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数”说“改革开放”165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49 次 更新时间:2007-03-23 00:49:58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  

陈志武 (进入专栏)  

  

  一百六十五年前的鸦片战争迫使中国开放,开启漫长的现代化历程,从洋务运动、到走向共和、到“五.四”运动,再到1978年邓小平新的“改革开放”,其间经历多次非理性革命的中断,但最终没能阻止资本全球化对中国的影响,到今天中国已成为全球化主角之一。“西风东渐”165年,结果到底如何?虽然在绝大多数人看来这已不是问题,资本全球化和制度同质化已显然带给中国翻天覆地的正面变化,但我们还是想通过具体数据或事例,对这种变化进行量化,以便更清楚理解过去一个半世纪对中国的影响。

  上次本栏中,我们聚焦在施正荣的“无锡尚德”公司上,虽然像这种规模的公司在今天的中国有上千上万,已越来越普遍,可是,当我们把无锡尚德今年的收入跟当年乾隆朝廷的财政收入作比较时,发现两者不相上下。由此看到,165年“改革开放”,已使我们创造财富的能力达到历代王朝不敢想象的水平:虽然无锡尚德于2001年由施正荣个人创办,但2007年的预计收入达12亿美元,跟1766年朝廷的财政收入相当。也就是说,如果把今天中国的这些公司都加起来,它们的年收入相当于当年盛世朝廷的千千万万倍。

  在把无锡尚德跟乾隆朝廷的收入做比较时,上次我用的是“银本位”价值标准,也就是,像经济学教科书惯用的那样,用一种实物作为跨时间、跨空间的价值评估基准。实物跟纸币不同,纸币可能因发行者不讲信用,滥发钞票,使此时的钱跟彼时的钱无法相比。但以实物作价值基准,除了成色掺假、实物使用价值改变之外,一两足银就是一两足银,不会因时间而变。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历朝惯以银子为通货,人们对金银的保值功能最信得过。

  所以,按照今天的银子价格算,1766年乾隆朝廷的4937万两财政收入相当于今天的11.4亿美元,低于无锡尚德07年的12亿美元收入。基于“银本位”价值标准,今年施正荣控制的开支比当年乾隆皇帝的要多。

  上文登出后,不少朋友质疑:怎么可以用银价将当年乾隆的银两收入换算成今天的价值?这样换算后的钱跟今天施正荣公司的收入可比吗?因为工业化已使银子本身的价值今不如昔,因为今天的生活费用与240年前不同 …… 等等。

  

  种标准比较施正荣与乾隆

  

  那么,如果不是以银价算,而是用别的价值基准,1766年乾隆朝廷的4937万两财政收入跟2007年无锡尚德的12亿美元,到底谁的价值更高呢?我们先以中国人不能没有的大米为价值本位,看看谁的收入更“值”。为做到这一点,我们先要按1766年的米价,把4937万两银子换成当时等值的大米斤数,然后根据今天的米价,也将12亿美元换成等值的大米斤数,看哪个值更多的大米。

  最近,伦敦经济学院的马德斌教授和他的五位同仁(Robert Allen, Jean-Pascal Bassino, Maison Franco-Japonaise, Christine Moll-Murata, and Jan Luiten van Zanden)做了一篇题为《Wages, Prices, and Living Standards in China, Japan and Europe: 1738-1925》的大型研究项目,比较自1738年后中国、日本与西欧的物价、工资和生活水平变动情况,其中关于中国的部分,他们主要用到1769年清政府汇辑的《物料价值则例》,这是乾隆时期最大、最系统的全国物料价格和收入数据库。对于《物料价值则例》中缺少的物价数据,像鸡蛋、棉布价,这些作者选用了荷兰东印度公司于1745至1754年间对北京、广州的市场调查数据,这些资料至今还存在荷兰东印度公司历史档案馆中。下面,我们就以马先生等作者文中的1750年代至1769年间北京的收入和物价数据为准,对乾隆朝廷的财政收入作换算。

  在乾隆中期的北京,1000斤大米的价格是14.18两银子。那么,4937万两银子的财政收入相当于34.8亿斤大米。而今天北京的米价在一斤1.4元左右,无锡尚德的12亿美元等于68.1亿斤大米,差不多是乾隆朝廷收入的两倍!谁的收入更多就一目了然了。

  如果按肉作价值本位算,会如何呢?乾隆中期在北京,27两银子可以买1000斤肉,4937万两银子相当于18.3亿斤肉。今天北京的猪肉价为5元左右,12亿美元相等于19.2亿斤肉。按照肉的估值基准,乾隆朝廷的收入跟今天无锡尚德的差不多。

