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琦:论拉丁美洲现代文明的形成及其特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5 次 更新时间:2022-08-22 22:32:49

进入专题: 拉丁美洲   拉美文明   全球文明史  

韩琦  
一种以欧洲天主教文明为主体、以印第安文明和非洲黑人文明为次要成分的独特的拉美混合文明已经初步形成。首先,在物质文明方面,欧洲殖民者通过引进欧洲的动物(牛、马、驴、羊、猪、鸭、鸡等)和植物(小麦、大麦、稻米、甘蔗、胡萝卜、西瓜、圆葱、葡萄、苹果等),铁器、带轮子的运输工具,新的农牧业生产技术、采矿业和手工业技术等,大大丰富和改善了拉美人的物质生活。而印第安人的许多植物(玉米、马铃薯、豆类、木薯、红薯、花生、辣椒、西红柿、南瓜、木瓜、鳄梨、可可、菠萝、烟草等)、食品和基础设施,则为初来乍到的殖民者提供了生存方便。印第安人的烹调方法、某些服饰风格、手工工艺也为欧洲移民后裔所接受。殖民地发展起一种与世界资本主义市场联系在一起的矿业和农牧业经济。

   其次,在制度文明方面,殖民者在政治上借助于阿兹特克和印加帝国的专制主义传统,实行了一套自上而下的中央集权的官僚行政体系。在经济上借助于原有印第安人的村社组织和劳动力制度,以及输入的非洲奴隶,形成了大庄园制和种植园制,并通过重商主义制度将殖民地经济限定为向宗主国提供初级产品出口,确立了它在北大西洋资本主义经济圈中的边缘地位。在社会方面,作为社会单位的大庄园和种植园延续了宗主国的“家族主义”,主人对下属实行一种恩威并重的父权主义统治,并形成了一种新的城乡关系。在整个社会,则依次形成了“半岛人”“克里奥尔人”“梅斯提索人”和“穆拉托人”,印第安人,黑人的社会等级金字塔。1800年前后,在西班牙美洲的1350万人口中,白人仅占不足1/5;混血种人占1/3;印第安人占45%,黑人占4%。在葡萄牙巴西的200多万人口中,白人占28%,自由人占27.8%,奴隶占38.1%,印第安人占5.7%。①这种按照肤色划分的不平等的社会等级制度使大多数人处于被压迫被奴役的地位。

   第三,在宗教文化方面,殖民者引进了劝导人们服从上帝的天主教,在到达美洲一个世纪之后,天主教会在拉美建造起了7万个教堂和小教堂,200个修道院。②同时还创建了神学院、大学和中小学,并建立起第一批印刷所和图书馆,教会实现了对文化教育的垄断。在葡萄牙巴西,殖民者的后代可进入耶稣会创办的学校受教育。天主教关于生与死的新的哲学体系,造型和视听艺术方面的新的美学观念,富于表达力的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都奠定了拉美文化的基础。特别是语言和宗教,成为拉美同一性的重要标志。克里奥尔人和混血人共同崇拜的“圣母瓜达卢佩”成为墨西哥城的守护神,独立运动的民族象征。另外,伊比利亚半岛的各种艺术形式、音乐舞蹈、斗牛马术等也输入到拉美,丰富了当地的民间文化。

   拉美混合文明的初步形成,确立了拉美文明的基本结构。但不难看出,这一文明具有浓厚的中世纪色彩,在制度层面上的政治和社会的威权主义,被宗教文化层面上的天主教所加强,天主教维护封建等级制度,拥有宗教裁判所,不容忍其他信仰形式的存在。这对拉美文明的性质产生了长期和深远的影响。征服、殖民、文化碰撞和新文明结构的出现是整个拉美的共同经历,成为后来拉美各国文明发展的共同遗产。

   二、拉美现代文明的形成

   拉美现代文明是拉美国家建立在现代工业生产方式基础之上的物质和文化成果,它是伴随着拉美国家的政治独立、初级产品出口带动的早期工业化、中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成长、发展型政府的建立、进口替代工业化、文化民族主义的崛起以及国际先进文化的影响而逐渐在20世纪中叶形成的。

