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向荣:正义与发展党执政以来土耳其的巴尔干政策新变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3 次 更新时间:2022-08-08 09:43:14

进入专题: 土耳其外交     巴尔干     正义与发展党  

张向荣  
”(28)可以说,在达武特奥卢看来,宗教和文明的多元化固然是奥斯曼遗产在巴尔干的重要表现形式,但伊斯兰教和穆斯林仍然是奥斯曼遗产最为核心的内容。

  

   不同于凯末尔主义者把奥斯曼遗产看作土耳其外交的麻烦和负担,正发党领导人将奥斯曼遗产视为土耳其在巴尔干扩大软实力不可或缺的部分。达武特奥卢和埃尔多安都强调奥斯曼历史的正面性和积极性。达武特奥卢在2009年访问波黑时讲了一番耐人寻味的话:“奥斯曼时期对巴尔干治理很成功,现在我们必须进行历史重现。”(29)由此,保护当地的奥斯曼遗产、加强与巴尔干穆斯林的关系、增强在穆斯林社区的特殊影响,成为土耳其在巴尔干政策的重要目标。土耳其官方和民间组织在波黑、马其顿、科索沃、阿尔巴尼亚、黑山和塞尔维亚投入大量财力用来保护当地奥斯曼时期的文物古迹,包括清真寺、学校、桥梁等公共设施。上述举措折射出土耳其的政治用意,正如达武特奥卢所言:“巴尔干每一座清真寺的毁灭、每一所伊斯兰教机构的消失、每一项奥斯曼传统的消亡,都意味着土耳其在这一地区跨国界影响力的基石被摧毁。”(30)巴尔干的穆斯林聚集区成为土耳其经济援助的重点。2010年土耳其向西巴尔干提供的发展援助中,波黑、科索沃和阿尔巴尼亚位列前三位。(31)2018年土耳其是波斯尼亚的第四大投资国、阿尔巴尼亚的第三大投资国。伊斯坦布尔每周有18次航班飞往波黑。(32)土耳其和波黑之间的人员往来也非常频繁。

  

   土耳其在巴尔干试图组建以土耳其为核心的穆斯林跨国社会网络。土耳其对奥斯曼帝国历史和伊斯兰教信仰的重新认同,为在巴尔干半岛建立广泛的联系提供了社会基础。正发党借助族裔、宗教和文化的纽带,致力于构建涵盖所有巴尔干国家穆斯林社区在内的跨国共同体。2012年,土耳其实行双重国籍政策,使得巴尔干的“离散土耳其人”进一步成为连接土耳其和巴尔干国家的重要纽带。通过加强在巴尔干各国穆斯林群体中的影响,土耳其希望成为巴尔干穆斯林的保护者。在正发党看来,保护穆斯林和巴尔干的土耳其人与加入欧盟并不矛盾,巴尔干广泛分布的穆斯林是土耳其欧洲认同的地理和文化基础。土耳其通过向欧盟显示自己在巴尔干穆斯林地区的强大影响力,让欧盟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即解决巴尔干地区问题离不开土耳其的支持和配合,以增加土耳其入欧的筹码。

  

   土耳其在巴尔干伊斯兰文化遗存深厚的国家影响越来越大,在巴尔干穆斯林聚焦地区的好感度持续上升。2010年盖洛普民意测验显示,阿尔巴尼亚、波黑、科索沃和马其顿分别有75.1%、60.2%、93.2%和76.6%的人认为土耳其是友好国家。(33)应土耳其的要求,科索沃对教科书中关于奥斯曼帝国统治这一地区的历史进行重新表述,删除了诸如“阿尔巴尼亚人处在奥斯曼帝国残酷统治下”“奥斯曼人杀害很多阿尔巴尼亚人”等语句,用更温和的语言来叙述和评价奥斯曼帝国。

  

   (二)改善与塞尔维亚和希腊的关系,推行“邻国零问题”和“积极进取”外交

  

   “邻国零问题”(Zero Problems with Neighbors)是达武特奥卢担任土耳其外交部长以后,于2010年提出的针对中东、巴尔干和高加索等周边地区的新政策。按照土耳其外交部的表述,“邻国零问题”指土耳其“尽力消除与邻国关系中的所有问题或者尽可能使问题最小化”(34)。“邻国零问题”外交主张对争议的问题保持开放性,尽可能增进互信、减少疑虑和摩擦,目标是改善与土耳其存在历史纠纷和现实冲突的邻国的关系,为土耳其的发展提供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并增强土耳其的地区影响力。2013年以来,土耳其面对地区地缘政治格局新变化,外交政策强调“积极进取”,主张更加积极主动介入周边事务,以发挥土耳其的特殊影响。无论是“邻国零问题”外交,还是“积极进取”外交,在巴尔干地区,土耳其积极地参与地区问题的解决,利用有利的国际时机主动发起外交倡议和外交活动,重塑地区秩序。

