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江山:试论优秀思维品质的内在特点和优秀思维能力的实质性要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8 次 更新时间:2022-08-29 21:00:58

进入专题: 思维与存在   认识论   实践论  

方江山  
当人的思维活动从苹果、梨、扁桃等存在物中抽象地、理性地得出“果品”概念时,即实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同一。

   辩证唯物主义思维与存在同一性原理,本质上是实践基础上思维与实践有限的同一。辩证唯物主义认为,只有通过实践才能证明思维可以把握客观存在的事物,从而达到思维与存在的同一,而实践活动必须在具体的、历史的、有限的时间和空间中进行,受客观条件和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所制约。因此,实践基础上的思维与存在同一,也必然是具体的、历史的、有限的同一。同样以“果品”为例,按照辩证唯物主义思维与存在同一性原理,“果品”思维概念与具体存在的苹果、梨、扁桃等的同一,必须在具体的实践活动中实现,这种实践活动往往是由认识具体的、个别的存在物,逐步扩展到一般的思维概念。人只有在实践中认识现实的苹果、梨、扁桃等具体存在物,才能逐渐在思维中形成“果品”的一般概念。在这一过程中,实践活动越深入、越具体,思维概念就越丰富、越成熟,就越趋近于思维与存在的同一。

   只有认识和把握辩证唯物主义思维与存在同一性原理,明确这种同一性是建立在实践基础之上的有限同一,才能从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维度去理解优秀思维品质具有什么样的内在特点并加以把握,从辩证唯物主义实践论维度去理解优秀思维能力具有什么样的实质性要求并加以把握。

   从认识论层面把握优秀思维品质的内在特点

   优秀思维品质集中表现为强活跃度与高成熟度的高度统一、丰富的具体化与严密的系统化的高度统一、饱满的理论深度与充分的实践强度的高度统一。这三个“高度统一”,从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维度揭示了优秀思维品质的内在特点。

   强活跃度与高成熟度的高度统一。现实中,具备优秀思维品质的人,往往能够敏锐发现问题、灵活分析问题、深刻反思问题。其中,发现问题的敏锐度、分析问题的灵活性,具体体现为优秀思维的强活跃度。认识问题、反思问题的深刻性,主要表现为优秀思维的高成熟度。强活跃度与高成熟度的高度统一,是优秀思维品质的内在特点之一。

   强活跃度。所谓思维的活跃度,可以理解为思维主体对存在物反映、认识、剖析的频度和力度,以及思维本身更新演进的频度和力度。优秀思维所具有的强活跃度特征,就体现于思维主体对客体对象高频、有力的能动认识过程,以及思维认识本身不断深刻演进的过程。其中,思维主体认识实践活动的频度和力度与思维认识更新演进的频度和力度,以及思维的活跃度呈正相关。认识实践活动的频度和力度越强,思维认识更新演进的频度和力度就越强,与之相伴随,思维的活跃度就越高;反之,思维的活跃度就越低。

   强活跃度使优秀思维者表现出对问题敏锐的捕捉力、分析力、判断力,能够从看似平常的现象中敏锐发现问题,从复杂交织的问题中精准锁定“最大个”的问题,从“最大个”的问题中准确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同时,不断实现自身知识体系的“新陈代谢”。运用辩证唯物主义思维与存在同一性原理分析优秀思维品质,就能较为合理地解释这种强活跃度特征。按照辩证唯物主义思维与存在同一性原理,思维主体对存在物本质的认识和把握,建立在实践的基础上,同时必须在实践中实现,而人作为社会历史的存在物,其实践活动不可避免会受一定社会历史条件的制约,其思维活动也必然具有历史局限性。实现思维对存在本质的认识和把握,即思维与存在的同一,必然要经过频繁、多次的实践过程,在此基础之上不断修正思维判断。这样看,优秀思维的强活跃度,实际上就是作为思维主体的人,在频繁深入的实践基础之上总结经验规律,修正和深化认识的产物。

