于去年11月专门召集6位大学校长和教育专家研讨这个问题。他向这些大学校长和教育专家问道:“学生在增多,学校规模也在扩大,但是如何培养更多的杰出人才?这是我非常焦虑的一个问题。” 紧接着,温家宝又说出了另两个在心里盘桓已久的问题:“各位校长、教育专家,我们如何提高高等教育质量?高校如何办出自己的特色呢?”

  面对温总理的垂询,六位大学校长和教育专家的表现令人失望,他们顾左右而言他,用一篇在网上广泛流传的谢茂拾先生的专论的标题说,就是“答非所问”,“六位校长和教育专家辜负了总理的期望,他在日理万机的情况下腾出时间听取基层意见,但是,一个人也没有作出正面的回答。”我认为,这六位大学校长和教育专家当然不会是智商有问题,遗憾的是,他们完全没有钱学森先生和温总理的忧患意识和责任意识,更缺乏直面问题的勇气。

  现在,终于有一个案例来回答温总理的疑问了,这就是“张鸣事件”。

  “张鸣事件”的要害是什么呢?用张鸣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大学已衙门化、黑社会化、帮派化,学者争相入仕”。

  中国的大学,特别是那些著名大学,现在并不缺钱。用与会的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会长周远清的话说:“1992年前,我到高校去,都愁眉苦脸;现在去,都兴高采烈。”为什么“兴高采烈”?因为钱多了。看看那些著名大学的富丽堂皇的建筑物,看看它们气派的大门,甚至张鸣教授所在的人民大学还要搞观光电梯,再看看那些所谓教授,拿着国家不菲的科研经费都在干什么。比如张鸣教授所在的人民大学,据内部人介绍:“同样的事情在别的学院还有,比如说新闻学院,该院有不少教授,拿着国家教育部给的高额经费,尸位素餐,不出任何成果。XXX教授拿着数十万元科研经费,连她家装修的发票都拿来报,科研成果则没有看到,即使有,也是拿‘小豆腐块儿’式的文章或影像镜头充数;她的硕士研究生被送到某国留学,因强奸罪被刑事拘留,她竟毫无愧色。还有一位XX教授,以‘策划新闻’为论题的博士论文获全国优秀论文奖,获奖金及科研经费数十万,同样也是连生活中的买酱油醋的钱都开了办公用品在科研经费中报销了,可是成果呢?即使有成果也是给社会带来负面影响。因为大家都知道,新闻是‘策划’出来的吗?难怪当今中国假新闻屡禁不止,教授都是靠这样低劣的研究充当学术成果,人们还指望什么样的好结果呢?现在不少教授掌握百万元科研经费,但都是让手下的研究生卖苦力,自己坐享其成。”

  其实钱学森老先生在给温总理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是指出了问题的要害的,他说:中国“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如果温总理对钱老所说的“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不清楚的话,这些大学校长和教育专家完全可以用他们任职资格所要求的起码的知识去做解释和引申,以深化钱老的点睛之语。比如,他们可以介绍近二百年前德国洪堡所创立的现代大学理念和模式以及德国皇帝倾其个人财产举办大学而却不干涉大学的事务,可以介绍当代世界几乎所有国家对大学的态度和办学制度,可以介绍当年蔡元培先生执掌北大时所秉持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思想和晚清政府、北洋政府对蔡的起码是默许的态度。如果他们足够勇敢,还可以顺便提一提北大党委书记公然宣布的“凡是不赞成共产党的教师,一律取消上课堂资格”的校规,可以讲一讲东北某大学一位女教师因为在课堂上讲了北大反右时的林昭事件而被真的取消了教师资格的事件。当然,作为现实中国大学制度的直接感受者,他们也可以谈一谈自己的甘若与希望——如果他们真是想办好大学的话。他们应该告诉温总理,大学特别是公立大学是一个很特殊的机构,它要求政府给它很多,却更要求政府管它很少。

  可惜的是,这些他们都没有讲。这也不奇怪,作为现今中国大学制度的受益者,他们怎么会批评这个制度本身?

  在“张鸣事件”中,我其实并不特别痛恨那个“李院长”。李的行为,代表的是一个制度,而不是一个人。当然有人大学生和教师特别指出李的“无良”,但我们要思考的是李为什么会“无良”,以及这种无良的人为什么会坐在那个位置上,并且有这样大的杀伤力。同时,我认为,被目前这种制度熏蒸改造了好几十年的大学学者们,其行为已经离真正的学者越来越远,他们的思想和行为扭曲比这个制度给我们造成的直接损失更惨重。特别是某些著名学者,其行为越来越像小丑。这是一种双重的伤害:制度伤害了学者和人才,而侏儒化的学者们又为这个制度的存在的合理性提供了依据。作为一个高校的曾经的管理者,我对某些教师的言行感到极为不耻。这使我对中华民族的前途有深深的忧虑。如斯大学,如斯学者——下面一句话我该怎么说:如斯中国?

  这时就看出了张鸣的价值来了。说句实在话,像张鸣教授这样的大学教师在大学里,哪怕是在人民大学这所中国所谓最高社科学府里,也是不多的。我悲哀地预测,即便是像张鸣、贺卫方这样的为数不多、廖若晨星的大学学者,在若干年后,也许将会在中国的大学里绝迹。

  不过希望也是有的。报载面对钱学森的谠言,温家宝当时坦率承认“我们的教育还有些缺陷。”其实面对“地球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的问题,要解决它,不在于知性,而在于公心、智慧和勇气。

进入 王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张鸣事件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80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