  

   南斯拉夫解体以后,土耳其和塞尔维亚的关系长期处于冷淡甚至敌对的状态。土耳其在20世纪90年代波黑危机和科索沃危机中站在了塞尔维亚的对立面,并参与了北约对塞尔维亚的空袭。两国关系跌入低谷,塞尔维亚曾经撤回驻土耳其大使。正发党执政以后,土耳其非常重视与塞尔维亚的关系,多次称塞尔维亚为巴尔干地区的关键国家。尽管两国并不接壤,土耳其外交部仍将塞尔维亚界定为“邻国”。土耳其积极加强与塞尔维亚的合作,不断将土塞关系推向新的高度。2008年,土耳其在承认科索沃独立的同时,对塞尔维亚的立场表示理解,并不断释放善意,最终科索沃问题并未严重影响到两国关系。经济合作成为两国关系的重点,塞尔维亚成为土耳其在西巴尔干最大的贸易伙伴。2009年6月,土耳其和塞尔维亚两国签署自由贸易协议,进一步推动了两国经济合作。2009年10月,土耳其总统居尔对塞尔维亚进行国事访问,此次出访在土塞关系上具有里程碑意义,这是冷战后土耳其领导人首次访问塞尔维亚。2010年时任总理埃尔多安访问塞尔维亚期间,两国签署了人员互免签证协议。土塞两国的政治关系也有了很大的提升,土耳其在劝说塞尔维亚议会通过谴责“斯雷布雷尼察屠杀”的决议中起了关键作用。2010年4月24日,在土耳其的斡旋努力下,塞尔维亚、波黑总统在土耳其举行会谈,三国签署《伊斯坦布尔宣言》,同意推动塞、波两国间对话和合作。土耳其在推动波黑和平进程上的努力得到了欧盟的高度赞赏。2015年12月,土耳其和塞尔维亚签署协议,两国正式达成“战略伙伴关系”。

  

   两国关系的深入发展使得塞尔维亚同意土耳其在塞尔维亚穆斯林聚集区发挥一定的影响。埃尔多安在2011年11月再次访问塞尔维亚时,促成了桑扎克地区两个穆斯林社群间的和解。土耳其方面也顾及塞尔维亚的关切,埃尔多安拒绝接见当地穆斯林中以激进立场著称的穆夫提穆阿迈尔·祖科里奇。总的来说,土耳其努力在塞尔维亚和波黑之间采取平衡政策。2013年,埃尔多安在波黑解释土耳其的立场,称“萨拉热窝是伊斯坦布尔的妹妹,贝尔格莱德则是安卡拉的朋友”。(35)埃尔多安承诺拨款30亿欧元修建一条连接萨拉热窝和邻国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的高速公路。(36)2017年12月,埃尔多安访问塞尔维亚时,双方同意将双边贸易额从8亿美元提高到10亿美元。(37)在此期间,埃尔多安再次访问了桑扎克,与当地的穆斯林交谈。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希望与土耳其继续保持友好关系,宣布“塞尔维亚与土耳其是友好国家”(38)。不过,塞尔维亚对“邻国零问题”外交也存在疑虑,怀疑土耳其背后隐藏的真实意图,一些塞尔维亚国内学者认为“零问题”只是掩盖土耳其新奥斯曼野心的工具。(39)

  

   由于历史积怨、塞浦路斯问题以及爱琴海大陆架争端等现实利益冲突,土耳其和希腊关系长期处于紧张态势,二战后两国曾经数次处于战争边缘。1999年以地震外交为契机,土耳其和希腊之间的紧张关系开始解冻。正发党执政后延续了埃杰维特政府对希腊的缓和政策。2007年土、希两国签署互信协议,确立了两国军方高层定期会晤的机制。2010年,土耳其倡议成立土希“高级合作委员会”,其宗旨是通过高级别政治磋商来解决土希关系中的重大问题,促进双方合作领域的扩展,为稳定土希关系提供机制保障。(40)在正发党执政期间,土、希两国实现了高层互访。2017年12月,埃尔多安总统正式访问希腊,这是1952年以来两国间首次国家元首级别的正式访问。2019年2月,应埃尔多安总统邀请,希腊总理阿列克西斯·齐普拉斯对土耳其进行工作访问。土希政治关系的回暖促进了双方的经济合作,两国经贸关系发展迅速。2010年至2014年,两国进出口贸易额翻了一番,2014年底达到56亿美元。尽管2015年和2016年双边贸易额下降,但2017年再次提速,2018年达到41.8亿美元。2018年希腊对土耳其的直接投资存量达到68亿美元,土耳其对希腊的直接投资存量将近5亿美元。(41)

