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建波 曾江 周子超:清代江南农村手工业生产性借贷的高利率影响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2 次 更新时间:2022-08-08 08:57:49

进入专题: 手工业     生产性借贷   早期工业化     近代工业化  

周建波   曾江   周子超  
康熙二十一年九月己酉。

  

   (27)徐珂:《清稗类钞》第20册《义侠类》,《郝某雪邱梦余冤》,商务印书馆,1917年,第158页。

  

   (28)刘永成:《巧手多能:中国古代手工业史》,万卷楼图书有限公司,2000年,第188页。

  

   (29)殷之辂:《纺织三要》,求自强斋主人:《皇朝经济文编》卷105《工政十四纺织》,第7b页。

  

   (30)《织布厂之近况(扬州)》,《时报》,1907年3月10日,第5版。

  

   (31)江苏省长公署第四科编:《江苏省实业视察报告书》涟水县,1919年,第180、243页。

  

   (32)科大卫、陈春声:《中国的资本主义萌芽》,《中国经济史研究》2002年第1期。

  

   (33)韦庆远:《明清史辨析》,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年,第77、92页。

  

   (34)根据韦庆远《明清史辨析》第226-228页计算。

  

   (35)黄宗智:《华北的小农经济与社会变迁》,中华书局,2000年,第203页。

  

   (36)徐新吾主编:《江南土布史》,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2年,第98页。

  

   (37)范金民、金文:《江南丝绸史研究》,农业出版社,1993年,第295页。

  

   (38)倪松年:《吴江农民借贷概况》,《苏农》第1卷第5期,1930年5月31日,第4-5页。

  

   (39)钱承泽:《嘉兴县之租佃制度》,萧铮主编:《民国二十年代中国大陆土地问题资料》第59辑,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77年,第30328页。

  

   (40)章有义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3辑(1927-1937),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57年,第623-624页。

  

   (41)徐新吾主编:《江南土布史》,第115、147-148页。

  

   (42)徐新吾主编:《中国近代缫丝工业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676-681页;王翔:《中国近代手工业史稿》,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288-289、295页。

  

   (43)上海市丝绸进出口公司、上海社会科学经济研究院编:《近代江南丝织工业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193页。

  

   (44)李伯重:《江南的早期工业化(1550-1850年)》,第542页。

  

   (45)熊正文著,孙家红校注:《中国历代利息问题考》,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158-159页。

  

   (46)刘秋根:《15-18世纪中国资金市场发育水平蠡测》,《人文杂志》2008年第1期。

  

   (47)生息银两即由政府拨出一定的专门款项作为基金,交给官员或商人运营,所取息银主要用来支付政府特定支出或增进基层官兵福利。

  

   (48)彭信威:《中国货币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58年,第640页。

  

   (49)刘秋根:《明清高利贷资本》,第81页。

  

   (50)康熙《平湖县志》卷4《风俗志·习尚》。

  

   (51)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编:《李煦奏折》,第196页。

  

   (52)民国《乌青镇志》卷21《工商》。

  

   (53)刘秋根:《明清高利贷资本》,第80-81页。

  

   (54)罗伯特·B.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全球的、生态的述说》,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第112页。

  

   (55)罗伯特·B.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全球的、生态的述说》,夏继果译,第113页。

  

   (56)这种观点由弗兰克在《白银资本》中提出,但遭到王家范等学者的全面批评。实际上,滨下武志在讨论前近代时期中国的贸易中心地位时仅以亚洲经济圈为限,且强调这种贸易并非现代意义上的“国际贸易”,而是“朝贡贸易”。参见弗兰克:《白银资本:重视经济全球化中的东方》,刘北成译,第182页;滨下武志:《近代中国的国际契机:朝贡贸易体系与近代亚洲经济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王家范:《解读历史的沉重——评弗兰克〈白银资本〉》,《史林》2000年第4期。

  