  由于面粉需要磨碎,机械化的结果使今天的面粉价比240年前低更多。如果以面粉为基准,无锡尚德的收入会显得更高。乾隆中期,北京1000斤麦面粉要13.74两银子,4937万两银子相当于35.9亿斤面粉。今天,北京面粉是一斤1元1毛,12亿美元相等于87.3亿斤面粉,是乾隆朝廷收入的两倍还多。

  洋务运动开始引进的工业化对棉布、纺织品的价格影响最大。乾隆中期,北京1000米棉布要122.2两银子,4937万两银子相当于4.1亿米棉布。今天,北京的棉布一米在5元左右,无锡尚德的12亿美元相等于19.2亿米棉布,差不多是乾隆朝廷收入的五倍!

  按什么实物算乾隆的收入比施正荣的高呢?对乾隆最有利的价值本位是鸡蛋。小时候在湖南农村,来贵客了,母亲会以煮鸡蛋招待,这算是高档待遇了,所以,多少收入能买多少只鸡蛋,是个很真切的价值基准。乾隆中期的北京,9.4两银子可买1万个鸡蛋,4937万两银子相当于525.2亿个鸡蛋,这么多鸡蛋,一定会让我母亲听了晕倒!而相比之下,今天北京的鸡蛋大约是4毛一个,12亿美元等于240亿个鸡蛋,也很多,但不到乾隆朝廷收入的一半!

  在18世纪中叶,北京的豆角大约是1000斤要10.5两银子,4937万两就相当于46.9亿斤豆角。按今天豆角2.5元一斤算,12亿美元可以买38.4亿斤。所以,以豆角作价值本位,乾隆朝廷的收入也显得更多。

  我们当然可以用其它食物或日用品作价值基准,来判断乾隆和施正荣的收入高低,但基本的结论如下。第一,如果采用银子这种相对中性的价值基准,无锡尚德07年的收入略高于乾隆朝廷的。第二,如果是以大米、面粉这样的生存必需品换算,由于今天政府对这些价格严格管制,使粮食类价格相对低于乾隆时期(至少根据银价折算后如此,代价是牺牲了农民的利益),这就使无锡尚德的收入远高于乾隆朝廷的收入。第三,如果按受到工业革命影响较大的棉布、制造品作价值本位,今天这些东西远比乾隆时期便宜,无锡尚德的收入就更加显得高了。第四,相反,鸡蛋、豆角类的东西受工业化的影响较小,政府对其价格管制也少,这些东西的市场价格今天反而高于乾隆时期,越珍贵,如果以这些物品作价值本位,无锡尚德的收入就没有乾隆朝廷的银两收入那么“值”了。

  

  假如用一篮子消费品作价值本位

  

  不过,以食物、日常用品作价值基准,也有问题,毕竟人的食物需要有限,就像在我给女儿讲“4937万两银子相当于525.2亿个鸡蛋”后,她说“谁发疯要这么多鸡蛋?”,反而让她从此对鸡蛋倒了胃口。所以,另一种作法是用一般人的各种消费需要的组合作价值基准,以收入相当于一篮子生活必需品组合的倍数,来判断该收入量的生活价值。

  按照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调查,18世纪中叶,北京人一年的吃、住、行大约需要7.9两银子。也就是说,4937万两银子相当于626万人一年的生活费。

  根据北京市统计局的资料,2006年北京人均消费支出是13244元,按照这种消费水平,无锡尚德的12亿美元可以供123万北京人生活一年。所以,根据一篮子消费品的标准,无锡尚德的收入价值远低于乾隆朝廷的。不过,这13244元消费不只包括食物等生活必需品,更多的开支是非生存必需的。

  所以,这种价值本位的问题也很大,乾隆时期的一篮子消费品中,75%的钱都花在食物上,这是为了生存、为填饱肚子。而今天北京人的消费中,只有30.5%花在吃上面。更何况,今天许多消费品是240年前没有的,比如手机、自行车、汽车、火车、飞机、电脑、电灯等等。当年,在全中国,乾隆皇帝可能生活得最舒适,但,再怎么舒适,在夏天他没有空调,在冬天没有今天这样的中央暖气。他有8个、16个人给他抬轿子,但那会很颠簸,远比不上今天轿车那么平稳。

  外来的空调和交通技术也让我们的食物结构跟季节没关系,南方人不用等到秋天、冬天才吃到苹果,北方人不用等到夏天、只有到广东才能吃到荔枝。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件事是,1986年至90年在耶鲁读书期间,有一位广州来的同学,他每次拿起苹果就流泪,因为在80年代初的一个夏天,他母亲生重病住院,一天突然间她只想吃苹果,而且非要吃不可。他这个孝敬儿子,大夏天,跑遍广州城都无法找到苹果。这件事给他留下一辈子的遗憾。—— 可是,在中国全面融入资本全球化的浪潮之后,不要说在广州,连在全国各地的小镇上,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都能买到苹果!未来的孝子不用为找不到苹果而痛苦了,资本全球化的意义不只是收入增加,而且大大扩充了生活、消费的种类与空间。