  

   综上,“邻国零问题”外交并不意味与所有邻国解决所有问题,而是要“消除影响土耳其与邻国关系中的障碍,将彼此合作最大化”(42),也就意味着管控与邻国的分歧,搁置争议,将冲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通过高层政治对话来解决分歧。从外交实践来看,“邻国零问题”外交是土耳其针对中东、巴尔干和高加索等周边地区的政策,然而只有在巴尔干,这一政策贯彻得最为彻底,取得的成效也最大。总体而言,正发党执政以来,通过“邻国零问题”外交,土耳其进一步缓和了与希腊的关系,并根本性地改善了与塞尔维亚的关系,推动土耳其与塞尔维亚、土耳其和希腊在经济、政治乃至文化领域等各方面的合作,促进了巴尔干的和平和稳定。“积极进取”外交则体现为土耳其更主动地介入地区事务,以期通过软硬实力来塑造地区秩序,为此土耳其向巴尔干投入了大量的外交资源,增强了土耳其的地区影响力。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积极进取”外交在达武特奥卢辞职后日益表现出冒进和对抗的一面,逐渐对土耳其与巴尔干国家的关系产生了消极的影响,如2020年以来土耳其和希腊因东地中海油气资源开发权益纷争而导致双方关系趋紧。

  

   (三)参与国际多边合作机制,积极开展调解外交

  

   正发党执政以后,土耳其对参与多边国际组织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积极态度,以期发挥更大作用。2005年,土耳其人首次担任伊斯兰会议组织秘书长;2009年,土耳其成为“东南欧合作进程”轮值主席国;2010年,土耳其同时担任欧洲委员会议员大会主席和欧洲委员会部长委员会主席;2012年,土耳其人担任经合组织部长理事会主席。此外,土耳其还积极参与其他地区组织,如2005年、2008年土耳其分别在非洲联盟和阿拉伯联盟获得观察员地位。土耳其还将视线投向拉美、东南亚和东亚,2004年与“美洲国家组织”和“加勒比国家联盟”签署框架合作协议,2010年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2012年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对话伙伴国。土耳其积极参与国际多边机制,是其“多向外交”和“自主外交”的重要表现形式,反映了土耳其不再甘于做西方的小伙伴,而试图通过在全球各地区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扩大自身的国际影响力。

  

   与其他地区相比,土耳其对于东南欧的多边机制态度更为积极。土耳其在巴尔干发起了一系列外交倡议,以促进巴尔干国家间的政治对话和争议解决。其中,最大的外交成果是土耳其主持了土耳其、波黑、塞尔维亚三方会谈。由于土耳其的倡议和努力,2010年塞尔维亚和波黑领导人举行首次会谈,并发表了联合宣言,强调要尊重波黑的领土完整和促进各方对话和合作。在土耳其的外交斡旋下,塞尔维亚和波黑两国政府就困扰双边关系的“斯雷布雷尼察屠杀”事件达成了初步和解。塞尔维亚为此向波黑穆斯林道歉,尽管因为没有按照波黑的要求使用“种族灭绝”一词,但在土耳其的劝说下波黑领导人最后接受了道歉。(43)2013年5月,三国同意建立三边委员会,以促进彼此经济和商业合作。土耳其还在波黑、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之间发起了三方对话和合作机制。

  

土耳其还利用自身多个国际组织成员的优势,推动北约、伊斯兰会议组织和经合组织参与巴尔干的维和以及经济重建。土耳其鼓励巴尔干国家融入国际社会,并支持西巴尔干国家加入北约和欧盟。科索沃在2008年2月宣布独立以后,土耳其积极推动国际社会承认科索沃。土耳其还倡议不同文明之间开展对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土耳其外交     巴尔干     正义与发展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838.html
文章来源:《西亚非洲》2021年第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