   1810—1826年独立运动之后,拉美形成了18个独立的共和国和帝国(巴西)。①从此,拉美文明的差异性开始渐渐地大于共同性。就共性方面而言,整个19世纪,拉美各国的历史是从民族国家创建初期的政治混乱和经济停滞,走向政治稳定和经济大发展,文化上则趋向于欧洲化。正如阿根廷政治思想家阿尔韦迪所言:自16世纪起,欧洲就是美洲文明的源头……独立后西班牙在美洲的活动被迫结束,英法等国家取而代之,欧洲力量继续影响美洲……欧洲文明一直是美洲文明的创造者。”②在此期间,各国家出现了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斗争。保守派向后看,以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旧体制为导向,希望建立强有力的中央集权政府,继续由天主教会施加影响,保留原有的社会秩序,对经济实行高度管制。自由派向前看,以英国、法国和美国为表率,他们推崇自由、平等、博爱的思想,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是美国的建国之父们,以及古典自由主义创立者孟德斯鸠、密尔和边沁等。他们支持联邦制,希望建立社会和政治的平等关系和自由市场经济,鄙视天主教价值观。③19世纪70年代以后,自由派占据了上风。

   自由派适应欧洲第二次产业革命的需求,高举“秩序与进步”的大旗,以欧洲实证主义为指针,在政治上实现了稳定,在经济上建立了外向型的初级产品模式,在初级产品出口的带动下,在19世纪末出现了早期工业化和早期城市化,新兴的中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走上社会舞台。④拉美的实证主义信徒把白种人看作优秀种族,而黑人、印第安人及梅斯蒂索人则是低劣的种族,把本国的现代化寄托于欧洲化,并认为只有欧洲移民才能改变国民的素质,使资源得到开发、新技术得到推广。因此,一些国家的精英奉行吸引外资、鼓励欧洲移民和劫掠印第安村社土地的政策,结果,随着铁路、公路、电报线路、轮船码头等基础设施的修建,大批新的欧洲移民的涌入,政府军队深入内地的“荒漠远征”,带来了又一次的文明大碰撞。精英们认为这是“文明对野蛮”的胜利,而内地民众则认为是对他们的土地的劫掠和生存方式的破坏。这一时期,在建筑、雕刻、绘画、音乐、长篇小说、历史编纂学、科学和教育学方面出现的成果,都是由接受欧洲教育的拉美知识分子创造的,他们全盘接受了欧洲的文化传统,推动了拉美的欧洲化。“19世纪南美洲作家的书籍,竟然没有一部能使人相信是在欧洲大陆以外撰写的”。这里的“文明”是出于极其狭小的一群极有特权的人之手,是欧洲文明尽善尽美、正确无误的抄本。⑤20世纪初,墨西哥城的新式建筑几乎全部是欧式风格⑥,这种趋势也在一些中美洲国家的首都得到体现。

   但是,第一次大战之后,特别是大萧条之后,初级产品出口模式遭到质疑,一些主要的拉美国家在发展型政府的领导下开始了进口替代工业化进程,社会结构、政治模式也在发生变化,随之出现了一股土著主义思潮。这是一种由知识分子、政治家和艺术家提出来的、认为拉美民族认同的根源应该在印第安文化中寻找的思想。它倡导恢复印第安人的价值和习惯,并要求通过社会改革提高印第安人的地位,以便将他们纳入国家发展的计划之中。秘鲁作家路易斯?E.巴尔卡塞尔写道:秘鲁民族是印第安人的民族,西班牙征服之后的四百多年,三分之二的人口仍然是当地种族,仍然讲本地的语言。对这四百多万秘鲁人来说,仍然感到白人是入侵者、压迫者、奇怪的人。(真正的)秘鲁是印第安人的。①墨西哥著名的人类学家曼努埃尔?加米奥和莫伊塞斯?萨恩斯通过考古和田野调查,使人们重新认识了印第安文化,并把印第安文化提高到国家文化基石的地位。②

   土著主义思潮奠定了20世纪上半期拉美文化民族主义的基础,后者强调本土文化遗产与传统的精神价值,批判盲目仿效欧洲文化和过分的物质主义,旨在肃清外来的自由主义和实证主义的有害影响。在文化民族主义的影响下,拉美出现了在吸收外部优秀文化成就和继承印第安文化遗产的基础上实现再创造的新的民族文化,这种新的民族文化有力地表现并服务于拉美社会现实,生动地体现了拉美社会、种族和文化的混合性。它尽管在当时出现的诗歌、散文和小说中都有体现,但其最光辉的典范却是由迭戈?里维拉、何塞?克莱门特?奥罗斯科、大卫?阿尔法罗?西凯罗斯“三杰”领导的墨西哥壁画运动中产生出来的壁画艺术。新的民族文化的出现是拉美国家实现种族和文化认同的重要标志,它也是一种建立在现代工业经济和社会结构基础之上并为之服务的现代文化。而文化民族主义运动是继19世纪拉美政治独立之后的一次文化觉醒和文化独立运动。