  所以,用一篮子消费品来评判同一时代不同地区间的收入水平,其意义很大,但依此评估不同时代间的收入,问题就严重,因为今天的一篮子消费品跟昔日的一篮子不是同一回事。今天一篮子消费品的不同,这本身就是进步,当然也证明“改革开放”165年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好处。如果我们以这种因进步而动态变化的东西作为价值基准,那么再大的变化也被内生成为无变化了。

  

  “改革开放”给每个人带来好处

  

  将施正荣与乾隆比较,可能给人一种错觉:好像资本全球化只让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没有给普通老百姓带来什么。

  实际的情况并非这样。为看到“改革开放”对一般人的影响,我们继续采用前面讲到的实物价值基准,比较不同时期普通人的收入高低。据《物料价值则例》记录,1769年时,北京建房工人(无特殊技能)的日工资为77个铜钱,即0.077两银子,按当时物价,这相当于一天能赚5.4斤大米,5.6斤面粉,2.9斤肉,2.8斤鱼,7.3斤豆角,0.6米棉布,或者82只鸡蛋!这些数字反映240年前普通北京工人一天的生产能力,或说收入水平。

  据马德斌以及同仁的研究,北京、广州等地普通人一天收入的实物购买力,从乾隆中期一直上升,到1790年后达到顶峰,之后开始衰退。到太平天国、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达到最低,大约是乾隆中期实物购买力的一半。第二次鸦片战争失败后,1860年代中国才真正开放,洋务运动或说第一次“改革开放”才真正开始,从工业技术到金融技术、到现代学术政治文化等全方位引进,资本全球化卷入中国。从那以后,普通中国人一天劳动所得的实物购买力重新回升,到清末、民国时期慢慢向乾隆中期的水平靠近。

  1950年代,中国选择与世界隔绝,逆潮流而行,将全球资本的力量拒之门外,在内割资本主义尾巴,没收私人财产,全面实行国有,抑制财富创造力和物质生产能力。结果,特别是文革期间,普通中国人的一天劳动所得重回新低。1976年前,北京普通工人的收入包括非现金福利和工资两部分,由于那些隐形收入不好估算,这里我们可看看那时的现金收入。普通工人单位一天的边际收入大约为1元,也就是说,多打一天工可得1元,按当时米价4毛一斤、肉7毛一斤、鸡蛋1毛一只计算,一天的工资相当于2.5斤米(是乾隆中期的0.46倍),1.4斤肉(乾隆中期的一半),或者10只鸡蛋(乾隆中期的八分之一)。那时,普通中国人的收入可能达到乾隆之后的新低。

  1978年,邓小平重开“改革开放”,资本全球化以前所未有的力量挖掘中国的财富潜力。今天的收入水平如何呢?我们还是按北京普通工人多工作一天的边际收入算,打一天工的边际收入大约45元。根据前面讲到的物价,这45元相当于32斤米(是乾隆中期的5.9倍),41斤面粉(乾隆中期的7.3倍),9斤肉(3.2倍),11.3斤鱼(4倍),18斤豆角(2.5倍),9米棉布(乾隆中期的14.3倍),或113只鸡蛋(乾隆中期的1.4倍)!按照棉布计算,北京老百姓一天的收入相对乾隆时期增长得最多,增加13倍多!按面粉算次之,而依鸡蛋价值基准算,两个世纪里收入增长40%。总体而言,新的“改革开放”28年,普通老百姓的收入力,不仅相对文革时期翻了许多倍(依鸡蛋价值基准,翻了10倍!),而且相对于乾隆盛世时期也平均翻了数倍!

  文革时期,买一台自行车、手表要花120元左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34.html
文章来源:原载《证券市场周刊》2007年3月19日,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真知灼见的好文章 cangqiong 2007-03-31 22:02:45

  希望我国的知识界和学术界多一些像陈志武教授这样具有真知灼见的勇于表达个人真实思想和见地的学者!