   高成熟度。优秀思维还具有“看远一步”“看深一层”“经得住检验”的鲜明品质,即高成熟度。这一鲜明品质同样源于辩证唯物主义思维与存在同一性原理。如前文,思维主体对存在物本质的认识和把握,必须经过频繁多次的“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活动。其中,人的认识的能动反映具有创造性特征,人的思维活动是能动的、创造性的活动。人作为自觉的思维主体,能够有意识地在反复实践中总结经验规律,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形成更加趋近事物本质、更能经得起实践检验的认识成果,不断推动思维和存在实现同一。高成熟度所表现出的“看远一步”“看深一层”“经得住检验”,本质上源自人作为具有主观能动性的思维主体,对实践经验的反思、对客观规律的总结、对认识活动的升华。

   强活跃度与高成熟度高度统一。优秀思维所具有的强活跃度与高成熟度,都源自辩证唯物主义思维与存在同一性原理。按照这一原理,强活跃度与高成熟度是高度统一的关系。在认识实践活动中,活跃度为成熟度提供了丰富的感性材料、高效的信息处理范式,以及较强的思考张力和认知活力。只有经过频繁多次的认识实践活动,才有可能总结经验规律,实现思维认识的跃升;成熟度为活跃度提供了明确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问题域和检验标。只有持续深入地总结经验规律,实现思维认识的跃升,才能更加明确未来思维活动的方向、频度、力度,使思维认识更能经得起实践检验。如果脱离活跃度空谈成熟度,思维活动就会变成形而上学式先验的概念崇拜,难以推动知识体系的实质性进步;如果离开成熟度来谈活跃度,思维活动就会成为漫无目的、毫无头绪的思想游戏,得出的观点和结论既得不到证实,也得不到证伪,最终成为玄而又玄的冥想。

   丰富的具体化与严密的系统化的高度统一。优秀思维品质,还具有丰富的具体化与严密的系统化高度统一的鲜明特征。这一鲜明特征,同样能够从辩证唯物主义思维与存在同一性原理中找到依据。

   丰富的具体化。丰富的具体化是优秀思维品质的鲜明内在特征之一。从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维度认识和把握这一特征,首先需要明确“具体”的含义。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具体”与“抽象”是相对而言的范畴。“抽象”是思维的一种简单规定形式,这种规定是事物某方面的属性在思维中的概括。人们在进行抽象思维时,往往将客观存在物各方面的属性、关系从统一体中剥离、抽取出来单独加以呈现。所谓“具体”,是指多样性的统一,如马克思所指出:“具体之所以具体,因为它是许多规定的综合,因而是多样性的统一。”[14]现实中存在的事物大都是多样性的统一,都是具体的。在思维认识活动中,“具体”又进一步分为以下两种类型。一是“感性具体”,即关于事物完整的映像,是人的感觉器官所得到的关于存在物生动而具体的知觉表象,存在物通过思维主体的感觉和知觉在人脑中形成直观的整体映像。在思维认识活动中,客观存在物作为认识的对象,是思维主体能够感觉到的,即具有可看、可听、可尝、可嗅、可触的感性具体事物。这些具体事物通过思维主体的感觉和知觉在人脑中形成一个整体映像。这种对客观存在物的整体映像就是“感性具体”的认识结果。“感性具体”的认识大多为混沌的表象,难以深入事物的本质层次,因而不能揭示事物的本质规定及其内部关系。二是“思维具体”,是指在抽象规定基础之上,通过思维在人脑中形成的理性具体,是关于某一对象的多种抽象规定的有机综合,是被思维主体认识和把握了的整体再现。区别于“感性具体”感性直观的统一,“思维具体”能够深入到事物的本质层次,并把事物的本质规定综合统一起来,是经过分析重新达到统一的更高层次的具体。一般来讲,在一个相对完整的思维逻辑过程中,“感性具体”处于起始阶段,“抽象”处于中间阶段,“思维具体”处于终点阶段。

   根据辩证唯物主义思维与存在同一性原理,思维对存在的认识和把握只能在具体的、有限的实践活动中展开。因此,思维对存在的认识,必须从感性的具体存在物出发,经过分析,将直观和表象中的“感性具体”转化为“抽象”,把整体分解为各个部分,从中剥离出最简单、最基本的本质规定性,再经过综合,将得出的抽象规定性按照存在物内在固有的联系作综合分析,形成关于事物整体的统一认识,使抽象规定在“思维具体”中再现出来。这一完整的认识过程,就是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思想方法,这种思想方法是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根本方法。明确了抽象、具体,以及从具体到抽象,再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辩证思维方法,就能从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维度理解优秀思维品质中丰富的具体化特征。所谓丰富的具体化,主要指在从抽象到具体的认识过程中,由丰富的“感性具体”跃升为丰富的“思维具体”的过程。丰富的“感性具体”是丰富的“思维具体”的前提和基础,丰富的“思维具体”是丰富的“感性具体”的目标和旨归。

