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前红 陈芳瑾:“行政处罚权交由”的规范阐释——基于《行政处罚法》第24 条第1 款之展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1 次 更新时间:2022-09-20 08:55:19

进入专题: 行政处罚法   处罚权交由   行政授权   行政权能   级别管辖  

秦前红 (进入专栏)   陈芳瑾  

   注释:

   * 本文系2021 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国家人权教育与培训基地重大项目(项目编号:21JJD820005)和深圳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项目编号:SZ2020B028)阶段性成果。

   [1]参见胡建淼:《行政处罚法修订带来行政执法的新考验》,载《学习时报》2021年3月3日。

   [2]参见罗豪才、宋功德:《坚持法治取向的行政改革》,载《行政管理改革》2011年第3期。

   [3]《2021年2季度民政统计数据》,http://www.mca.gov.cn/article/sj/tjjb/2021/202102qgsj.html,2021年11月17日访问。

   [4]《2021全国综合实力千强镇排名:昆山玉山居首,佛山狮山第二》,http://www.sinsologistics.com/tiyu/21962.html,2021年11月19日访问。

   [5]参见《江苏省经济发达镇行政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意见》《福建省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意见》《中共湖南省委办公厅、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开展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中共山东省委办公厅、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广经济发达镇改革试点经验深入推进乡镇(街道)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等。

   [6]参见吕健俊、陈柏峰:《基层权责失衡的制度成因与组织调适》,载《求实》2021年第4期。

   [7]早在200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小城镇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要积极探索适合小城镇特点的新型城镇管理体制。2010年中央编办、中央农办、国家发改委、公安部、民政部、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确定在河北、山西、吉林、江苏、浙江、安徽、福建、山东、河南、湖北、广东、四川、陕西等13个省25个经济发达镇开展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按照强镇扩权的原则,赋予其部分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着力下放城建、环保、治安等涉及城市建设和管理方面的行政管理权限,并加大财政支持,赋予相应财力,增强发展能力。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应整合执法主体,相对集中执法权,推进综合执法,减少行政执法层级并加强重点领域基层执法力量;同时,须进一步简政放权,向基层下放管理权。2016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入推进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强调扩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构建简约精干的组织架构、推进集中审批服务和综合行政执法、建立务实高效的用编用人制度、探索适应经济发达镇实际的财政管理模式等改革任务。同年,《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提出加快拓展特大镇功能的目标,通过下放事权、扩大财权、改革人事权及强化用地指标保障,赋予镇区人口10万以上的特大镇部分县级管理权限,同步推进特大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减少行政管理层级、推行大部门制,降低行政成本、提高行政效率。

   [8]在此,“乡镇和街道”特指乡镇人民政府和街道办事处。

   [9]参见金国坤:《基层行政执法体制改革与〈行政处罚法〉的修改》,载《行政法学研究》2020年第2期。

   [10]参见莫于川等:《行政执法新思维》,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第92页。

   [11]参见应松年、张晓莹:《〈行政处罚法〉二十四年:回望与前瞻》,载《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20年第5期。

   [12]参见卢护锋:《行政执法权重心下移的制度逻辑及其理论展开》,载《行政法学研究》2020年第5期。

   [13]参见叶必丰:《执法权下沉到底的法律回应》,载《法学评论》2021年第3期。

   [14]参见杨丹:《赋予乡镇政府行政处罚权的价值分析与法治路径》,载《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年第6期。

   [15]参见张晓莹:《守正与创新:行政处罚制度的三点扩容》,载《民主与法制周刊》2021年第28期。

   [16]参见张晓莹:《行政处罚的理论发展与实践进步——〈行政处罚法〉修改要点评析》,载《经贸法律评论》2021年第3期。

   [17]参见黄海华:《新行政处罚法的若干制度发展》,载《中国法律评论》2021年第3期。

   [18]参见袁雪石:《〈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释义》,中国法制出版社2021年版,第171-172页。

   [19]参见李洪雷:《论我国行政处罚制度的完善——兼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修订草案)〉》,载《社会科学文摘》2020年第12期。

   [20]参见李德旺:《基于暂停法律适用的立法授权研究》,载《现代法学》2021年第4期。

   [21]参见江国华、卢宇博:《中国乡镇政府治理体系转型的立法回应》,载《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21年第6期。

   [22]参见胡建淼:《分清行政职权的“四种形态”》,载《学习时报》2021年5月5日,第2版。

   [23]参见袁雪石:《〈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释义》,中国法制出版社2021年版,第165页。