   (57)如吴承明计算17世纪后期到1833年,白银流入中国的总量约为14833.2万两;庄国土认为明代后期到鸦片战争前约280年中,白银流入中国的数量约达51560万两,此外还有多位学者对明清白银流入中国的情况进行了估计。详见吴承明:《中国的现代化:市场与社会》,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年,第287页;庄国土:《16-18世纪白银流入中国数量估算》,《中国钱币》1995年第3期;傅镜冰:《明清两代外银输入中国考》,《中行月刊》1933年第3期;全汉昇:《中国近代经济史论丛》,中华书局,2011年;彭信威:《中国货币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58年;钱江:《十六—十八世纪国际间白银流动及其输出入中国之考察》,《南洋问题研究》1988年第2期。

  

   (58)唐甄:《潜书》下篇下《教蚕》,古籍出版社,1955年,第157页。

  

   (59)《世宗宪皇帝朱批谕旨》卷174之八。

  

   (60)《清高宗实录》卷401,乾隆十六年十月癸亥。

  

   (61)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编:《上海钱庄史料》,上海人民出版社,1960年,第734页。

  

   (62)参见刘秋根:《明清高利贷资本》,第253-255页。

  

   (63)嘉庆《大清会典事例》卷867。

  

   (64)彭凯翔:《清代以来的粮价:历史学的解释与再解释》,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168-173页;燕红忠:《从货币流通量看清代前期的经济增长与波动》,《清史研究》2008年第3期。

  

   (65)参见吴承禧:《中国各地的农民借贷》,千家驹编:《中国农村经济论文集》,中华书局,1936年,第167-168页。

  

   (66)曹树基:《中国人口史(第四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465页;曹树基:《中国人口史(第五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704页。

  

   (67)曹树基:《中国人口史(第五卷)》,第718页。

  

   (68)卡洛·M.奇波拉主编:《欧洲经济史 第二卷 十六和十七世纪》,贝昱、张菁译,商务印书馆,1988年,第29-30页;卡洛·M.奇波拉主编:《欧洲经济史 第三卷 工业革命》,吴良健等译,商务印书馆,1989年,第22页。

  

   (69)“从地方志等文献的记载看,清代前期……有些地方如天津等是视质物情况,有三分有二分……有些地方是质库‘岁入之利,率二分有奇’。陕西原来是三分,嘉庆末年降为二分。江西是‘当利二分’。安徽庐州是‘庐属质库向取二分息’。江苏常熟、昭文等县是‘每两及钱数,概行二分,设多递减’。浙江湖州府的典息,长期间是银十两以上,每月一分五厘起息,一两以上每月二分起息,一两以下每月三分起息。”见方行:《清代前期农村高利贷资本问题》,《经济研究》1984年第4期。

  

   (70)洪焕椿编:《明清苏州农村经济资料》,江苏古籍出版社,1988年,第648页。

  

   (71)参见D.C.Coleman,"Proto-Industrialization:A Concept Too Many",Economic History Review,Vol.36(Aug.1983),pp.435-448.

  

   (72)朱清海:《原工业化及其与逆工业化之关系探析》,《温州大学学报》2003年第1期。

  

   (73)“高水平陷阱”一词由伊懋可(Mark Elvin)提出,指中国过多的人口抵消了高水平农业技术所带来的收益,从而制约了工业的进一步发展和技术突破。姚洋用动态模型证明了这一假说,认为中国之所以进入高农业技术、低工业增长的发展路径,是因为极高的人地比例导致土地投资回报高于工业投资回报。参见姚洋:《高水平陷阱——李约瑟之谜再考察》,《经济研究》2003年第1期。

  

   (74)《皇清奏议》卷45,汤聘:《清禁囤当米谷疏》。

  

   (75)魏林:《艰难的蜕变:中国近代商人资本向产业资本的转化》,华夏出版社,2009年,第80页。

  

   (76)吴承明:《中国资本主义与国内市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年,第244页。

  

   (77)《两淮鹾务考略》卷7《行盐之赋》。

  

   (78)张国辉:《洋务运动与中国近代企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79年,第146页。

  

(79)李鸿章:《李文忠公朋僚函稿》第15卷《闰月六日复沈幼丹中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手工业     生产性借贷   早期工业化     近代工业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827.html
文章来源:《清史研究》2021年第6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