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克斯·费尔德曼:权力、劳动力和生产力

——福柯对《资本论》的解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2 次 更新时间:2022-09-26 00:31:29

进入专题: 《资本论》     《规训与惩罚》     《惩罚的社会》     福柯     马克思     劳动力     生产力  

亚历克斯·费尔德曼  
我认为,这两种转变大致对应于资产阶级霸权下对非法活动的崭新管理和规训技术的运用。规训与非法活动管理的结合具有双重功能:创造一套新的被矫正了的能力和性格;灌输服从和驯顺的新习惯。对于福柯来说,马克思所预言的权力问题,始终是控制、惩罚和支配意义上的权力与能力意义上的权力之间的关系问题。资产阶级霸权并不主要依赖压制、否定或限制人的自然能力,相反,权力关系被用来控制和塑造性格和能力的发展,并使人们的身体适应特定形式的发展和能力。在规训与惩罚的社会中,这种控制—塑造—矫正是通过对一些特定技术的阐述和合理化来实现的,这些技术与监控、监视、监督、测量、跟踪、培训、惩罚、区分、诱惑、劝诫和道德教化有关,有赖于培养某种类型的自我关系。在这种自我关系中,工人负责以适当的方式维持他们的劳动力(而不要消耗它),并允许他们的劳动力按照资本积累的要求被使用和管理。

  

   我想要搞清楚的是,如果强调《规训与惩罚》对马克思的引用以及合作工厂的例子,我们对这本书会有什么样的理解。这里不可能解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对整个社会形态的影响问题。规训在资本对劳动的吸纳中所起的作用,是否在某种意义上解释了类似的权力技术在医院、学校或实验室中的作用?无论如何,资本对规训技术提出了特殊的要求,即无限积累,当然,这种要求受到政治控制和阶级统治的限制,有时甚至与之相矛盾。但是,至少我们应该思考,一旦福柯的关键概念(规训,但也可能是性、生命权力、治理和忏悔)在资本主义的语境中得到恢复,我们对它们的理解会如何改变。

  

   将生产力谱系和劳动力谱系作为福柯的一个重要主题将会引导我们重新思考《规训与惩罚》的核心目标:现代灵魂的谱系。沃伦·蒙塔格(Warren Montag)认为,福柯采用了阿尔都塞的方式,对个人如何成为主体给出了唯物主义的解释。当然,阿尔都塞是通过重新表述意识形态概念来寻求这种解释的。意识形态的物质性是在理解结构如何“询唤”(interpellation)或呼吁个人承认自己是主体的过程中寻求的。根据蒙塔格的说法,福柯从对结构的关注转向了主体形成中所涉及的询唤实践和仪式的多样性,佐证的主要例子是全景敞视监狱的仪式。然而,在我的解读中,福柯不同于阿尔都塞,他回到了《资本论》第十一章,在那里——而不仅仅是在全景敞视监狱中——发现了对询唤机制的隐含描述,因为它们在监管、监督和协作整合的仪式和实践中都发挥着作用。事实上,马克思的管弦乐队类比在本质上包含了一种未发展的理论,即对自我认知的询唤。最后,一旦理解了福柯对非法活动管理的新论述的重要性,就会发现全景敞视监狱——或者更广泛意义上的规训——并非服从模式的唯一时刻。工人“灵魂”的形成过程至少可以分为两个步骤,这与我在本文中介绍的两个时刻是同步的。第一,必须生产劳动力,这意味着必须指定一个主体或该权力的持有者(对不守纪律的管理);第二,必须协调和组织劳动力,这意味着通过良好的训练而成为生产集体的成员。即使主体的谱系学要求福柯超越马克思,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分析,以及他关于资本对劳动的形式吸纳和实质吸纳的分析,在很大程度上构成了福柯理论的前提。

  

   对于福柯和福柯所解读的马克思来说,劳动力和社会劳动的生产力都不是人的本质属性。但福柯并不打算提供另一种人类学来代替他在“资产阶级的智慧”中发现的人类学,相反,他着眼于这种人类学范畴中被掩盖的断裂和斗争。无论是非法活动的管理还是规训技术,都使社会权力表现为物性的、固化的、可单独分配的能力,可以成为精确技术干预的目标。对福柯和福柯解读马克思的方式进行评析,可以还原这种权力管理背后的斗争和支配的背景,这是一个消除对集体权力的盲目崇拜并设想用另一种方式来思考我们能做什么以及我们是谁的问题。

  

   本文原载《哲学与社会批判》(Philosophy and Social Criticism)2019年第45卷第3期,译文有删节。

  

   ①米歇尔·福柯:《规训与惩罚》,刘北成、杨远婴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9年版,第148页。

  

   ②同上书,第179页。

  

   ③《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78页。

  

   ④同上书,第382页。

  

   ⑤Jean-Pierre Lefebvre,"Force(s) Productive(s)",in Gérard Bensussan and Georges Labica(eds.),Dictionnaire critique du Marxisme,Paris:PUF,1999,pp.466-473.

  

   ⑥《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第384页。

  

   ⑧Pierre Macherey,Le sujet des normes,Paris:Amsterdam,2014.

  

   ⑨米歇尔·福柯:《规训与惩罚》,第237—238页。

  

   ⑩《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第821页。

  

   (11)Stéphane Legrand,Les normes chez Foucault,Paris:PUF,2007,p.81.

  

   (12)米歇尔·福柯:《惩罚的社会》,陈雪杰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第205页。

  

   (13)同上。

  

   (14)同上书,第220页。

  

   (15)同上书,第251页。

  

  

    进入专题: 《资本论》     《规训与惩罚》     《惩罚的社会》     福柯     马克思     劳动力     生产力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743.html
文章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21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