   [24]参见熊樟林:《行政处罚地域管辖权的设定规则——〈行政处罚法(修订草案)〉第21条评介》,载《中国法律评论》2020年第5期。

   [25]参见章剑生:《行政管辖制度探索》,载《法学》2002年第7期。

   [26]在法律用语上,“管辖权”与“权限”常作同义语使用,“管辖权”系就主观之观点,指称行政主体或行政机关执行特定行政任务之权利或义务;“权限”则系就客观之观点,指称行政主体或行政机关执行该特定行政任务之权利或义务之内容或标的。“权限”乃“管辖权”之标的。具体参见陈敏:《行政法总论》,新学林出版有限公司2011年9月7版,第917页。

   [27]参见张渝田、熊宇:《论依法行政的逻辑结构》,载《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4期。

   [28]同前注[13]。

   [29]参见黄锦堂:《论行政委托与行政委任之要件与松绑——德国法之比较》,载《法令月刊》2013年第12期。

   [30]参见关保英:《行政法学(第二版)》,法律出版社2018年版,第229页。

   [31]例如《中国银保监会行政处罚办法》《烟草专卖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商务行政处罚程序规定》《价格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等。

   [32]例如《放射性同位素与射线装置安全和防护条例》第64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生态环境主管部门的行政处罚权限的划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

   [33]例如《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公布试点部门和地区纵向权责清单的通知》及《河南省食品药品监管省市县乡四级事权划分意见》,通过梳理和划分明确地方各层级处罚权限。

   [34]根据法律法规对于处罚权的初次配置,乡镇政府和街道办事处仅仅具有极少的行政处罚权。如《村庄和集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第37条、第39条及第40条,农村居民未经批准或者违反规划的规定建住宅的,乡级人民政府可以依照前款规定处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乡级人民政府责令停止侵害,可以处以罚款;造成损失的,并应当赔偿:(一)损坏村庄和集镇的房屋、公共设施的;(二)乱堆粪便、垃圾、柴草,破坏村容镇貌和环境卫生的;擅自在村庄、集镇规划区内的街道、广场、市场和车站等场所修建临时建筑物、构筑物和其他设施的,由乡级人民政府责令限期拆除,并可处以罚款。

   [35]《行政处罚法》修订一审稿第21条:行政处罚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管辖。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省、自治区、直辖市根据当地实际需要,可以决定由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实施与基层行政管理相关的行政处罚。《行政处罚法》修订二审稿第22条:行政处罚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管辖。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省、自治区、直辖市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可以决定符合条件的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对其管辖区域内的违法行为行使有关县级人民政府部门的部分行政处罚权。

   [36]参见宋慧宇:《行政行为刍议》,载《行政论坛》2004年第6期。

   [37]参见李震山:《行政组织法与行政作用法之区别及其实益》,载《月旦法学杂志》2002年第85期。

   [38]参见李洪雷:《行政法释义学:行政法学理的更新》,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197页。

   [39]具体参见关保英:《社会变迁中行政授权的法理基础》,载《中国社会科学》2013年第10期;姜明安:《行政法》,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185-187页;章剑生:《现代行政法总论(第2版)》,法律出版社2019年版,第116页;江国华:《中国行政法(总论)》,武汉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29-130页等。

   [40]参见李海平:《行政授权的若干争议问题探析》,载《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2期。

   [41]参见江国华:《中国行政法(总论)》,武汉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89页。

   [42]参见孔繁华:《授权抑或委托:行政处罚“委托”条款之重新解读》,载《政治与法律》2018年第4期。

   [43]参见吴庚:《行政法之理论与实用(增订八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24页。

   [44]参见耿宝建:《行政授权理论之反思与重构——走出理论与现实困境的一种认知尝试》,载《武汉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4期。

   [45]参见莫于川:《行政职权的行政法解析与建构》,载《重庆社会科学》2004年第1期。

   [46]同前注[20]。

   [47]参见章剑生:《现代行政法基本原则之重构》,载《中国法学》2003年第3期。

   [48]参见袁雪石:《〈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释义》,中国法制出版社2021年版,第172页。

   [49]参见《北京市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第4条,第35条至第39条。

   [50]例如《上海市街道办事处条例》《河北省乡镇和街道综合行政执法条例》《天津市街道办事处条例》等。

   [51]参见孙波:《论地方性事务——我国中央与地方关系法治化的新进展》,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8年第5期。

   [52]参见赵一单:《央地两级授权立法的体系性思考》,载《政治与法律》2017年第1期。

   [53]参见胡建淼:《行政法学》,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229页。

   [54]参见姜明安:《行政法》,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350-351页。

[55]参见王春业:《论权力清单制度对行政权的控制与规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秦前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行政处罚法   处罚权交由   行政授权   行政权能   级别管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611.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