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锡洪:王阳明中晚年工夫论的转折与连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9 次 更新时间:2022-09-06 15:43:12

进入专题: 王阳明   工夫论  

傅锡洪  
将良知之本体在工夫中的中心地位,充分突显出来。“此间有个诀窍”,表明依循良知的工夫,是简便易行的工夫。之所以简便易行,就是因为有良知本体可供依循。【47】“我亦近年体贴出来如此分明”,则表明对致知的深切理解,是阳明在长期真切做工夫的基础上实际体验所得的结果。因而,他突出致知的地位,以为工夫不过就是依循这一良知本体而已,与其说是他直接追求工夫简易性获得的成果,不如说是他真切从事诚意工夫自然、顺带获得的成果。【48】

   由于阳明明确点出诚意和致知只是一个工夫,因而他工夫指点语从诚意转向致知,反映的不过就是他的关注点在同一工夫的不同侧面之间的转移。这一转移的实质,是工夫之本体指引和推动的问题在阳明工夫论中由一般地位提升为首要地位,取代工夫之切要性的问题,成为他关注的焦点。当然,关注焦点转移的同时,也应当看到,诚意、格物在致知工夫中仍然具有重要地位。

   诚意工夫在致良知中的地位,上文已经提及,即致良知是不欺良知、依循良知,让良知充实于意念。关于格物,仅举一例加以说明。完成于嘉靖二年(1523)的《大学古本傍释》改本对致良知的解释是使“吾事亲之良知无私欲之间而得以致其极”【49】。虽然工夫指点语变成致良知,但致良知工夫的内容,仍然是以去除私欲的格物工夫为关键。

   结语

   在正德三年(1508)龙场悟道之前的青年时代,阳明尽管因为从事朱子学式的格物工夫遭遇失败,对儒家成圣之学失去信心,以至于泛滥于佛道之学,然而,如何才能成就圣人的问题,始终萦绕在他心中挥之不去。经过长期的思考和在龙场的磨砺,他彻悟了本体之于工夫的作用,由此重建了对儒家成圣之学的信念。他在龙场所悟的本质,就是仅仅依靠自我固有的本体,而非外在的知识,便可以做工夫并达到圣人的境界。龙场悟道的成果,虽然可以表述为“心即理”的本体命题,但其核心的问题关切,则在于成圣工夫的根据与动力何在。因而,从如何引导与推动工夫而非静态、抽象本体的角度,更能揭示龙场悟道在阳明学中的意义。

   与朱子学不同,对进入中年以后的阳明来说,心不仅是做工夫处,更是做工夫的本体支撑。【50】所谓本体支撑,就是本体对工夫的指引和推动。工夫获得本体指引和推动,就是工夫出于德性之知或天德良知,而非见闻之知。与此不同,朱子主张的基于主宰心、知觉心的居敬涵养、格物致知工夫,并非依靠本体支撑。对他来说,诚意是继格物、致知而起的另一个工夫。亦即诚意在格物之后、之外,而非内在地包含格物并作为格物的统领。阳明中年念兹在兹的则是,让格物内在于诚意之中,以扭转格物的方向,使之成为克去私欲的工夫。

   在阳明中年的上述工夫论中,内含着诚意与致知关系的紧张。一方面,致知和格物一样,是诚意的下手处,另一方面致知又是诚意的依据。这两点是否能同时成立,就成为阳明必须面对的问题。换句话说,既然致知是诚意的依据,诚意最终要落实到致知,那为什么还要有诚意?要回答这个问题,就涉及阳明中年工夫论的问题意识。他不是要在格物致知之外,另提一个诚意工夫,而是意在指出,正是由于有诚意的统领,或说正是由于格物致知内在于诚意之中,格物致知才能避免支离、逐物、功利的弊病,而成为去除私欲的工夫。如果格物致知本为去欲的工夫,阳明何必再谈诚意而造成累赘。因为在格物致知已是去欲工夫的情况下,追求表里如一的诚意,事实上已经包含在格物致知的去欲工夫中了。提出诚意的统领作用,本身就是为了避免支离,如果因为提出诚意,反而使得诚意与格物或致知造成支离,那就违背阳明的意旨了。也正是因为诚意、致知和格物等工夫事实上是内在统一的,所以阳明才最终明确提出“格致诚正修只是一个工夫”的主张。由于他主张的工夫成为一元工夫,而区别于朱子格物诚意或格物居敬各有所指的二元工夫,诚意和致知的紧张关系,由此也才得以解决。

   工夫具有本体指引和推动,亦即工夫是本体工夫,这是阳明自龙场悟道以后的一贯看法。至于他论述重点从诚意向致良知的转变,则意味着工夫之本体指引和推动的问题在他意识中越发凸显出来,成为他在工夫问题上关注的焦点。亦即正德十五年前后,阳明思想的转进在于,关注焦点由心所发之意念是工夫着眼点、下手处,变为良知是工夫的本体支撑,亦即关注焦点由一元工夫变为本体工夫。其中的连续性在于,他所说的工夫始终都不是没有本体指引和推动的。正是这种连续性,才使转进不是突然的,而是有既有因素作为内在支撑的。

   正德十五年前后阳明思想的转折与连续果真如此的话,我们还可以解释一个问题,即何以良知在阳明处拥有本体代名词一般的地位。这个问题可以如此表述: 阳明中年经常使用的心、诚、独知、至善等概念,均可称为本体,然而晚年却最为重视良知,并且只有晚年念兹在兹的良知,在阳明学中不仅表示良知本身的含义,还可以直接作为本体同义词来使用,其中的原因究竟何在?之所以良知可以直接作为本体的同义词,是因为中年提及那些概念之际,阳明的问题关切不在于做工夫的本体支撑。而致良知宗旨的提出,问题意识主要就在于阐明工夫的本体支撑。亦即讲良知主要就是为了讲工夫所依赖的本体,讲本体即不能不讲良知,两者便成了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由此良知便成了本体的代名词。

