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汝贤:未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9 次 更新时间:2022-09-11 16:08:05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马克思主义哲学  

叶汝贤  
对现实的影响是很有限的。近年来不断有人埋怨哲学被 “边缘化”。不可否认, 这种现象是存在的, 但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值得深思。这有客观原因, 也有主观原因。如果我们的研究远离现实、远离人民群众的生活实践, 还不以为问题, 反而沾沾自喜, 就像有的学者所说, 这是自我放逐、自我边缘化。

   第六, 马克思主义哲学既然是“实践哲学”, 既然是以改造世界为己任的哲学, 也就是作为实践主体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哲学, 不是为少数人所垄断的 “精英哲学”。它实质上是一种 “大众哲学”。马克思说, “哲学把无产阶级当作自己的物质武器, 同样, 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作自己的精神武器” “哲学不消灭无产阶级, 就不能成为现实;无产阶级不把哲学变成现实 , 就不能消灭自身”[1] (PP.15 -16), 这些话非常明确地说明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性质与功能, 说明它与人民群众的关系。这种关系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一切旧哲学的根本区别之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群众性, 不是说群众的每个人都去研究哲学, 都是哲学家。而是说,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广大人民群众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武器。所以, 未来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 其内容应该反映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伟大实践, 其形式应为广大群众所喜闻乐见, 具有中国特色与中国气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者不会很多, 学习与运用这个哲学的人却是群众性的。毛泽东曾经号召把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中解放出来, 我认为这是符合马克思哲学的精神的。

   第七, 开放改革为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条件和宽松的环境, 促使哲学和哲学家从教条主义与思想迷信中解放出来。二十多年来哲学研究出现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 各种 “体系”、各种观点纷纷见诸报刊, 形成一种多视角、多样性的研究格局。这一时期的研究, 虽然路径纷呈, 百花竞放, 仔细考察也有轨迹可循, 主要是对 “实践”、“人”、“价值”、“个体性”、“自由” 等等属于 “主体性” 问题的研究持续不断, 逐步形成为主流。这中间虽然有些观点过于绝对化, 但总体而言表现了哲学研究主题转移的趋势。这样一种发展趋向不是凭空出现的, 它具有深刻的社会历史发展的根源, 反映了现代化时代的时代精神。这一趋势己经对中共中央的决策发生影响, 江泽民的 “人的全面发展”、“三个代表” 的思想;胡锦涛提出的 “以人为本” 的科学发展观, 无疑反映了二十多年来的哲学研究成果。可以预料, 这一发展趋势将会进一步继续, 对未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主题、研究路径、发展趋势将会发生深刻影响。

   第八,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展开, 世界性交往的深入, 哲学的交流与对话也必将随之扩大与深入, 这也是影响未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重要因素。在开放改革以前, 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外国哲学 (包括外国马克思主义哲学) 之间是彼此隔绝的, 或者只是把外国哲学当作批判对象, 谈不上研究, 更谈不上吸引和借鉴外国同行的研究成果, 对外国哲学只是一知半解。八十年代初国门打开, 中国学者发现, 外面是一个纷繁复杂, 多姿多彩的世界。由于封闭的时间太长, 面对这种局面, 许多中国学者一时举足无措, 找不到与外国学者对话的共同语言。在一些青年学者中, 惊谔、钦佩、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以至出现这种情况, 研究什么就赞赏什么;研究谁就变成谁的信徒。他们津津乐道于拾取外国哲学的牙慧, 否定了 “东教条”, 又迷上了 “洋教条”。直到今天, 明的和暗的崇拜 “洋教条”、“挂马头卖羊肉” 的情况依然存在。“东教条” 是死胡同, “洋教条” 也不会有出路。但是, 在这个过程中, 也涌现一批年青有为, 研究手段、研究能力强劲, 同时具有自信心、能够独立思考的学者。他们的专业研究对象是马克思主义哲学, 但对西方哲学史、对现代外国哲学也有深切的了解。他们的研究成果立足于中国现代化实际和当代哲学前沿, 坚持马克思哲学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表现了既植根于中国深厚的优秀文化传统, 又吸取外国哲学的精华的努力。我认为, 他们的努力体现了未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方向。他们是发展和建构未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希望。

   第九, 以上说的是未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主流, 不是说的全部, 更不是说中国哲学研究的全部。现代社会是开放社会, 全球化、互联网的发展, 使各个国家的开放, 不论是广度还是深度, 都是前所未有的, 像许多人所形容的那样, 地球已成一个 “村庄”。中国经过将近三十年的开放改革, 已经融入这个全球化的 “大村庄”。经济、政治交往, 思想文化交流与碰撞不可避免。受这种历史潮流的影响, 过去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那种大一统的局面将不复存在, 多样性的研究、主流学派与各种非主流学派并存, 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下, 在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 各种研究路径互相竞争、互相切磋、互相促进, 将使未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出现前所未有的繁荣。这是可以预料的。

   人类历史已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同马克思的时代相比较, 这个时代具有许多新的内容和新的特点。上世纪, 当这个新时代的特征刚开始冒现时, 就有许多学者用各式各样全新的词组来称呼这个时代, 诸如 “全球化时代”、“信息化时代”、“科技革命时代”、“知识价值时代”、“和平与发展时代”、“开放时代” 等等, 这种种词组从不同角度表明这个新时代的某个侧面或某种特征, 但没有一个词组能完全地、精确地包容和贴切地说明这个时代。当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和《共产党宣言》中预见世界历史的发展趋势, 历史发展雄辩地证实了两位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预见。可以说, 这个时代就是世界历史充分发展与充分展开的新时代。恩格斯在阐述意大利文艺复兴时, 激情满怀地写道: “这是人类以往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一次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 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在思维能力、激情和性格方面, 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的巨人的时代。”[4] (PP.261 -262)现时代的变革、矛盾、进步与挑战,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与之相比较, 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这个时代需要巨人, 而又必然会产生巨人的时代。这个时代重大而复杂的问题的解决, 需要哲学的参与; 而哲学不面向时代进行变革与创新, 哲学本身只会变成旁观者。中国二十多年的变革与发展, 表明历史发展的步伐比以往任何历史时代都要神速, 任何瞬间的犹豫不决, 都可能会错过历史性的机遇。我们有机会生活在这个时代, 是一种幸运, 我们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关注与研究这个新的时代, 应是哲学、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神圣使命。历史将会证明, 哲学上的巨人、大师, 将会从时代风云搏击者中产生, 而决不会是出自谨小慎微、孤芳自赏, 躲在象牙之塔中的淘金者。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M] . 第2版. 第 1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5.

   [2]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M] . 第2版. 第3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5.

   [3]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M] . 第2版. 第1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5.

   [4]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M] . 第2版. 第4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5.

  

   叶汝贤 (1936—2009), 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现代化研究所、哲学系教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现代化研究所首任所长, 著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教育家,主要从事马克思恩格斯哲学思想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研究。

   原文刊发于《现代哲学》2006年第3期,酌情删减。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44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