典型的混淆黑白 knightxjr1 2007-03-28 09:41:24

   陈教授的文章看似很有道理实际大有问题,时代在进步现在和过去比当然大大前进了但比较要横向和纵向同时比 横向比较的话我们不是进步而是大大落后了,陈大教授能够把退步说成进步实在是厉害不过只能骗骗普通人。用所谓的发展来证明政策的有效性是颠倒了原因和结果,更何况发展的真正原因也没有写出来。

只要还拿卢布,就唱赞歌 abc918 2007-03-26 15:26:32

  歌德派永远受统治者青睐。陈教授并未探讨那些公司的或私人财富为社会作出什么贡献?政府通过税收手段获取社会财富后又是如何分配的?既然一家公司的财富比康乾盛世一国财富都多,为什么普通民众还要背负新的三座大山?

confused clockorange 2007-03-25 20:47:55

  to hailanggxc:
  why naive? why worthless to China?
  
  to 林山:
  what you illustrated has nothing to do with pointing out his logical mistakes.

关于数字和本质 75758282 2007-03-24 21:01:05

  1 关于数字
  “乾隆朝廷的4937万两财政收入”和“中国政府现在的财政收入”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乾隆朝廷是典型的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社会----“4937万两银子相当于626万人一年的生活费”----就已充分表明经济的自给自足性(当时中国近1亿人,626万人仅占6%)。所以这样直接用数字比较两个不同等级的文明并不合理。
  
  2 关于本质
  人类文明的进步当然会使人类社会受益,并且在不远的将来更将是一个人类文明充分回报人类社会的时代。

拿数目字说话的好文章 陈朱鹤 2007-03-24 17:37:42

  陈志武教授的文章,好就好在拿数目字说话。
  林山先生说“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们生活的水平比现在更高”,是个也许,请拿出数目字来证明。华西村的变化,不能证明“如果没有改革开放的好处”,相反只能说明是改革开放的成绩。如果华西村是坚持农业学大寨,那才叫”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呢?

逻辑问题严重的文章 林山 2007-03-24 15:38:53

  1、全球化有利于工业化的强势国家。这有世界经济发展的历史为证。
  2、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们生活的水平比现在更高。这有江苏的华西村、河南的南街村来证明等等坚持走集体化道路的农村经济发展良好来证明。那么,普遍的工业化的中断,导致了今天中国农村永远不能迈进到现代社会,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对其唱赞歌。
  改革开放还导致了中国的装备工业的彻底失败,要不是国防军工产品买不来,中国的机器之母——机床工业——也将会和彩电等一样,成了简单组装厂。中国的现代化只会是南美那些国家现代化的翻版,这有中国的计算机工业为证。
  试问一个没有自己产品的象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靠出卖资源能成活多少年?中国的跨台,就会有今日伊拉克人那样的惨剧在中国上演,而且这个惨剧离我们并不遥远,就在不到60年前。
  今日中国中西部省份的中小城市中工业企业普遍的衰亡,预示着中国激烈的动荡将在不远处等着我们,而这个动荡将消灭自以为的繁荣。这有重庆的钉子户为证。
  3、这个香蕉人向我们宣示的,到中国有50%以上人口的农村中去一看,就会揭开这“皇帝的新装”。
  4、除非我们建立强大的舰队,向象西班牙那样的对我们封锁市场的国家宣示武力以打开市场,否则我们将在人民币升值中免费为美国人当了二十年劳工,并最终留下一地鸡毛。
  注:人民币升值,将使得中国购买的几千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最终随汇率变化而损失殆尽。也就是说,中国人白干了二十年积累的一点资产,被美国人搞走了。

好文章 leon-iou 2007-03-24 14:54:28

  这的确是一篇好文章!文章肯定了我们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但是,在当下我们更渴望的是社会的公平和公正!

陈志武简介 fengxh 2007-03-24 08:22:07

   陈志武出生于革命老区湖南茶陵,1983年获中南工业大学理学学士学位,1986年获国防科技大学硕士学位。1986年去美国留学,放弃了攻读7年的计算机专业,转而学习经济,并于1990年获耶鲁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
   曾经获得过墨顿·米勒奖学金。现在是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2000年,一项颇得全球经济学家首肯的世界经济学家排名出炉
  ,在前1000名经济学家中,有19人来自中国,陈志武教授的排名是第202位,他的专业领域为股票、债券、期货和期权市场以及宏观经济。
   主要研究方向:市场监管、资本市场、证券投资管理、公司治理、公司财务与组织战略、股票定价等问题。

好文! fengxh 2007-03-24 08:18:45

  “解放生产力、促进收入机会平等的药方不是走回老路,而是进一步的私有化、市场化以及宪政民主改革。”说得何等好!中国165年的开放改革之路是不能回头的,中国光明的未来即在开发改革中崛起。一篇有深度的好文章,入情入理,振聋发聩。

好文章要顶 wangcao52 2007-03-23 10:17:08

  难的的有逻辑、有实证的好文章。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