   对阳明来说,因为一方面“良”字凸显出良知乃天所赋予、人所固有,因而一反便得的特征,另一方面良知又表示是非之心的含义,直接触及分辨是非善恶这一道德问题的要害,所以良知之于指点学者做工夫就能收到简易明白的效果,这一点非其他指点语所能比拟。不过,正德十五年左右正式提出致良知宗旨以前,阳明已经明确意识到本体在做工夫过程中的作用。对他来说,不管这个本体叫作什么,工夫都应紧扣本体来推行。从根本上来说,重要的是揭示出本体在做工夫过程中扮演的关键角色并在行动中将其作用实现出来,至于本体叫作什么,相对来说反倒没有那么重要。因此,正德十五年以后他借良知这一本体所能说明的主要问题,某种意义上在正德十五年以前借助心之本体、诚、知、独知、至善和天理等本体概念,也基本上都能说明。

   如果上述判断成立的话,那么,正德三年龙场悟道,而非正德十五年左右致良知宗旨的提出,在阳明学的发展过程中就是头等大事。龙场悟道以后,阳明思想每转益进,尤其致良知宗旨的提出,使阳明学的面貌发生显著变化,使学者有可能直接把握良知这一工夫要领,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不过终究而言,正德三年以后阳明思想连续性的分量,应该是重于断裂性的分量的。

  

   注释

   1王阳明:《大学古本原序》,载吴光、钱明、董平、姚延福编校:《王阳明全集》(以下简称《全集》)卷三十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第1320页。

   2分别见陈来:《有无之境——王阳明哲学的精神》,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124、125、163、130页。

   3董平:《主体性的自我澄明:论王阳明“致良知”说》,《中国哲学史》,2020年第1期。

   4王阳明:《大学古本原序》,载吴光等编校:《王阳明全集》卷三十二,第1321页。

   5《王阳明年谱》一,《王阳明全集》卷三十三,第1354页。

   6陈来:《有无之境——王阳明哲学的精神》,第54页。

   7王阳明:《传习录》第99条(条目参见吴震解读:《中华传统文化百部经典·传习录》,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8年,《王阳明全集》卷一,第32页。

   8牟宗三先生以下对何谓“支离”的论述,有助于我们理解阳明对朱子的批评。其言曰:“一般由支离而说零散琐碎,那是引伸义,而非支离的本义。支离的意思,好比一个骨干不会有支离,旁支才会岔出去,只有支(branches)才会有歧出。所以说支离,不是琐碎不琐碎的问题,而是中肯不中肯,歧出不歧出的 (转下页)

   9(接上页)问题。”见氏著:《中国哲学十九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第271页。牟先生在另一处进一步说:“‘支离’者,歧出而不相干之谓。此是单对相应道德本性而为道德的实践言为支离,并不是寡头泛言博文为支离也。若就客观理解,研究工作言,并无所谓支离也。”见氏著:《从陆象山到刘蕺山》,长春: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0年,第54—55页。阳明批评朱子支离时,主要针对的是他从格物致知切入,没有扣紧去欲这一身心修养的要害来展开工夫。至于其批评是否切当,格物致知是否果真支离而无关身心修养,则未必。具体论述可参傅锡洪:《朱陆之辩再论:理论症结,内在关联与话题选择》,《杭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年第4期。

   10王阳明:《传习录》第321条,《王阳明全集》卷三,第137—138页。

   11王阳明:《紫阳书院集序·乙亥》,《王阳明全集》卷七,第267页。

   12王阳明:《传习录》第317条,《王阳明全集》卷三,第135页。

   13王阳明:《传习录》第119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39页。

   14王阳明:《传习录》第129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44页。

   15王阳明:《传习录》第6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7页。

   16王阳明:《传习录》第324条,《王阳明全集》卷三,第139页。

   17王阳明:《传习录》第2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2页。

   18王阳明:《答王天宇·二·甲戌》,《王阳明全集》卷四,第184页。

   19王阳明:《书王天宇卷·甲戌》,《王阳明全集》卷八,第302页。

   20王阳明:《传习录》第229条,《王阳明全集》卷三,第110页。

   21王阳明:《赠林典卿归省序·乙亥》,《王阳明全集》卷七,第262页。

   22王阳明:《传习录》第129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44页。

   23王阳明:《传习录》第119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39页。

   24王阳明:《传习录》第129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44页。

   25王阳明:《传习录》第96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30—31页。

   26王阳明:《赠郑德夫归省序·乙亥》,《王阳明全集》卷七,第266页。

   27王阳明:《传习录》第65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23页。

   28王阳明:《传习录》第121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40页。

   29王阳明:《传习录》第2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2页。

   30王阳明:《传习录》第8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7页。

   31王阳明:《传习录》第120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39页。

   32王阳明:《传习录》第120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40页。

   33王阳明:《传习录》第119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39页。

   34王阳明:《传习录》第3条,《王阳明全集》卷一,第2—3页。

   35陈立胜:《王阳明思想中的“独知”概念——兼论王阳明与朱子工夫论之异同》,《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5期。

   36王阳明:《传习录》第237条,《王阳明全集》卷三,第112—113页。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王阳明   工夫论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37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