   二战之后到20世纪70年代末期,是一个拉美经济崛起,工业化进程加快、社会活力增加、文化也快速现代化的时期。1950—1981年拉美制造业年均增长6.1%,制造业产值由1950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8.4%上升到1980年的25.4%,城市化率在1980年达到了65%,中产阶级占比达到20%左右③,在此期间,拉美文化在西方文化的影响下走向世界主义和国际化。④美国文化借助大众传播媒体(无线电广播、电影、电视)在拉美取得支配地位,但欧洲文化、特别是马克思主义思潮也加强了对该地区的影响。拉美国家将外来先进的文化经验与本地的社会实际相结合,产出了一批重要的独创的民族文化成果,尤其在经济学、文学和建筑设计领域,表现非凡。

   在经济学领域,以普雷维什、富尔塔多为首的拉美经济学家提出的“中心-外围”论、“贸易条件恶化论”和进口替代工业化战略思想构成了拉美的发展主义学说。由马里尼、卡多佐、多斯桑托斯提出的“依附理论”将第三世界的不发达与不平等的国际经济关系联系起来,强调了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重要性。这两个理论与发达国家提出的现代化理论针锋相对,是发展中国家最早提出的、土生土长的发展理论,对推动第三世界的现代化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文学领域,涌现出以胡利奥?科塔萨尔、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卡洛斯?富恩特斯为主将的大批优秀作家,以及大量流派纷呈、形式多元的小说作品。小说家们将欧美文学的艺术形式和表现手法独具匠心地与拉美的本土现实相结合,融各种文化因素于一体,写出了大量构思新颖、技巧精湛、思想深刻、反映广阔生活现实的优秀作品,引起了拉美文学“爆炸”的盛况。其中魔幻现实主义在这一时期达到了最高艺术水平,产生了《百年孤独》这样的文学巨著。

   在建筑设计领域,以墨西哥大学城和巴西利亚城的设计最具创新性。1949—1952年建设的墨西哥大学城是功能性建筑与视觉艺术的融合与统一,许多建筑物的墙壁上装饰着马赛克壁画,把古代印第安艺术与现代西方艺术和谐地结合在一起,构成了具有独特风格的建筑群体。巴西利亚是1956—1960年建成的巴西新首都,按照巴西著名建筑师卢西奥科斯塔的飞机形总体规划,整个城市宛若一架昂首待飞的巨型喷气式飞机,寓意巴西正迎着朝阳展翅飞翔。从居民区到行政区的各建筑群,布局对称和谐,外形风姿多彩。由于这座城市具有的充满现代理念的城市布局、构思新颖别致的建筑风格以及寓意丰富的艺术雕塑,从而获得了“世界建筑艺术博物馆”的美誉,1987年被列为世界遗产名录。

   20世纪80年代之后,拉美陷入债务危机,加深了对美国市场、资本和技术的依赖。特别是冷战结束之后,意识形态淡化,全球化时代到来。美国凭借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先进的信息技术,向拉美源源不断地输送其流行文化,而拉美文化也在影响世界,尤其显著的是对拉美裔人口居多的美国南部的影响。同时,网络革命使拉美的通讯和文化发生了革命性变化,即文化、新闻和信息渠道更加民主化,并使学者、作家和公众之间的交流更加国际化。当下,拉美国家在国家内部将继续弘扬民族文化,承认文化和种族的多元性,不再强制推行那种同化主义的政策模式,在地区层面,将追求一种地区一体化,加强拉美国家之间的联系和交流。在国际层面,将会加强与世界其他文化之间的富有建设性的对话,更加走向世界主义和国际化。

   三、拉美现代文明的基本特征

美国学者塞缪尔?亨廷顿在他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列举了当今世界的八大文明,拉美文明是其中之一。他承认拉美文明的独立地位,认为“拉美文明是欧洲文明的后代,但它却是沿着非常不同于欧洲和北美的道路演进的”①。拉美文明究竟在哪些地方不同于欧美文明呢?它具有哪些独特性呢?从拉美文明的发展历程看,我们大致可以归纳出现代拉美文明的以下几个基本特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拉丁美洲   拉美文明   全球文明史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全球文明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12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