   严密的系统化。优秀思维品质,还具有严密的系统化特征,具体表现为思维认识系统与子系统之间的耦合度高,系统整体的自洽度高,而高自洽度、高耦合度,又建立于由“感性具体”跃升为“思维具体”的充分程度,以及不同“思维具体”之间联系的紧密程度。在从抽象到具体的认识过程中,处于“感性具体”阶段的认识大多为直观、混沌的认识,经过抽象阶段的剥离和分析,原本混沌的认识内容会被分为不同的组件、要素,在由“抽象”向“思维具体”转化过程中,这些分散的组件、要素又会得到进一步集成,成为构成系统整体的子系统。同时,不同的系统经过相互作用,又会构成更为宏观的系统。严密的系统化,既体现于“感性具体”充分转化为“思维具体”,又体现为不同“思维具体”之间紧密有机的联系,即系统整体从无序向有序跃升的程度。同时,这种有序性又是开放的有序性,即系统整体能够吸纳、整合不断出现的新具体现象、新的子系统。

   丰富的具体化与严密的系统化高度统一。在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中,丰富的具体化与严密的系统化高度统一。一方面,“感性具体”越丰富,抽象过程的感性材料就越详细,上升为“思维具体”的综合性、整体性就越强,在思维知识体系中,系统与子系统之间的耦合度就越高。另一方面,作为各种关系总和的系统整体,并不是各种“思维具体”的机械集合,而是不同“思维具体”之间相互作用所形成的内在联系和特定结构,这种内在联系越强、特定结构越稳定,系统整体的自洽程度就越高。这里举一个反例加以论证:古希腊天文学家为佐证其地心说体系的正确性,曾建构出“本轮”“均轮”叠加的复杂天体运行体系。然而,在实践中人们逐渐发现这一体系在解释新出现的天文现象时越来越显得捉襟见肘,这一体系最终在科学革命中被淘汰。[15]从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维度分析,地心说体系之所以被淘汰,一方面缘于在“感性具体”的思维认识阶段对天体的经验性认识不够丰富,这样,在抽象过程中的感性材料就不够详细,最终导致在“思维具体”阶段宏观认识的综合性、自洽度不够强,系统与子系统之间的耦合度不够高。为在地心说体系范畴内尽可能“合理”地解释新出现的天文现象,当时的天文学家不得不持续增设“本轮”“均轮”,逐渐形成繁杂系统,以此试图对其理论体系作出拯救性建构,但这种拯救活动最终以失败告终,新出现的天文现象不断冲击着地心说体系的内在关系和整体结构,由此,地心说体系自洽程度不断受到质疑,直至被取代。

   从中可以看出,脱离丰富的具体化空谈严密性、系统化,思维活动就会成为自说自话、保守封闭的精致“装饰品”。反之,背离严密性、系统化片面追求丰富性、具体化,思维活动又会变为就事论事、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观点罗列。优秀的思维活动,必须是丰富的具体化与严密的系统化的高度统一,丰富的具体化为严密的系统化搭建了理论与实践、本质与现象、必然与偶然的桥梁,严密的系统化则推动思维活动在系统集成中得到整体性升华。

   饱满的理论深度与充分的实践强度的高度统一。优秀思维品质的内在特点,还应包括理论深度与实践强度的高度统一。这既源于理论思维作为“最重要的思维形式”的深刻呈现,又深耕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动态过程,本质上是具有优秀思维品质的主体对“批判的武器”与“武器的批判”的融会贯通,体现了辩证唯物主义思维与存在同一性原理的重要观点。

饱满的理论深度。所谓理论深度,可以将之理解为理论化形式和唯物辩证法内容的结合程度,结合越充分、越和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思维与存在   认识论   实践论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227.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22年8月上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